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水源遊記(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水源遊記(上)字體大小: A+
     

    范寧連忙走到大門外,一名斜背著紅色包袱,穿著褐色短衣,扎著綁腿,腳穿布靴的年輕男子站在門口,他手中拿著一個搖鈴,這種裝扮,一看就是急腳遞的送信人。

    「我找一個姓范的官人,請問是住在這裡嗎?」

    「我姓范!」范寧連忙上前道。

    「請問小官人尊姓大名?」送信人極有禮貌地問道。

    這是行規,得說對收信人的名字才能收到信,范寧道:「我是范寧,可對?」

    「那就沒錯了!」

    送信人將手中的信交給范寧,並請范寧在留單上畫了押,這才行一禮匆匆走了。

    范寧看了看手中信,居然是兩封,而且看筆跡就知道,一封是歐陽倩寫來的,另一封是朱佩寫來的,這兩個小娘子居然同時也自己寫信。

    「范寧,沒我的信嗎?」蘇亮探頭問道。

    「沒有,都是我的信。」

    「是誰寫來的,歐陽倩?」蘇亮涎臉上前問道。

    「一邊去!」

    范寧推開他,又對他道:「還不快出去買點泉水,這種事情還要我提醒嗎?」

    蘇亮這才醒悟,連忙跑回屋拿著兩隻大水壺出門了。

    就在舊曹門瓦子門口便有一個賣水的流動小販,每天趕著驢車從京城南面三十裡外灌泉水進城來賣,雖然很辛苦,但收入還不錯,每月能賺到四五貫錢。

    范寧拿著信回了房間,他先看了歐陽倩的信,居然是歐陽倩早上寫的信。

    歐陽倩的信很短,是倉促寫下的,信說她父親已被初步定為主考官,父親已經約束她,不再准她出門,也不準任何人來拜訪,連信也不能寫,防止被人非議,這種『半軟禁』狀態要一直延續到科舉結束,歐陽倩對之前和范寧約好去百崗觀雪之事表示歉意。

    後面歐陽倩似乎還想寫點什麼,估計已經來不及,只得匆匆收筆,連祝他金榜高中的話也只寫了一半。

    范寧將歐陽倩的信收好,隨即又打開朱佩的信,朱佩的信更短,只有一句話,『後天來訪,十月初三。』

    范寧笑著搖搖頭,朱佩幾次前來找自己,自己都不在,這次她索性先預約了。

    這時,院子里傳來程圓圓的說話聲,范寧慢慢走到窗前,只見程圓圓在院中石桌上煎茶,蘇亮坐在石凳上,托著腮望著程圓圓熟練的煎茶,兩人不時低聲說笑兩句。

    范寧心中頗為感概,人和人之間還是真是有緣分,蘇亮相親了多少個小娘都看不上,就不知他怎麼和程圓圓對上眼了。

    ........

    天剛亮,范寧便被一陣咚咚的錘門聲驚醒,他昨晚看書有點晚,被窩裡又那麼溫暖,困得他眼睛皮都睜不開,咚咚的敲門聲令他惱火不已。

    「范寧,朱佩來了,你還不快起來!」

    聽說朱佩來了,范寧這才強打精神起身,他打開窗,一股寒風撲面而來,冷得他一個激靈,連忙鑽回被窩,可瞌睡已經沒有了。

    「朱佩,你到我書房坐一會兒,我收拾一下!」范寧一邊說,一邊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院子里卻沒有朱佩的聲音,范寧有點奇怪,連忙穿上軟絨羊皮比甲,下身也穿兩件厚實的緊身褲,這才套上士子服。

    他打開門,院子門沒有朱佩的影子,這時,蘇亮從他房中探頭出來,指了指對面的程圓圓屋子。

    隨即,朱佩的笑聲從程圓圓房間里傳來。

    范寧鬆了口氣,這才端著銅盆去井邊打水,忍著冰冷刺骨的井水,他草草洗了把臉,又用砂鹽刷了牙。

    這時,穿著一件狐皮大衣的朱佩走了出來,見范寧手和臉都凍得通紅,她想了想道:「范寧,你們還是請一個僕婦吧!至少幫你們燒點熱水,做點雜事之類。」

    「我們也考慮過,就是住在一起不方便,想要熱水我們就去買一點,舊曹門客棧內就賣熱水,只是我們懶得跑,用冷水洗習慣了其實也無所謂。」

    「那晚上呢?用熱水燙燙腳睡覺更舒服一點。」

    程圓圓笑著走出來,「以後讓杜鵑負責燒水,這樣大家都有熱水用了,今天晚上就開始,回頭我讓兄長把爐子和大水壺買回來,再買些木材和石炭。」

    話音剛落,只見程澤端著幾袋包子從外面跑了進來,「剛出籠的包子,還熱著呢!大家快趁熱吃。」

    他一抬頭,正好看見朱佩,驚得他包子都差點扔掉,天下居然還有這麼精緻的小娘子?

    如果說歐陽倩的美是溫婉俏麗,而朱佩的美就是精緻大氣,她是典型的江南大戶人家女子,有一種水韻的靈氣,肌膚晶瑩雪白,紅潤的小嘴和高挺的鼻樑就像是在畫中勾勒出來一樣,一雙秋水般靈動的雙眸,閃爍著寶石般的光澤。

    程澤雖然是揚州大戶子弟,也沒有見過朱佩這樣美的女子,一時間他竟看得呆住了。

    程圓圓見兄長醜態畢露,她有些惱火地瞪了兄長一眼,給他介紹道:「大哥,這是朱姑娘,是來找范寧的!」

    她特地把『找范寧』三個字咬得重一點,暗示兄長不要有非分之念。

    程澤這才醒悟,連忙乾笑一聲,「大家先吃早飯,吃完早飯就出發。」

    他一轉身,卻差點撞上剛走進院子的劍梅子,他慢慢抬起頭,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這是誰啊!怎麼高像母夜叉一樣。

    劍梅子沒有理睬他,直接站在朱佩身後,嚇得程圓圓也臉色微變,她雖然猜到這個女子是朱佩的護衛,但也長得太高了一點吧!

    象身材瘦小的丫鬟杜鵑,個頭更是只齊劍梅子腰部,她嚇得躲在屋裡不敢出來。

    既然程澤要跟著妹妹一起去探水源,范寧便不想去了,今天正好有萬姓交易,他正好想去逛逛。

    范寧正在床前疊被子,這時,朱佩走到門口小聲道:「阿獃,我也想去探探水源,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你叫我什麼?」范寧驀地回頭。

    「叫你阿獃呀!我以前不是一直叫你阿獃嗎?」朱佩笑嘻嘻道。

    范寧連忙拱拱手,「小姑奶奶,這次我是真誠地拜託您,這個稱呼您老人家還是忘了吧!這個稱呼已經沒有人叫我了,連蘇亮都不知度,還是給我留點面子,傳出去,要被天下舉人笑話的。」

    朱佩想了想道:「那你答應陪我去看水源,我就保證不在他們面前叫你阿獃。」

    「你還是叫我阿寧吧!家裡人都叫我阿寧呢。」

    朱佩撇了撇嘴,她本來想說,歐陽倩也叫你阿寧,但想到范寧父母也叫他阿寧,她決定這個阿寧不能讓歐陽倩專用。

    「好吧!叫你阿寧也行,那你必須答應陪我去探水源。」

    范寧見她興緻不錯,便點頭答應了。

    「既然你想去,我就陪你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