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科舉報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科舉報名字體大小: A+
     

    時間轉眼到了十一月,寒風蕭瑟,冬天的氣息籠罩著京城,人人都換上了厚實冬衣,店鋪也紛紛加上門帘,抵禦寒氣,整個京城也彷彿變得臃腫起來。

    這天一早,蘇亮在院子凍得直跳腳,不停向手中哈熱氣。

    「快點啊!我都要凍死了。」

    范寧在屋裡一邊刷牙,一邊含糊不清道:「誰讓你那麼急的,你現在去,考試院也沒有開門,還不是要在外面排隊?」

    「早點去,聽說不會抽到糞號,要不然抽到茅廁隔壁,誰還能有心思考試!」

    范寧將刷牙的軟枝放在水杯里,又用毛巾擦一下嘴角,懶洋洋道:「你居然是為這個原因,我真服了你,不是給你說過了嗎?省試和解試不一樣,不在考試院考試,是在北軍營的帳篷里。」

    蘇亮一下子衝到房門口道:「你什麼時候給我說過這種事情?」

    范寧聳了聳肩,「那你是自己忘了,上次你帶我去拜訪歐陽修,歐陽修親口對你說的,我還記得很清楚,你卻忘了!」

    「拜託!我在歐陽修面前緊張得話都說不出,腦海里一片空白,他說了什麼,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

    蘇亮發現范寧書房裡暖和,索性擠了進來,笑嘻嘻道:「歐陽修當時還說了什麼,給我說說吧!」

    「我也記不清楚了,好像是鼓勵你寫文章要務實,不要追求那些花哨的東西。」

    「不愧是大宋的文壇領袖啊!」

    蘇亮長長嘆息道:「對我這種小人物都能淳淳教誨,平易近人,相比起來,縣學那些傲慢的教授簡直就是一堆垃圾!」

    范寧有點無語,歐陽修對他蘇亮客氣,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好不好,這傢伙怎麼就想不通呢?

    「師兄,我已經好了!」院子里傳來李大壽的聲音。

    「我倒把他忘記了!」

    范寧嘆了口氣,「他整天把自己關在屋裡,我都快忘記還有他這個人存在。」

    「來了!」

    范寧在內衣穿上緊身的羊皮襖,在外面套上士子服,繫上革帶,帶上了紗帽。

    「我們走吧!」

    他拿著書袋和蘇亮走出房門,李大壽也換了一件新的士子服,和剛來京城相比,他明顯有些憔悴,一臉無精打采,見范寧出來,他又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范寧見他眼圈發黑,精神萎靡,不由搖搖頭問道:「昨晚又寫到什麼時候?」

    「大概.....兩更時分!」

    「胡說!」

    蘇亮瞪了他一眼道:「我昨晚四更時分起床上茅廁,你的燈還亮著!」

    「我那個....那個.....」李大壽吱吱嗚嗚說不出話來。

    范寧已經為李大壽之事不知說了他多少次,要節制,否則會欲速而不達,李大壽從來都是虛心接受,但堅決不改,時間久了,范寧也懶得再說他。

    他一擺手,「時間不早了,我們出發!」

    三人離開住處,乘一輛牛車前往考試院報名科舉。

    考試院能同時容納數千人參加考試,對於近十萬趕考士子顯然是遠遠不夠,以前都是分佈在多個場所同時進行,正好今年京城的北大營空出來,所以明年春天的省試科舉便放在北大營舉行。

    不過報名處依舊在考試院,三人趕到考試院,只見考試院前已經人山人海,至少有上萬人趕來報名。

    范寧見至少數十支報名隊伍,便對蘇亮和李大壽道:「各州報名肯定是集中在一起,不可能分開報,我們分頭找,找到后在這裡集中!」

    兩人答應一聲,三人分頭而去,只片刻,蘇亮便奔了回來,遠遠向范寧招手,「范寧,這邊!這邊!」

    范寧連忙走過來,蘇亮笑道:「就在最右首,和其他幾個江南的州府在一起!」

    「大壽呢?」范寧左右不見李大壽。

    「我在這裡!」李大壽從旁邊人群中鑽了出來。

    「趕緊過去吧!」

    三人來到最邊上的一支隊伍前,這裡已經排了上百人,除了平江府,江寧府、常州和秀州的報名點也在這裡。

    省試報名還是比較簡單,因為很多考生要到新年後才能趕來,所以允許代為報名,實際上每個考生的資料都由各州府送進京城,只要考生拿出各州府開具的『省試推薦表』,然後在名冊找到名字,便可以開具浮票,也就是准考證。

    參加省試科舉的士子,除今年考中舉人的士子外,更多是往年的老舉人,年齡非常雜,有像范寧、蘇亮這樣年僅十二歲的少年,也有五六十歲的老舉人,但大部分舉人都在二三十歲左右,頭髮花白的舉人也有不少。

    蘇亮用胳膊肘輕輕捅了一下范寧,向前面一努嘴,「看那幾個老者,我跟你打賭,他們就是參考舉人,不是來替孫子報名的!」

    在他們前面不遠處站著三名頭髮半白的中年男子,每個人都背著書袋,三人正交頭接耳,低聲議論著什麼?

    「怎麼樣,敢不敢打賭?」蘇亮低聲笑道。

    范寧撇撇嘴,「誰跟你打賭,他們顯然是參考士子!」

    這時,范寧目光一轉,卻見幾名家丁模樣的男子簇擁一名少年匆匆走來,這名少年正是吳江士子柳然。

    「范寧,認識他嗎?」蘇亮小聲道。

    范寧點點頭,「我知道,吳江的柳然,考童子解試第二名。」

    范寧在京城已經是第二次看見柳然了,十幾天前他送朱佩回府,正好在朱府門口看見柳然,不過他當然坐在馬車內,柳然並沒有看見他。

    「這人是吳江柳家的子弟,和朱家是朝中的盟友,他父親聽說也是朝廷實權官,這人你要當心一點。」

    蘇亮有些話不好明說,只能含蓄地提醒范寧,范寧笑了笑,「他走他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們應該是井水不犯河水。」

    「難說!你當心點就是了。」

    這時,柳然也看見了范寧,他眼睛一亮,快步走了過來,抱拳笑道:「我還在想,會不會遇到賢弟,果然遇到了。」

    「柳兄弟的胳膊好了沒有?」范寧關心地問道。

    「早就好了,破一點皮,不礙事!」

    柳然爽朗一笑,目光轉向蘇亮,「這位是.......」

    「他是蘇亮,你應該知道!」

    柳然恍然,「原來是蘇賢弟,久仰!久仰!」

    蘇亮欠身笑道:「我也久聞柳兄大名了。」

    柳然沒有理會站在後面的李大壽,他壓低聲音笑道:「剛剛得到一個消息,願和兩位賢弟分享,今年的主考官很可能是歐陽修!」

    范寧笑而不言,他當然知道今年的主考官是歐陽修,不過他還是佩服柳然的消息靈敏。

    蘇亮卻吃了一驚,「消息確切嗎?」

    柳然點點頭,「要到十二月才會正式宣布,但從種種跡象看,應該就是他了。」

    蘇亮回頭望向范寧,范寧明白他的意思,笑著解釋道:「省試主考官和解試不太一樣,省試一般是由禮部準備幾套題目,然後由天子的指定最後考題,和主考官無關,所以就算知道歐陽修是主考官,其實意義也不大,首先他也不知道題目,其次是糊名考試,連卷子也抄譽一遍,他也無法幫你,不是嗎?」

    「范賢弟說得對,不過如果是歐陽修的弟子就不一樣了。」

    柳然的意思是指,歐陽修看文章,便能知道是不是他弟子所寫。

    范寧淡淡一笑,「如果歐陽修連這點自律都沒有,他就枉為主考官了。」

    「賢弟說得對,是我想多了。」

    柳然呵呵一笑,他猶豫一下,又對范寧道:「還有個消息要告訴賢弟,我剛才看見陸績了,他得到宣州的推薦,參加童子省試。」

    說完,他向范寧拱拱手,到前面去取浮票了,已經有人幫他報了名,他直接去取浮票便可。

    望著柳然的背影走遠,蘇亮小聲道:「這人的心機很深啊!」

    范寧點點頭,「看得出來,居然把主考官告訴我們,看似很大度,但實際上卻沒有什麼意義,他很善於把握分寸,如果和他做不成朋友,那一定是勁敵!」

    「范寧,陸績不是在平江府落選縣士了嗎?怎麼又跑到宣州去了?」蘇亮疑惑地問道。

    范寧冷笑一聲,「他有個削尖了腦袋的祖父,怎麼可能甘心落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