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雕刻大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雕刻大師字體大小: A+
     

    「你真捨得送給我?」朱佩接過金花笑盈盈問道。

    「只要小娘子願意跟我走,一朵金花算什麼?」

    「好吧!看在金花的份上,我就跟你走一遭。」

    旁邊店主大急,這個仙女一樣的小娘子,可別被拐走了,他連忙提醒道:「小娘子,人心叵測,不要隨便相信別人,任何人都絕不會憑白送你的東西的!」

    朱佩似笑非笑地看了范寧一眼,笑嘻嘻問道:「聽見沒有,你快老實交代,為什麼要送我金花,到底有什麼企圖?」

    范寧瞥了一眼這個多嘴的店主,笑著對朱佩道:「人心叵測嘛!我當然是想把你拐走賣掉。」

    朱佩咬牙給他後背一拳,「還想賣我,你這個臭小子打得過我嗎?」

    這一拳打得范寧齜牙咧嘴,他連忙舉手投降,「我說錯了,你把我賣了吧!」

    朱佩笑逐顏開,「還算知趣,本將軍就饒你一遭。」

    望著兩人打情罵俏般地走遠,店主這才反應過來,狠狠給了自己一個嘴巴,自己真是瞎了眼,人家明明認識,故意說著玩,就自己當真了。

    .........

    「朱佩,你去找過我了?」

    兩人打著傘在瓦子里緩緩步行,朱佩白了他一眼,嬌嗔道:「你說呢?」

    范寧撓撓頭道:「我沒想到你今天會來,下雨天嘛!」

    「我也以為你今天會乖乖呆住屋裡讀書,下雨天嘛!」

    朱佩將范寧的語氣學得惟妙惟肖,兩人都笑了起來,朱佩看了看手中的金花盒子,意味深長地問道:「這金花頭飾,你原本是買給誰的?」

    「我原本只是看店主做金花,見金花做得太精緻,便打算買給我娘,你若喜歡,我就送給你了。」

    「哦!我還以為你是......」

    朱佩笑了笑把金花還給范寧,「送給你母親吧!這個金花不合適我,略顯老氣了。」

    「那讓我想想,送你什麼呢?」范寧又笑問道。

    朱佩心中想的是一頂帽子,口中卻笑道:「我什麼都不缺,謝謝你的好意。」

    范寧笑了笑道:「我過兩天再讓店主給你做一支金飾,形狀和圖案我親自畫,保證是大宋獨一無二的金飾。」

    朱佩心中倒有點好奇了,會是什麼樣的首飾。

    馬車就停在瓦子門口,朱佩上了馬車,對范寧笑道:「走吧!我帶你去看看奇石館位於的京城新店。」

    范寧坐上馬車,卻意外發現馬車後排還坐著一人,再細看,竟是朱佩的兄長朱哲。

    「沒法子,最近幾天他總跟著我!」朱佩一臉無奈道:「我只好把他帶出來了。」

    一直在低頭雕刻的朱哲忽然意識到什麼,慢慢抬起頭,當他看清范寧時,胖胖的臉上竟然咧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朱佩和劍梅子也愣住了,她們也從未見過朱哲笑得這麼燦爛。

    范寧心中被朱哲臉上那種單純、發自內心的笑容感動了,他也笑了起來,「哲哥,我們好久不見了!」

    「你看!」

    朱哲含糊不清地吐出兩個字,把手中雕刻的作品舉起來。

    范寧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朱哲手中應該就是那隻鵝蛋形狀的田黃石,但已經完全變樣了,竟變成了一座大山。

    范寧一眼便認出,這是石雕版的《溪山行旅圖》。

    「哲哥,能給我看看嗎?」范寧伸手笑問道。

    朱哲歪著頭想了想,便將自己的作品輕輕放在范寧的手心上。

    旁邊朱佩眼中閃過一道震驚,哥哥竟然把還沒有完成的雕像交給別人,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她心中的興趣更濃了,為什麼哥哥對范寧這麼特別,難道他們兩個都是獃獃的緣故?

    范寧仔細端詳手中石雕,這個石雕簡直讓他愛不釋手,簡直就是范寬原版的《溪山行旅圖》再現,比那些臨摹的圖畫不知高明了多少倍。

    剛才那朵金花製作得巧奪天工,精緻之極,那也是將荷花形態模擬到極致,但那朵金花還缺一種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東西,那就是神韻,真正的神韻只有在大師的手中才能見到。

    可現在,在這個用田黃石雕成的《溪山行旅圖》上,范寧看到了那種神韻,他感受到山勢的雄奇,感受到了那種高山仰止的敬畏,感受到旅人的渺小和天地間的蒼涼,這是一般石雕匠人遠遠無法做到的。

    「哲哥,這個送給我吧!」

    朱哲臉上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他嘟囔一句,又把石雕拿過去,低頭雕刻起來,他沒有圖紙,圖紙在他心中。

    朱佩在旁邊小聲道:「哥哥說,他雕好后再送給你。」

    「太好了!」

    范寧雙手緊緊握一下拳頭,對朱佩笑道:「這座石雕將來就作為鎮館之寶,永遠放在玻璃....那個,我是說放在琉璃盒中。」

    范寧差點說漏嘴,他剛剛才想起,這個時代的大宋還沒有玻璃,只有琉璃。

    朱佩神情比較複雜,她此時對范寧的提議沒有興趣,她心中還在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哥哥對范寧會這麼特別?

    哥哥只是在兩年前見過范寧一次,對他的好感卻深深刻在心中,並沒有隨時間流逝而消失。

    好一會兒,朱佩才道:「這塊石雕你就放在書房吧!等下次拿塊大一點的田黃石,讓哥哥再雕一座。」

    范寧注視著全神貫注雕刻的朱哲,他心中忽然有點懊悔,早知道那塊最大的田黃石,不該給交給張玉郎,讓朱哲替自己雕一座九龍香爐,該多好?

    ...........

    馬車抵達大相國寺,隨即駛入書巷街,一直向北,來到距離街口還有數十步的地方緩緩停下。

    朱佩探頭看了看,對范寧道:「對了,就是這裡!」

    范寧下了馬車,又看了一眼朱哲,「他不下車嗎?」

    朱佩搖搖頭,「他不喜歡上街,我們回平江府,他都呆在船上或者馬車裡。」

    這時,范寧忽然發現馬車裡又出現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婦人,不由愣了一下,這個婦人他在木堵朱府內見過,專門負責照料朱哲。

    但問題不在這裡,這個婦人剛才在馬車裡嗎?自己怎麼沒有看見?

    范寧忽然想到什麼,連忙跑到馬車後面,這才發現後排座位距離馬車後壁至少還有兩尺距離,正好可以容納一個人,原來她是坐在這裡。

    這種豪華的馬車裡還專門設有下人的位子,以前朱佩的貼身丫鬟可是坐在馬車內,這個婦人就沒有這種待遇了。

    「朱佩,你以前那個貼身小丫鬟呢?」范寧笑問道。

    「跟我娘去了!」

    朱佩沒好氣道:「整天就偷偷向我娘彙報我的一舉一動,後來被我發現,就把她趕走了。」

    「那你要不要再找一個?」

    「再說吧!現在我不想要貼身丫鬟,有什麼事情隨便找個丫鬟就行了,家裡管家、婆子、丫鬟、使女什麼的,都對我娘忠心耿耿,我可不想引狼入室。」

    一邊說著,兩人來到一座店鋪前,范寧在兩天前又和蘇亮來逛過一次,對這裡比較熟悉了。

    書院巷的北面有七家專門賣各種觀賞石的高檔奇石館,是京城玩石者的聖地,幾乎所有的達官貴人都是他們客戶,在京城提到買石,大家都會想到書院巷北面。

    只有了解這些背景,才會明白朱佩拿下這座店鋪是多麼不容易,這不是租金的問題,而是七家奇石館都在爭這家空出來的店鋪,最後被朱佩拿到了。

    原來的店鋪是一家書鋪,它位於幾家奇石館中間,顯得有些突兀,生意一直不太好,所以店主人便將它轉讓。

    范寧跟隨朱佩走進這家店鋪,店鋪已經關門停業,裡面的書基本上都搬走了,只剩下一排排空空的書架。

    店鋪是上下兩層,加起來三百個平方左右,是一家規模頗大的店鋪。

    「朱佩,這家鋪面你是怎麼拿到的?」范寧笑問道。

    「其實是三祖父幫的忙,這家店的東主想開家能釀酒的正店,我三祖父便將太平橋那邊的一家正店轉讓給他了,然後他便將這座店鋪折半價賣給了三祖父。」

    范寧頓時又驚又喜,「這座店鋪是買下來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