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誰是大東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誰是大東主字體大小: A+
     

    馬車在駛出街口後放慢了速度,朱佩心中怒氣才稍稍平息。

    「你得告訴我,為什麼有人監視你?」

    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朱佩心中,日思夜想,簡直快成心病,好容易見到范寧,她便急不可耐問范寧。

    范寧並不想把真實情況告訴朱佩,以免她過於擔心,不過想了想,范寧還是覺得應該是實話實說。

    「有人監視我,其實並不是針對我,而是針對我堂祖父范仲淹,現在傳聞天子有意召他回朝,所以朝中反對者在拚命阻撓,或許他們懷疑我是堂祖父的傳信人,所以才監視我,了解我和哪些人接觸?」

    朱佩這才明白其中原委,她又擔心問道:「那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范寧搖搖頭,「他們應該沒有那麼傻,我是平江府的貢舉士,如果我出了什麼事,事情就大了,會牽連到很多人,再說我本身對他們沒有威脅,我估計只是監視,別的事情他們不會做。」

    「你還是不要大意,京城不像平江府,這裡的水太深,牽涉到各種利益關係,每年科舉都會出各種事情,我覺得你還是小心一點好。」

    范寧點點頭,這時,他想到一事,又笑道:「你知道田黃石的事情嗎?」

    「我當然知道!」

    朱佩抿嘴笑道:「你二叔已經寫信告訴我了,我是奇石館的二東主嘛!」

    范寧額頭冒出三根黑線,二叔從來不寫信告訴自己奇石館的經營情況,他倒肯寫信告訴朱佩?

    「既然你知道,我就不多說了,明仁和明禮已經啟程去福州.......」

    不等范寧說完,朱佩便得意洋洋道:「看來你的消息還不如我,那兩個傢伙已經收購了三千多塊田黃石,土地買下了一千五百畝,正在僱人修建房舍,他們收購的第一批田黃石已經啟程北運,估計現在已經到平江府了。」

    范寧簡直無語,倒是誰是奇石館的東主?去收購田黃石是自己的決定好不好,倒頭來所有人都知情,自己卻一無所知。

    朱佩見范寧表情又驚愕又惱火,不由心中好笑,便安慰他道:「你別怪范二叔了,他不是不知道你的地址嗎?」

    「算了,反正你閑得沒事,這件事我就交給你來折騰。」

    「什麼叫你交給我折騰?」

    范寧的話讓朱佩大為不滿,「這兩年我一直在管奇石館好不好,范二叔每隔兩個月都會寫一封信向我報告經營情況。

    還有,京城奇石館的店鋪是我找到的,明年過完年店鋪就正式交割給我們,然後范二叔二月初過來打理,準備開店,這些事情你以為誰在做?」

    范寧這才知道二叔在給自己搗糨糊,他明明告訴自己,是朋友在幫他找店鋪,原來是朱佩在找店,范寧忽然意識到,朱佩對奇石館的介入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得多。

    相比之下,自己這個大東主才是甩手掌柜,什麼都不管也不想問。

    不過話又說回來,有朱家在京城協助,自己的『田黃石計劃』或許更容易打開局面。

    想通這一點,范寧心中一絲芥蒂也迎刃而解,他笑問道:「那你對田黃石了解有多深?」

    「我還想問你呢?田黃石究竟長什麼樣子,你居然在它們身上押了重注?」朱佩好奇地問道。

    范寧笑了笑道:「前兩天蘇亮在大相國寺買到幾顆田黃石,我拿了一顆打算今天給你,剛才和你母親見面時,我把它送給你兄長朱哲了,感謝他為我雕像。」

    這時,朱佩的馬車已經抵達范寧居住的巷子口,緩緩停了下來。

    「阿寧,今天下午我要去上課,沒有時間,過兩天我再帶你去看看店鋪,你這幾天專心複習,不要再亂跑了。」

    范寧笑著答應了,他跳下馬車,向朱佩揮了揮手,馬車起步向西面奔去,很快便駛遠了。

    馬車裡,一直沉默的劍梅子忽然問道:「阿佩,你怎麼不問他歐陽姑娘的事情?」

    「劍姐,有的事情不能問,我心裡有數,他想告訴我,自然會說,他如果不想說,我問了也沒有意義。」

    劍梅子冷哼一聲,「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他若敢負你,我一劍宰了他。」

    朱佩羞得滿臉通紅,拉著劍梅子的胳膊亂搖晃,「劍姐,你想到哪裡去了,我和他只是.....只是一起開店做買賣,沒有別的關係。」

    劍梅子白了她一眼。

    .........

    朱佩私自坐馬車離去的消息,還是被管家及時告訴了她母親王氏,王氏頓時勃然大怒,她鐵青著臉道:「等那死丫頭回來,立刻帶她來見我!」

    王氏在內堂里背著手來回打轉,一個長子的呆傻已經把她折騰得疲憊不堪了,現在女兒也不讓自己省心,她的幾個孩子到底要折騰自己到什麼時候?

    她心中也有點埋怨朱佩的祖父,從小對她千依百順,把她寵壞了,哪有小娘子整天男裝女扮,跑去學堂讀書的?這種荒唐的事情,祖父居然也答應。

    這時,一名使女來報,小娘子已經回來了,在大衙內那裡。

    王氏稍稍鬆了口氣,還好,估計范寧比較懂事,沒有帶著朱佩到處遊玩。

    其實王氏對范寧的印象也比較好,她只是不希望兩人整天廝混在一起,會引起一些閑言碎語,對女兒的名聲不利。

    王氏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她決定這件事先和丈夫商量一下,然後再和女兒談。

    后宅朱哲的房間里,體型胖大的朱哲正好奇地擺弄著丫鬟送來的田黃石,丫鬟沒告訴他,這個東西能做什麼,他還是以為是個蛋,在桌邊敲打著。

    『砰!砰!砰!』

    朱哲用力敲打著黃蛋,桌子都要被敲壞了。

    「大獃呆!你在做什麼?」

    朱佩快步走進來,握住他的手,指著桌上的木屑道:「你把桌子敲壞了!」

    朱哲捧著石蛋發愣,這究竟是什麼?

    「先給我看看?」

    朱佩把小手伸到他面前,朱哲茫然的看了一眼妹妹,把石蛋放在她手上。

    朱佩仔細看了看這塊田黃石,頓時被吸引住了,她忍不住驚嘆道:「居然有這麼精潤細膩的石頭,難怪那傢伙一心要做大它,還真有眼力。」

    她見哥哥歪著頭,一臉好奇地盯著石頭,朱佩便指了指旁邊的小石像,拿起他的刻刀在石頭上比劃了兩下,笑嘻嘻道:「雕娃娃,知道嗎?」

    朱哲眼睛慢慢亮了起來,他終於明白妹妹的意思了。

    他接過石頭,開始用雕刻大師的目光打量這塊田黃石。

    事實上,朱哲就是用壽山石雕刻石像,田黃石本身就是壽山石的一個分支,只是這塊田黃石太像一隻鵝蛋,讓他一時誤會了。

    這時,朱佩忽然想到一幅畫,立刻奔回自己院子,找到了溪山行旅圖,又奔了回來,她把溪山行旅圖放在兄長面前,指了指田黃石,又指了指畫。

    「把畫刻在石蛋上!」

    朱哲很聽妹妹的話,他放下石頭,開始細細地揣摩起這幅畫,朱佩沒有驚擾他,悄悄離去了,她知道兄長揣摩一幅畫至少要花一天時間,就像老僧坐定,除了吃飯睡覺,他的整個精神都投入到畫中去了。

    .........

    朱孝雲黃昏時回了家,他出任審官院判官,審官院主要負責評判中下級文官考課銓注,太平興國六年,又在審官院下單設差遣院,負責少卿、監以下考課、注授差遣事宜。

    而朱孝雲負責複審,把住了官員考課、派遣的最後一道關口,雖然他官階不高,才是正六品,但他手中實權極大,很多高官都要巴結討好他。

    朱孝雲是朱元甫的次子,長得很清秀,皮膚白皙,眉眼間,朱佩就長得有點像父親。

    朱孝雲回房脫去外套,對妻子笑道:「最近差遣院批了一百多人,每件派遣都要我審核,著實累得夠嗆,好在今天終於批完,明后兩天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王氏猶豫一下道:「既然官人已經不太忙了,有件事情我想和官人商量一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