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章 頭疼的家務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七十章 頭疼的家務事字體大小: A+
     

    天還沒有亮,范寧又被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音驚醒,他朦朦朧朧睜開眼睛,感覺自己床邊的椅子上又坐著一人。

    他著實有點不滿道:「你去別人家裡都是這樣隨意侵入?」

    「事實上沒有!」

    徐慶笑道:「假如你房間里有女孩兒,我絕對不會進來。」

    「看來我今天要去招個小丫鬟了。」

    范寧打了個哈欠,閉目又睡去了。

    迷迷糊糊中,他聽見徐慶丟下一句話,「欠了別人人情,就算一時還不了,也應該表示一下感謝。」

    徐慶什麼時候走的,范寧不知道,但他醒來后,門窗都已經關好,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徐慶的好言相勸其實不錯,若不是朱佩,他恐怕現在還在糊裡糊塗被別人監視,無論如何,他都應該去感謝朱佩的幫忙。

    范寧的態度還不錯,次日一早便前往朱府,感謝朱佩幫助自己擺脫監視。

    他在朱府門口稍等了片刻,一名身材高胖的管家出來道:「小官人請隨我來!」

    「麻煩大院了!」

    范寧跟隨他進了朱家府門,和木堵和吳江的朱府不一樣。

    這座京城的宅院修建得異常精緻,每一座院牆上都有長長的房檐,白牆黑瓦,顯得格外雅緻。

    府中的院子都不大,每一座小院都有自己的風格,有的精緻、有的清雅,有的幽靜,有的富貴,移步易景,令人美不勝收。

    范寧沿著一條走廊走進一座小院,小院中間是一座圓形的魚池,池中有一座丈許高的青太湖石,玲瓏百態,如仙子騰空,堪稱極品。

    「這裡是貴客堂,小官人稍坐片刻,我家主人很快就到!」

    范寧走上台階,走進了典雅富貴的客堂,地上鋪著厚厚的褚紅色提花波斯地毯,正中放著兩把花梨木的官椅,中間是一張茶几,兩邊各有兩把同樣的花梨木官椅。

    牆角放著一座價值不菲的三扇白玉屏風,上面繪製著一幅幅精美的宮廷仕女圖。

    范寧又抬頭看了看兩邊牆上,掛著幾幅名人字畫,其中一幅書法他認出是歐陽修的手筆。

    另外幾幅花鳥小品,估計也是名家所繪。

    這時,一名使女進來給他上了茶,茶盞就讓范寧嚇了一跳,居然是鈞瓷官窯,這種晶瑩飽滿的質感可不是一般民窯燒製得出來。

    就在范寧端著茶盞驚嘆之時,外面響起清脆的環珮聲,隨即一陣腳步傳來,似乎有五六人向貴客堂走來。

    范寧忽然意識到不對,來的不是朱佩,是另有其人。

    他剛站起身,只見堂外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了進來,足有五六名女子,中間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美婦,頭梳高髻,眉目秀美,穿一件略微寬大的金絲繡花褙子,十分典雅得體。

    她面帶微笑,聲音很輕柔,「你就是范寧吧!我是朱佩的母親。」

    原來是朱佩母親,范寧連忙上前行禮,「晚輩參見夫人!」

    朱夫人姓王,長洲縣人,也是名門閨秀,嫁給朱佩的父親朱孝雲後生了兩子一女,長子朱哲雖然已十九歲,智力卻宛如三歲幼兒,給王氏帶來極大的痛苦。

    雖然她才三十七歲,但她眼角和額頭已有細小的皺紋,看起來就像四十餘歲的女人。

    王夫人要照顧弱智的長子,精力被大大佔用,只好把小女兒朱佩交給她祖父撫養,直到女兒長到十歲才把她接回京城。

    王夫人當然知道範寧,她嫁給徐家的姐姐多次寫信向她告狀,說范寧多麼橫蠻無禮,多麼飛揚跋扈,整天就和女兒朱佩廝混在一起,學堂里甚至有了閑話。

    王夫人很清楚閑話是什麼意思,她頓時又驚又怒,便決定阻止女兒再上學堂。

    直到王夫人從長子的房間里發現一個少年的石雕,當她知道這個木雕就是范寧時,她才意識到大姐並沒有對自己說實話。

    能讓長子朱哲喜歡,且讓他記住雕像的人,絕不會是阿姐所說的橫蠻無禮。

    王夫人更相信自己的長子,長子純凈無暇的內心絕對容不下任何冷惡之人。

    否則,長子怎麼從不給大姨雕像呢?

    「小官人請坐吧!」王夫人笑容很溫柔,她能感覺到眼前這孩子的知書達理。

    范寧坐了下來,一名使女給王夫人也上了茶,幾名使女僕婦分站在大門兩邊。

    王夫人在范寧旁邊坐下,含笑問道:「小官人是什麼時候進京的?」

    范寧連忙欠身道:「回稟夫人,晚輩五天前進京!」

    王夫人點了點頭,「我聽說你童子試考得很不錯,不錯,值得讚賞!」

    「謝夫人誇讚,晚輩還差遠,只是僥倖考好。」

    王夫人笑了起來,「當年朱佩父親考上進士時,他也告訴我母親,只是僥倖考好了,後來我才知道,哪有什麼僥倖,都是謙虛話而已。」

    「晚輩不敢當!」

    王夫人在范寧身上依稀看到了當年丈夫的影子,心中對他更有好感。

    她一招手,一名使女上前一隻精美的木盒子放在茶几上,王夫人打開蓋子,裡面竟是一個精緻無比的石雕小人。

    「小官人認識這個小石人嗎?」

    范寧細看木頭,心中一驚,小石雕竟然是自己,正摸著後腦勺傻笑,雕得栩栩如生,憨態可掬,就連自己戴的帽子,穿的衣服都纖毫畢現,這應該是朱元甫老爺子過壽那天。

    「這是.....朱佩長兄的大作?」

    王夫人笑著點點頭,「他就這個愛好,這隻小石像就送給你了。」

    「多謝!多謝!」

    范寧想了想,從皮囊中摸出一個鵝卵形的田黃石,放在桌上,「這種石頭叫做田黃石,最適合雕刻,我送給朱哲,請夫人替我轉給他。」

    「多謝小官人,我一定轉給他。」

    雖然王夫人非常客氣,招待也熱情周到,用了貴客堂接見范寧,但至始至終,王夫人卻絲毫沒有提及朱佩。

    坐了片刻,范寧只得起身告辭。

    王夫人也沒有挽留,讓管家把范寧送出府門,並很客氣地歡迎他經常來坐客。

    走出朱府,范寧鬆了口氣,他不是愚笨之人,當然很清楚王夫人其實是在用一種十分委婉的方式暗示自己,以後盡量少和朱佩往來。

    當然,范寧也完全理解,任何一個母親都會保護自己女兒。

    畢竟朱佩已經長成少女,就算自己不會傷害到朱佩,但朱佩和一個男孩兒廝混在一起,她也考慮女兒的名聲。

    范寧搖了搖頭,從前朱元甫從不禁止朱佩和自己交往,但到了京城,朱佩的父母就會嚴格約束女兒了。

    也罷,回頭給徐慶說一聲,讓徐慶轉達朱佩,並不是自己不懂感恩,自己已經儘力了。

    范寧正在路邊探頭尋找牛車,這時,一輛馬車從旁邊一條小道上疾速駛來,『嘎!』地停在范寧面前,車門開啟,只見朱佩在車內一臉不高興道:「先上車!」

    范寧上了馬車,見劍梅子就坐在自己身後,依舊面無表情,就像從不認識自己。

    范寧早已習慣了她的冷漠,對朱佩笑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來了?」

    朱佩怒道:「我非要把那個該死的管家開掉,竟然不把我放在眼裡!」

    范寧也覺得那個管家有點過份,自己明明是來見朱佩,就算他不放心,可以稟報朱佩的母親,但也應該同時告訴朱佩一聲,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他卻向朱佩隱瞞了,這對客人也是一種極不尊重,如果這個管家不是失職,那他確實沒有把朱佩放在眼中。

    「那你怎麼知道我來了?」范寧又一次問道。

    「是劍姐告訴我的。」

    「可是.....你現在趕著出來,被你母親知道了,她會生氣的。」

    朱佩半晌才冷冷道:「既然從小就她不管我,現在又何必多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