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陪美逛街(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陪美逛街(上)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范寧正在井邊洗漱,出去買早飯的蘇亮匆匆忙忙跑進來,一臉古怪地看著范寧,「范寧,外面有人找你!」

    「誰找我,徐慶?」

    「不是!」蘇亮沒好氣道:「你自己去看,看不出你小子隱藏得很深啊!

    難道是朱佩?范寧連忙擦乾淨嘴角,走出院子,只見大門半開著,門口站著一名年輕俏麗的女子,卻是歐陽倩。

    「倩姐,是你?」范寧這才反應過來,歐陽倩一定是收到昨天自己寄的信了。

    歐陽倩今天穿一件由折枝梅紋綺裁成的褙子,襯托出她修長的身材,腳上穿一雙小而尖翹的鳳頭鞋,上面綉著花鳥的圖紋,臉上也精心化了妝,俏顏如桃花艷麗,一雙美眸如含秋水,格外的明媚動人。

    她拎著個小繡花包,笑吟吟道:「你自己答應的,要陪阿姐逛街,我今天正好想出去走走,你就陪我吧!」

    范寧猶豫一下笑道:「當然可以,只是我還沒有收拾好,要不倩姐稍等我片刻。」

    「可以呀!我就在這裡等你。」

    「那怎麼行,去我書房等吧!」

    歐陽倩嫣然一笑,「阿姐正好要檢查一下你的書法怎麼樣了。」

    她跟著范寧走進了院子,蘇亮已經躲進屋了,李大壽依然在苦背經文,歐陽倩打量一下院子笑道:「院子還不錯,難怪你不住客棧,感覺這裡比客棧好多了,你還挺有本事的,這種房子短租很難找到。」

    「是一個朋友幫忙的,我哪裡能找到?倩姐,這邊是書房,你進去坐一會兒吧!」

    范寧住在正房,正房有兩間屋子,卻互不相連,范寧便將一間用作書房,一間做寢房。

    歐陽倩抿嘴一笑,「去吧!」

    歐陽倩在范寧書房坐下,桌上放著一本還未合上的書,范寧昨晚顯然在看這本書。

    歐陽倩看了看封面,書名叫做《民間財產糾紛審案大全》,旁邊還有一疊厚厚的書籍,居然是《宋刑統》,這讓歐陽倩不免有些好奇,科舉並不考律法,范寧怎麼會把心思放在這個上面?

    她又取過一本練字冊,翻開看了看,一筆漂亮的行楷頓時吸引了她,她簡直有點不敢相信這是范寧寫的字。

    短短三年時間,范寧的字已經從拙劣的雞爪字變成了飄逸流暢的書法,而且字中蘊藏著一種靈性,使一篇字竟變得栩栩如生,彷彿這些字都擁有生命一般。

    歐陽倩心中十分感嘆,難怪父親這麼看重范寧,說他潛力深不可測,僅僅從書法來看,父親對范寧的評價並不誇張,這一刻,歐陽倩心中對范寧一絲尚存的輕視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倩姐,我好了!」

    范寧出現在門口,他換了一件白色緞子深衣,腰束革帶,頭戴紗帽,手拿一柄摺扇,看起來文質彬彬,臉上掛著一絲懶洋洋的笑意。

    歐陽倩見他打扮得整齊,心中歡喜,起身嬌笑道:「我們出發!」

    兩人走出房門,院子里依舊靜悄悄的,歐陽倩有點奇怪,「阿寧,你的同伴呢?」

    范寧狠狠瞪了一眼蘇亮的房間,他知道一雙眼睛肯定在窗后偷看,他撇撇嘴道:「誰知道呢?我們走就是了。」

    范寧和歐陽倩離開了民宅,蘇亮的門立刻開啟,蘇亮一臉激動地從房內奔了出去,猛敲李大壽的門,「大壽,你剛才沒看見,我知道範寧為什麼沒有相親了!」

    ........

    「倩姐,我們去哪裡?」范寧走出院門問道。

    「你別管,跟我走就是了。」

    歐陽倩招手叫住一輛牛車,對車夫道:「去御街!」

    范寧頓時精神一振,御街雖然不是最繁華之地,卻是整個京城商業檔次最高的一條街,他早就慕名已久,今天終於有幸一游。

    牛車在街上緩緩而行,歐陽倩笑著給范寧介紹御街,「御街是仿照長安的朱雀大街建造,是天子出行的專用通道,從皇城宣德門到內城最南面的朱雀門,大概有五六里長,這一段老百姓都叫御街,實際上,御街以州橋為界,北面一段才是御街,從州橋到朱雀門一段叫做天街,又叫南門大街。」

    「倩姐去御街想買點什麼?」

    「逛逛唄!為什麼一定要買東西?」

    這時,歐陽倩忽然想起一事,「阿寧,還沒有吃早飯吧!」

    蘇亮已經把早飯買回來了,但范寧還沒有來得及吃便被歐陽倩叫走,范寧撓撓頭笑道:「其實肚子也不餓,不如我們中午一起吃。」

    歐陽倩卻沒睬他,她想了想道:「等會兒御街口子上有一家『武大郎炊餅』非常有名,我帶你去嘗嘗。」

    「叫武大郎燒餅?」范寧驚訝道。

    歐陽倩奇怪地看了范寧一眼,「為什麼驚訝,開餅子店的東主姓武,排行老大,不叫武大郎叫什麼?京城叫什麼郎炊餅的店鋪至少有十幾個,最有名是武大郎炊餅和黃二郎炊餅。」

    范寧搖搖頭,這個同名有點意思,實在是另一個武大郎炊餅太有名了。

    不多時,牛車到了御街口子上,歐陽倩連忙道:「老丈請停車,我們就在這裡下了!」

    兩人下了牛車,歐陽倩正要取錢付車費,范寧卻搶先塞了一把錢給車夫,「我來付!」

    「那怎麼行,你是客人,哪有讓客人掏錢的道理。」

    范寧拉著她的手便走,笑道:「這兩年我屢獲嘉獎,囊中豐厚,倩姐就別和我客氣了。」

    歐陽倩見他豪爽大氣,心中更加歡喜,便抿嘴笑道:「好吧!阿姐今天就沾沾你的光。」

    她一指對面的店鋪,「這就是武大郎炊餅店了,光餅的種類就有百餘種,還有他家的胡辣湯,不比曹婆婆肉餅家差,你也要嘗一嘗!」

    范寧見兩層紅色小樓修得還算氣派,大門上方的挑著一幅旗幡,上寫,『武大郎炊餅』五個大字。

    此時天色還早,早飯尚未結束,酒樓里坐滿了客人,大多是附近的居民,一家老小來這裡吃早飯,家庭氣氛十分濃厚,誘人的香氣瀰漫著店堂。

    兩人在二樓靠窗找到一個位子,這個位子比較小,只能兩個人坐,對人多的客人並不適用,正好成全了范寧和歐陽倩。

    「運氣不錯,還真有個位子。」

    歐陽倩取出一塊手帕,墊在椅子上,笑著坐了下來。

    范寧在她對面坐下,他向四周打量一下,見大部分食客都在吃同一種肉餅,他連忙小聲問道:「好像品種比較單一。」

    歐陽倩笑道:「不是品種單一,大家都希望他們店的羊肉餡烤餅,還有糖漿烤餅,這兩種餅是最受歡迎,要不要點兩個給你嘗嘗。」

    范寧笑著點點頭,眼中充滿了期待。

    一名夥計上前,歐陽倩給他說了幾句,夥計立刻轉身去端餅了。

    不多時,夥計端來四塊餅,兩碗胡辣湯和一碗豆汁。

    「兩位客人請慢用!」

    范寧喝了一口胡辣湯,只感覺一股熱氣從體內向體外賁張,渾身異常暖和,在深秋寒意十足的早晨,這種感覺令人格外舒適。

    「這湯過癮!」

    范寧大聲誇讚,拈起一塊餅大口咬下,新出爐的餅烤得又松又軟,新鮮羊肉還有豐富的湯汁,美味得差點連舌頭吞下來。

    范寧顧不上說句話,有滋有味地大吃起來。

    歐陽倩托著香腮,眼含笑意地望著范寧吃早飯,她也經常帶著自己的弟弟出來吃早飯,可弟弟卻比較嬌氣,這也不吃,那也不吃,這樣嫌燙,那樣嫌涼,每次都讓她頭大。

    相比弟弟的嬌氣,范寧吃飯卻爽快豪氣,沒有一點扭扭捏捏,這才是男孩子吃飯的樣子。

    歐陽倩將另一碗胡辣湯也推給范寧,柔聲道:「慢慢吃,店鋪都還沒有開門呢!咱們在這裡坐久一點。」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