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舊曹門瓦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舊曹門瓦子字體大小: A+
     

    范寧新租住的民居位於舊曹門街,是一座普通的小院子,條件還不錯,前後兩進共有八間屋子,每月租金十二貫錢,算下來比客棧合算得多。

    當然這種院子一般不短租,都是長期租住,也是范寧他們運氣好,這家房子的主人正好要出去半年,所以只出租半年。

    這座院子由朱家擔保,所以沒有通過牙人,房東直接把鑰匙給了范寧,也不需要知道範寧身份,這樣一來,官府那邊沒有任何備案,也沒有客棧那種登記簿,范寧他們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

    京城有一百餘萬長住人口,還有一百多萬流動人口,在茫茫人海中,張堯佐的人去哪裡找范寧?況且,他們連范寧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范寧租的民宅很像四合院,院中有一口水井,還種了一棵桃樹,范寧住了主屋,蘇亮住左廂房,李大壽住右廂房,院子里沒有廁所,都是用馬桶,每月交三百文錢,每天早上會有人來專門收拾馬桶。

    但最讓他們的滿意的是,舊曹門街瓦子距離他們不足百步。

    瓦子就是大宋的商業綜合體,裡面吃喝玩樂,什麼都有,光各種特色吃食就有上百家之多。

    還有美容、培訓、寵物、快遞、牙行、質鋪、洗衣、修宅、估衣等等各色居家服務小店,至於說書、茶館、關撲、妓館等娛樂店樓也是比比皆是。

    收拾好了行李,眾人便來瓦子吃午飯,在瓦子大門口對面是舊曹門客棧,這也是一家著名的專為科舉服務的客棧,用比較專業的話說,叫做科舉定點客棧。

    什麼意思呢?

    主要是參加省試的考生實在太多,每年都有十幾萬人云集京城,為了防止踐踏,一般張貼榜單會比正常發榜晚兩天。

    而一旦發榜,最先採取報喜官去客棧通知的辦法,京城有數百家客棧,報喜官不可能把每家客棧都跑遍,一般只跑二十家官房指定的客棧,舊曹門客棧就屬於其中之一。

    這二十家指定的客棧就是定點客棧,每個考生在報名時,需要指定一家客棧作為自己的聯絡客棧,發榜那天的一大早,考生就要指定到客棧等候了。

    不過報名一般從十一月初開始,到十二月底截止,歷時兩個月。

    現在才九月底,還有一個月時間才開始報名,時間還早,如果不出意外,范寧就要用舊曹門客棧作為自己的聯絡客棧,只要給客棧一點錢,客棧還可以提供傳遞科舉信息的服務。

    此時剛到中午時分,瓦子里已經很熱鬧了,人流熙熙攘攘,穿流不息,送外賣的夥計一路小跑高喊,「借光!借光!煩請讓一讓!」

    「師兄,那家好像是速遞店!」李大壽指著門口處的一家小店大喊。

    他們需要先寄幾封信,然後去吃午飯。

    范寧也看見了,招牌上寫著『王鎚兒急腳店』,也是京城一家比較有名的速遞店,開了不少分店,這裡應該是一座門面。

    三人走進店鋪,一名掌柜正在櫃檯后忙碌,他抬頭笑問道:「三位衙內要寄信嗎?」

    「是有幾封信需要貴店送一送。」

    掌柜遞上三個裝信用的竹筒,竹筒分左右兩部分,左面寫著本埠,右面寫著外埠。

    掌柜對三人道:「京城的信放本埠,京城以外的信,包括開封府各縣,都放外埠。」

    眾人各取出幾封信放在竹筒內,范寧除了給父母報平安的信外,還給揚州的程澤寫了一封信,把地址告訴他,另外給歐陽倩也寫了一封信,把新地址告訴她。

    「這位衙內收百文錢。」

    掌柜看了看范寧的三封信,對他道:「平江府五十文,揚州四十文,因為都在鄉下,所以稍微貴一點,京城內只要十文錢,一共百文錢,如果衙內希望京城的信今天寄到,那就再加十文錢。」

    范寧取出一塊銀角子,又摸出十文錢,一起遞給掌柜,「銀角子一錢,加十文錢,京城的信煩請今天送到。」

    「沒問題,我馬上就安排!」

    掌柜又收了蘇亮和李大壽的錢,三人這才離開急腳店,順著人流尋找街道兩邊的美味小吃店。

    此時正值中午吃飯時間,長長的飲食一條街上瀰漫著各種香味,瓦子里一般酒樓很少,基本都是各種小吃店,家家都有招牌菜,物美價廉,深受百姓喜愛,住在附近的百姓,很多條件不錯的人家索性不開火,每天輪番來吃各種小吃,大飽口福。

    三人走了一圈,兩邊上百家店鋪令他們目接不暇,簡直不知該選哪一家比較好。

    這時,范寧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家店鋪上,這家店鋪叫做銅剪子玫瑰雞,名字有點特色,但更吸引范寧的,是下面擺了一塊牌子,上寫著,『本店供應燒酒』。

    這讓范寧有點興趣了,居然還有燒酒,就不知道京城燒酒市場如何了?

    「就這家吧!」

    范寧指了指這家『銅剪子玫瑰雞』,三人便走進了小店,這是一家夫妻店,一名三十餘歲的婦人迎上前笑道:「只有三位衙內嗎?」

    范寧點點頭,「就三位!」

    「三位衙內請隨我來!」

    店堂很小,幾乎是見縫插針,擺放著五張小桌子,坐椅都是小凳子,三張桌子已經坐滿人,還有兩張桌子空著,婦人笑道:「兩邊都可以坐,你們隨意!」

    「師兄,坐這邊吧!」

    李大壽身材魁梧,坐這種小凳子有點憋屈,他找了一張稍微寬的位子坐下,笑道:「這裡稍微好一點,那邊太擠了。」

    范寧和蘇亮坐下,婦人給他們上了三碗熱湯,笑道:「小店的特色菜是玫瑰雞,別的菜也有,炙羊肉、鹿肉、紅繞鯉魚,烤兔肉、還有燒鵝、燒鴨,還有時蔬四樣,本店也供應包子,有名的洪將軍包子,本店不加價。」

    「玫瑰雞怎麼賣?」范寧問道。

    「一般是整隻賣,也可以半隻賣,小官人可以隨意。」

    「來一隻玫瑰雞,一盤紅燒鯉魚、一盤炙鹿肉,時蔬四樣,再來十個羊肉包子。」

    「我知道,三位小官人想喝點什麼?本店有羊酒、有飲子,小店的蜜制酸梅湯最有名,另外還有新鮮牛乳。」

    范寧指了指門口的招牌,笑問道:「上面寫著本店供應燒酒,是什麼燒酒?」

    「小店供應王家正店的燒酒,叫做廣陵春,三十文錢一角。」

    范寧點點頭,「那就打一角酒,再來三碗酸梅湯。」

    「三位稍等,馬上就來!」

    婦人走了,李大壽又抽出一本《易經》,默默讀誦起來,他抓緊一切時間讀書練字,就算吃飯時間也不放過。

    范寧和蘇亮早已見怪不怪了,這時,蘇亮低聲問范寧道:「怎麼王家正店也做燒酒了?」

    因為住一個宿舍的緣故,蘇亮和段瑜都知道太湖春和范寧有點關係,朱家給了范家不少錢。

    范寧淡淡道:「聽朱老爺子說,他的一個釀酒師去京城途中被人綁架,失蹤了快一個月才回家,不久燒酒的秘方便擴散了,京城各家正店幾乎家家都推出了自己的燒酒。」

    「這個案子破了嗎?」

    范寧搖了搖頭,「最後不了了之,查不出綁架者。」

    這時,跑堂婦人給范寧他們送來飲子,一大壺蜜制酸梅湯,又送一小壺燙好的酒以及五個杯子。

    很快,小店的招牌菜玫瑰雞也上了來,實際上就是一隻烤雞,又刷了一層玫瑰露,熱騰騰的烤雞香味和特殊的玫瑰露香味混在一起,有一種令人垂涎欲滴的異香。

    盤子里還有一把銅剪子,婦人熟練地將烤雞剪開,又澆了一層雞油,使每一塊雞肉變得黃燦燦的,格外誘人。

    「三位請慢用!」她笑著離開了。

    范寧的注意力卻在酒上,他細細品了一口酒,燒酒製造得很正宗,入口綿甜且不辣口,范寧將杯中酒一口吞下去,只覺一根火線流下喉嚨,他不由暗暗嘆息一聲,看來燒酒的蒸餾技術確實已經流傳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