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幕後人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幕後人物字體大小: A+
     

    次日凌晨,天還沒有亮,范寧被一陣輕微的哐當聲驚醒,他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卻意外發現椅子上坐著一個黑影。

    范寧頓時頭髮一陣發炸,驀地坐起身,「你是什麼人?」

    椅子上人輕輕笑道:「小官人的警惕性還是太差了,我都坐了半夜!」

    這聲音范寧聽出來了,正是從前神出鬼沒的徐慶。

    范寧心中一松,他坐起身,披上一件外套,見徐慶正在把玩自己的汝瓷官窯茶盞,不由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要那麼高的警惕性做什麼?」

    徐慶微微一笑,把茶盞放回桌上茶盤中,「我既然建議小官人提高警惕,總是有原因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范寧聽出徐慶話中有話。

    「你到窗邊看看就知道了,當心點,在窗帘背後看。」

    范寧心中疑惑,快步來到窗帘背後,撩開一條縫,向街上望去。

    此時天還沒有亮,大街上依舊一片漆黑,不過客棧和小食鋪的燈籠散發著昏黃的亮色,使這兩個地方周圍一丈處都依稀可辨。

    「你不要看得太遠,就在下面!」

    徐慶在旁邊提醒道:「小吃鋪杆子旁邊蹲著一人,看見沒有?」

    范寧看見了,昏暗的燈光下,小吃鋪的杆子旁果然蹲著一個黑影,天還沒有亮,居然有個黑影蹲在那裡,確實有點蹊蹺。

    「他蹲在那裡做什麼?」范寧不解地問道。

    「監視你!」

    「監視我?」范寧愕然,「監視我做什麼?」

    「那人只是個無賴,有人出五百文錢一天雇傭兩個無賴監視你的一舉一動,主要是看你和誰接觸。

    昨天在書鋪外,我打暈一個跟蹤你的無賴,審問他得知,是一個中年男子雇他們監視你,雇傭者是誰他們不知道,為什麼監視你,他們也不知道。」

    范寧想起歐陽修的話,他便隱隱猜到了,臉色立刻變得陰沉起來。

    半晌他問道:「就這一個監視者嗎?」

    「還有一個,在大門口斜對面,蹲在一條小巷裡,現在你看不見他。」

    說到這,徐慶注視范寧,「我家小主人想知道,為什麼會有人監視你。」

    范寧微微嘆口氣,「我現在還沒有想清楚,我回頭在考慮一下。」

    其實范寧已經猜到了,這些人不是針對他,而是針對他的堂祖父范仲淹,有人不想讓范仲淹進京,便四處收集對他不利的證據,或許他們覺得自己會成為堂祖父的聯絡人。

    「我明白了!」

    徐慶見范寧不肯明說,便不再勉強他,又道:「我家小主人希望你能離開客棧,專心備考,不要捲入這些是非之中。」

    范寧苦笑一聲,他何嘗又願意捲入這些是非,不過有些事情不是他想迴避就能迴避得了。

    他想了想問道:「我前兩天才來京城,怎麼會被對方找到?」

    「應該是客棧登記簿上有你的名字,你最好住民居,這樣對方就很難找到你了。」

    停一下,徐慶又道:「我可以幫小官人找一處民居,如果方便,我們今天就搬走。」

    ..........

    天還沒有亮,范寧便將蘇亮和李大壽叫到自己房間,給他們說明了情況。

    兩人在驚愕之餘,當即表態願意立刻搬走。

    半個時辰后,天剛蒙蒙亮,三人結了帳,此時徐慶趕著一輛雙牛大車已悄然停靠在客棧後門,三人將行李搬上牛車,隨即坐上牛車,牛車緩緩啟動,向蒙蒙的晨曦中駛去,不多時便消失在晨霧之中。

    一直到中午時分,在門口監視范寧的兩人,發現范寧房間開窗的是另一名陌生士子,這才發現不對勁,急忙奔至客棧內打聽消息,卻得知范寧三人一早便結帳離去,好像是離開京城去了陳留縣。

    這個消息讓兩人目瞪口呆,萬般無奈,他們只得去向僱主彙報這個意外的消息。

    就在客棧南面不遠處的春明坊內,有一座佔地約八十畝的巨宅,府中雕樑畫棟,一座座精美的小樓掩映在綠樹池塘之中。

    這裡便是當朝著名權貴、國丈張堯佐的府邸,張堯佐因其女張貴妃深得天子寵愛,這幾年他也極得天子垂青,出任權勢最大的三司使,執掌朝廷內庫,他的兩個兒子也被賜同進士出身。

    下午時分,張堯佐小睡方醒,兩名侍妾服侍他起身,洗了一把臉,又穿上一件寬大的白色禪衣。

    這時,使女在門口稟報,「老爺,劉管家有急事稟報,已經等了半個時辰了。」

    「讓他來見我!」

    張堯佐接過一盞茶,擺擺手,兩名侍妾退了下去。

    片刻,一名中年男子匆匆走了進來,此人叫劉凌,是張堯佐府邸的三管家,負責對外打交道,十分精明能幹。

    他走進房間,跪下道:「卑下無能,沒有做好老爺交代之事,特來向老爺請罪!」

    「什麼事情沒有做好?」張堯佐喝了口茶問道。

    「啟稟老爺,老爺交代監視范仲淹的孫子,結果他失蹤了。」

    張堯佐臉一沉,不滿道:「什麼叫失蹤了,把話說清楚。」

    「啟稟老爺,卑下按照老爺吩咐,我們自己府中家丁沒有出面,而是找了兩個潑皮,暗中盯住范寧,結果今天中午發現不妙,范寧一早已經結帳走了,不知所蹤。」

    「混賬!」

    張堯佐重重一拍桌子,怒罵道:「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辦不好,不用說,肯定是被他發現了,你找的都是些什麼蠢貨,連個小孩子都盯不住,給我嚴懲不貸!」

    「小人已將他們每人重打五十大棍,可是現在該怎麼辦?請老爺示下!」

    張堯佐負手站在窗前,有點心煩意亂地望著窗外,一個范寧當然不會亂他的心情,關鍵是天子對范仲淹的態度開始改變。

    范仲淹是革新派的一面旗幟,所有的保守派都很擔心,一旦范仲淹回朝,一些已經被凍結數年的改革措施會不會又重新啟動。

    阻止范仲淹回朝已經是所有保守派的共識,張堯佐作為保守派的代表人物,當然也不會袖手旁觀,他主要負責監視范仲淹和其同黨的聯繫,作為范仲淹堂孫,范寧自然也落入張堯佐眼中。

    別人或許不清楚,但張堯佐很清楚范寧在范仲淹心中份量,三年前的羞辱至今還時時刺痛著他。

    儘管范寧和范仲淹這兩年很低調,兩人基本上沒有什麼聯繫,但不能因此否定范寧是范仲淹繼承人的事實。

    沉思良久,張堯佐問道:「有沒有問客棧掌柜,范寧去哪裡了?」

    「有問過,掌柜說,好像聽他們說京城不安全,去陳留縣好一點。」

    「去陳留縣?」

    張堯佐眉頭微微一皺,陳留縣屬於開封府屬縣,位於開封府東南四十裡外,在開封府各縣中,人口和規模都僅次於東京汴梁。

    住在陳留縣參加科舉什麼的都不太方便,張堯佐不太相信范寧等人去了陳留縣,這極可能是范寧的欲蓋彌彰,他一定還在京城。

    想到這,張堯佐又回頭道:「繼續在京城尋找他的下落,記住,找到了也不要驚動他,他是平江府的貢舉士,不要被某些人抓住把柄把事情鬧大,明白了嗎?」

    「卑下明白了。」

    劉管家躬身行一禮,轉身快步走了。

    張堯佐走了幾步,便對門口使女道:「去把長衙內找來見我!」

    不多時,一名少年趕來,他穿一件綉金錦袍,腰束玉帶,頭戴金冠,長一張瘦長臉,尖下頜,頗有幾分像張堯佐,因為年少的緣故,看起來容貌還比較清秀。

    這個少年正是張堯佐的長孫張椿,三年前在龐太師府中和范寧打過擂台。

    張椿今年十四歲,他得到開封府的特別推薦,以開封府貢舉士的身份,準備參加明年一月的童子省試。

    張椿進屋跪下磕頭,「孫兒拜見祖父!」

    「你起來吧!」

    張椿站起身,垂手站在祖父身旁,張堯佐看了他一眼,問道:「你複習得怎麼樣了?」

    「孫兒正在全力以赴的複習備考。」

    孫子的態度讓張堯佐很滿意,但光有態度還不行,還得有實力。

    張堯佐又緩緩道:「祖父讓你來,是要告訴你,三年前龐太師府上那個范寧要也進京參加科舉了,他和你一樣,也是考童子試,這一次,我可不希望你再敗在他的手下。」

    張椿頓時瞪大了眼睛,那個范寧又來了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