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再訪歐陽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再訪歐陽修字體大小: A+
     

    吃罷午飯,范寧回房好好睡了一覺,旅途的疲憊才徹底恢復過來。

    醒來時已經是下午,客棧里很安靜,范寧好好洗漱一番,這才換了一件淺白色的士子服,頭戴紗帽。

    對面蘇亮的房門關著,他下午去親戚家了,可能要晚上才能回來。

    李大壽的房門永遠關著,估計他還在揮汗如雨地練習書法。

    「大壽,我出去走走,要晚點回來!」

    「嗯!」

    房間里傳來一聲沉悶的回應,范寧搖搖頭,手執摺扇出門了。

    范寧當然是去歐陽修府上,與其過幾天再去被他臭罵一頓,還不如早點過去,至少自己的態度還不錯。

    這幾年范寧幾乎沒有和歐陽修聯繫,至於和歐陽倩寫信,也是第一年,後來兩年便漸漸淡了。

    距離雖然會產生美,但距離產生更多的是陌生。

    以至於范寧這次進京,他都不太想去見歐陽修,心中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他只覺得三年前的往事已經漸漸遠去。

    歐陽修前年就已經搬家了,這是歐陽倩最後一封來信告訴范寧。

    朝廷在拱橋子大街一帶修建了一批官宅,他父親分到一座五畝宅,打算下個月搬家、

    算起來,歐陽修兩年前就搬家了。

    范寧叫了一輛牛車,前往拱橋子大街。

    大概的方位很好找,幾乎所有的車夫都知道拱橋子大街這邊修了一片官宅,大概有三四十座。

    但歐陽修家具體在哪一棟,就很難說清楚了。

    不過范寧再縮減範圍,佔地五畝的宅子約有十四座,就稍微容易一點了,實在不行,他就挨家挨戶敲門詢問。

    下了牛車,范寧沿著一條種滿樹蔭的小路一路尋找,這一帶都是五畝官宅。

    范寧發現每家門口都有一塊木牌,寫著『王宅、李宅、張宅之類』,現在,他只要需要找到歐陽宅。

    在最東面一座不起眼的官宅前,范寧終於找到了他正在尋找的木牌:『歐陽宅』。

    眾人尋它千百度,它卻靜靜躲在一旁。

    范寧正要走上台階,卻聽身後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你找誰?」

    范寧一回頭,只見身後站著一個俏生生的少女,穿著杏黃色短襦,下穿一身寬大的淺綠色百褶裙,烏黑的秀髮梳成雙環髻,長長的秀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粉面如桃花,顯得格外嬌艷。

    「你是....你是倩姐!」

    范寧認出了眼前的少女,正是三年前認識,又和自己通信一年的歐陽倩,她變化很大,已經不再是那個青澀的少女,出落得楚楚動人。

    歐陽倩剛從隔壁的朋友家裡出來,正要回家,卻見一個瘦高的少年在自己家府門前探頭探腦,顯得鬼鬼祟祟。

    歐陽倩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一步,「你究竟是誰?」她覺得眼前少年很眼熟,卻一時想不起來。

    「倩姐,你真不認識我了?」

    范寧有點沮喪,只有女大十八變,哪有男大十八變的道理,這才三年不見,歐陽倩居然不認識自己了,太打擊人了。

    「你是……范寧!」

    歐陽倩終於認出了范寧,她頓時高興得跳了起來,「阿寧,真是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范寧心中終於舒服一點,連忙笑道:「我中午剛到,歐陽伯伯在嗎?」

    「爹爹今天休朝,他應該在吧!你快隨我進來。」

    她拉著范寧的手向府中走去,范寧見她很自然地拉著自己的手,沒有什麼難為情,心中一嘆,看來倩姐真把自己當做小弟了。

    「爹爹昨天說到你,沒想到今天你就到了。」

    「歐陽伯伯說我什麼?」

    范寧借換軟履的機會,輕輕掙脫了歐陽倩的手。

    歐陽倩沒有意識到范寧不喜歡自己牽他的手,她抿嘴笑道:「爹爹說你居然考中了平江府童子解試第一名,卻沒寫信向他報喜,他回頭要好好收拾你。」

    范寧一陣汗顏,有點不好意思道:「我今天就是來向他報喜的!」

    歐陽倩見他神情狼狽,不由捂嘴嫣然一笑,「和你說著玩的,爹爹不會收拾你。」

    「倩兒,我不會收拾誰啊!」身後忽然傳來歐陽修的聲音。

    歐陽倩嚇了一跳,低聲怨道:「爹爹無聲無息就出來了,嚇女兒一跳!」

    范寧也看見了歐陽修,他基本上和三年前沒有什麼區別,穿一件寬鬆的淺藍色儒袍,頭戴四角高帽,腳穿一雙木屐,顯然是從小路散布過來。

    歐陽修早就看見了范寧,只是范寧背對著他,他也沒有認出來。

    「倩兒,這位少郎是誰?」歐陽好奇地問道。

    歐陽倩忍不住捂嘴竊笑,「爹爹也沒有認出來嗎?」

    范寧無奈,只得上前躬身行禮,「晚輩范寧參見歐陽伯伯!」

    「啊!」

    歐陽修大吃一驚,連忙上前扶住范寧,「范寧,你是什麼時候進京的?」

    「晚輩今天中午剛抵達京城!」

    「好!好!進京就來看我,我心甚慰!」

    歐陽倩在一旁笑吟吟道:「爹爹昨天不是說,見面要好好收拾他一頓吧!」

    「你這死丫頭,爹爹是開玩笑,你也分不清?」

    歐陽倩撅著嘴道:「爹爹說得一本正經的,誰知道是開玩笑!」

    歐陽修瞪了女兒一眼,又對范寧笑道:「走吧!到我書房去坐坐。」

    范寧心中輕輕放下一塊石頭,看來歐陽修並沒有真的生自己的氣,白白讓他擔心了好久。

    范寧跟著歐陽修向外書房走去,走到書房門口,歐陽修回頭不滿道:「跟在後面鬼鬼祟祟做什麼?」

    范寧一怔,後面沒有人啊!

    卻只見歐陽倩從一根大柱子後背磨磨蹭蹭出來,小聲道:「好久不見阿寧了,女兒也想問問他的近況。」

    范寧心中頗為感動,微微欠身道:「我住在觀音遠橋附近的張巧兒客棧,倩姐有時間的話,小弟願陪倩姐去逛逛街!」

    「好啊!」

    歐陽倩頓時笑逐顏開,轉身開開心心離去了。

    歐陽修望著女兒高興走遠的背影,苦笑一聲對范寧道:「小倩雖然比你大幾歲,但性格還像個小孩子一樣,比較貪玩,不知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倩姐有婆家了吧!」范寧又笑問道。

    歐陽修搖搖頭,「如果有婆家,她就要受約束了,不會像現在這樣自由散漫,她就這兩年可以開心遊玩,所以我也不怎麼約束她。」

    范寧心中有點奇怪,歐陽倩居然和曾布沒有結果,這是什麼緣故?

    歐陽修請范寧在自己的外書房坐下,片刻,一名使女給他們送來茶。

    歐陽修在桌上鋪出一張紙,把筆墨遞給范寧,笑眯眯道:「先讓我看看你的書法如何了?我倒現在還沒有忘記三年前你寫的字。」

    范寧撓撓後頸道:「伯父覺得我的字還和三年前一樣?」

    「當然不是,你能考上童子舉人,就說明你的字已經不錯,但我很好奇,到底進步到什麼程度了?」

    范寧無奈,只得提筆寫下當年那首詞。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游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范寧放下筆,抱拳道:「請伯父指正!」

    歐陽修仔細打量范寧的字,捋須點頭讚許道:「確實入門了,寫得非常好,阿寧,你的字很有靈性啊!」

    范寧也謙虛道:「晚輩這幾年也主要是練楷書和行楷,應對科舉,像行書和草書,晚輩都沒有怎麼練過,準備明年科舉完后,著手練行書。」

    「才三年就進步這麼大,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回頭我送你一本適合你的字帖,相信會對你有幫助。」

    「多謝伯父提攜!」

    歐陽修喝了口茶,又沉聲道:「今天我想和你說說你祖父的事情,他現在的境況十分微妙,今明兩年恐怕對他至關重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