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程家做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程家做客字體大小: A+
     

    半個時辰后,船隻駛入了長江,在范寧的船艙內,程澤很快顯示出了他在某一方面的天賦。

    他煎茶很有一套,宋朝除了點茶,煎茶也是文人雅士們的愛好,煎茶的技巧性稍弱,更注重水質和火候。

    「北固山雖然風景一般,但它有一眼泉非常清冽甘甜,位於後山,叫做珍珠泉,我臨走時特地灌了一葫蘆泉水。」

    程澤取過他的水葫蘆,將煎茶壺灌了八分滿,又掰了一塊茶餅放進茶碗中,要先把茶餅泡開,然後再煎茶。

    「火候很重要,水不能完全燒滾,冒泡時便可以了,關鍵是下面的炭火不能太旺,讓它茶餅在水中煎的時間長一點,讓茶香充分浸出。」

    一邊煎茶,三人一邊閑聊,蘇亮笑問道:「程兄這段時間一直在外面嗎?」

    「差不多吧!開榜后我就去了江寧,又去了常州,最後才來京口縣,沒辦法,留在家裡整天就相親,我是逃出來。」

    說到相親,大家都有了共同話題,蘇亮給他說了李大壽趕場相親之事,又說自己被母親押著去相親的痛苦經歷,程澤撫掌大笑,「看來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范寧搖搖頭笑道:「把相親說得那麼可怕做什麼?說不定真有對上眼的小娘子,萬一被你們錯過,豈不是後悔來也來不及?」

    這時,茶已經煎得差不多了,程澤給范寧和蘇亮倒滿了一杯茶,船艙里頓時茶香四溢。

    程澤笑道:「看來范賢弟對相親並不排斥!」

    蘇亮在一旁鄙視道:「這傢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他根本就沒有相親,當然說這種風涼話。」

    程澤很驚訝,「范賢弟是平江府童子解試第一名,居然沒有人家上門提親?」

    范寧搖搖頭,「我不太清楚有沒有人提親,反正我沒有相過親,或許是因為我家比較偏僻,加上家中貧寒,別人看不上也說不定。」

    「你裝吧!你就繼續裝吧!我什麼都沒聽見。」

    蘇亮臉上的鄙視已經放大了無數倍,「再裝下去,你就變成九尾狐狸了!」

    程澤小眼睛都滴溜溜亂轉,不知他在打什麼主意?

    .........

    程澤的家在江都縣以北三十里的程庄,府宅是一座佔地百畝的莊園式府宅,周圍數百頃土地都是他的財產。

    范寧這才知道,程澤的曾祖父也是跟隨趙匡胤打天下的功臣,後來杯酒釋兵權,程家得了大量賞賜,便放棄了軍權回鄉享福,成為揚州數一數二的大地主。

    程家莊園離運河只有數里,一條小河將莊園和運河連接起來。

    范寧的客船在程家的碼頭上緩緩停靠。

    不遠處就是被高牆包圍的程家莊園,白牆黑瓦,頗為雅緻,但大門卻很有氣勢,一扇硃紅色的大門,上面是一座巨大的雙角門頭,下面是十幾級台階,兩邊各矗立一座威武的獅子門獸,足足高達一丈。

    「哇!」

    蘇亮驚嘆道:「程澤,你們家是揚州第一豪門吧!」

    「談不上!談不上!」

    程澤連連搖頭,「我們家連前十都算不上,主要是我曾祖父被封為郡公,才允許建這種大門,現在可不行了,哎!可惜大宋的爵位不能傳給後人,否則我至少也是縣公了。」

    這時,府門大開,一名中年男子帶著十幾名庄丁怒氣沖沖奔來,遠遠罵道:「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程澤嚇了一跳,「壞了,我爹爹來了,肯定饒不了我!」

    他沒有退路,只得硬著頭皮迎上去,「爹爹,我回來歸回來,但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娶楊家那個懶婆娘!」

    「混蛋!你怎麼說話來著?」

    程澤的父親叫做程恩茂,是揚州有名的大地主,他長得又高又胖,比他兒子有氣勢多了,但也是小眼睛、小鼻子,程澤長得極像父親。

    程員外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長子便是程澤,小兒子是侍妾所生,才八歲。

    和天下父母一樣,程員外對兒子寄託了很大的希望,這次他花了大價錢讓兒子考上了舉人,鞏固了兒子的社會地位。

    下一步就是和楊家聯姻,這樣程家的家業在下一代就能穩住了。

    偏偏兒子不肯領情,死活不肯娶楊家之女,這讓程員外極為惱火。

    這時,他看見大船上走下幾名少年,他愣了一下,忍住心中的怒火,問道:「他們是誰?」

    「是孩兒路上認識的朋友。」

    「哼!又是你交的狐朋狗友?」

    「爹爹,別亂說話。」

    程澤生怕被范寧他們聽見,他上前低聲道:「他們都是平江府的舉人,進京趕考的。」

    程員外一怔,平江府的舉人?兒子怎麼會認識平江府的舉人。

    程澤點點頭,他回頭看了一眼范寧,又道:「那個穿淺藍色士子服的少年是今年童子解試第一名,叫做范寧,是平江府有名的神童。」

    程員外當然知道童子試,就算在揚州也極受重視,居然是童子解試第一名,他頓時改變了心態,欣然讚許兒子道:「這次你有長進了,懂得結交有用的朋友。」

    「那當然,你兒子也是舉人嘛!」

    「屁的舉人,要不是我花了三千貫錢,你能上榜?」

    罵了兒子兩句,程員外立刻笑眯眯迎了上去,「歡迎三位平江府的少年英才來鄙庄做客,澤兒,快幫爹爹招呼你的朋友們進庄休息!」

    .......

    程澤的莊園雖然看起來頗有氣勢,但和吳江的朱宅比起來,還是遜色太多,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如果說吳江朱宅是大家閨秀,那程家也只能算小家碧玉,那種一石一木,一橋一閣的獨具匠心的營造,程家看不到,范寧感覺程家就像自己蔣灣家的放大版而已,還是缺少一種底蘊。

    不過程家的房宅很大很多,而且待客也很熱情,四名船夫也被接到府中好吃好喝招待。

    范寧三人住在一座招待貴賓的院子里,還有幾名使女伺候,不過范寧他們並不打算長住,今晚住一天,明天去瘦西湖和蜀崗玩一圈,後天便出發北上了。

    「大壽,你這樣玩命的練字也不是好方法,要學會勞逸結合才行。」

    范寧見李大壽一住下來便開始玩命寫字,他終於忍不住勸說李大壽,「你不能光寫字,還要學會思考,勤奮加思考才能讓你進步更快。」

    「師兄,你就讓我寫吧!我這人悟性太差,只能靠勤奮了。」

    別的方面李大壽都會聽范寧的話,唯獨在練習書法方面,他比牛還犟,誰的話都不聽。

    范寧沒辦法,也只能隨他了。

    他找到蘇亮,笑道:「小蘇,我們出去走走,感受一下這裡的田園風光。」

    「好!我披件衣服。」

    蘇亮披上一件外袍,便跟著范寧向府外走去。

    兩人出了府門,沿著小河向東面走去,小河旁邊是一條鄉間小路,兩邊長滿了粗壯的大楊樹,在秋風吹拂下嘩嘩作響,一陣陣落葉被秋風捲起,向遠方飛去。

    小道左面是大片農田,稻子已經收割,田野里是一望無際光禿禿的稻茬。

    溫暖的陽光穿過樹林照在他們身上,給人格外舒適靜謐的感覺。

    范陽仰頭感受著微風,半晌,睜開眼對蘇亮笑道:「你有沒有發現,過了長江后,空氣就變得乾燥了,沒有長江南面那種濕潤感。」

    「嗯!」蘇亮漫不經心的答應一聲,顯得有點心不在焉。

    范寧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只見蘇亮正出神地望著前面。

    范寧順著他目光望去,只見斜坡下的河邊,有三個年輕的少女正在採摘野花。

    「噢!賞心悅目的風景,難怪你看得那麼入迷。」

    蘇亮臉一紅,「瞎說,我只是有點好奇。」

    這時,三名少女也發現了他們,三人頓時臉紅了,其中一人提著裙子向前方的斜坡上奔去。

    三名少女,兩個是使女打扮,穿著短衣寬腳褲,另一個身材稍高的,應該是主人,長得珠圓玉潤,皮膚白膩,一張白玉般粉嫩的俏臉,長長的眉毛,小巧的鼻子。

    她雙目含羞,悄悄瞥了蘇亮一眼,向程府中奔去。

    「蘇亮,要不要追上去?」

    范寧見蘇亮的目光被少女勾住了,便忍不住開玩笑道:「她是不是很符合你的口味,你不是喜歡稍豐滿一點的小娘子嗎?」

    蘇亮恨得牙根直癢。

    「你這人怎麼一點斯文都沒有,我發現你出來后就原形畢露,什麼叫豐滿一點,你究竟是讀書人還是採花賊?你為什麼不能說珠圓玉潤?」

    說到這,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走進程府的少女,低聲道:「她好像是程家之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