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碼頭偶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碼頭偶遇字體大小: A+
     

    吳江縣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羅密布,一條條小河儼如繩子般將這些湖泊穿了起來,一座座小鎮和村落就分佈在湖泊和河流之間。

    由於水熱充足、土地肥沃,加上農業技術的發展,從宋朝開始,江南地區糧食產量持續提高,一畝上田已能產糧四五石之多,『蘇湖熟,天下足』便是從宋朝時開始。

    交通便利、經濟發達,使得吳江地區自古以來就是藏龍卧虎之地,無數的隱形巨富藏匿在湖泊之間的小鎮中。

    平江府第一富豪朱家便生活在吳江縣最南面的小鎮盛澤鎮上。

    盛澤鎮大小和木堵鎮差不多,不過這裡的手工業更加發達,全鎮織造錦緞和布匹的手工作坊就有三百多家,數萬張織機。

    朱府在盛澤鎮的東北角,是一座佔地四百餘畝的巨宅,生活著朱氏三兄弟和他們的子孫一百餘人,加上僕婦使女,整座巨宅內至少生活四五百人。

    朱府當然也有自己的專用碼頭,碼頭上常年停靠著十幾艘精緻豪華的畫舫,這是朱家主人的專用船隻,就像汽車一樣,隨時可以上船,通過四通八達的水系前往天下各地。

    次日下午,范寧乘坐的小船抵達盛澤鎮,向朱家的專用碼頭緩緩駛去。

    「小官人,你確定和朱家的關係很好?」

    船夫有點擔心,行船人都知道,豪門巨富人家的碼頭有專人管理,一般不準人輕易停靠,朱家的碼頭更是嚴格。

    「沒問題,你儘管停就是了。」

    船夫將信將疑地將小船駛入了碼頭專用水道,慢慢向碼頭靠攏。

    恰好這時,對面駛來一艘小舫,似乎想搶在范寧座船前面靠上碼頭,但還是慢了一步,范寧的船頭已經靠上碼頭。

    後面的船隻又不得不緊急減速,強大的慣性還是使兩艘船重重撞在一起,船隻劇烈晃動,范寧連忙蹲下,才勉強穩住身體。

    「小官人當心!」後面有人大喊。

    范寧回頭望去,只見後面一艘船上,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年狼狽地摔倒在甲榜上,仰面朝天,似乎胳膊被船舷擦掉一塊油皮。

    他痛苦地爬起身,一抬頭,目光惱火地瞪向范寧。

    這時,岸上幾人匆匆跑來,跑在前面的是碼頭管事,在他後面也是一個身著錦袍的年輕少年,差不多也是十六七歲。

    碼頭管事又氣又急,張口便對范寧的船夫怒斥道:「你是哪裡的船隻,怎麼能隨意亂停!」

    船夫連連躬身道歉,范寧見他們停船處並沒有特殊標識,他心中頓時有些不快,朱家在木堵鎮一向謙恭有禮,怎麼在吳江就變得有點橫蠻無禮。

    不過想到對方只是個碼頭管事,態度雖然不好,但並不能代表朱家。

    其實范寧也能猜到這名管事為什麼著急,他的主人估計在等後面那艘船,沒想到自己船先靠岸,他感覺沒法向主人交代,所以表現得有點氣急敗壞。

    范寧的目光向岸上少年投去,只見他身材中等,穿一件黃黑相間的錦袍,腰束玉帶,頭戴小金冠,長得十分俊朗,看樣子應該是朱家子弟。

    范寧聽朱佩說過,她的叔伯兄弟很多,足有四五十人,姐妹也有二十餘個,是一個很大的家族,但並不是每個朱家子弟都有很好的教養,有些朱家子弟她也不喜歡。

    范寧走上前,拱手向岸上的錦衣少年道:「我是從吳縣過來,特來拜訪朱大官人!」

    錦袍少年卻沒有理睬范寧,他對後面的船隻道:「你們靠上這艘畫舫,柳賢弟,你從畫舫上岸!」

    船隻靠上畫舫,船上少年扶著船夫的手上了畫舫,直接從畫舫上了岸,他走過畫舫時,狠狠瞪了范寧一眼。

    范寧忽然覺得這個少年有點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低頭想了想,卻一下子想不起來。

    「柳賢弟,恭喜高中童子試。」岸上少年熱情洋溢地歡迎客人。

    范寧忽然知道這個少年是誰了,柳然,童子試第二名,考試排隊進場時,自己看見過他,他當時正在接受識別,難怪見他有點眼熟。

    考上童子試就是這樣,大家都久聞大名,卻沒見過本人。

    「哎呀!你的手臂破了。」

    岸上錦衣少年發現柳然的胳膊擦破一大塊皮,血珠子冒出,他頓時急道:「趕緊進府包紮一下。」

    「我沒事!」

    柳然又回頭瞪了一眼范寧,十分不滿地哼了一聲,「拚命搶道,就生怕自己吃一點點虧,都是什麼人啊!」

    范寧一怔,這就是童子榜第二名的柳然?

    范寧還本想向他道個歉,再彼此認識一下,可沒想到這個柳然居然說話這麼難聽,到底是誰在搶道?

    范寧淡淡欠身道:「柳兄太自謙了!」

    「你——」柳然被范寧一句話懟回來,氣得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位少郎是我朱家的客人?」

    錦衣少年上下打量一下范寧,雖然沒有惡語相對,但言語中的口氣已經不太客氣。

    范寧微微點頭,「在下吳縣范寧,特來拜訪朱大官人!」

    「你就是范寧!」

    柳然的目光頓時變得驚愕,臉色慢慢脹成了豬肝色,半晌,他很不甘地行一禮道:「在下柳然,你應該知道!」

    范寧微微一笑,「久聞大名了,不過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柳兄,柳兄的胳膊不要緊吧!」

    柳然雖然對范寧不滿,但在這種情形下,他也發作不出來,尤其對方還是童子試第一名,他只得咽下心中不滿,勉強一笑。

    「我沒有關係,河中船隻碰撞是常有的事,剛才不好意思了。」

    范寧笑了笑,目光又轉向錦衣少年,「你也是朱佩的兄長吧!」

    范寧忽然提到了朱佩,對方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柳然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嫉恨。

    錦衣少年笑呵呵道:「在下朱安,是朱佩的五哥,你應該是來找我大祖父吧!估計你是第一次來,其實從前面碼頭走北院門要更近一點,要不我帶你去吧!」

    「那就謝謝朱兄了。」

    「不必客氣,請跟我來。」

    朱安領著范寧上了台階,向東面繞過去,柳然則不緊不慢地跟在一旁,他不時偷偷看范寧一眼,眼中流露出的目光十分複雜。

    「柳兄接下來打算怎麼複習?」范寧找了一個共同的話題,笑著問柳然道。

    「我還沒有想好,可能要提前進京,范賢弟呢?」

    「我可能明後天就進京。」

    「你這麼早就進京?」柳然的目光頓時有點警惕起來。

    「進京見見世面嘛!」

    范寧笑道:「多接觸一些學問高的人,對自己總歸有好處。」

    「那也是——」柳然訕訕乾笑一聲。

    「范寧,你去京城,準備住在哪裡?」朱安在前面笑問道。

    「還沒想好,應該是住客棧吧!」

    「要不,你就住我們朱家在京城的房宅,如何?」朱安繼續試探著問道。

    范寧搖搖頭,「多謝朱兄好意,不過不用了,進京不光我一個人,還有兩個朋友一起,住客棧更方便一點。」

    「那也是,客棧更自由一點。」

    朱安呵呵一笑,卻不露聲色地和柳然交換個眼色。

    片刻,他們來到一座大門前,朱安給門房說了一聲,又回頭對范寧笑道:「這是北院門,大祖父一房住在這邊,你跟門房進去就是了。」

    「朱兄不進去?」范寧不解地問道。

    朱安笑著搖搖頭,「我要走東院門,三祖父一房從西院門進去,雖然三府有門相通,但一般情況下都是鎖著的,不太方便。」

    范寧這才明白,原來朱家三兄弟是同宅不同院,這位朱安應該是朱佩二祖父朱元駿的孫子。

    「多謝朱兄!柳兄,我們回見!」范寧笑著拱拱手,跟隨門房進府去了。

    望著范寧身影消失,朱安這才對柳然淡淡道:「你不用太緊張,小七娘不會看上他的。」

    柳然沉默片刻道:「我還是想早點進京!」

    「隨便你吧!」

    朱安看了他一眼,語重心長道:「你進京還是要把心思放在備考科舉上,我要提醒你,只有考上進士,你將來才有機會迎娶小七娘,其他都是假的,我祖父再喜歡你也沒有用。」

    柳然點點頭,「我明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