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興農九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興農九策字體大小: A+
     

    很快三人又回到了考試院,這時,考試結束的鐘聲剛剛敲響,大批考生從考試院中涌了出來。

    考生們大多神情輕鬆,臉上洋溢著笑容,看來普遍都感到今天考得不錯,正如趙修文的評述,今天的議論題比較容易上手。

    「范寧!」

    遠處有人大喊,范寧一眼看見了蘇亮和段瑜,又看見了李大壽,他在向這邊招手。

    三人連忙走上前,董坤和藺弘也在,這時陸有為也奔了過來。

    「大家今天都考得不錯吧!」范寧笑問道。

    「還不錯,至少檢查了幾遍,沒有發現錯字。」

    「今天題目不難,容易上手,好像都考得不錯。」

    這時,蘇亮建議道:「范寧,我們找地方吃飯吧!中午都沒吃飽,要餓死了。」

    范寧欣然笑道:「我們去吳山酒樓,我請大家!」

    吳山酒樓距離考試院不遠,一般而言,過了中午後,酒樓都歇業了,變成了茶館的天下。

    但科舉這幾天卻是例外,科舉期間是平江府各家酒樓生意興隆的時刻,從早到晚都有酒菜供應。

    一行人來到吳山酒樓,已經有不少剛考完試的士子坐在酒樓內。

    眾人在二樓靠窗處拼了三張桌子,九人圍坐一圈。

    一名酒保上前問道:「各位小官人可是參加科舉的考生?」

    「正是!可是考生有優待?」

    酒保笑道:「府衙有規定,考試期間不準向考生賣酒,小店會送一份好菜給各位。」

    范寧擺擺手道:「酒就不喝了,你們店的水八仙各來兩份,糖醋鱸魚、清蒸桂魚,藏書炙羊肉,燜蹄髈,清燉小雞,清蒸大螃蟹,再來一些時蔬,差不多了。」

    「螃蟹要多少只?」

    「每人兩隻,要母蟹!」

    酒保有點為難,「一般都是公母蟹各一半,小官人全要母蟹,小店不好辦!」

    「可以,公母各一半。」

    「多謝小官人理解,不知小官人要什麼飲子?小店有荔枝膏水、楊梅渴水、甘蔗水、姜蜜水、綠豆水、甘豆湯。」

    范寧問眾人,「大家想喝點什麼?」

    「喝甘蔗水吧!」

    董坤笑道:「這裡的甘蔗水不錯,很甘甜。」

    「我也要甘蔗水!」蘇亮也笑道。

    「我也是!」

    范寧見眾人意見統一了,便對夥計笑道:「那就來九杯甘蔗水,要大杯的。」

    「好咧!各位稍坐,馬上就來。」

    酒保下去了,只聽他在樓梯上大喊:「二樓九大杯甘蔗水!」

    范寧笑著問身邊陸有為,「怎麼無精打採的?」

    陸有為搖搖頭,「今天議論文我有點寫偏題,題目是《春秋無義戰》,我卻在長平之戰上花費太多筆墨,寫成了《戰國無義戰》,這次我肯定栽了。」

    「你是圍繞著戰爭來寫?」范寧又問道。

    「是啊!」

    陸有為哀嘆一聲,「我主要是圍繞著吳越爭霸和長平之戰來寫,寫了差不多三千字,光長平之戰就寫了一千字,後來我覺得太啰嗦,想把長平之戰刪去,可如果刪掉,整篇文章的框架就亂了,關鍵是時間上也來不及......」

    說到最後,陸有為難過得哭了起來,嗚咽著抹淚,「第一門就考砸,這次我真沒有希望了!」

    眾人都同情地望著他,長平之戰居然寫了一千字,就算審卷官再寬容,無論如何也不會接受這篇文章。

    大家都知道明仁和明禮肯定先淘汰,沒想到第三個被淘汰的人居然是陸有為。

    坐在另一邊的明仁伸手攬住陸有為的肩膀安慰道:「想開一點,等發榜的時候,陪你哭的人有兩千七百多個。」

    這話雖然過分,卻是事實,兩千七百八十餘名考試,最後只錄取五十五人,可不是兩千七百多人要跟著痛哭。

    范寧也笑著安慰陸有為,「你是第一次參加科舉,考不上很正常,人家都是考了多少次,不斷積累經驗,才終於考上,你想想看,上一屆咱們縣學學生只有兩個人考中舉人,其他全部落榜,也沒有看見誰痛哭流涕,心態要放平和一點。」

    李大壽也誠懇地勸他,「阿陸,我就沒有想過自己能考上舉人,關鍵是我想知道解試到底考什麼,是什麼樣的氛圍,演練百場,不如實戰一場,有了這次經歷,下一次科舉我就有信心了。」

    眾人紛紛勸說陸有為,陸有為這才不再哭泣。

    這時,兩名酒保端著大盤之快步走來,他們的甘蔗水榨好了,兩大盤紅黃色的大螃蟹端了上來。

    眾人紛紛倒上薑汁醋,撿起一隻大螃蟹擰腿剝殼,滿滿的蟹黃和蟹膏令人垂涎欲滴。

    這時,從樓梯口上來一群士子,足有七八人之多。

    只聽有人笑道:「大家今天儘管放開肚子吃,我請客!」

    「老范今天大方了!」

    范寧停住了嚼蟹,抬頭向樓梯口望去,他一眼便看見了四叔范銅鐘,只見他滿面春風,看樣子他今天也自我感覺良好。

    「喲!你們也在這裡。」

    范銅鐘眼睛毒辣,一眼便看見范寧,他走上前得意洋洋道:「阿寧,你今天考得不錯吧!」

    范寧笑了笑,「我考得一般,應該沒有四叔考得好!」

    「那是!你科舉經驗還不夠,再積累幾次,應該就差不多了。」

    這時,范銅鐘目光一轉,又看見明仁和明禮兄弟,他頓時笑了起來,「真巧,你們也在這裡!」

    明仁和明禮沒有范寧的底氣,連忙起身陪笑道:「四叔,好久不見了。」

    「你們兩個過來,我正好有件事情要找你們幫幫忙。」

    范銅鐘不容分說,把兄弟二人拉到樓下。

    范寧搖了搖頭,這兄弟二人就像兩隻撞在蛛網上的小飛蟲,被四叔這隻蜘蛛抓住了,後果可以想象。

    片刻,范銅鐘眉開眼笑走上樓,向范寧揮了揮手,「阿寧,你慢慢吃,我們去樓上雅室,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

    一群府學生笑哄哄地上了三樓,這時,明仁和明禮才慢慢吞吞走上樓來,兩人就像霜打的葉子一樣,整個精氣神都蔫掉了。

    兩人一屁股坐在位子上,皆陰沉著臉,一言不發。

    「明仁、明禮,怎麼了?」眾人還從未看見一向樂觀的兩人居然也有如此沮喪的時刻。

    范寧笑問道:「這次被他敲詐了多少?」

    明仁嘆了口氣,「我剛取的五兩銀子被他借走了,明禮也是!」

    「既然只是借走,那肯定要還的,畢竟他是你們四叔啊!」藺弘有點不太理解兩人的沮喪。

    明禮也嘆息一聲,「算了!算了!家醜不可外揚,這次算我們倒霉。」

    他這句話說完,眾人都笑了起來,看來范家兄弟這位四叔也是屬貔貅的,只進不出。

    .........

    次日,科舉繼續舉行.

    今天的考試是重中之重,考對策,對策題在整個科舉中佔分比最大,約佔了近一半的分。

    所以,有句話就叫做得對策者得科舉,這句話不光是指解試,省試甚至殿試也是一樣,殿試只考一道對策題,臨時出題,完全就是考士子的真才實學。

    不過,如果別的科目失分太多,就算對策題答得再好也沒有意義。

    范寧兩個多月之前就已經告訴了所有同伴,這次對策題會考勸農,范寧也不知道他的夥伴們準備得如何?

    別人不清楚,但范寧知道蘇亮和李大壽是認認真真聽從自己的建議,足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深入田間地頭,了解農民的疾苦。

    天還沒有亮,考試院前點滿了燈籠,燈火通明,將考試大門處照如白晝。

    今天沒有再驗身份,隊伍進度快了很多,搜完身便可以進入考試院中。

    「范寧!」

    蘇亮從後面快步追上了范寧,小聲笑道:「說實話,我很期待啊!」

    昨天晚上,趙學政給他的議論文評分為甲等,令蘇亮大受鼓舞,加上他深入鄉村調查了一個多月,對大宋的農業,對農民的疾苦了解得十分透徹。

    使他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范寧微微笑道:「我就送你兩個字,冷靜!把握好這兩個字,相信你今天一定能拿高分。」

    蘇亮點點頭,「我記住了,范寧,也祝你今天發揮出高水平!」

    ........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范寧坐在考房內耐心地等待著開考的鐘聲,桌上的硯台里已經磨好滿滿的墨汁,筆也擱在硯台上。

    卷子上已寫好了名字和卷號。

    晨曦穿透了烏雲,褪去濃厚的夜色,給大地染上一層朦朦朧朧的灰明,灰明中又透出一縷青色。

    范寧很喜歡清晨的感覺,他深深呼吸一口氣清冽的空氣,空氣中深深的涼意使的頭腦變得格外清爽。

    『咚——咚——』

    開考的鐘聲終於敲響,考官手中的鈴聲也隨即響起。

    幾乎所有的考生的摒住呼吸,等待著題目在自己的眼前出現。

    終於來了,士兵舉著木板走來,范寧看清楚了木板上的題目。

    《興農九策》

    范寧心中弦驀地一松,輕輕吐了一口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