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春秋無義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春秋無義戰字體大小: A+
     

    房間很小,寬不到一米,長一米八左右,房間兩邊的牆皮已大片剝落,露出裡面的青磚,雖然幾天前打掃過,但還是隱隱有一股霉味。

    正前方約齊大腿的位置放著一塊木板,大小像一扇小門,搭在兩塊突出的磚塊上。

    這塊木板可以躺在上面睡覺,也可以當凳子坐在上面。

    在門板上還放在一塊更小的木板,范寧略一思索便明白了,這塊小木板應該是桌子,他將小木板拾起,搭在面前的兩塊磚頭上,坐下后正好齊胸,這塊木板有著厚厚一層油光,隨處可見墨汁留下的污漬。

    想到墨汁,范寧一抬頭,只見頭頂上掛著一隻很陳舊的籃子,他從鉤子上取下了籃子。

    籃子里東西不少,有硯台、一支新筆、半塊殘墨,大半支蠟燭,一塊火石,兩張糊名用紙條,一瓶漿糊,還有一隻盛清水的竹筒。

    這時,一名士兵拎著水桶走來,冷冷道:「把竹筒放在桌上!」

    范寧連忙將竹筒放在桌上,士兵舀了一瓢清水,注滿了竹筒,隨即又道:「可以把蠟燭點起來。」

    范寧點亮了蠟燭,房間里頓時變得明亮起來,他心中也有了一絲暖意。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天色已麻麻亮,這時,所有的考生都已入場,士兵將考試院大門轟然關閉。

    每條巷子由兩名士兵和一名監考官負責,在巷子盡頭第一號是廁所,裡面放著一隻糞桶。

    二號和三號永遠是最可憐的,他們與糞桶比鄰而坐,不得不忍受刺鼻的惡臭。

    不過省試就好得多,靠近糞桶的兩間考號不安排考生,但解試還沒有考慮那麼多,總有考生會不幸抽到糞號。

    這時,遠處的鐘聲敲響,這是要求開始準備。

    范寧這才發現牆邊有一根細繩子,原來外面還掛著一個鈴鐺,拉響鈴鐺,監考官就會過來。

    趙修文給他們說過,只有上茅廁、交卷時可以拉鈴,其餘沒有什麼特殊事情盡量不要拉鈴。

    否則被監考官盯住,給一個考風不良的評語,會影響到審卷官評審卷子的。

    解試有很多細節,稍有不慎就會中招,每個考生都需要小心翼翼,從這個程度上來說,解試比一場戰爭還要令人緊張。

    這時,監考官開始發試卷,每人四張紙,其中兩張正式考卷,另外兩張是草稿紙。

    今天是解試第一天,考議論文,明天考對策文,而後天考默經和詩。

    時間都是一樣,四個時辰,其中議論文不得少於千字,而對策文不得少於一千五百字。

    蠟燭已經滅了,放進籃子里,范寧不慌不忙開始研墨,耐心等待著正式開考的鐘聲敲響。

    『咚——咚——』

    低沉的鐘聲沉悶敲響,大宋皇佑二年的解試終於拉開了序幕。

    士子們先提筆在卷子上寫上自己的名字、籍貫和考場號,又在左上角寫上卷號。

    這時有鈴鐺『噹啷!噹啷!』傳來,這個聲音令每個士子都摒住了呼吸,這是報題聲,題目只出現一次,看不清就得拉鈴了,可那樣勢必會引起監考官的不快。

    鈴聲到了范寧面前,士兵出現了,他舉著一塊牌子,牌子上就是今天的議論題題目。

    《春秋無義戰》

    果然和自己腦海中的記憶一樣,沒有偏差,范寧稍稍鬆了口氣,提筆在稿紙上寫了下今天的議論文題目:《春秋無義戰》。

    這是《孟子.盡心》中的一句話。

    孟子曰:『春秋無義戰。彼善於此,則有之矣。征伐,上伐下也,敵國不相爭征也。』

    這段話的大概意思是說,春秋時代沒有合乎道義的戰爭。最多也就只是這一國或許比那一國要好一點......

    關於怎麼理解孟子這段話,一直有各種註釋。

    孫子在《孫子兵法》一開篇就指出「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范寧卻想到了朱熹在《四書集注》中對這段話的理解。

    《春秋》每書諸侯戰伐之事,必加譏貶,以著其擅興之罪,無有以為合於義而許之者。但就中彼善於此者則有之,如召陵之師之類是也。

    不過從范寧的個人態度,他並不是很贊成孟子這番話。

    沒有春秋的混戰,怎麼會有戰國七雄?沒有戰國七雄,怎麼會有秦朝的統一?沒有大一統的基礎,怎麼會有中國的再一次崛起?

    歷史自有其規律,要是大家都遵從義而不戰,諸侯國們和和氣氣保持兩千年,那後世的中國就是一盤散沙。

    從歷史唯物論來說,春秋確實無義戰,但這種戰爭卻是必須的。

    不贊成歸不贊成,但范寧還是要遵從大義,寫一篇能讓他得高分的議論文。

    這篇文章范寧已經準備很久了,略一沉吟,范寧在稿紙上寫下了他的議論文。

    雖然宋朝的議論文並不像明清八股文那樣拘泥於格式,但在科舉中,一般都會開宗明義,直接闡述自己的觀點。

    這也是沒有辦法,審卷官要面對成千上萬的卷子,一般不會有太多耐心仔細幫你推敲,一般看到一半,考生還在啰啰嗦嗦,不知所云,這種卷子就直接判死刑。

    必須在開頭兩三句話就抓住審卷官的眼球。

    范寧之前至少準備了三個方案,他一直拿不定主意,這一刻他最終決定,用朱熹的註解來作為自己的開頭。

    《春秋無義戰》

    《春秋》每書諸侯戰伐之事,必加譏貶,以著其擅興之罪,無有以為合於義而許之者。

    但就中彼善於此者則有之,如召陵之師之類是也。

    夫所謂義戰者,必其用天子之命者也,敵國相爭,則無王矣。

    人稱之斯師也,何義哉?

    此《春秋》尊王之意,而孟子述之以詔當世也。

    蓋曰,夫《春秋》何為者也,夫《春秋》假魯史以寓王法,撥亂世而反之正,如斯而已。

    .........

    范寧一氣呵成,洋洋洒洒寫了一千五百餘字,停下筆,他估計一下耗費的時間,居然只用了大半個時辰,這讓范寧頗為得意。

    但一氣呵成的只是創意,要寫成一篇好文章,必須不斷的修改,精鍊,千錘百鍊才能成功。

    范寧又沉下心,一個字一個字地推敲起來。

    .......

    『當!當!當!』

    鐘聲響起,午休的時間到了,士兵開始給每個房間發放午飯。

    午飯非常簡單,每人兩個蘿蔔絲絞肉饅頭,一碗菜湯。

    這也是考試院最讓人詬病之處,這頓午飯外面最多賣八文錢,就算三頓也才二十幾文錢,可考試院居然收每人百文錢的午餐錢。

    不免給神聖的科舉也染上了一絲銅臭。

    中午也是考生搖鈴不受限制之時,不斷有考號鈴聲響起,要求上廁所。

    監考官面無表情地注視著每個考號的學生進出。

    這時,二十四號的鈴鐺響起,一名士兵跑了過去,不多時,士兵又跑到監考官面前低聲道:「煩請考官去看看吧!」

    監考官眉頭一皺,又有什麼問題,卷子不夠,還是筆墨不足?

    他快步來到二十四考號門前,只見裡面的考生正用糊名條小心地將名字一行貼住。

    「你要做什麼?」監考官有些不高興地問道。

    「啟稟考官,學生請求交卷!」

    「交卷?」

    監考官一下子愣住了,「現在交卷是不是太早了?」

    范寧淡淡道:「學生早就做完了,一直在等過正午,現在應該可以交卷了。」

    午休鐘聲敲響就是午時正,按照規定,正午過後學生可以交卷。

    事實上,到了午時正,考試時間已經過去三個時辰了,還有一個時辰就要結束,這時候交卷已經影響不大。

    監考官點點頭,「稍等一下,午休結束后,我來收卷!」

    午休只有一刻鐘時間,很快巷子里就安靜下來,學生們飛快地吃完午飯,又開始奮筆疾書,離交卷只有不到一個時辰,大家心中都開始焦急起來。

    監考官這才背著手來到二十四號考房前,對范寧慢慢吞吞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可以收回交卷的請求!」

    范寧將卷子交給考官,平靜地說道:「學生已經檢查好了,確認交卷!」

    「好吧!」

    監考官接過試卷和稿子,閃開一條路,「你可以離去了,盡量保持安靜,不要影響別人。」

    范寧背上水壺,拿著浮票和考牌,迅速走出考號,向大門處快步走去。

    監考官望著范寧遠去的背景,暗暗搖頭,又看了看他卷號,丁六七三,原來是童子試考生。

    監考官倒有了幾分興趣,開始細細讀范寧寫得議論文,只讀了幾句,便被吸引住了,忍不住細細讀了下去......

    范寧並不是第一個考完的士子,他走到考試院門口,正好看見兩名學生走出了大門。

    這兩人他都認識,都是長洲縣童子試考生,一個是江峰,另一個則是姚曦,沒想到他們也早早交卷了。

    范寧走出大門,正在大門外等候的趙修文呆了一下,他剛剛看見江峰和姚曦走出來,郭雲滿臉怒容地上去質問他們。

    沒想到范寧也出來了,要知道範寧是他最看重的學生,也是這次童子試吳縣唯一的希望。

    童子試和普通的成人科舉不太一樣,童子試不僅是士子們自身的榮耀,它更代表了一個縣的少年學生,是官府推薦的縣士,是官員在後續人才培養上的直接體現。

    可以說,范寧在某種程度上影響著縣令高飛和縣丞楊涵仕途,可就是這樣一個令趙修文無限期待的縣士魁首,竟然提前一個時辰交卷了。

    饒是趙修文涵養極好,但也終於忍不住,疾步上前問道:「范寧,怎麼回事,怎麼現在就交卷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