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解試開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解試開幕字體大小: A+
     

    郭雲看了一眼眾人,又繼續道:「范寧這兩年沒有太多表現,他一直是縣學鹿鳴書院的第一名,但吳縣的實力本身不弱,范寧能奪得縣士魁首,也足以讓人不能輕視,他在我對手榜中排名第三。」

    郭雲又取出一個名字貼在木板上,「嚴清,崑山縣的縣士魁首,十三歲,今年一月份才脫穎而出,在一千多名學生參加的縣士選拔賽中排名第一。

    我看過他的試卷,一筆字寫得相當老道,雖然才十三歲,可他的對策題眼界很高,看問題透徹,我根本不信這是十三歲的少年所寫,恐怕連一般成年士子都寫不出來。

    如果他參加成人科舉,我認為他可以進入解試前十名,就憑這一點,我把他排在對手榜第二名。」

    郭雲取出第三個名字,貼在木板上。

    「柳然,相信大家都還記得他,一個貌不驚人的小個子,吳江縣士第一名,年初他和我們比試一場,排名第六,看起來好像不怎麼樣,但我告訴大家,他在年初的比試中隱瞞了實力。」

    郭雲的最後一句話讓原本一直安靜的大堂內響起了一片竊竊私語,這個消息太讓人震驚了,竟然是故意隱瞞實力。

    故意隱瞞實力還考了第六名,如果全力以赴呢?

    原本自信心爆棚的十名縣士頓時被潑了一盆冷水,眾人都暗暗思忖,恐怕全部包攬五個貢舉士也不會那麼容易了。

    「這個柳然的真實水平我不知道,但就憑他隱藏實力這種心機,我就把他列為對手榜第一名。」

    說到這裡,郭雲的聲音又變得高亢起來。

    「我說這些並不是要打擊大家的信心,我只是要告訴大家,我們依然有對手,不可掉以輕心,必須戒驕戒躁,冷靜答題,只要做到以上幾點,相信我們最後還是會包攬五個貢舉士。」

    ........

    五更時分,房門外便有人開始敲門,范寧從夢中驚醒,他頓時坐起身,黑暗中,蘇亮和段瑜也跟著起來了。

    「時間到了嗎?」蘇亮打了個哈欠問道。

    范寧看了看窗外,天還是黑沉沉的,不過外面院子已經有動靜。

    「應該是五更了,起來吧!」

    每個人昨天晚上都收拾完畢,其實就一隻布口袋,裡面只有一張浮票,也就是准考證,上面詳細記錄了考生的特點,比如身高、臉型等等生理特徵,另外還有擔保人。

    另外還有一壺水,考試院就只准攜帶這兩樣東西入場。

    范寧穿了一件比較厚實的藍色細麻襕袍,解試的三場分開考,不用在考號里過夜,沒必要帶被褥席子。

    他又戴上一頂半舊的頭巾,穿上了鞋襪。

    此時,院子里的井邊站滿了十名縣士,眾人在忙碌打水洗臉,漱口刷牙,沒有人說話,每個人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氣氛顯得有點緊張,

    這時,趙修文快步走進院子,拍拍手高聲道:「早飯已經準備好了,梳洗完就去吃飯,盡量吃飽一點,中午考試院供應的伙食不會太好,早上一餐很重要。」

    在報名時,每人交了兩百文錢,包括考試費和一頓午飯,考試一般從卯時三刻開始,到下午結束,大概考四個時辰。

    吃罷早飯,十名縣士和學政趙修文以及兩名助教乘坐三輛牛車前往考試院。

    剛走了不到一里,趙長庚忽然驚叫起來,「我的浮票忘帶了!」

    趙修文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他們最需要攜帶的東西就是浮票,也就是准考證,這麼重要的東西居然忘帶了,那還考什麼試?

    趙修文立刻對一名助教道:「你去幫他取來!」

    趙長庚連忙道:「在床頭的布袋裡!」

    助教答應一聲,跳下牛車飛奔而去。

    牛車繼續南行,趙長庚拍拍胸口笑道:「幸虧我及時想起來,要不然到了考試院才想起,那就完蛋了!」

    旁邊卻沒有人理會他,趙修文臉色陰沉如水,在考試前夕出現這幺蛾子,從來都不是好兆頭。

    ........

    眾人抵達考試院時,天還沒有亮,但考試院前的廣場上已是人山人海,十個入口前都排滿了長隊,兩千七百餘名考生幾乎都到了。

    進入考場的第一步是識證,也就是防止替考,第二步才是搜身,考生除了浮票和水壺外,任何紙片和物品都不允許攜帶進場。

    一旦違反,將視情節輕重進行嚴懲,從警告到取消考試資格,如果被發現代考,甚至還要取消代考的舉人資格。

    「大家不要走散,跟我來!」

    趙修文帶著眾人向邊門走去,他們是參加童子試,和正常的考生不一樣,有專門的入場通道。

    范寧左右張望,他在尋找其他六名師弟,天還沒有亮,人又太多,沒有看見他們的身影,他們六人住在董坤家中,在入場環節應該問題不大,關鍵還在臨場發揮。

    童子試的通道口前已經排了兩支隊伍,蘇亮用手肘碰碰范寧,小聲道:「我們前面就是長洲縣的考生。」

    范寧頓時有了興趣,目光向前面十名士子望去,十名長洲縣的縣士和他們一樣,每人肩挎一隻布袋,隊伍從矮到高排列。

    「最前面那三個!」

    蘇亮給范寧使了個眼色,「就是高高在上三大神,江峰、姚曦、羅載道,有他們在,其他四十七名縣士只能爭奪剩下兩個名額。」

    范寧見這三人神情頗為倨傲,其他長洲縣士都回頭看了看他們,唯獨這三人頭也不回,就彷彿整支隊伍就只有他們三人。

    范寧笑了笑,自言自語道:「或許這就叫恃才而傲吧!」

    這時,兩位學政站在一旁閑聊,郭雲的目光卻不停地掃向吳縣的士子隊伍,他在尋找范寧。

    能進他對手榜的士子都不能掉以輕心,儘管范寧在他榜單中只排第三,但依舊不能小視。

    郭雲的目光最後落在范寧臉上,雖然這名士子穿得很普通,但郭雲卻能感到他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

    其他士子都顯得很緊張,抿緊了嘴,但這名士子卻給人一種弔兒郎當的感覺,似乎什麼都不在意。

    郭雲又向范寧的眼睛投視而去,恰好范寧卻向他望來,只見范寧目光冷湛,異常犀利,儼如一把刀似的刺穿了自己的心思。

    郭雲心中一驚,連忙躲過范寧的目光,他心中暗暗驚訝,難道這個少年就是范寧?

    「趙學政,那個穿淺藍色士子服的少年是誰?」郭雲望著范寧問道。

    趙學政呵呵一笑,「他叫范寧,郭學政應該知道這個名字吧!」

    郭雲點了點頭,果然有點意思,就不知道真才實學如何?

    有學政擔保,縣士的識證很快,很快便輪到了吳縣縣士,在他們身後,崑山縣士和吳江縣士也先後來了。

    「下一個范寧!」

    范寧連忙走上前,他們的浮票已經事先交上去,考官看了看浮票上的特徵,身高五尺三,體型偏瘦,臉型略長,長眉如劍。

    考官點點頭,又問道:「哪裡人?」

    「學生吳縣木堵鎮蔣灣村人!」

    考官隨即看了一眼趙修文,趙修文取出私章在范寧的浮票上蓋了個印,這就是他來擔保。

    「可以了!」

    考官隨手取了一塊考牌遞給范寧,「進去搜身吧!」

    走進小門,兩名士兵已經等候了,他們熟練搜了范寧的全身,連頭髮和鞋襪也不放過。

    最後一擺手,「通過!」

    范寧連忙來到一張小凳子上坐下,穿好鞋襪,戴上頭巾。

    這時,蘇亮也搜查完進來,他笑問道:「范寧,你的卷號是多少?」

    考官給他的考牌上的號碼就是卷號,這個卷號很重要,因為宋朝科舉實行糊名制,名字都遮擋住,直到錄取后才撕開糊名條。

    而四科考試並不是同時交卷,而是分成三天交卷,這樣一來,同一個人的卷子就比較分散,所以需要在卷子背後寫上卷號,然後憑卷號進行試卷歸攏。

    這個卷號又被稱為幸運號,考生們都很迷信這個號碼,在宋朝也有吉祥號,主要是三、六、九三個數字,代表『升、溜、久』之意。

    另外四也是大家忌諱的數字。

    范寧看了看考牌,丁六七三,丁是指童子試的專用符號,他笑道:「我是丁六七三,你呢?」

    蘇亮得意洋洋道:「我是丁六六六!」

    「好口彩,恭喜了!」

    「這個其實沒有意思,這次我肯定是陪襯。」

    「那不一定,全力以赴就是了,其他的別多想!」

    兩人很快來到考場,考場由三十條長長的巷子組成,每條巷子中有一百間小屋,一共可容納三千人同時考試。

    范寧找到了第八巷,浮票上他的考房在第八巷二十四號。

    走過長長的考房,范寧停住腳步,抬頭望著一間考房上面的號碼,二十四,就是這裡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