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再押對策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再押對策題字體大小: A+
     

    時間到了六月,江南便進入了酷暑時節,但對於縣學的學生而言,他們也同樣進入了命運煎熬的時段。

    六月有一次重要的考試,縣考,這相當於縣學的畢業考試,縣考通常不會太難,要比入學考試簡單得多,可如果考不過,後果卻很嚴重,那就意味著將失去參加科舉解試的機會。

    解試並不是誰都可以報名參加,同樣需要推薦,推薦通常有兩種途徑,一是縣學推薦,其次是獲得兩個舉人以上推薦。

    獲得縣學推薦首先就需要考過縣考,這是最大的門檻,假如人品有問題,比如涉嫌犯罪什麼的,就算考過了縣考,縣學也不會推薦去參加解試。

    當然如果考不過縣考,也可以找兩名舉人推薦自己,可問題是,連縣考都考不過,又會有誰肯舉薦?舉人也愛惜自己名聲的。

    所以縣考雖然不難,但每一個學生都十分重視,天不亮,校園各處便有不少學生在刻苦攻讀了。

    「范寧,聽說你又要開補習班了?」剛出宿舍門,蘇亮便追上來笑問道。

    「是陸有為說的?」范寧不用想就能猜到消息從哪裡泄露。

    「這個.....」

    蘇亮猶豫一下道:「你別管是從哪裡泄露,你只告訴我是不是真的?」

    「開補習班倒不至於,只想抽個時間給他們幾個拎拎重點。」

    「范寧,我和段瑜都想來聽聽呢,你看——」

    「可以啊!」范寧很痛快地答應了。

    「你不會也要求我們也叫你師兄吧?」蘇亮笑嘻嘻問道。

    「看你們的心情。」

    范寧忍不住笑道:「你們願意叫師兄,我也不反對。」

    「考慮考慮再說吧!什麼時候,在哪裡補課?」

    「我還在找地方,實在不行,就在宿舍給大家提一提。」

    兩人加快速度,說說笑笑向課堂走去。

    .......

    距離解試還有不到三個月,這個時候是所有學生最緊張之時,四大首席教授都開始特別關照自己的弟子,有針對性地進行出題押題。

    范寧當然也要特別關照自己的六個師弟,事實上,他很清楚今年解試的考試內容,不過他不可能將四道題都告訴幾個師弟。

    解試不是縣學招生考試,縣學考試押中題目,沒有人會追究什麼責任,但解試不一樣,解試題全部押中肯定會惹來大麻煩。

    科舉試題泄露從來都是重大案件,它不光是取消舉人資格那麼簡單,甚至還可能會給自己和同伴帶來牢獄之災。

    范寧反覆考慮,他決定在對策題上做點文章。

    解試四道題中,作詩題和默經題其實沒有意義,大多數考生都會考得不錯,九成以上的考生在這兩道題上拉不開距離。

    關鍵是第三道題,議論題,考生就從議論題開始分化,漸漸拉開了距離,不過因為議論題的分值不大,所以押議論題也沒有意義。

    而對策題卻佔了近一半分值,能不能考中舉人,主要就體現在對策題的水平上。

    對策題答得不好,其他三道題做得再優秀也沒有意義。

    范寧給眾人補課在自己宿舍內,他把桌椅和屏風搬開,空出一塊不小的地方。

    之所以要提前兩個多月來講對策題,主要是對策題要結合實際,需要耗費大量時間去準備。

    眾人都隨意而坐,有人坐在床上,有人搬來幾把椅子坐下,明仁和明禮索性席地盤腿而坐。

    范寧站在最前面的一張小桌前,不慌不忙對眾人道:

    「還有不到三個月就是解試了,這兩年我一直在關注大家成績,應該說大家都進步很大。

    但解試畢竟不是縣學考試,平江府近三千多考生參加考試,最終只有五十人考中舉人,算起來六十人中才錄取一人。

    而且優秀者比比皆是,解試本身不難,主要是競爭太激烈,不說各位,連我自己都沒有把握能考中解試。」

    范寧說到這,又看了看大家的表情,見每個人神情複雜,目光中都有一絲沉重,這就是不自信的表現。

    范寧笑了笑,又繼續道:「昨天明仁問我,這次能不能押中解試題,我說我又不是神仙,怎麼可能知道解試會考什麼?不過我給第一天補課時就說過,任何事物都有其規律,如果能找到其中規律,或許能縮小一點範圍,今天我就給大家簡單說說對策題。」

    范寧取出一本筆記,交給眾人傳閱。

    「這本筆記是我耗費了半年時間整理出來的解試攻略,是四大首席教授十年秘課的精華,並不是每次秘課的內容都有,我一共整理出十二堂秘課的內容,比如議論文怎麼寫,比如對策文怎麼抓住中心,作詩的小竅門等等。

    再比如張誼三年前給弟子上的最後一節秘課,我覺得很有意義。」

    范寧把筆記翻倒最後幾頁,又交給眾人。

    「張誼別的本事沒有,但在一些解試竅門上卻有獨到的見解,比如他說每次做題之前,最好找個借口出去走走,像借口去趟茅廁,走一走思路就會開闊,我覺得這個建議很好,他一共總結了十八個解試小竅門,很有意思,大家可以看一看。」

    范寧的筆記在蘇亮手中,大家紛紛湧上前探頭看筆記中的內容,明仁嘆道:「這是好東西啊!五十貫錢也買不到。」

    「估計能賺一大筆!」明禮也一樣的驚嘆。

    「這本筆記大概兩萬字左右,大家回頭各抄一本,不過我要警告個別人,不要想著利用它賺錢,如果把我講課的內容泄露出去,休怪我翻臉不認人!」

    說到這,范寧目光嚴厲地瞪了明仁和明禮一眼。

    「開個玩笑都不行?」明仁小聲嘟囔一聲。

    「就是,活躍活躍氣氛嘛!」明禮也跟著小聲補充了一句。

    范寧沒有睬他們二人,又繼續道:「上一屆的解試對策題是《論江南運河之利》,而這一次解試題我個人認為對策題會偏重於《勸農》,大家回去要好好準備這方面的資料,再實地去平江府了解。」

    段瑜舉手,不解地問道:「師兄為什麼會認為考勸農?」

    范寧搖搖頭笑道:「這只是我個人的押題,其中押題依據我暫時不想多說,大家當然不能只準備我這一題,也要多方考慮,不過既然大家都叫我師兄,作為師兄,我也有義務幫大家押題。」

    「師兄,現在押題是不是太早了一點?」

    蘇亮也舉手道:「據我所知,一般都是考試前十天,最後一次秘課,首席教授會給弟子押幾道題目,可現在還有差不多三個月。」

    蘇亮說得很含蓄,這是因為解試主考官實行各州交差任命,一般要到考試前半個月才會由朝廷定下各州府的主考官。

    比如三年前的平江府解試主考官是揚州州學教諭王嵐,直到考試前十天才秘密來平江府考試院上任。

    這時縣學各個首席教授都會通過自己的渠道得到一些消息,然後根據主考官的喜好以及日常言行來判斷他出題的範圍。

    而現在距離解試還有三個月,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主考官會是誰,范寧居然開始押題了,不客氣地說,范寧的這種押題毫無依據。

    范寧當然知道考前半個月才開始任命主考官,自己現在押題是有點難以說服人。

    但問題是,對策題考得就是學生對國家大事以及經濟民生的思考,如果考前半個月才押題,學生根本就來不及去調查實踐。

    比如九年前平江府解試對策題是《論官茶法的得失》,把絕大部分考生都烤糊了,有幾個人了解《官茶法》的?

    再比如三年前的科舉對策題是《論江南運河之利》,張誼通過他兄長的渠道,提前三天得到了題目,以每人收二十貫錢為條件給他的數十名弟子泄露了題目。

    但結果呢?三天時間根本就來不及去了解運河情況,導致學生事先得到了題目也沒有意義,他的弟子一個都沒有考上舉人。

    所以范寧儘管知道這次解試對策題的內容是《勸農》,他還是要早早告訴大家,讓大家早做準備。

    范寧笑了笑說:「我和王縣令聊天時得知,這兩年朝廷對官員在勸農方面的考評要求非常嚴格,遠遠超過以前,所以直覺告訴我,今年的解試對策題和勸農有關。」

    范寧見段瑜眼中露出一絲不以為然的神情,又淡淡道:「我並沒有要求大家必須接受我的判斷,這個完全是自願,我不勉強大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