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社會實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社會實踐字體大小: A+
     

    偷竊官船香料事件在朝廷引發掀然大波,天子震怒,下旨令兩浙路轉運司和提刑司嚴查此案。

    此案查了兩個月才結束,根據調查結果,前任明州知事、前任鄞縣知縣、明州通判、明州港船舶使皆被追責。

    張家家產近十萬貫全部被沒收充公,上繳朝廷,參與涉案的張氏叔伯六兄弟,除張啟林已自盡外,其餘五兄弟全部判處死刑,其家族五十四口老幼皆貶為賤籍,流放嶺南。

    朝廷的調查已經和范寧沒有關係,他和同伴開始了一個月的遊學生涯。

    遊學有兩種,一種遊學是異地跟班讀書,屬於學術交流範疇。

    而另一種遊學則是深入生活,調查各種社會經濟現象,這有點像社會實踐。

    對於即將參加科舉的學生而言,后一種遊學更為重要。

    這是因為科舉中有一道重要的題目,對策題。

    對策題就是針對各種重大的政治事件或者社會生活發表自己的看法,這就要求學生必須深入生活,學會獨立思考。

    這次吳縣縣學的遊學,在異地交流學術只是一部分,更重要是學生必須走出校門,深入田埂地頭了解民間疾苦。

    房間里,范寧對八名同伴道:「解試的對策題一般都是貼近各州的特點,我看了一下歷屆平江府解試對策題,歌頌君王佔了四成,有關農耕航運佔三成,鼓勵商業佔兩成,其他雜項佔一成,我們四大首席教授的秘課,就是針對以上內容寫文章。」

    董坤舉手問道:「師兄,我們這次遊學的重點就是針對對策題嗎?」

    范寧點點頭,「對策題在科舉中佔分四成,是科舉的重中之重,我考慮我們九個人分為三組,分別深入鄞縣各地去調查農耕、航運和商業,回吳縣后,大家再分享調查的內容。」

    范寧話音剛落,明仁立刻笑眯眯道:「商業那頭我們包了,我們親身體驗,保證比別人都深刻。」

    「不僅更深刻,而且範圍更廣,地域更大,內容更豐富。」明禮在補充他們的商業機會。

    范寧狠狠瞪了他們兄弟一眼,又道:「大家自己商量,怎麼一個組隊,我們今天就開始。」

    眾人很快便達成了共識,范寧和明仁、明禮三人負責商業調查,蘇亮、段瑜和陸有為負責航運方面調查,董坤、藺弘和李大壽負責農民稅賦方面調查。

    吃罷午飯後,九人便分頭行動了。

    之所以沒有讓李大壽跟隨明仁、明禮一組,范寧考慮到李大壽家本來就是大商人,他再調查商業的意義不大,倒不如讓他沉下心去了解青苗法。

    反正李大壽和董坤、藺弘關係很好,有李大壽這個強壯大個子撐著,董坤和藺弘兩個官宦子弟下鄉也不會受多大的苦。

    范寧的調查也得到了王安石的大力支持,他雖然所有精力都放在清理張家財產上面,但他還是派出三名經驗豐富的文吏陪他們去各地考察。

    「在下姓何,小官人叫我何五就行了。」

    陪同范寧這一組的文吏姓何,是一名書手,身材不高,體型偏瘦,穿一件皂色短衣,一看就是滿臉精明,他曾是一名稅官,對明州的商業非常熟悉。

    明仁和明禮聽說眼前這位嚮導居然做過稅官,對他的態度立刻變得十分熱情起來。

    「我叫明仁,他是明禮,還望何官人對我們兄弟二人多多關照。」

    何五對他們兄弟的相貌也很驚奇,居然長得一模一樣,這倒是很少見。

    他呵呵笑道:「兩位小官人放心,照顧三位是我的份內之事,我會讓三位滿意的完成調查。」

    明仁兄弟哪裡滿足於調查,做生意的基因已經深入他們骨髓,只要有利可圖,他們絕不會放過。

    明仁附耳對何五說了幾句,何五愕然,「兩位想買珍珠?」

    「聽說這裡有個珍珠黑市,一般人找不到,找到也進不去,何大官人能不能幫個忙。」

    珍珠黑市其實就是逃稅的市場,珍珠屬於首飾珠寶,稅率比較高,一些商人便暗中交易,躲過稅官,不僅珍珠便宜,而且品質很高,利潤也大。

    明仁兄弟早就調查過,一顆上好的珍珠拿到平江府珠寶鋪去賣,利潤是五成,如果拿到京城去賣,利潤翻倍。

    不過這裡面稅賦也很大,在明州要交一次稅,在平江還要再交一次稅,兩成的利潤就沒了,他們要想多賺一點,就必須逃掉這兩道稅。

    何五有點為難,他是本地人,又當過稅官,當然知道黑市在哪裡,也認識裡面的人,只是被縣君知道了怎麼辦?

    他為難地向范寧望去。

    范寧倒沒有反對兩個堂兄的想法,調查商業要深入進去,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親自操作,偷稅本身就是商業中最精深的學問。

    要寫一篇高水平的對策文章,不深入進去,怎麼辦得到,范寧自己也想親自體驗一下。

    至於安全問題,范寧略略側頭,用眼角餘光向後掃了一眼,一個若有若無的黑影,就在他身後三十步外。

    范寧便對何五笑道:「就煩請何官人帶我們見識一下,縣君那邊,我會給他解釋。」

    何五見范寧表了態,便點點頭,「好吧!我帶你們去。」

    ......

    明州的珍珠黑市和范寧想象的完全不同,沒有什麼市場,就是一戶普通人家,家裡儲存了一批上好的珍珠,要有熟人介紹才能找到這裡。

    唯一特殊是要現銀交易,為了這次交易,明仁和明禮各帶了三百兩銀子,也就是六百兩銀子,上等的日本珍珠,大概能買一千顆左右。

    在平江府可賣一千兩銀子,利潤四百兩銀子。

    如果是正常交易,他們這次買賣首先要在明州交一成的稅,到平江府賣給首飾鋪,再交一成的稅,他們的利潤就只剩下二百四十兩銀子了。

    這還是暴利的珍珠生意,如果是普通的小商品,本身利潤就很低,商稅雖然只有三厘,也就是百分之三,但按照商品價值徵稅,一進一出,就是六厘的稅。

    利潤最後只剩下幾個點,由此可見,小商人的稅金負擔其實十分沉重。

    一千顆珍珠放在兩隻小木箱子里,每顆珍珠用一小片布包著,何五帶他們離開了珍珠黑市。

    明仁和明禮並不擔心怎麼把兩箱珍珠帶回平江府,雖然沿途有五六處稅卡,商船必須要出示已納稅證明才能免稅放行。

    而他們有縣學開具的遊學證明,稅卡都不會為難他們,一路暢通無阻,關鍵就在從黑市抬著箱子回鄞縣縣學的路上,如果被巡查的稅官遇到,臨時抽查,那就有點麻煩。

    而這個時候,何五的作用就顯示出來了。

    范寧一路跟隨,也在一路思考,從古至今偷稅都是存在的,發票的出現就是應對偷稅的一種有效手段,

    宋朝還沒有發票出現,但已經有類似發票的單據了,比如納稅證明,這是證明貨物已在某地納稅,沿途不必再重複徵稅的證明。

    一般而言,貨物在交割給買家后,已納稅證明就失去效力了。

    那能不能把已納稅證明考慮作為發票使用,交給買家留存,作為合法進貨的依據,這樣就堵住很大一塊漏洞。

    像明仁明禮的這一千顆珍珠,他們拿不出已納稅證明,店鋪私下收購,一旦被查到,店鋪就會有被罰得傾家蕩產的風險。

    這樣,店鋪也不敢輕易接受這種來歷不明的貨物,偷稅行為就會大大減少。

    一次與眾不同的社會實踐,讓范寧收穫不小,如果將來科舉對策題考到商稅,他可有在發票上做做文章,或許真能寫出一篇高水平的對策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