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邱家的復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邱家的復仇字體大小: A+
     

    「我們都知道驚牛案的幕後策劃者是張啟林,難道邱立會不知道?大掌柜龍俊自縊身亡就說明了一切。」

    說到這,范寧淡淡一笑,「其實我早就看出這個突破口了,只是想等一等,等驚牛案徹底消停,等邱立徹底絕望,那時才是我們出手的最好機會。」

    「你覺得現在機會成熟了?」

    范寧笑了笑,「再向後推,邱立就死心認命了,而且,我覺得張啟林應該又在策劃新的事件,我們不能再等下去。」

    王安石負手來回踱步,思索良久問道:「你覺得邱立能掌握張啟林的什麼把柄呢?」

    「我覺得還是要從金富錢鋪著手,金富錢鋪原來只是一家小錢鋪,卻在短短的兩三年內一躍成為明州最大的錢鋪,這裡面會沒有文章?會沒有張啟林的影響?只要我們深挖下去,一定能抓到張啟林的把柄。」

    范寧抬頭注視著王安石,「我有一種直覺,邱立很清楚張啟林的把柄!」

    ........

    邱勇被判了極刑,邱家的錢鋪也被官府查抄沒收,一時間,邱家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加上這些年德晟錢鋪放高利貸,做了不少惡事,仇家很多,當邱家落魄,不斷有仇家上門尋事,將邱氏父子嚇得膽戰心驚,不敢出門一步。

    這天下午,邱氏父子三人正在商議遷居他鄉,鄞縣呆不下了,只能搬走他鄉才能免遭報復。

    「父親,我建議回常州老家!」

    說話的是老大邱璉,他主張儘快搬遷,恨不得今天晚上就走,他有一兒一女,有人放話要讓他斷子絕孫,他著實很擔心兒女的生命安全。

    「我們在武進縣有五百畝土地,想辦法再購幾家店鋪,還可以從頭開始。」

    老二邱琳卻希望不要那麼著急搬走,再等一等,看看有沒有什麼轉機,而且就算搬回故居老宅,想找他們報仇的人,還會像狼一樣追蹤而至,那時反而更危險。

    「父親,我覺得或許錢鋪之事還有轉機,不如再等一等,實在不行了,再搬走也不遲。」

    邱立嘆了口氣,「我苦心經營了四十年的錢鋪,說封就封了,你覺得官府還會交還給我們?」

    「我也說不清楚,但驚牛案沒有真破,我們就有機會。」

    邱琳話音剛落,外面傳來老管家的稟報聲,「老爺,縣君來了,說要和老爺談一談。」

    父子三人面面相覷,王安石居然來了,邱璉頓時有點緊張,「王安石不會是來秋後算帳的吧!」

    邱立沉吟一下,「應該不是,我有一種預感,或許咱們店鋪真有轉機了。」

    他連忙吩咐道:「請縣君到貴客堂,我馬上就來!」

    ........

    王安石一邊喝茶,一邊打量邱家的貴客堂,他還是第一次來邱家,從外面看邱家很不起眼,甚至院牆都有點破敗,可進了府宅,尤其是進了內宅,才發現這裡是另一個世界。

    王安石輕輕拍了拍身邊的一套桌椅,竟然是上好的黃花梨,還有這座白玉屏風,居然是用大塊白玉拼成,雖然不是整塊白玉,但也十分罕見,至少價值七八千貫。

    至於院子里的上品太湖石,各種精緻的亭台樓閣,這座府宅至少花了二三十年的心血,邱家捨得放棄,一走了之?

    這時,外面傳來遲緩的腳步聲,隨即聽見邱立蒼老的聲音,「縣君到來,令小宅蓬蓽生輝,老朽有失遠迎,請縣君恕罪!」

    王安石回頭,只見兩名小丫鬟扶住老態龍鐘的邱立走了進來,和去年相比,邱立就像一下子老了二十歲。

    雖然王安石能理解他失子之痛和失去家業之殤,但他還是覺得邱立有一絲作偽之嫌。

    王安石淡淡一笑,「事先沒有預約,打擾邱老員外。」

    「沒有!沒有!縣君能來小宅做客,老朽求之不得。」

    兩人寒暄兩句,隨即分賓主落座,有丫鬟上了茶,邱立小心翼翼問道:「德晟錢鋪聽說已經轉到縣裡,不知我們邱家有沒有贖回的可能?」

    德晟錢鋪是邱立從無到有,耗費數十年心血打造而成,因為小兒子的愚蠢,使邱家痛失產業,邱家做夢都想把它拿回來。

    既然縣君今天到來,邱立便抓住這個機會詢問這件事。

    王安石笑了笑,卻沒有直接回答他,王安石把話題轉到自己的來意上。

    「我最近確實對錢鋪的發展很感興趣,尤其對金富錢鋪感興趣,我打聽了一下,幾年前,金富錢鋪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錢鋪,怎麼短短兩三年就成了明州第一?邱老員外是此行元老,應該知道其中原因吧!」

    邱立的心怦怦跳動起來,他太清楚王安石打聽金富錢鋪的意義,這是要對張啟林下手了。

    說實話,他就等著這一刻的到來,張啟林策劃驚牛案,害了自己的小兒子,最後卻把事情推得乾乾淨淨,天下哪有這種好事?

    不過邱立也不是善茬,他可以幫王安石,但他必須拿回自己東西。

    沉默片刻,邱立緩緩道:「我明白縣君的意思,我手中也有縣君想要的東西,只要縣君肯拿出一點誠意,我願雙手奉上。」

    王安石心中暗喜,果然被范寧那小子說中了,邱家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不知老員外想要什麼誠意?」王安石不露聲色問道。

    「我兒子......」

    不等邱立說完,王安石一口回絕,「邱勇之事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已經上報刑部和提刑司,不是我一個縣令能操縱。」

    邱立目光黯然,他也知道自己兒子的死刑已經沒有挽回的可能,說到底都是張啟林害的,他心中一陣痛恨。

    「好吧!我想要回德晟錢鋪,就這個條件。」

    王安石想了想道:「完全送還給你,我沒法向州里交差,但我可以用一個優惠的價格讓你贖回去。」

    邱立當然知道不可能無償取回,只要能拿回來,他用錢贖也願意。

    「那我們就一言為定!」

    王安石點點頭,「我既然答應你,就不會言而無信。」

    邱立精神一振,隨即對門口的次子邱琳道:「去把東西和人都帶來!」

    片刻,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年被帶了上來,他懷中抱著一隻紙袋子。

    一進門他便跪下哭道:「懇求青天大老爺為小民做主!」

    王安石愣了一下,這個少年是誰?

    邱立在一旁介紹道:「縣君,他就是龍俊的兒子,叫做龍丹。」

    『龍俊的兒子?』

    王安石有點吃驚,著實出乎他的意料,他當然知道龍俊對金富錢鋪意味著什麼。

    但讓他感到吃驚的是,龍俊的兒子居然躲在邱立府中,邱立和龍俊是什麼關係?

    邱立看出了王安石的疑惑,他知道不給王安石解開這個結,會留下後患,他便擺擺手,讓兒子先把龍丹帶到院中稍候,

    待兩人出去,邱這才對王安石道:「龍俊原本是我的侄女婿,我侄女病逝后,他又娶了別人,但他兒子卻是我侄女所生。」

    原來邱家和龍俊居然有這層關係,難怪龍俊的兒子會躲在邱家。

    但王安石更疑惑了,他問道:「既然有這層關係,那龍俊就不應該和張啟林聯手坑邱家才對。」

    邱立嘆口氣道:「這件事得怪那個孽子,孽子生怕我不答應,便對龍俊說了假話,說我全力支持,事發后,龍俊也意識到張家要殺人滅口,便把兒子託付給我,還有他掌握的金富錢鋪的秘密。」

    說著,邱立將厚厚一隻紙袋放在王安石面前,「這裡面有縣君想要的一切證據,只希望縣君能兌現承諾。」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