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當局者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當局者迷字體大小: A+
     

    天快亮時,王安石筋疲力盡回到縣衙,他腦海已是一團漿糊,困得眼睛都睜不開,有些事情儘管已迫在眉睫,但他也懶得再想。

    他現在只想先好好睡上一個時辰再說。

    剛走進縣衙內堂,一名衙役上前稟報道:「縣君,范小官人有急事找你,已經等了好一會兒了。」

    王安石掩口打了一個哈欠,倦意難掩,衙役立刻領會,連忙道:「要不,請范小官人先回去,改天縣君再接見他。」

    王安石剛要答應,但忽然想起邱勇還是范寧幫自己抓到的,或許他還真有大事。

    王安石便改口道:「不用了,我去見見他。」

    縣衙內堂,范寧在不慌不忙喝茶,他昨晚睡得也不太好,幾乎一夜未眠。

    他一直在考慮驚牛案,從他第一眼看見邱勇,便知道此人是個有勇無謀之人,拚命哀求王安石饒他一命,可他也不想想,驚牛撞死了七個無辜百姓,這時候哀求還有意義嗎?

    既然是有勇無謀,那他背後必然還有主謀,那這個主謀是誰?

    他想了一夜,直到剛才徐慶告訴他一個消息,他才將心中考慮的幾件事情串在一起。

    這時,王安石疲憊地走了進來,「賢弟,有什麼事情趕緊說,愚兄實在堅持不住了。」

    范寧看著睏倦難支的王安石,心中也有點歉疚,不過有的事情是當局者迷,如果自己不點破,王安石還真不一定看得透。

    「其實,我就是想問兄長一個問題,金富錢鋪的幕後東主是誰?」

    「這個…….」

    王安石一時有些語塞,他心中忽然一動,警惕地看了范寧一眼。

    「你問這個做什麼?」

    「兄長先別管,先回答我的問題。」

    王安石沉吟一下道:「金富錢鋪的東主姓張,很低調,有傳聞說,他是張縣丞的兄弟,但只是傳聞,具體我沒有查過,也不太清楚。」

    范寧點點頭,「和我想得一樣,這個姓張的東主十有八九就是張縣丞的兄弟。」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王安石又一次焦急地詢問,直覺告訴他,恐怕他最擔心的事情要發生了。

    范寧沉吟一下道:「我的護衛剛才告訴我一個消息,恐怕縣君很快就會知道,東城外的小越州客棧有一人自縊而亡,有人認出此人便是金富錢鋪的大掌柜龍俊。」

    「啊!」

    王安石頓時呆住了,他審問了邱勇一夜,邱勇終於承認,策劃驚牛之人正是金富錢鋪的大掌柜龍俊。

    不料龍俊居然在這個節骨眼死了,等會兒他怎麼向李知事交代?

    這會兒,王安石的困意全無,他心中焦慮萬分,負手在房間里打轉。

    范寧看出了王安石的束手無策,其實王安石只是當局者迷,還沒有想到處理這件事的關鍵在哪裡?

    「兄長應該想好了怎麼向李知事彙報驚牛案吧?」范寧淡淡問道。

    這句話問得很沒有水平,天都要亮了,怎麼可能沒想好。

    王安石心中一動,他忽然明白范寧的意思了,他連忙笑道:「我現在心思很亂,你給我提提意見?」

    范寧笑了笑,「兄長是只緣身在此山中,其實這件事的真正幕後策劃者,兄長心裡應該有數,我說得沒錯吧!」

    王安石點點頭,他怎麼想不到呢?邱勇承認這件事是金富錢鋪大掌柜龍俊策劃,他便想到了縣丞張啟林。

    張啟林當然不會直接涉案,他會通過兄弟來實施計劃,甚至他兄弟也不露面,而是讓大掌柜龍俊來充當策劃者。

    殺了龍俊,就等於滅了口。

    「我確實知道!」

    范寧又微微笑道:「其實兄長何必在意龍俊之死?我也來找兄長也不是為了專門告訴兄長龍俊之事,只是順口提一提。」

    「那你是想說什麼?」

    范寧沉吟一下,緩緩道:「我只是提醒兄長,有人製造驚牛案的目的,就是想把事情鬧大,若兄長只是為了破案,那怎麼折騰都行,可如果兄長是為了不影響青苗法,那應該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於背後下刀子之人,以後再找別的借口收拾它。」

    范寧的話頓時讓王安石驚出一身冷汗,自己還真準備根據邱勇的口供去抓龍俊,現在他才發現自己居然把初衷忘記了。

    自己想積極抓到邱勇,不就是怕把事情鬧大嗎?

    如果抓捕邱勇,勢必會涉及金富錢鋪,那又追查東主,一層層抽絲剝繭,遲早會讓李知事發現此事和縣丞有關,最後鬧出一個縣丞策劃殺人案,天下嘩然,那自己的青苗法還搞不搞了?

    王安石暗暗嘆息,自己真是當局者迷啊!

    他低頭沉思片刻道:「你的意思是說,把這個案子直接釘在邱家錢鋪上,和金富錢鋪無關?」

    范寧喝了口茶,慢慢悠悠道:「邱氏三兄弟被稱為鄞縣三虎,不知做了多少傷天害理之事,讓他們的錢鋪承擔所有損失並賠償,我覺得並不委屈他們。」

    停一下,范寧笑了笑又道:「其實李知事應該是聰明人,他能猜到幕後的真相,如果他將錯就錯,了結這樁案子,說明他不想把事態擴大,如果他不滿意,要求重審這個案子,那兄長就索性趁機拿下張啟林,為青苗法實施徹底掃清道路。」

    范寧的一番話讓王安石心中著實震撼,范寧處理問題的老道和思路清晰令他讚嘆不已,尤其在洞察人心上,甚至超過了自己。

    雖然他說得還比較含糊,但已經切中的要點,李知事也不希望事態擴大。

    王安石看了看眼前這個少年,他甚至有一種錯覺,這只是一個少年人的身體,卻是一個成年人的心。

    王安石緩緩點頭,「那我就用第一次審問邱勇的口供就行了,沒有什麼策劃者,就是他一時頭腦衝動犯罪。」

    .......

    事態的發展正如范寧的推斷,上午,王安石向剛剛趕回鄞縣的明州知事李誠彙報了驚牛案的調查結論。

    李誠接受了王安石的結論,這是一樁意外突發案件,案犯本意並非為了殺人,只是想用牛來搗亂春耕放錢現場,只是事態失控,造成了嚴重後果。

    由於證據確鑿,後果嚴重,李誠當即判決邱勇處斬,報提刑司和刑部批准,同時抄沒德晟錢鋪所有資產,作為賠償死者以及罰金。

    驚牛案最終沒有演變成驚天大案,而是定性為意外事件,大大降低了它的影響程度。

    縣衙開始繼續發放青苗借款,王安石根據去年的放款情況,將青苗法又做了一些微調。

    一是降低的借錢利息,將原來兩分年利減為一分年利,大大減輕了農民的負擔,如果連續三年信用良好,還可以在每畝三百文的上限基礎上,擴大為每畝五百錢,並將利息再降到七厘。

    第二是擴大了借錢範圍,不僅是自耕農可以借錢,無地佃農也可以向官府借錢,這便將所有農民都納入了青苗法的實施範圍。

    .......

    驚牛案無聲無息地結束了,但王安石和范寧都明白,博弈只是暫時停止,如果不徹底挖掉毒瘤,那麼還會另一個驚牛案或者驚馬案。

    「什麼!」

    王安石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盯著范寧。

    「你讓我去找邱立?」

    范寧笑著點點頭,「德晟錢鋪是邱立苦心經營了四十年時間才走到今年,卻被官府沒收,他的小兒子也要被處斬,他能不恨?能不急?

    但我們要搞清楚,他恨誰?急什麼?把這兩點搞清楚,我們就有的放矢了。」

    王安石已經習慣了范寧和他年紀不相符的老道,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睿智,應該和神童沒有關係,倒更像奇才,比如甘羅,不就是在范寧這麼大時拜相嗎?

    現在,王安石已經把范寧當作自己的謀士來看待,有關青苗法重要事情都要和他商量。

    就比如降低利息、獎勵守信、將佃戶納入借錢範疇等等,都是范寧提出來的建議。

    王安石沉思片刻道:「你是說他深恨張縣丞,急著贖回錢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