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遊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遊學字體大小: A+
     

    次日下午,范寧向鹿鳴書院的首席教授趙修文遞交了遊學申請。

    趙修文看了看申請書,眉頭稍稍一皺,「怎麼去鄞縣,還九個人去?」

    范寧撓撓頭笑道:「鄞縣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只是.....」

    趙修文有點為難,縣學名文規定不允許學生結黨結派。

    雖然縣學其他學生戲稱他們為九人黨,但他也知道,這不過是個戲稱而已。

    可儘管如此,趙修文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范寧。

    「范寧,你應該知道學校的一些規定。」

    「我知道,校規一直是我的課外讀物!」

    雖然趙修文說得很委婉,但范寧卻很清楚他在說什麼.

    他弔兒郎當地對趙修文笑道:「我們可沒有去打群架,也沒有在宿舍房頂上豎起一面九人黨大旗。

    明仁、明禮經商,其他人也撈不到一文錢好處,我們只是關係比較好,經常坐在一起吃飯而已,院主用不著這麼緊張吧!」

    「我只是給你提個醒!」

    趙修文在他申請書上籤了字,遞給范寧道:「先警告你們,要是你們九個人在外面惹出什麼事情來,我可保不住你們!」

    「哪能呢?就是出去遊山玩水一個月嘛!能惹什麼事?」

    范寧嬉皮笑臉地接過申請書,向趙修文行個禮,轉身趕緊溜了。

    遠遠聽見趙修文怒斥,「什麼遊山玩水,你們是去遊學!」

    .......

    雖然叫做遊學,但在學生們眼裡,其實就是出去遊山玩水,讓每個學生都興緻勃勃,充滿了期待。

    眾人很快定好了計劃,決定走水路去明州,李大壽家開貨運行,他父親主動給他們安排了一艘可坐二十人的大客船.

    其實范寧想走海路,坐船走婁江去崑山縣,從那裡入長江,再走海路去明州港。

    但考慮到陸有為和段瑜身體較弱,恐怕無法承受海上的顛簸,范寧最終還是決定走內河。

    一月下旬的江南還處於尾冬,空氣中還有幾分寒意。

    眾人坐在船艙內玩牌聊天,玩牌是明仁明禮兄弟發起,他們玩斗花魁,有點像今天二十一點的玩法,用扇牌兒中的文錢來玩,摸三張牌,比大小,以九文為上限。

    簡單明快,就拼手氣,輸贏立刻分曉,輸贏很小,一把輸贏少則幾文,多則九文錢,最後贏家請客吃飯。

    這種斗花魁在大宋民間極為流行,老少咸宜,就算在縣學里也十分收歡迎。

    和其他同伴聚在一起大呼小叫相比,范寧卻靜靜坐在窗前,凝視著兩岸風景民俗。

    冬天的風景確實比較單調,一路南下都是蕭瑟的灰暗色,光禿禿的柳樹,岸上還沒有完全消融的殘雪,衣著臃腫的行人,一切都和吳縣鄉下沒有任何區別。

    其實范寧並不是在欣賞風景,他腦海在想著王安石在信中隱晦透露的一些消息,他這兩年在鄞縣實施了幾項改革,但改革並不順利。

    從信中的言語間,范寧能體會到王安石心中的苦悶,希望自己能夠幫助他走出改革的泥潭。

    但具體是哪方面的改革,王安石在信中卻沒有明說。

    可以說,王安石是得到自己的建議后,才決定在鄞縣實施一些溫和的改革措施。

    可就算再溫和的改革,一旦觸發到權勢階層的利益,都會引發巨大的反彈。

    鄞縣雖小,但也五臟俱全,以縣令的身份在鄞縣實施改革,和以宰相的身份在天下實施改革,實際難度都差不多。

    在某種程度上,范寧是希望王安石在鄞縣的改革失敗,這才會讓他更深刻的領會到改革的艱難,

    這就是王安石去年兩次向他寫信求援,他都沒有答應去鄞縣的原因,但他還是來了,畢竟他答應過王安石。

    「哎!還在看風景啊!」

    穿著一身綠袍的蘇亮在他對面笑嘻嘻盤腿坐下,動作敏捷得就像一隻大號螞蚱。

    「輸光了?」

    范寧回頭看了一眼正打牌興起的同伴們,笑眯眯問道。

    「輸了三十文錢,陸有為那傢伙的手氣好得出奇。」

    「范寧,你好像有心事?」蘇亮看了范寧一眼,小心翼翼問道。

    他們在同一個宿舍住了兩年,彼此都很了解,大家聚在一起玩得開心,范寧卻一個人坐在這裡看風景,這可不是他平時的作風。

    「也談不上什麼心事,只是在想科舉的事情。」范寧笑了笑道。

    「你說起科舉,我倒想起一事!」

    蘇亮拍拍自己的腦袋笑道:「崑山縣的童子試選拔昨天結束了,選出十個縣士,據說個個都很厲害,超過了前幾屆。」

    「聽說他們是實行普考?」范寧又好奇問道。

    蘇亮點點頭,「我有一個親戚,比我大一歲,他也參加了崑山縣的選拔,他們只要自己有興趣,都可以參加報名考試,聽說一共有一千二百人參加了考試,分為初試和複試,最終從一千二百人中選出十名縣士。」

    「其實也和我們差不多,只是我們提前了兩年。」

    「吳江縣是和我們同時進行,他們當時也選出十人,聽說送到某地封閉訓練兩年,相比之下,我們就像放羊一樣,居然還能去遊學!」

    「不去遊學,了解民生大計,科舉時怎麼做對策題?」

    范寧喝了口茶,搖搖頭笑道:「吳江縣的做法我覺得未必可行,上一屆他們也只有一人考中童子解試,也沒見高明到哪裡去?」

    「老兄,那是因為長洲縣太厲害了,朝廷一共只給平江府五個童子解試名額,長洲縣就包攬了四個,我們吳縣可是一個都沒有考中,崑山縣和常熟縣也是全軍覆滅,吳江縣能考中一個已經不錯了。」

    蘇亮深深嘆息一聲:「我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若考不上還得再等三年。」

    范寧拍拍他胳膊,笑著安慰他道:「還有大半年,不要想太多,咱們只要儘力就行了,就算再等三年,也才十五六歲,咱們實際上就比別人多了一次機會。」

    「你說得有道理!」

    蘇亮沉默片刻道:「咱們這次童子試其實是賺來的,考不上也沒有什麼負擔。」

    話雖這樣說,蘇亮還是忍不住望著窗外低低嘆了口氣。

    .......

    客船航行了三天後,終於在清晨時分抵達了杭州錢塘縣。

    船隻要在錢塘縣補充給養,並休息一日,眾人下了船,決定去西湖遊玩。

    范寧卻沒法和他們一起去,他要去拜訪包拯。

    去年包拯兩次巡視平江府,和范寧見過一次,年初他又接到包拯來信,恐怕再過幾個月他就要調回京城。

    包拯特地邀請他來錢塘縣坐一坐,這次他們路過錢塘縣,不去拜訪一下包拯,著實有點說不過去。

    錢塘縣是錢氏吳越國都城,城池規模很大,經濟繁榮,人口眾多,兩浙路的諸多路一級機構都設置在這裡。

    轉運使司官衙負責糧草物資的運輸調撥,州縣的稅賦糧草由地方官府徵收,然後交給轉運署。

    或者存放在轉運司倉庫,或者運往京城,

    每年各地方官府的經費預算由朝廷批複下來后,就由轉運司撥付給地方官衙,在某種意義上說,轉運司掌握著財物撥付大權。

    兩浙路轉運使司官衙距離西湖不遠,范寧雇一輛牛車,很快便到了署衙。

    離司衙還有一段距離,便看見無數百姓跪在地上磕頭喊冤。

    這讓范寧有點愣住了,他來大宋已是第三個年頭,他還是第一次看見百姓跪在衙門門前喊冤。

    而且跪的居然是轉運使司的衙門,這倒是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

    有冤情找縣衙,縣衙不公再找州衙或者府衙,如果還是覺得不公,可以到提刑司告狀,怎麼也輪不到衙門。

    如果一定要牽強附會,那麼只有船運行業的百姓跑來伸冤,漕運官船不夠,有時候就會徵用民船,然後再結帳。

    這個時候就會出現一些矛盾糾紛。

    「青天大老爺,給小民做主啊!」

    一群百姓跪在大門前悲聲哭喊,「官府逼人太甚,我們活不下去了。」

    范寧愈加困惑,似乎並不是船戶告狀,而且這個時候包拯還沒有在開封府上任,還沒有得到『包青天』這個頭銜,他在朝廷敢於和權貴爭鋒,頗有剛直之名,但他在民間還沒有什麼名氣。

    這時,轉運司的官衙大門『吱嘎!』一聲開了,只見主官包拯一臉陰沉的從大門內走了出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