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范鐵牛打官司(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范鐵牛打官司(下)字體大小: A+
     

    范鐵牛並不知道陸家的隱秘,他一時有點發愣,但他妻子陸氏卻很清楚這裡面內幕,她父親一直在念念叨叨這件事。

    她連忙高聲道:「縣君大人,我祖父分配了財產,但二叔他們要錢,我爹爹是花錢從二叔他們手中買來的。」

    陸氏說得不是很清楚,但高飛卻聽懂了她的意思,他眉頭一皺,又問陸阿水,「有這麼回事嗎?」

    「當然有,是請牙人交易,契約還在我家裡呢?」陸氏又補充道。

    陸阿水著實有點尷尬,他回頭看了看兩個妹妹,吱吱嗚嗚道:「時間有點久遠,我恐怕記不太清楚了。」

    這時,旁邊的幕僚從一堆契約文書中找到了這份兄妹間的交易契約,契約寫得比較簡單,但內容卻清楚無誤。

    陸阿水和兩個妹妹自願放棄父親家產,由長兄陸阿田按照市場價格買下,上面有雙方畫押,還有牙人和居間的簽字畫押。

    高飛重重一拍驚堂木,怒斥道:「陸阿水,白紙黑字簽下的契約,你還要抵賴嗎?」

    陸阿水也急道:「縣君大人,我兄長沒有子嗣,陸家的田產怎麼能由外人繼承,這不合常理,請縣君大人明鑒!」

    這才是他們的心裡話,陸家的田產怎麼能便宜了范家。

    但這條道理卻站不住腳,連高飛都知道,范鐵牛是上門女婿,他的兒子姓陸,是陸阿田的孫子。

    高飛冷冷道:「如果你是擔心這個問題,那就沒有必要了,陸阿田的財產我會判給他女兒,然後明確由她兒子繼承,和丈夫范鐵牛沒有關係,陸敏是你大哥的孫子,你應該沒有異議吧!」

    陸阿水和兩個妹妹大眼瞪小眼,卻沒法反駁縣令的意見。

    這時,高飛一拍驚堂木,高聲道:「下面本官宣判,本縣橫塘鄉茭白灣村陸阿田病逝,他名下財產皆由其嫡孫陸敏繼承,所有財產暫由其母陸小娘代為掌管,判決即刻生效!」

    陸氏頓時激動地抱住兒子,她兒子的財產誰也搶不走了,范鐵牛也激動得保住妻兒,心中卻對侄兒范寧感激萬分。

    若沒有他的幫助,自己兒子哪裡還能再爭得到田產?

    他想到岳父已去世,兒子年幼,夫妻恩愛,名義上自己雖然還是上門女婿,這個家其實就是由自己來做主了。

    陸阿水臉色蒼白,嘴唇哆嗦著說不出話來,他的兩個妹妹也低下頭,臉色極為難看。

    高飛又對他們三人道:「你們若不服本官判決,可以去州府繼續申訴,但本官警告你們,若膽敢再去強佔土地,傷及人身,本官將以盜搶之罪嚴懲,退堂!」

    ........

    范鐵牛當即帶著妻兒趕回村子給岳父下葬辦頭七。

    但出人意料的是,陸家人並沒有因為縣令的判決而敵視他們,反而變了一副嘴臉,對他們百般討好,繼續替陸阿田辦喪事,還到處誇暫范鐵牛老實本分,能幹持家。

    人就是這麼現實,當范鐵牛一家繼承了岳父的財產後,他們也繼續成為橫塘鄉的地主,對陸家族人來說,巴結他們自然是有利可圖。

    上元節的長假很快就過去了,范寧又重新回到縣學,繼續他最後一年的縣學生涯。

    這天中午,縣學上捨生的飯堂內格外熱鬧,范寧端著朱漆木盤在在東北角的位子上坐下。

    他斜對面已經坐了明仁和明禮兄弟,這兩人一邊吃飯,一邊埋頭竊竊私語,估計又在商議著什麼商機。

    這兄弟二人在哪裡都是名人,縣學上下幾乎人人都認識他們,不光是他們相貌一模一樣,而且他們太會做生意。

    去年京城太學流行一本新書《易經新解》,這個流行風潮一個月後才傳到府學,在府學也很快跟著火起來,但這本書卻在平江府很難買到。

    這兄弟二人嗅到了商機,立刻在吳縣一家印刷店刻印了四千多冊,在吳縣、崑山和吳江三地的縣學和各地學堂售賣,賣得十分火爆。

    待正版書一個月後才姍姍出現在各家書鋪之時,吳縣、崑山和吳江的學生們幾乎都已人手一本。

    光這本書就讓他們兄弟二人賺了三百多貫錢,這還是只是一個例子。

    這兩年他們利用各種手段賺錢,把四個首席教授歷年平時考試的卷子收集起來刊印成書,去各鄉鎮學堂組織學生縣學一日游等等。

    教諭張若英比較開明,只要二人不危害縣學名聲和教學秩序,基本上對他們的所作所為都睜隻眼閉隻眼。

    兩人膽大敢為,短短兩年時間,每人都積攢了千貫身家。

    當然,有所得必有所失,他們的學業著實糟糕,每次考試幾乎都墊底,范寧幾次警告他們無效,也懶得再管他們學業了。

    這時,董坤和藺弘,李大壽以及陸有為紛紛端著食盤走來,加上蘇亮和段瑜,他們九人被縣學戲稱為『九人黨』。

    不光吃飯坐在一起,縣學但凡有什麼活動,他們九人幾乎都在一起,以年紀最小的范寧為首。

    蘇亮和段瑜也端著食盤走來了,蘇亮在范寧對面坐下,笑道:「最新消息,大家要不要聽?」

    眾人連忙湊上前,「什麼消息?」

    蘇亮向周圍看看,神秘一笑道:「就是大家關心的遊學,明天開始申請,大家有沒有想好去哪裡?」

    遊學是唐宋文人的傳統,更是學生的必修課,行萬里路,讀萬卷書,各個學堂之間的交流學習更是普遍。

    尤其此時正是宋朝中期,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加上江南更是民間富裕,治安十分良好。

    遊學便成為縣學以上學生的必修課。

    吳縣縣學生的遊學一般都安排在上捨生的前期,時間大概是一個月。

    學生可以自己聯繫其他江南地區學堂,如果聯繫不到,也可以由縣學安排。

    差不多每個學生都要有遊學的經歷,最近也要去吳江或者崑山等地,這是縣學推薦學生參加解試的必要條件。

    「范寧,我們去常州吧!」

    藺弘笑著建議道:「我三叔在武進縣當縣丞,可以安排我們進武進縣學跟讀一個月。」

    藺弘和董坤是官宦子弟的身份大家早已清楚,藺弘的父親在朝廷做官,而董坤的身份更不簡單,他大伯便是平江知府董潛,父親也在朝廷為官,開書鋪的董員外是他二伯父。

    董坤也笑道:「如果想去江寧,我也能安排!」

    范寧卻沒有急著表態,他若有所思地啃著饅頭,旁邊段瑜笑道:「范寧,你早有想法了吧!」

    范寧笑了笑,「我想去明州鄞縣!」

    王安石就在鄞縣當縣令,去年他先後兩次寫信讓范寧鄞縣走一走,范寧卻一直沒有時間。

    正好可以利用這次遊學的機會去鄞縣看看,倒也不錯。

    陸有為驚訝地問道:「明州鄞縣是在海邊吧!師兄那邊有認識的人嗎?」

    范寧點點頭,「我認識那邊縣令,他去年就邀請我去鄞縣。」

    他又看了看眾人,「你們若想去別的地方,可以自己選擇!」

    李大壽第一個表態,「我沒地方可去,當然是跟師兄走!」

    「我也去鄞縣!」陸有為也表態了。

    明仁用胳膊肘輕輕捅了一下明禮,「你說鄞縣那邊可不可以做點海貨生意?」

    「聽說那邊細珍珠非常便宜,咱們可以賣給藥房。」明禮若有所思補充道。

    范寧沒好氣地瞪了他倆一眼,又問蘇亮和段瑜,「你們呢?要不要一起去鄞縣?」

    蘇亮點點頭,「我沒有問題,去哪裡都可以。」

    段瑜卻有點為難,「我父親年前就替我聯繫好了無錫縣學,我去問問看,能不能退掉。」

    「這個不勉強,其實去無錫也不錯!」

    范寧笑了笑,目光又投向藺弘和董坤,兩人早已有打算,藺弘笑道:「本來我們想動員師兄去常州武進縣,既然師兄要明州,我們當然一起去。」

    九個人有八人表態要去鄞縣,眾人紛紛勸段瑜一起去,段瑜當然也想去鄞縣,一個人去無錫縣,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他咬一下嘴唇道:「好吧!我今天就回去給爹爹說,不去無錫縣了。」

    范寧大喜,「那就這樣說好了,明天先等等小段的消息,如果小段能去,那咱們九人一起去明州。」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