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關鍵人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關鍵人物字體大小: A+
     

    「喲!我的東主來了。」

    范鐵戈連忙笑眯眯把范寧迎進來,「阿寧,今天讓你看不成花燈,真的很抱歉啊!」

    范寧笑著擺擺手,「沒事,看花燈哪有三叔的事情重要!」

    范鐵舟在一旁問道:「寧兒,你剛才說是好事情,究竟是什麼意思?」

    范寧微微一笑,「爹爹,這不是明擺著嗎?三叔的上門女婿當不成了,這難道不是好事?」

    范鐵舟和范鐵戈對望一眼,兩人眼中都閃過一道亮色,還真是這樣,他們只想到三弟的不幸,卻沒意識到三弟的機會來了。

    范鐵戈興奮道:「老三,還真的是這樣,現在陸家巴不得和你撇清關係。」

    「可我捨不得兒子,還有娘子!」范鐵牛低聲嘟囔一句。

    范寧微微笑道:「三叔,這件事我有一個想法,非但不會讓你妻離子散,而且還會讓你堂堂正正的成為一家之主。」

    范寧的頭腦早已被大家認可,現在沒人把他當孩子看待,范鐵戈之所以不讓他去看燈,就是要聽聽他的解決方案。

    眾人連忙圍著他,急聲催促道:「快說!什麼好辦法。」

    范寧神秘一笑,便低聲對眾人說了自己的方案。

    .......

    范家現在算得上是兵強馬壯,除了正當壯年的范氏三兄弟外,還有已經長大的明仁、明禮和范寧。

    一艘烏篷客船緩緩從胥江駛入橫塘鄉的茭白灣村,這裡便是范鐵牛老丈人的家,船頭站著三人,明仁、明禮和范寧。

    第一步將由他們三人出手。

    在范寧的全套方案中,最關鍵也是最核心的一環,就是他們必須將三叔的兒子陸敏控制在手中。

    船隻緩緩靠上碼頭,村子里很冷清,絕大部分人家都去城裡看花燈了,村子里只剩下幾戶人家還有人。

    還隱隱聽見村子里有哭聲,應該是陸家在辦喪事。

    范寧見岸邊不遠處有兩個孩童在玩耍,便走上對他們笑道:「我這裡有一百文錢,誰幫我做件事,我就把錢給他。」

    兩名孩童盯著范寧手上黃澄澄的一串銅錢,眼睛發直,半晌一人問道:「要我們做什麼?」

    「你們認識鐵牛大叔嗎?」

    「就是那個倒插門,阿敏的爹爹?」

    「就是他!」

    范寧又笑道:「你去阿敏的娘傳個口信,就說阿敏爹爹在碼頭等她,讓她過來一趟,說的時候小聲一點,別讓其他人聽到了。」

    說著,范寧先給孩童十文錢,「等阿敏娘來了以後,我再把剩下的錢給你。」

    「這個簡單,我現在就去!」

    孩童飛奔跑了,范寧又對另一個孩童道:「你也有賺一百文錢的機會,你去把阿敏叫出來玩耍,我就把錢給你。」

    「好啊!」

    另一個孩童接過十文錢,撒腿就跑。

    范寧便對明仁和明禮笑眯眯道:「能不能把陸敏帶來,就看你們二人了。」

    「放心吧!」

    明仁拍了拍胸脯,「這種偷雞摸狗的小事,我們兄弟最擅長。」

    明禮也眉開眼笑道:「阿敏最喜歡我,我一招手,肯定手到擒來。」

    「你們兩個別胡說!」船艙里傳來范鐵牛鬱悶的聲音。

    兄弟二人對望一眼,吐了一下舌頭,便跳上岸,溜進村裡去了。

    不多時,一個披麻戴孝的年輕少婦匆匆跑來,正是范鐵牛的妻子陸氏,她心中此時又是傷心,又是惶恐。

    傷心是父親昨晚沒有能熬過去,還是去了,令她悲痛萬分。

    而惶恐是二叔和大舅把整個家把持住了,丈夫被他們打走,下落不明,她一個婦道人家,又擔心又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聽一個孩童說,丈夫在村口小河邊等她,她連忙趕來。

    「鐵牛,你在哪裡?」陸氏喊了一聲。

    范鐵牛立刻從船里跳出來,「我在這裡!」他抓住妻子的胳膊,夫妻二人頓時抱頭痛哭。

    范寧在一旁嘆口氣道:「三叔,現在不是哭的時候。」

    范鐵牛連忙抹去眼淚道:「娘子,我就問你一句話,假如我另立門戶,你還願意跟我嗎?」

    「你是我丈夫,我不跟你跟誰?」陸氏嗚嗚咽咽哭道。

    范鐵牛點點頭,「那好,你先回去,等我把事情處理好,我就來接你,咱們一家四口一定不會分開。」

    陸氏搖搖頭,「我不回去,我現在就跟你走!」

    范鐵牛頓時急道:「你爹爹還沒過頭七,你怎麼能離去?」

    「我知道爹爹沒過頭七!」

    陸氏又哭了起來,「二叔巴不得把我也趕走,根本不讓我呆在靈棚里,出殯也不讓我參加,他說我是范家媳婦,已經和陸家沒有關係了。」

    這時,范寧看見明仁和明禮背著一個小男孩飛奔向這邊跑來,後人隱隱聽見有人在喊。

    范寧知道計劃已敗露,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他連忙喊道:「快上船!」

    范鐵牛看見兒子,連忙上去把兒子抱上船,陸氏還在發愣,范鐵牛一把將她也拉上船。

    「鐵牛,我還要去收拾衣物。」陸氏有點著急道。

    「現在哪裡還有時間,我們趕緊走!」

    扮作船夫的范鐵舟一撐竹篙,烏篷船便迅速離開了岸邊,向胥江方向駛去。

    這時,奔來幾名陸家子弟,指著遠去的船隻跳腳大聲叫罵。

    .......

    范明仁擦了一把汗,埋怨范寧道:「你的計策一點不管用,陸敏被關在房間里,陸家根本不讓他和外面人接觸,那小孩找他玩耍,被陸家人吼了一句便跑掉了。」

    明禮拍拍胸脯道:「多虧哥哥我機靈,撬開窗子把阿敏接了出來。」

    范寧笑眯眯道:「我為什麼帶你們來,不就是你們善於偷雞摸狗嗎?」

    說起來他們還真是運氣不錯,陸家老小都集中靈棚內辦喪事,而村裡大部分村民則去縣城看花燈了。

    否則就算范氏兄弟把陸敏偷出來,也會被其他村民攔截住。

    船隻沒有去木堵鎮,而是前往縣城,范鐵戈已經在長橋鎮找老朋友租了一座靠河邊民宅,安排給他們住下。

    范寧卻沒有時間停下來喘口氣,他隨即趕往縣衙,去找高縣令幫忙。

    范寧心如明鏡,在涉及最切身的利益面前,在陸家強大的宗族勢力面前,任何鄉村調解都沒有意義。

    要想戰勝陸家的宗族勢力,只能藉助官府的力量,畢竟這個時代的村民還是十分畏懼官府的權威,不敢和官府作對。

    這是三叔翻身的機會,不管他兒子是姓范還是姓陸,只要是他當家作主,那麼倒插門的身份就名存實亡了。

    范寧顧不得吃晚飯,雇一輛牛車便匆匆向縣衙趕去。

    每年的上元節燈會是全體百姓舉家歡樂之時,但也是官府最緊張忙碌的時候,防止火災,防止治安事件,防止偷盜等等。

    幾乎所有的官員和衙役都出動了。

    范寧趕到縣衙時,還是黃昏時分,縣令高飛正要出門巡視,他也騎一匹馬,是朱元甫送給他。

    高飛剛要翻身上馬,卻聽見有人在叫他,「高縣令慢走!」

    高飛回頭,只見從不遠處一輛牛車中跳下一人,向自己這邊飛奔而來。

    高飛看得清楚,正是范寧,他心中有點奇怪,這個時候范寧不去看燈,跑來找自己做什麼?

    高飛很看重范寧,不僅僅是他在兩年前幫助過自己,而且在今年秋天即將舉行的童子試解試中,范寧和其他九名縣士將代表吳縣參加平江府的解試。

    從某個方面來說,這將代表他的政績,縣令政績中很重一塊,就是為朝廷選賢薦才。

    能幫助自己提升政績之人,高飛當然很重視。

    「范少郎,怎麼不去看燈?」高飛捋須微微笑道。

    范寧跑上前氣喘吁吁道:「學生有一件重要家事懇請縣君幫忙。」

    「什麼事情,如果需要耗費時間太多,可以明天來找我。」

    「我先簡單說一說,請縣君給學生出個主意。」

    高飛笑了笑,「那你不妨說來聽聽!」

    范寧便將三叔的事情簡單地給高縣令述說了一遍,最後道:「我三叔一家已經到縣城,準備打官司,懇請縣令主持公道。」

    范寧之所以要親自來求縣令,是因為鄉村財產爭奪案子一般都是由鄉紳調解,縣裡不會接受這種告狀。

    范寧就是希望高飛能夠破一個例,接下這個案子。

    高飛著實有點為難,這種事情如果有了先例,以後跑來告狀的村民會層出不窮,說不定鄉紳們還會集體去平江府抗議自己伸手太長。

    如果不管嘛!范寧難得求自己一次,這個面子有點放不下。

    這時,旁邊王幕僚小聲道:「卑職倒是有一個變通的辦法。」

    「什麼辦法?」高飛連忙問道。

    王幕僚笑了笑道:「范少郎的三叔不是岳父剛去世嗎?他可以以岳父死因不明為理由前來告狀。

    這個案子就屬於縣衙的管轄範圍了,然後通過調查這件事,順便把財產爭奪案件一併處理了,所有人都無話可說。」

    雖然並不算一個高明的主意,但高飛卻認可了這個策略。

    高飛連連點頭,「好辦法!」

    他又對范寧笑道:「你明白了嗎?」

    范寧心中大喜,還是朱大官人給高飛介紹的這個幕僚厲害,好一招瞞天過海之計。

    他連忙施禮,「學生明白了,明天一早遞交訴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