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獲全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獲全勝字體大小: A+
     

    考試結束后,緊張的閱卷評分便開始了,近千份卷子使得縣學的全部教授都動員起來。

    另外還從四大學堂借調了十幾名教授參與閱卷。

    試卷採用糊名制,只有分數打完后才揭開糊名的紙條,這樣就能有效地防止人情分,保證公平錄取。

    入夜,縣學的正樓內燈火通明,數十名教授在緊張地進行打分核對,教諭張若英在大堂上來回踱步,不斷和閱卷教授進行簡單交流。

    「教諭,你看這邊!」

    一名教授拿著一份試卷對張若英道:「這份試卷的左上角畫了一個五角形,像是一個標記,這已經是我看到的第六份試卷了。」

    「我這邊也有!」

    另一名教授抽出幾份試卷,「我這幾份試卷左上角也有五角形。」

    張若英接過試卷看了看,又問道:「這幾份試卷答題如何?」

    「很一般,首先默經就不全,詩更是拼湊起來的,應該是被淘汰的試卷。」

    張若英眉頭皺了起來,他有著豐富的評卷經歷,試卷上做標記的情況以前經常遇到過,千奇百怪的標記都有,一般是考生留給評卷教授的一種暗示。

    偶然一張試卷上做標記很正常,但像今天這樣連續八份試卷出現同一種標記,這就有點蹊蹺了。

    他便高聲對評卷教授道:「大家先停一停!」

    眾教授紛紛停止評卷,回頭望向張若英。

    張若英舉起試卷道:「大家看好,凡是第一張試卷左上角標記有五角形的試卷全部交給我,由我來評卷。」

    很快有助教去收集卷子,不多時,張若英的桌上便出現了厚厚一疊試卷。

    這批試卷的答題質量參差不齊,但共同點都是第一份試卷的左上角標記了一個五角形。

    五角形可不是隨手能畫出來,而是要精心繪製才行。

    「教諭,一共有五十份!」一名助教清點了一遍卷子。

    張若英輕輕冷哼一聲,心中已明白大半。

    這次增補考試幾乎都是零散學生報名,而學堂報名一般都是在年初的正式考試中。

    出現團體報名的情況只有各個補習班,外面各種補習班大大小小有十幾個,但五十人以上規模的只有一家,那就是劉大儒補習班。

    這幾年劉大儒補習班考上縣學人數急劇下滑,這和張誼連續幾年沒有參加出題和閱卷有直接關係。

    張誼已被清理,但難保劉通不會在縣學里另外找門路。

    張若英最恨這種找門路,拉關係的人,只要他做教諭一天,這種情況就絕不允許出現。

    張若英指了指五十餘份試卷,對兩名助教道:「你們二人來重新評卷,別管之前教授給什麼分數,你們只批默經,只要默經有段落遺漏或者錯誤十個字以上,一律淘汰,剩下的再交給我。」

    ........

    只隔了一天,縣學大門前再次擠滿了學生和家長,今天上午正式發榜。

    在縣學大門左邊不遠有一塊巨大的木製牌榜,上方蓋有瓦檐,每次考試的重大榜單都會貼在上面公布。

    此時,牌榜下站滿了等待發榜的學生,劉大儒補習班的學生幾乎把牌榜下的最佳位置全部佔滿,都在竊竊議論著即將公布的榜單。

    這次劉大儒將三道題全部押錯,令他的學生十分失望,但劉大儒卻信誓旦旦告訴眾人,他們這次至少有十五名學生被錄取。

    失望的學生們又心懷一線希望,天不亮就跑來等待發榜了。

    范寧和他的六名師弟也已來到縣學門口,他們依舊穿著統一的藍緞士子服,後背上寫著『三元補習班』五個字。

    雖然范寧三道題都押中,但如果說他們一點不緊張也是不可能的,就連平時嬉皮笑臉的明仁和明禮都出人意料地沉默了,目光中閃爍著一絲不安。

    這時,縣學門口忽然傳來一陣騷擾,只見幾名助教扛著矮梯,手中拿著兩卷黃紙快步走來。

    榜單終於出來了,數百名學生和家長紛紛閃開一條路,讓三名助教進入貼榜,大家又隨即湧上來,將牌榜下擠得水泄不通。

    一名助教高聲維持秩序,「請大家不要著急,等我們貼上錄取名單,大家就知道了!」

    助教刷上漿糊,登上梯子,將兩張黃色的錄取名單高高貼了上去。

    名單是按照得分高低來排名,待榜單剛剛貼好,人群便如潮水般涌了上來。

    兩張榜單片刻就能看完,人群中頓時響起一片遺憾的嘆息聲。

    尤其最前面的劉大儒補習班學生們更是沮喪萬分,他們五十三名考生,這一次竟然一個都沒有上榜。

    「騙子!」有人終於低聲罵了出來。

    李大壽身高體壯,他擠在人群中細看榜單,不斷激動萬分地回頭高聲大喊:「董坤,第一名;藺弘第二名;陸有為第七名;師兄,我是第十名,明仁、明禮,你們是第十九名和二十名。」

    李大壽激動得揮動胳膊大喊:「師兄,我們全部考中了。」

    他這句話引來周圍無數人的羨慕和關注,而不遠處,幾名師兄弟早已激動地擁抱在一起,他們隨即將范寧高高拋起,歡呼著大笑起來。

    .......

    隨著錄取名單的揭曉,各種小道消息也隨即涌了出來,這幾天傳得最廣的兩個消息都和補習班有關。

    一個是劉大儒補習班顆粒無收,五十三名學生一個都沒有考上,導致家長憤怒聲討,紛紛要求退錢退學。

    第二個消息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補習大放光彩。

    三元補習班的六名考生全部考中,包攬前兩名,並在前十名中佔據了四個名額。

    這個消息轟動了吳縣,引來各種猜測,有人猜測這家補習班很可能是由縣學教授開辦。

    甚至有人懷疑它是被縣學革除的張誼開辦。

    不過,一個勁爆的消息擊碎了所有的謠言,有人認出這家補習班的大師兄正是年初轟動一時的縣士魁首范寧。

    很快,考中第十名的李大壽父親在一次酒後說出了真相。

    三元補習班並沒有教授,就是縣士魁首范寧給六個孩子補課,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成績迅猛提高,最後全部考上縣學。

    這個消息讓無數家長流連於縣學大門附近,都希望能找到范寧,請他給自己孩子補課。

    雖然家長們的心愿並沒有能達成,不過很多家長卻因此改變了思路。

    與其去找外面形形色色的補習班,還不如找那些高分考上縣學的學生來給自己孩子補課,或許學生和學生之間更容易溝通交流。

    這天下午,范寧來到了教諭張若英的教授房。

    范寧長身行禮,「學生范寧參見教諭!」

    張若英站在窗前,望著大門口流連不去的家長們,他半響嘆了口氣道:「范寧,你真讓我難辦啊!」

    范寧笑了笑,「學生查過校規,沒有不許學生在外面辦補習班這一條,教諭大可不必為難。」

    「我說的不是這個,而是.....哎!」

    張若英很無奈地嘆口氣,長橋學堂年初時一個學生都沒有考上縣學,這次卻一下子考上三個,還是三名成績中下的學生。

    讓長橋學堂的吳院主大為不滿,上門質問自己,憑什麼讓他們三個差生入學?

    「范寧,我去了一趟長橋鎮學堂,看了范氏兄弟和李大壽的成績,坦率地說,他們離縣學的標準還差得遠?」

    「教諭,請恕我冒昧!」

    范寧打斷了張若英的話,「我不明白縣學考試的意義是什麼?」

    張若英笑了起來,「我明白你的意思,規則就是規則,既然他們考上了縣學,我不會取消他們的資格,我只是擔心以後,范寧,你心裡應該清楚,他們以後的壓力會很大。」

    范寧淡淡一笑,「他們六人的未來由我來操心,我會繼續幫助他們補習,爭取讓他們考過解試。」

    張若英注視范寧片刻,又道:「我一直有點奇怪,縣試的三道題你是怎麼押中的?」

    「不是我押中,而是張教諭出題有規律,十年以前按照順序出了《論語》三章,十年以後又按照順序出了《孟子》兩章,我怎麼能押不中這次的題呢?」

    說到這裡,范寧笑了起來,「至於默經,要麼《詩經》,要麼《禮記》,二十年來教諭出題幾乎沒有變過,我想誰都可以押中吧!」

    張若英一陣汗顏,他是按照習慣出題,二十年下來,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出題已經成為規律了。

    「多虧你提醒我,明年不能這樣出題了。」

    張若英笑了笑,又慢慢沉寂下來,他似乎在想著什麼,陽光照在他雪白的髮絲上,他頭髮竟泛起一種晶瑩光澤,雖然年邁,卻依舊生機勃勃。

    良久,張若英問道:「你剛才說,你能幫他們考上解試?」

    這才是讓張若英深感震驚的一句話。

    范寧搖了搖頭,「解試這種事情,誰也沒有把握一定能考上,我只是說儘力幫助他們!」

    張若英鬆了口氣,笑道:「我還真以為你能繼續押中解試的題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