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葉子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葉子戲字體大小: A+
     

    宋朝縣學考試和後世一樣,有不少家人前來送考,縣學大門關上,家人都沒有離去,各自找地方休息等候。

    不少善於抓住商機的茶館紛紛跑來擺開了露天茶攤,原本開闊的縣學門口廣場上很快便擺下了七八座茶攤。

    范寧和朱佩也在一家茶攤上找個位子坐下,兩人要了一壺茶,幾盤點心,

    范寧卻有點心不在焉,他欠身注視著地面,雙肘支撐在膝蓋上,手掌在輕輕的摩挲著。

    旁邊幾名家長的議論聲傳入他耳中。

    「張員外,你消息比較廣,你覺得今天考試和年初相比怎麼樣?」

    「難度都差不多,關鍵看是誰出題,我聽縣學附屬學堂的陳院主推斷,這次很可能還是張若英出題,議論題應該出自是《論語》。」

    「不會吧!年初張若英才出過題,怎麼又是他出題?」

    「這次增補考試就是年初考試的延續,所以才會是他出題。」

    一名家長哭喪著臉道:「完蛋了,我以為是嘉魚書院韓院主出題,押錯題了!」

    「如果真是韓院主出題,你就能保證自己押中?」旁邊幾名家人都笑了起來。

    另一邊也有幾名家長在低聲議論。

    「哎!我家大郎最弱就是做論題,他在劉大儒補習班讀了一年,進步卻不大,愁死我了!」

    「劉大儒補習班不行了,名聲都臭了,我托關係讓三郎去長青學堂跟隨上捨生一起複習,感覺進步很大,還是得去正規學堂讀書。」

    「阿獃!」

    朱佩見范寧一臉心事重重,便柔聲安慰他道:「不用太擔心,不管他們能不能考上,你都已經儘力了!」

    范寧點點頭,苦笑一聲道:「我覺得自己就和這些家長一樣,比自己考試還要緊張,希望他們都能考上吧!要不然.....」

    范寧輕輕嘆了口氣,如果幾人不幸落榜,自己真不知該怎麼面對他們,尤其是李大壽,他可是磕頭叫自己師父啊!

    朱佩忽然抿嘴笑了起來,「阿獃,認識你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失魂落魄的樣子,蠻有意思的。」

    范寧額頭上出現三條黑線,他立刻挺直了腰,向兩邊看了看,「咦!劍姐呢?她居然不在你身邊。」

    「她估計去收拾某個為老不尊的傢伙吧!」朱佩冷哼一聲。

    她又瞥了范寧一眼,眼中閃過一絲調皮的神色。

    「你以後說話也要對我客氣一點,否則劍姐誤傷了你,可不關我的事。」

    范寧笑嘻嘻道:「我什麼時候敢對你老人家不客氣,真惹惱了你,恐怕不用劍姐出手,你腰間劍光一閃,范小儒幾條小命都沒了。」

    朱佩聽他自稱范小儒,不由捂嘴咯咯直笑。

    經過朱佩一打岔,范寧的心情也開朗起來,不再擔心幾個師弟考試之事,他笑道:「坐著也無聊,不如我們找點有趣事情玩玩吧!」

    「好啊!我們來玩扇牌兒。」

    她立刻喜滋滋的從袋子里取出一副扇牌兒。

    范寧玩扇牌兒還是朱佩教他的,只是他手氣著實糟糕,每次都輸得落花流水。

    范寧本想去逛逛吳縣的奇石店,沒想到朱佩居然要玩扇牌兒。

    他心中一陣發憷,只得無奈道:「怎麼玩?搶花魁、斗官帽還是葉子戲?」

    扇牌兒就是今天撲克牌和麻將的祖先,有四十張牌,分為十萬貫、萬貫、索子和文錢四種花色,正規的玩法叫做葉子戲,玩法類似於今天的橋牌,一般是四個人玩,是文人喜歡的遊戲。

    但平頭老百姓更喜歡玩簡單一點的,比如斗官帽,很像今天的爭上游,每人摸十張牌,拼手氣、比大小,看誰先把牌出完就算贏,四人、二人都可以玩,贏家通吃,輸了幾張牌,就掏幾文錢。

    搶花魁更簡單,就是比花色,一次摸三張,誰的花色足誰贏。

    因為玩法簡單、又有贏錢刺激,所以斗官帽和搶花魁風靡大宋,老少皆宜。

    「我要貼小豬頭,當然是玩斗官帽!」

    朱佩把盒子放在石桌上,將扇牌兒洗了一遍,笑嘻嘻道:「說好了,每輸五張牌貼一張小豬頭,午飯前不準拿下!」

    小娘子手氣特好,這兩個月打牌,范寧就沒有贏過她,臉上常常被貼了五六張豬頭。

    不過這卻是范寧的建議,他囊中羞澀,沒錢輸給朱佩,便建議貼豬頭來做輸牌懲罰。

    范寧挽起袖子坐上前,「玩就玩,誰怕誰,今天非把你的臉上貼滿小豬頭。」

    第一把牌才出了幾張,朱佩便將手中最後兩張牌打出來,九十九萬貫。

    她烏黑的大眼睛里閃露出狡黠的神色,彷彿一顆頑皮的小火星獨腳跳著,從一隻眼睛跳進另一隻眼睛。

    朱佩得意洋洋道:「一品親王,阿獃,很抱歉,你又輸了!」

    范寧手中還有八張牌沒出,他根本沒有出牌的機會。

    看來今天的手氣依然在朱佩那邊,才玩了五盤,范寧已經輸了十幾張牌。

    這時,范寧一眼瞥見桌上有張九十萬貫,便趁她不備悄悄偷了過來,正和他手中的牌湊足了四張九,九十九萬貫九索九文,這叫君臨天下,相當於爭上游中的四個A炸彈,是牌中最大。

    待朱佩打出了一把進士及第,就是三張花色一樣的連牌,表示狀元、榜眼、探花。

    范寧一把押下去,「哈!君臨天下,我贏了!」

    朱佩手上還有四張牌沒打出來,她氣得一跺腳,「怎麼搞的,你的手氣怎麼變好了?」

    她忽然反應過來了,「不對呀!剛才九十萬貫好像是我打出來。」

    「你肯定記錯了,這把是我贏了,先減掉四張牌!」

    「不對!九十萬貫就是我打的,我記得清楚,你肯定偷牌了。」

    「沒有!肯定沒偷,是你自己記錯了,你是上一把摸到的」

    「你肯定偷了!」

    朱佩嬌聲跺腳不依,紅潤潤的小嘴撅得快能掛上油瓶子,「阿獃,你居然耍賴!」

    「糖葫蘆誒!賣糖葫蘆,又香又甜的糖葫蘆!」

    不遠處走來一個賣糖葫蘆的小販,糖葫蘆就是北宋中期才剛剛出現,糖漿裹住林檎、櫻桃或者金橘,深受大宋百姓喜愛。

    朱佩眼睛一亮,立刻跳起來道:「我去買糖葫蘆。」

    她剛跑兩步,忽然想起什麼,驚叫一聲,回頭急忙遮掩她的椅子。

    范寧一下子愣住了,他看得很清楚,朱佩剛才坐的椅子上竟然還藏有一堆牌。

    范寧氣得七竅生煙,這個死丫頭,難怪今天她手氣那麼好,難怪她不讓自己收牌,原來她才是耍賴!

    .......

    下午時分,縣學內悠揚的鐘聲敲響,這是提示鐘聲,表示離考試結束還有半個時辰。

    但提示鐘聲敲響,也意味著學生可以交卷離場,縣學的大門緩緩開啟,幾名學生先後走了出來。

    家長們紛紛站起身,緊張地望著大門處,兩名最先出來的學生家長焦急地跑上去,低聲埋怨自己孩子幹嘛這麼早交卷。

    這時,范寧看見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學生從縣學里走出來,他不由嚇了一跳,李大壽居然是第三個交卷。

    李大壽在六個人中寫字最快,首先做完試卷也在情理之中,可現在距離考試結束還有半個時辰,范寧還有點擔心。

    他急忙跑了上去,「大壽,你怎麼交卷了?」

    李大壽滿臉激動,上前單膝跪下,抱拳道:「感謝師兄教誨,大壽沒齒難忘!」

    范寧連忙扶起他,「快起來,讓別人看了笑話!」

    他心中忽然一動,小聲問道:「難道題目真押中了?」

    李大壽激動得連連點頭,「三題都押中了。」

    范寧大喜過望,連忙問道:「議論題考的是什麼?」

    作詩題是端午,這個范寧最有把握,默經題他覺得會考《禮記》中的儒行一篇,但范寧最拿不準就是議論題。

    他推斷考《孟子》中的兩篇,一篇是《何謂浩然之氣》,另一篇是《論孟子以距心之過諫齊王》。

    就不知押准了哪一篇?

    李大壽忍不住笑得臉上開花,低聲道:「考的是《以距心之過諫齊王》。」

    范寧拳掌一擊,他心中有一種中了大獎般的幸運,張若英出題果然有規律,這個規律被自己抓住了。

    李大壽繼續道:「詩題考的是《端午》,默經題有兩篇,一篇是《公孫丑章句下第四節》,另一篇是《儒行》第二段,弟子全部都做出來了。」

    「那有沒有檢查?」

    「弟子檢查了兩遍,弟子一個字都沒寫錯,整篇卷子,弟子一個字都沒有修改。」

    「好!好!」

    范寧連說兩個好,笑道:「過來坐一會兒,等他們出來,我帶你們去吃飯。」

    范寧帶著李大壽來茶攤坐下,不過他卻沒想到,李大壽剛坐下,大群家長便將他圍得水泄不通,七嘴八舌詢問今天的題目。

    家長們議論紛紛,不少家人忿然道:「議論題考得太偏了!」

    「其實考不算偏!」

    終於有人說了幾句公道話,「畢竟都是小學塾都要求熟背的內容,再說默經也考了這篇文章,特地提醒考生,說明縣學出題還算厚道。」

    其實范寧也覺得考得不難,《論語》和《孟子》都是最基礎的東西,若連這個都背不下來,哪還考什麼縣學?

    關鍵是做得好不好的問題,事先押准題目,學生們就能反覆修改,甚至得到教授的指點,文章的質量就高了。

    范寧覺得只要六人都發揮正常,應該都考得不錯。

    這時,朱佩將范寧拉到一邊小聲笑道:「這次如果他們六人都考上縣學,三元補習班的名聲就打響了,阿獃,我覺得你真可以辦個補習班。」

    補習班之事范寧不是沒想過,但他想的不是辦縣試補習班,而是辦科舉補習班,把自己的六個學生繼續帶上去,幫助他們考過解試。

    說不定自己還能辦一所學校,培養優秀弟子。

    不過現在考慮學校之事,似乎還早了一點。

    把自己的三元補習班延續下去,才是眼下該考慮之事。

    想到這,范寧笑道:「補習班之事回頭再說吧!咱們先看看發榜的情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