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縣學增補考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縣學增補考試字體大小: A+
     

    縣學增補考試停課一天,天還沒有亮,縣學門口便聚滿了從四面八方趕來參加增補考試的學生和家長。

    近千名考生才錄取五十人,每個人心中都十分緊張。

    范寧已經到了片刻,他正四處張望,尋找他的六名師弟,但看了一圈,沒有看見他們的蹤影。

    「這幫傢伙怎麼回事?該來了啊!」范寧自言自語。

    大門口已經聚集了七八百人,還有不少補習班的學生聚在一起,聽取教授的最後囑咐,人數最多的是劉大儒補習班,足有五十多名學生聚在一起。

    「大家要先做議論題,要冷靜,按照我的五道押題來做,我已經確定了,這次出題是趙學政,相信這次我一定能押中。」

    周圍一片竊竊私語聲,「真是趙學政出題嗎?」

    「應該是吧!趙學政已經很久沒出現,估計是暫時隔離了。」

    范寧暗暗鄙視,趙修文進京辦事去了好不好,還隔離呢?

    劉大儒補習班龐大的補課生隊伍引來大量學生圍觀,不少學生上前來詢問補習事宜。

    劉大儒年約六旬,長一張瘦長的馬臉,鬚髮皆白,穿一件寬大的儒袍,看起來頗有幾分儒雅之氣。

    他是一名老舉人,最早是縣學附屬學堂的一名教授,後來發現補課商機,便從學堂出來單幹,幾年下來便漸漸有了名氣。

    劉大儒補習班已經成立快十年,最初他的學生每年都有三成能考上縣學,最多的一年有近一半考上縣學,使他名氣大振。

    不過這幾年補習班開始走下坡路,去年和今年年初,六十幾名學生只有三名考上縣學,前年也只有四名。

    這讓劉大儒很是焦急,如果這一次考中的學生還低迷,他的牌子恐怕就要砸了。

    劉大儒正耐心給學生們講解他的授徒高論,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出現一陣輕微騷動,只見一隊穿著藍色士子服,頭戴紗帽的考生正向列隊這邊走來。

    頓時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了,圍住劉大儒身邊的數十名諮詢學生也紛紛跑去看熱鬧。

    只片刻,劉大儒身邊只剩下一人,這讓劉大儒身邊十分惱火,這些都是什麼人?

    只見這六名學生不光穿著同樣款式的士子服,書袋也統一的白色,每隻書袋上都印了一行字,『三元補習班』。

    而且士子服上也印著這七個大字:『三元補習班』。

    大家從未見過將補習班名字印在衣服上,數百名學生紛紛圍上去鼓掌喝茶,明仁和明禮還得意地向兩邊人揮手致意,就彷彿凱旋歸來的將士。

    他們從劉大儒補習班身邊走過,不知在說著什麼,眾人同時大笑起來。

    劉大儒頓時臉色變得鐵青,這六個混蛋是在嘲笑自己嗎?

    大門處,范寧有點哭笑不得,居然還統一了隊服,這是誰給他們出的主意,還居然叫三元補習班,為什麼不叫范大儒補習班?

    「阿獃,你不是在想,這是哪個傢伙誰給他們出的主意?」旁邊一個熟悉的聲音笑嘻嘻問道。

    范寧一回頭,只見身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俊俏的小郎君,不是朱佩又會是誰?

    她今天穿了一件同樣藍色士子服,頭戴紗帽,藍色士子服也印著五個字『三元補習班』。

    今天她沒有一點化妝,不過她不需化妝也依舊俏麗可人,雪白細膩的肌膚,粉嫩鮮紅的嘴唇,高挺的鼻子,一雙黑瞳依舊如寶石般的閃亮。

    朱佩得意洋洋地指了指自己,「是本衙內給他們安排的,怎麼樣,是不是有點措手不及?」

    范寧笑道:「那你怎麼也穿一件補習班的士子服,你可不是補習班的哦!」

    朱佩抬起頭,她那雙斜睨的烏黑眼睛又像是瞅著他的臉,又像是瞅著別的地方,整個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神采。

    不過她嘴裡所說的和她眼睛里所說的又截然不同。

    「本衙內是後勤支援,不過要先說明,你那個破補習班,這兩個月本衙內可一點沒有關注它。」

    「破補習班?」

    范寧眨眨眼,佯作生氣道:「我沒聽錯吧!」

    「哼!你以為呢?」

    朱佩紅艷艷的小嘴撅了起來,對范寧的補習班一臉不屑的樣子。

    「一共才六個學生,借座破倉庫的二樓上課,還有兩個心思不在補課上的二道書販子,要不是本衙內不再買他們的書捐給各學堂,你以為他們會收心?」

    「哦——」

    范寧這才明白,他還說那兩個傢伙怎麼忽然轉性了,居然要金盆洗手,原來裡面是有原因的。

    范寧撓撓後頸笑道:「看來這一身士子服也是您老人家破費。」

    朱佩狡黠一笑,「你要真有誠意,就和我們一樣。」

    「一樣什麼?」范寧沒有理解她的意思。

    「把這個穿上!」

    朱佩遞給他一隻紙袋子,「這是專門給你定做的,你穿上它就算是領情了。」

    范寧接過紙袋子,見裡面也是一件藍色士子服,士子服上還可以看到『補習班』三個字。

    范寧欣然笑道:「好!等會兒我就穿上。」

    朱佩見范寧沒有拒絕自己,她心中歡喜,連忙向幾個人揮手喊道:「幾位師弟,這邊!」

    六人快步走到范寧面前,一起躬身行禮,「參見師兄!」

    又給朱佩施一禮,「參見小師姐!」

    「你們.....」

    范寧怔住了,一種疑惑不解從他心中油然而生。

    他看看朱佩,又看看他們六人,他們怎麼稱呼朱佩小師姐,什麼時候的事情,自己怎麼不知道?

    這一刻,范寧忽然覺得朱佩並不是她所說的,並不關注自己的補習班,恐怕她對補習班的關心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

    否則,他們叫起小師姐怎麼會這樣順口?很自然地從他們口中說出,就像已經叫過多少次一樣。

    明仁、明禮得了朱佩的好處,叫她小師姐肯定心甘情願,李大壽是隨他們二人,而陸有為性格懦弱,從來都把自己當做小弟,他也會跟著叫小師姐。

    倒是董坤和藺弘二人,平時那麼驕傲的學生,他們怎麼會低下頭叫朱佩小師姐?

    這裡面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隱秘嗎?

    范寧忽然有一種強烈的直覺,朱佩肯定早就認識董坤和藺弘。

    這一刻,范寧忽然對他們二人的身世有了幾分好奇,他們二人家裡到底是做什麼的?

    就在這時,旁邊有人重重咳嗽一聲,他一回頭,只見身後站著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鬚髮皆白,長得一張馬臉。

    范寧沒見過此人,「你是.....」

    「老夫劉通,你們師父是哪位?」

    這位劉大儒十分惱火,他著實看不慣六人統一服飾,奪了自己劉大儒補習班的風頭。

    劉大儒斥責般的口氣讓范寧心中有些不快,打斷別的談話本身就是一種無禮舉動,還居然這麼氣勢洶洶。

    范寧心中的不快沒有表露出來,他淡淡問道:「原來是劉老丈,不知閣下有什麼事?我是他們大師兄!」

    「哼!你們師父沒教過你們尊老敬賢之道嗎?」

    這種訓斥般的態度讓所有人都不高興了。

    明仁走到劉大儒面前,向兩邊東張西望,「老二,哪裡有又老又賢的人?我得趕緊去給他行個禮!」

    「我也沒看見啊!」

    明禮也誇張搭著手簾四下張望,「又老又賢的人到底在哪裡呢?」

    「你們——」

    劉大儒氣得七竅生煙,「你們簡直太過份了。」

    「你們兩個,趕緊給我退下來!」

    范寧笑了笑,把明仁和明禮拖到後面去,他對劉大儒抱拳道:「我們幾個師兄弟要討論一下考試題目,老丈若沒有別的事情,就請暫時迴避。」

    劉大儒碰了一個軟釘子,他正要離去,忽然一眼看見了朱佩,先是一怔,隨即眼中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

    「喲!你們師父蠻會享受嘛!居然還招小娘子當徒弟?」

    朱佩身後的劍梅子眼中寒光一閃。

    但不等她出手,李大壽速度更快,他一言不發,快步衝到劉大儒面前,捏緊拳頭惡狠狠道:「老傢伙,你再說一遍?」

    劉大儒見李大壽又高又壯,滿臉橫肉,長得凶神惡煞,他雙股不由的一陣戰慄。

    「哼!回頭我找你們師父算帳。」

    他丟下一句話,轉身便悻悻走了。

    董坤走到范寧身邊小聲道:「師兄,此人就是劉大儒,據說和張誼關係不錯,張誼出題那幾年,他的很多學生都考上了縣學,這幾年張誼沒有出題,他升學情況一年比一年糟糕。」

    藺弘也冷笑一聲,「上他的補習班,一年要交二十貫學費,整個人都掉到錢眼裡去了。」

    范寧冷冷看了一眼劉大儒的背影,對幾名師弟招手道:「好了!他有沒有掉進錢眼和咱們沒有關係,我也不關心,我現在只關心你們的臨場發揮,你們過來,我要再交代幾句。」

    六人圍攏過來,范寧對六人道:「題目我就不多說了,說說考試的注意事項,今天考試,後天上午就要發榜,說明閱卷時間非常緊張,每個閱卷教授都會很疲勞。

    所以對考生來說,書法是最重要,就按照我教你們的辦法,先在稿子上寫上幾行,找到感覺后再正式動筆,發現寫錯字,不要塗墨,在錯字上畫一條細線,然後在上面寫上正確的字.....」

    六人連連點頭,范寧又繼續道:「我再提醒一次,先做默經題,再做議論題,最後做詩題,還有,別忘了寫名字,都記住了嗎?」

    「我們記住了!」六人齊聲回答。

    這時,鐘聲敲響,縣學大門開啟,考生們開始蜂擁著向縣學內走去。

    范寧一把拉住陸有為,對他道:「你本身是縣學生,估計會有人來查你身份,怕你是替考,你最好先把自己的情況給考官說清楚,讓他先驗你的身份,省得中途打斷你,影響你發揮。」

    陸有為默默點頭,「謝謝師兄提醒,我先去找考官!」

    「去吧!冷靜發揮,你肯定能考出好成績。」

    六人一起向范寧行一禮,轉身進考場去了。

    范寧站在校門口,望著六人進了考場,他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牽挂,就彷彿自己的命運和他們六人緊緊連在一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