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押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押題字體大小: A+
     

    隨著縣學的教學秩序漸漸恢復正常,這場由劍社學生格鬥引發的風波終於平息下來。

    縣令高飛則成為這次事件的最大收益人,奪得了吳縣的『軍權』和縣衙小金庫的管理審批權。

    走出這一步,縣令高飛才算真正成為了吳縣的實權縣令。

    時間一晃過去了兩個月,這期間范寧回了一趟家,並參加了范氏奇石館的盛大開業儀式。

    朱元甫和周麟兩位老爺子將他們圈子裡的石友全部請來捧場。

    當天便賣掉了上品和精品太湖石七十餘塊,收入豐厚。

    范寧的家又搬回了蔣灣村,木堵鎮的宅子則借給二叔一家暫住,蔣灣村的新宅已落成,佔地兩畝半地,在村中排名第三,僅次於周麟的大宅和蔣員外的宅子。

    由於母親張三娘又懷了身孕,身體不方便,家裡便請了三個僕婦和一個小丫鬟。

    但對於范寧而言,最重要之事是五月二十日舉行的縣學增補生員考試。

    吳縣縣學的生員並不僅僅來源於吳縣,整個平江府的學生都可以前來報名考試,崑山、吳江、長洲等地的學生都有。

    當然,最多還是吳縣本地生員。

    這次縣學增補招生只收五十人,卻有上千人趕來報考,二十人中才錄取一人,競爭異常激烈。

    范寧已經給六名學生上了八次課,效果還是比較明顯,他通過分析對比,尋找歷年出題的規律,再去除已經連續幾次出現的試題。

    范寧最終整理出一套由百餘道試題組成的題庫,要求六名學生用兩個月時間全力攻克這百餘道試題。

    這天傍晚,范寧來到了書鋪門口,遠遠便看見明仁和明禮在書鋪內與夥計聊天。

    最讓范寧頭疼的就是這兩兄弟,范寧發現他們二人身體內的經商基因太重。

    用他們自己的話說,他們母親懷著他們還在擺地攤,他們生下來就會做生意。

    還別說,這兩個月他們二人四處奔跑,目標對準吳縣數十家二三流學堂。

    居然把書店積壓打折的上千本科舉老書都推銷出去了,凈賺了四十餘貫錢,董員外笑得合不攏嘴,連誇他們能幹。

    「你們兩個!」

    范寧走上前沒好氣道:「再過五天就要考試,你們還不肯消停嗎?」

    兄弟二人見范寧,兩人臉上立刻堆滿笑容,跑過來發誓賭咒,「我們早就金盆洗手,在家拚命做題,這些天連學堂也不去了。」

    「那你們做的題呢?」

    范寧把手伸到他們眼前,冷冷道:「拿給我看看!」

    兩人面面相覷,明仁連忙道:「丟在家裡了,下次帶來吧!」

    「在木堵鎮呢!現在回去拿也來不及了。」明禮也介面道。

    「是嗎?」

    范寧似笑非笑道:「我本來還擔心你們沒有做過那套試題,所以打算再給你們縮減範圍,既然你們已經在家拚命,那就不用我多事了。」

    兄弟二人心意相通,立刻一左一右拉住范寧的胳膊,嘻嘻哈哈道:「我們昨天上午才金盆洗手,晚上開始拚命做題。」

    另一個道:「主要是題目太難,我們每人才做了一道題。」

    范寧哼了一聲,「那你們昨天下午在做什麼?」

    「我們昨天下午去逛奇石巷,一下子沒忍住,後來又找金盆洗了次手。」

    范寧沒轍了,他看了二人半晌道:「你們跟我來!」

    范寧把兩人帶到倉庫二樓,他盤腿坐下,對二人道:「你們坐下,我有話要說!」

    明仁和明禮坐下,兩人擠眉弄眼,待范寧重重哼了一聲,兩人立刻挺直了腰板,一臉嚴肅。

    「我答應過二叔,幫助你們考上縣學,等解試結束后,我們兄弟三人再做筆大生意,幾年下來,至少能獲利幾萬兩銀子,這個提議能讓你們動心嗎?」

    明仁和明禮張大了嘴,半晌,明仁問道:「老二,你信他的話嗎?」

    「估計他做夢還沒醒!」

    范寧笑而不語。

    兩兄弟又對望一眼,明禮一臉疑惑地道:「就算你有這個本事,可這和考縣學有什麼關係?」

    「我答應過二叔,至少要讓你們參加解試,說實話,我希望你們能考過解試,拿到舉人的資格,成為士紳,將來才能獨當一面。」

    這時,樓下傳來腳步聲,其他學生都陸續來了。

    范寧指了指腦袋又對他們兄弟道:「如果你們的志向只想賣幾本書,做個小買賣,那我不會勉強你們。

    但如果想和我一起賺大錢,就跟我拼一把,考上縣學,我話已至此,你們自己考慮吧!」

    這時,董坤、藺弘和身材高大魁梧的李大壽走上了二樓,最後上來的是陸有為,他臉上的傷已經痊癒,留下一條淡淡的疤痕。

    用他父親的話說,以後相親得站遠一點才行。

    四人向范寧行一禮,「師兄好!」

    「大家坐下吧!」

    四人坐下,把范寧給他們布置的作業都取出來,交給范寧。

    范寧笑著眾人道:「還有兩次補課就要結束了,就像我第一天給大家說的一樣,我們要廣泛撒網,重點下鉤,所以最後這兩次補課就是我重點下鉤的時間。」

    眾人紛紛取出紙筆準備記錄,連明仁和明禮也一反平時的大大咧咧,一本正經的認真聽課。

    范寧取出一隻備課本看了看,又繼續對眾人道:「我仔細考慮過,這次增補考試其實是年初招生考試的一次延續。

    那麼出題人應該依舊和年初一樣,還是由張若英來出題,所以這幾天我研究的重點就是張教授出題的特點和規律。

    在做論的題目上,張若英已經連續兩次出題《孟子》,那這一次會不會改為出題《論語》呢?」

    范寧看了看眾人,下了結論,「我認為不會,還是考《孟子》!」

    董坤舉手問道:「師兄認為不會,那應該有依據吧?」

    「當然是有依據!」

    范寧笑著取出一疊試卷,遞給了眾人。

    「這是十五年前、十二年前和十年前的試題,這三次考試也都是張若英出題,連續三次都是考《論語》,而且都是按照順序出題,發現這個規律,我們再回頭看最近兩次張若英的出題。

    第一次是六年前縣考,他出題來自《公孫丑章句下第二節》,一次是今年年初縣考,他出題還是來自《公孫丑章句下第三節》。

    那麼我可以大膽推斷,這次增補考試的做論題,還是考《孟子》,但會不會繼續考《公孫丑章句下第四節》,我不敢肯定。

    昨天我又去打聽一下張若英的上課情況,他前兩天給弟子上了秘課,講的正好就是《孟子》,他給弟子出了一道題,《何謂浩然之氣》大家意識到什麼沒有?」

    眾人眼睛一亮,藺弘連忙道:「師兄是想押這道題嗎?」

    「確實打算押這道題!」

    范寧笑了笑又道:「不過這只是其中之一,另外我還想再押一題,題目出自《公孫丑章句下第四節》,我給的題目是:《論孟子以距心之過諫齊王》,做論題我就押這兩題。」

    眾人都紛紛記下了范寧的兩道押題,藺弘又笑問道:「那默經應該押那一篇呢?」

    范寧笑了笑道:「既然是張若英出題,要麼是《詩經》,要麼是《禮記》,這是他最擅長的兩門課,既然年初考的是《詩經》,那麼這次我認為是考《禮記》。

    大家回去把《禮記》好好看一看,尤其重點在《儒行》。

    之前第十二年和第六年考的都是《儒行》,我覺得這次還是會考《儒行》。」

    李大壽撓撓頭,「師兄,還有作詩題怎麼辦?」

    「作詩題我再想想辦法,下次上課我再告訴大家作詩題,現在大家把《孟子》和《禮記》拿出來,給我好好背熟剛才說的這兩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