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次出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次出謀字體大小: A+
     

    次日下午,近千名縣學生聚集在廣場上,聽取縣丞楊涵宣布調查處罰結果。

    谷風書院首席教授張誼大肆收取學生財物,有失師德,將其革除縣學,所得財物一律沒收,作為縣學伙食補助。

    由谷風書院資深教授王泰接任谷風書院首席教授職務。

    第二是接受學政趙修文辭去兼任的縣學教諭之職,專職學政,改由鴻雁書院首席教授張若英出任教諭,同時保留趙修文作為鹿鳴書院首席教授的職務。

    范寧淡淡地注視著縣丞楊涵,他心如明鏡,既然是由縣丞來宣讀處罰結果,那必然是高飛和這位縣丞達成了妥協。

    高飛應該得到了他想要的權力。

    接下來是教授們的單獨訓話,學生們解散后便各自回了宿舍。

    今天的信息量太大,學生們三五成群,議論紛紛向宿舍區走去。

    「范寧,張誼怎麼沒有被流放?」

    蘇亮憤恨道:「那個老混蛋居然逃過一劫!」

    范寧笑道:「應該是縣裡不想把事情鬧大,一旦張誼面臨流放的罪行,那就得改由平江府審理,估計某人的官帽就保不住了。」

    旁邊段瑜淡淡道:「也不光是這個原因,我聽說所有檢舉信匯總下來的金額才三千餘貫,大部分都是逢年過節收受學生錢財,這個罪行判不到流放,最多是杖責,縣裡給他兄長一個面子,打板子也免了。」

    「怎麼金額會這麼少?」蘇亮不解地問道。

    「我覺得是大部分人都不肯說吧!在校生若說出來,就得面臨退學的風險,外面的人說出來,會影響到秀才資格,基本上都是被清退的混子生檢舉揭發,想拿回自己的錢。」

    段瑜笑了笑,「可惜讓他們失望,揭發可以,錢就別想了。」

    停一下,段瑜又道:「其實張誼也夠慘的,積攢多年的錢被沒收了,又被從縣學革除,算是身敗名裂,其實還不如被流放,至少瓊州那邊不知道他這些破事,說不定還能在那邊重新教授學生。」

    「身敗名裂,私人都不敢請他上課,回家種地去吧!」

    蘇亮哼了一聲,一回頭見范寧在低頭沉思,便笑著問他。

    「范寧,你在想什麼?」

    范寧撓了撓頭,「我在想楊度的案子,應該以一種什麼方式結局?」

    「這個還用問嗎?肯定是不了了之唄!查不到兇手,又找不到證據,楊度的兩條腿就白斷了。」

    ........

    回到宿舍,范寧卻迎面遇到了陸有為,他臉上裹著厚厚的紗布,范寧關心地問道:「怎麼不多休息幾天?」

    「怕耽誤上課啊!」

    陸有為將范寧拉到一邊,小聲問道:「師兄,明天的補課正常進行吧?」

    「當然正常進行,如果你不方便,那就別來了。」

    「不!不!不!我一定要來,準時到。」

    說到這,陸有為將一隻紙卷遞給范寧,「這是我族兄讓我給你的。」

    「你族兄是誰?」范寧好奇地問道。

    陸有為撓撓頭笑道:「你認識的,都頭陸有根。」

    范寧嚇一跳,「陸有根是你族兄?」

    「奇怪嗎?我也是陸墓人,那邊姓陸的,基本上都是同宗。」

    范寧打開紙卷看了看,點了點頭,陸有根要找自己,在他的意料之中。

    ........

    半個時辰后,在聚仙酒樓二樓的一間雅室內,都頭陸有根親自給范寧斟滿一杯酒,笑眯眯道:「這是普通的米酒,很淡,你喝一點無妨!」

    他又對旁邊族弟陸有為道:「你臉上有傷,就不要喝酒了!」

    陸有為連忙擺手,「我不喝酒,喝點茶就行了。」

    「陸都頭怎麼想到請我喝酒?」范寧笑問道。

    「當然是感謝你!」

    陸有根感慨道:「若不是你給縣君說好話,縣君怎麼會再啟用我?」

    范寧擺擺手笑道:「這是你自身能幹,你鎮得住弓手和手力,別人不行,高縣令只是剛來不了解情況,時間久了,他還是會用你。」

    「時間一久,就輪不到我了,我心裡有數呢!若不是你的推薦,高縣令絕不會信任我。」

    「陸大哥,咱們是老交情了,當初若不是你,我怎麼能得到奇石館的鎮館之石?說起來我還要謝謝你,來!我敬陸大哥一杯。」

    陸有根暗暗豎起拇指,這個小官人真會說話。

    「好!以後小官人有什麼需要我出力的地方,儘管來找我,我一定會儘力幫忙。」

    兩人喝了杯酒,范寧又不露聲色問道:「聽說張誼的黃金只有五十斤,是不是太少了一點?」

    「五十斤黃金還少?」

    陸有根瞪大了眼界,「那可是八千貫錢啊!我這一輩子都掙不到這麼多。」

    「那楊縣丞怎麼說?這批黃金應該由楊縣丞處置吧!」

    范寧心裡有數,高縣令或許不太清楚張誼撈了多少錢,但楊縣丞很清楚,黃金少了大半,楊縣丞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陸有根搖搖頭,「楊縣丞沒說什麼,只是怒罵張誼太貪,把縣學搞得烏煙瘴氣。」

    范寧心中冷笑一聲,楊縣丞應該提出張誼狡兔有三窟才對,但他卻沒有吭聲,說明他懷疑大半黃金被高縣令私吞了。

    說不定楊縣丞還在為抓住了高縣令的把柄而暗喜呢!

    這時,陸有根又給范寧斟了一杯酒,遲疑一下道:「有件事情,我想請教一下小官人!」

    范寧微微一笑,「是不是楊度的案子?」

    陸有根頓時瞪大了眼睛,豎起大拇指贊道:「小官人厲害啊!一猜就中。」

    「這個案子平江府一直在吳縣調查,最終目的就是為了甩給吳縣,我前天就想到了。」

    陸有根嘆了口氣,「這個案子一點線索都沒有,讓我怎麼破?小官人天資過人,給我出個主意吧!」

    「陸都頭太高看我了,猜謎對聯我還可以應對一下,但我怎麼可能有破案天賦?」

    陸有根想想也對,他狠狠捶一下自己的頭,滿臉沮喪道:「這個案子我該怎麼辦?」

    范寧見時機已成熟,便微微笑道:「案子我雖然破不了,但我可以提兩個建議!」

    「小官人請說!」陸有根大喜過望。

    范寧這才不慌不忙道:「這個案子破不破,其實縣君根本就不在意,這件事涉及張誼貪腐,楊縣丞更是希望事態儘快平息,所以案件不了了之才是正常。」

    陸有根眼睛一亮,對啊!楊縣丞當然不會追究此案,自己怎麼沒有想到?

    「那我該怎麼做呢?」

    「其實很簡單!」

    范寧早已替陸有根想好了處理之策,他笑了笑道:「你只要把楊度以前做的惡事一一調查清楚,寫在報告上,然後把案子定為意外事件,含糊一點,這個案子就可以結了,相信絕不會有人再翻案,包括楊縣丞。」

    旁邊陸有為低聲道:「師兄的意思是說,別人看了楊度做的惡,覺得他罪有應得,就不會再調查了?」

    范寧點點頭,「這是人之常情,只會為良善者伸冤,絕不會為作惡者翻案!」

    陸有根重重一拍桌子,「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他起身向范寧深深行一禮,「多謝小官人金玉之言!」

    ........

    范寧回到宿舍夜幕已經降臨,他剛到宿舍門口,蘇亮便跑了出來。

    「范寧,有人在宿舍里等你,已經等了快半個時辰。」

    范寧愣了一下,難道是父親或者二叔來了?

    他連忙問道:「是誰在等我!」

    「一個姓朱的老者。」

    『姓朱?』

    范寧頓時明白了,一定是朱元甫。

    他連忙快步向房內走去,只見他的書桌坐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正在翻看他的練字本。

    正是很久未見的朱元甫,他穿了一件錦袍襕衫,頭戴紗帽,看起來氣色很不錯。

    「老爺子,對不起,讓您久等了!」范寧走進房間歉然道。

    朱元甫放下本子,看了看范寧道:「你應該知道我會來找你吧!」

    范寧心知肚明,只得歉然道:「那件事給老爺子添麻煩了!」

    「你先把門關上!」

    范寧連忙關上門,來到朱元甫面前。

    朱元甫臉色陰沉下來,重重一拍桌子,「你是活膩了嗎?」

    范寧嚇了一跳,他不敢說話,垂手站立。

    朱元甫眼中怒火迸射,咬牙切齒道:「你知道徐慶是什麼人?你知道他之前是做什麼的?你居然讓他去偷黃金,他若殺了你再吞沒黃金,這件事還會有誰知道?」

    范寧半晌道:「我其實也考慮過,不過老爺子既然讓他做貼身護衛,想必是對他極為信任,所以我才......」

    范寧的解釋讓朱元甫臉色稍稍和緩一點,他又道:「我今天來是要警告你,官場上的事情你以後少摻合,本來我是在考察高飛,你倒好,跑去替他出謀劃策。

    還有徐慶,他跟了我三年,我從未讓他做別的事情,你居然讓他去打斷別人的腿,還讓他去偷黃金,我真搞不懂,你這小腦袋裡怎麼就這樣複雜?」

    范寧沉默片刻道:「這件事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朱元甫狠狠瞪了他一眼,「但最後卻讓我來替你擦屁股,這批黃金你讓我怎麼處理?」

    范寧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老爺子可以把它折算成錢捐給縣學,用來購買書籍,擴建藏書閣,以後藏書閣裡面就有一座朱樓,不是很好嗎?」

    朱元甫哼了一聲,「你倒是會替我考慮!」

    話雖這麼說,朱元甫也覺得,這個建議似乎還不錯。

    他又冷冷道:「還有什麼事情沒有處理好?」

    范寧想了想道:「楊縣丞恐怕以為這批黃金是被高縣令貪墨,以後他可能會那這件事做文章。」

    朱元甫搖搖頭,「這種事你就不用擔心了,楊涵做事一向謹慎,不會輕易上當,他就算一時沒看清,事後肯定會複核,那時他就會知道黃金是被人提前取走。

    倒是你自己要守口如瓶,不要一時得意泄露出去,回頭我再布置一下,把黃金的線索引到張誼兄長那裡去,這件事就算了結。」

    范寧大喜,連忙躬身道:「多謝老爺子考慮周全!」

    朱元甫又叮囑他,「這件事朱佩也不知道,別在她面前露了口風。」

    范寧點了點頭,「晚輩記住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