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零四章 劍社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零四章 劍社風波字體大小: A+
     

    茶社舉辦地在縣學藏書樓的副樓,茶社一共四十四名成員,包括上捨生二十人,中捨生和下舍新生各十人。

    還有四名教諭特批成員,范寧就是其中之一。

    每個茶社成員都穿著白緞士子服,頭戴黑紗帽,腰束革帶,腳上穿著白色的新襪子,鞋都脫在門外,不允許穿鞋入內。

    四十餘名成員都席地而坐,用的是傳統跪坐法,臀部坐在腳後跟上,五代以後,隨著高椅普及,這種坐姿已漸漸消失。

    只是在一些古老的世家和傳統的儀式上還保留著。

    去年是出了名的老古板教授王旭指導茶社,他定下了跪坐的規矩。

    不到一刻鐘,范寧便有點堅持不住了。

    不光是他,幾乎所有的新生臉上都露出了痛苦之色,身體左右扭動。

    不過沒有人笑話他們,大家都是過來人,知道剛開始時跪坐的痛苦。

    「老夫張若英,鴻雁書院的教授,從今年開始,由我來指導大家的茶藝。」

    范寧認出了張若英,就是他們參加第二場縣士選拔賽時的主考官,在他印象中是一個很正直的老人。

    張若英確實善解人意,他看出了新生們神情痛苦,便對眾人笑了笑。

    「我並不要求大家的坐姿,保持潔凈是必要的,但坐姿這種形式上的東西大家儘管隨意。」

    范寧頓時長長鬆了口氣,把腳伸伸直,然後盤腿坐下,感覺舒服了很多。

    有了范寧的帶頭,新生們都紛紛改換坐姿,甚至連中捨生和上捨生也不願保持跪坐姿勢了。

    張若英向范寧點了點頭,又繼續道:「茶藝是本朝文人必須掌握交往手段,士子們可以在家中學習,也可以去茶館拜師。

    既然各位選擇了茶社,那我就有義務讓大家掌握一些基本的茶藝,今天我給大家講茶餅的辨識,下面請大家取出茶餅。」

    范寧打開桌上的茶餅盒,取出半隻茶餅,平江府的碧螺春雖然不錯,但因為產量太小,滿足不了宋朝社會龐大的需求。

    市場上流行的茶餅都是建州茶,也就是福建一帶的茶葉,產量大,品質高,一度被列為貢品。

    范寧仔細看他手中的茶餅,這是茶社提供的樣品,茶餅裡面呈淡黃色,他湊近鼻子聞了聞,茶香很淡,略有點苦味。

    「大家看好自己手中的茶餅,應該是淡黃色,茶餅分為等級,最好是龍茶和鳳茶,其次是京挺和三白,最差叫做頭骨和次骨,大家手中的茶餅就是頭骨,屬於比較低檔的茶餅,好的茶餅應該是純白色.

    龍茶和鳳茶之所以被稱為極品,不僅是它製作工藝極高,而且已經保養了很多年,茶香沉澱,衝出的茶三日茶香不散。」

    .........

    今天第一天上茶課只是講解茶餅和茶具,還沒有到點茶實踐,不過張若英講解茶具時專門講到精茶,介紹了精茶的一些特點。

    可惜精茶不在手中,范寧心中十分懊悔,他把茶具當做擺設放在自己的書柜上,早知道自己就帶精茶來上課了,幹嘛非要用這套白瓷茶具?

    一下課,他便向宿舍飛奔而去。

    范寧一口氣跑回宿舍,只見段瑜和蘇亮正站著自己書櫃前欣賞茶具。

    「茶具如何?還能入兩位的法眼吧!」范寧笑著走了進來。

    「范寧,你是從哪裡搞來的茶具?」

    蘇亮一臉崇拜地望著范寧,「我們剛剛才發現居然是精茶!」他指了指范寧丟在床腳的盒子。

    連一向內斂的段瑜,在建瓷兔毫盞面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他迷醉地望著捧在手心的茶盞。

    「范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兔毫盞。」

    他們都是書香世家子弟,從小在家中學習點茶,一副極品茶具對他們有著強烈的吸引力。

    「范寧,你把這副茶具放好,我是說最好放進盒子里,放在外面會被人窺視的,我們縣學未必安全。」

    蘇亮從床下拖出沉重的檀木盒子,放在桌上,「聽我的沒錯,收起來吧!」

    范寧想起了自己的太湖石,他點了點頭,「你說對,放在外面確實不太妥。」

    范寧將純銀茶壺放進箱子,他又好奇問道:「今天有人問教授,平江府第一茶道高手是誰?張教授說是個年輕女子,但他卻不肯多說,你們知道這個女子是誰?」

    蘇亮和段瑜對望一眼,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當然是施小雅!」

    「誰?」范寧有點不相信自己聽到的。

    蘇亮笑道:「被稱為平江府第一才女的施小雅,她的分茶之技可是本朝十大高手之一,她能在茶中分為一朵牡丹,又被稱為牡丹手。」

    「這個施小雅到底是什麼人?」

    范寧對朱佩的這個師父著實感到好奇。

    「她是前任縣學教諭施教授的孫女,她祖父專門教授詩經,便給她起名小雅。」

    說到這,段瑜忍不住悠然嚮往,「三年前,她在虎丘文會上,一舉奪得琴、詩、茶、畫四項第一,名震江南,被譽為平江府第一才女,今年才十六歲!」

    聽說施小雅才十六歲,范寧心中更加嚮往,什麼時候自己也能見一見這位才女。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騷亂,只聽有人大喊:「先給他止血!」

    范寧三人對望一眼,連忙快步走出宿舍,只是十幾名學生扶持著一名滿臉鮮血的學生走來,這名學生一邊走一邊哭,表情十分痛苦。

    「是陸有為!」

    蘇亮一下子認出了這名學生,范寧也認出來了,真是陸有為,他心中一驚,連忙跑了上去。

    「出了什麼事情?」范寧沉聲問道。

    「他被楊度打傷了!」

    一名學生憤恨道:「他們就是故意欺負我們鹿鳴院的學生。」

    陸有為報的是劍社,用他的話說,自己膽子比較小,練劍術可以壯膽,肯定就是下午劍社活動時出了事。

    眾人七手八腳為陸有為止血,范寧拉過一名學生,問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學生忿忿道:「今天劍社上課,後來改為一對一練習劈砍,谷風院二十幾人跑來挑釁我們。

    楊度率先向我們挑戰,大家都沒有吭聲,他開始辱罵趙院主,說一隻老烏龜教一群小烏龜,陸有為不能容忍他辱罵院主,便挺身而出,接受他的挑戰。」

    學生嘆了口氣,「結果陸有為不是楊度的對手,兩劍就被擊敗,他棄劍認輸,楊度卻不肯罷手,繼續劈砍他,下手十分狠毒,專門對陸有為的臉龐下手。」

    范寧眉頭一皺,「不是用木劍練習嗎?」

    「其實木劍的邊緣也是很鋒利的,一樣能把皮肉劃破。」

    這時,幾名學生憤怒大喊道:「傷成這樣子,太過份了!」

    范寧連忙走回來,陸有為臉上的血已經洗凈了,只見左臉頰被劃開一個大口子,皮肉翻開,看起來十分猙獰恐怖。

    范寧心中的怒火頓時燃燒起來,雖然沒有傷到筋骨,但留下這麼長的疤痕,那就是破相了。

    這會影響陸有為的前途。

    「這是谷風書院在欺辱我們,我們絕不能忍氣吞聲!」

    學生們群情激奮,紛紛大喊要為同窗出頭。

    蘇亮低聲問范寧道:「現在該怎麼辦?」

    范寧冷笑一聲道:「忍氣吞聲只會不了了之,把事情鬧大才能討回公道!」

    范寧快步走到前面大喊道:「大家請安靜,聽我說!」

    學生們安靜下來,范寧高聲道:「這件事是谷風書院欺負我們鹿鳴書院,我們應該告訴教諭,要求教諭為陸有為討個說法,要道歉!要嚴懲!」

    「說得對,我們要道歉!要嚴懲!」眾人一起跟著大喊。

    「大家跟我來!」

    一呼百應,五十多名鹿鳴書院的下捨生跟隨著范寧向主樓勤學樓浩浩蕩蕩走去。

    縣學竟然爆發了群體事件,縣學已經有十幾年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了。

    很快便驚動了縣學的教授們,剛剛從外面回到縣學的趙修文也連忙從二樓下來。

    消息已經傳開,越來越多的學生從四面八方趕來,數百名學生將台階上的五十餘名下捨生里三層外三層圍了起來。

    「你們在做什麼?」

    谷風書院的首席教授張誼率先跑出來,對范寧等人高聲怒斥,「你們不好好讀書,為何跑來擾亂學校秩序?」

    范寧把陸有為拉上來,指著他的臉對張誼,「這是你弟子乾的好事,請張教授給我們一個說法!」

    「我們要說法!」五十餘名學生一起振臂大喊。

    張誼眼中閃過一種難以言述的得意,他故作驚訝道:「這....這是誰幹的?」

    「這是你弟子楊度行兇傷人!」

    聽說是楊度闖的禍,張誼臉上頓時變得複雜起來。

    「是誰幹的?」身後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

    趙修文分開眾人走了進來,看見陸有為血肉模糊的臉,他心中同樣也極為憤怒。

    范寧上前行一禮,便將劍社課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趙修文聽說谷風學生罵自己老烏龜,他十分憤恨地瞪了張誼一眼,這是張誼經常在背後罵自己的話。

    他的學生居然也跟著罵自己,不用說,一定是張誼在背後教唆。

    他隨即對范寧和其他學生道:「這件事原委我已經知道了,傷處我也親眼看到,現在你們立刻回去,不要再聚眾請願,這會影響學生們的學業,相信學校一定會秉公處理!」

    張若英也道:「范寧,帶大家回去,適合而止!」

    范寧帶眾人來主樓,只要引起足夠的聲勢和關注便達到了目的,鬧得太過反而會被張誼抓住把柄。

    況且陸有為傷情也不容耽誤下去。

    范寧怒視一眼張誼,回頭對學生們高聲道:「我們可以回去,但我們一定要表達自己的態度,我們要道歉!要嚴懲!」

    五十餘名學生再次振臂大喊:「要道歉!要嚴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