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零三章 兩套茶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零三章 兩套茶具字體大小: A+
     

    范寧回到宿舍已經是亥時一刻,差不多夜裡九點半,他著實也累得筋疲力盡。

    第一次給別人做老師,第一天上課,他才發現當老師並不容易。

    首先他肩頭就有了一份強烈的責任感,希望五個學生都能考上縣學,其次他對縣學考試並不熟悉,他自己也得殫精竭慮去尋找其中的規律。

    五個學生,除了明仁和明禮外,其他三個他之前都不認識。

    可人的情感就是這麼奇妙,當他們叫自己師兄那一瞬間,范寧便覺得自己生命中就和他們三人有了某種難以言述的紐帶。

    宿舍里很安靜,兩個舍友都已經入睡,范寧沒有點燈,摸黑向自己床鋪走去。

    「范寧,現在才回來?」

    段瑜身體不太好,睡眠很淺,范寧輕微的腳步聲還是把他驚醒了。

    「嗯,你睡吧!我也要睡了。」

    「我提醒你,明天是三月十五,下午參加興趣社活動。」

    「哦!你不說我還真忘了。」

    范寧撓了撓頭,他昨天還對明天的興趣社念念叨叨,可今晚開了補習班,他便完全把興趣社拋之腦後了。

    范寧在自己桌前坐下,拿出茶社給他一份資料,需要他事先準備一些物品,光線太黑,他看不清上面的字。

    但點燈又會影響舍友休息,范寧只好把資料放回抽屜,天亮再看吧!

    范寧躺在床上,心中卻始終牽挂著這件事,如果不弄清楚,恐怕自己今晚睡覺也不會太香甜。

    這是范寧前世留下的一個習慣,如果心中被一件事牽挂,他會想著這件事,睡覺不會踏實。

    他終於忍不住小聲問道:「段瑜,明天去茶社,我需要事先準備點什麼?」

    段瑜輕輕打了個哈欠,睡意朦朧道:「我想至少該有套茶具吧!」

    「茶具!」

    范寧敲了一下腦袋,對啊!這麼重要的物品,自己怎麼忘記了?

    ........

    其實范寧對點茶並非一無所知,去年跟隨范仲淹進京途中,范寧就一路看小福點茶,他雖然沒有親手試過,但流程他基本上知道。

    俗話說『唐酒宋茶』,茶在宋朝人生活中,那是和一日三餐相提並論的。

    宋朝的上層社會更是以烹茶為風尚,三月季春最賞心之事為『經寮斗新茶』。

    而十一月仲冬最賞心之事就是『繪幅樓削雪煎茶』。

    文人雅集,品茶是必不可少的環節,文人們邀三五好友,帶幾個美貌如花的茶妓,擇一清雅之所,品茗鬥茶。

    蘇軾詩云:『禪窗麗午景,蜀井出冰雪。坐客皆可人,鼎器手自潔。』

    說的就是他在揚州石塔寺參加茶會的情景。

    范寧連午飯都顧不上吃,剛下課,他便匆匆趕去敬賢橋南面的南橋瓦肆。

    瓦肆有點像今天的綜合體,就是一片專門的集市,裡面吃喝玩樂樣樣俱全,要比今天的綜合體大得多,內容更加豐富多彩。

    范寧找到了一家茶具店,掌柜個子很矮小,但一雙眼睛卻很毒辣。

    他見范寧穿著縣學青衿深衣,便知道這是今年縣學新生,對茶還是一竅不通,用不著拿出名貴茶具。

    「今天下午有興趣社,小官人是新生吧!昨天就有三個新生過來買茶具。」

    范寧笑道:「我不太懂,掌柜能否介紹一下?」

    「沒問題!」

    矮個子掌柜指著架子上的一排茶具給他介紹,「完整的一套茶具有十種器具,茶焙、茶籠、砧椎、茶鈴、茶碾、茶羅、茶盞、茶匙、茶筅和湯瓶。」

    范寧聽得頭昏眼花,他在回想小福箱子里的一大堆茶具,感覺根本對不上號。

    「這是什麼?」

    范寧拾起一隻竹籠模樣的圓罐,編得很精緻,裡面隔成兩層,上面有細細密密的小孔。

    「那就是茶焙,養茶用的。」

    原來這就是茶焙,范寧想起小福給他說過的話,便笑道:「茶餅一般要定期加溫吧!茶餅的保養很重要,有『三分茶,七分養』的說法。」

    「說得太對了!」

    掌柜豎起大拇指贊道:「茶餅怕潮,需要保存在乾燥通風的地方,尤其在我們江南地區,一旦受潮,就容易霉爛,但又不能太乾燥,太乾燥的茶餅會變成枯黃色,成為次品。」

    「這些茶具我都要買嗎?」他又指著架子上長長一排器具問道。

    掌柜搖搖頭笑道:「你們是學生,不需要這麼多,只要買茶盞、茶匙、茶筅和湯瓶四樣就足夠了。」

    「煩請掌柜推薦一下!」

    掌柜從柜子里取出一隻黑漆木盒,「這就是最普通的茶具,如果家境一般,買這四件套就行了,五百文錢。」

    「別的學生都買這個?」范寧問道。

    范寧並不是想攀比,他記得小福給他說過,茶具的好壞直接關係到能否點一盞好茶。

    他雖然不懂茶具,但端起一隻賞心悅目的茶具,確實很愉悅心情,掌柜賣給他這套茶具確實太普通,毫無美感可言。

    掌柜還是要看人下菜的,縣學生如果是大戶人家,根本就不會來買茶具,家裡本來就有。

    一般只有出身貧寒,或者從鄉村出來的學生,才會第一次接觸茶技,前來買茶具,給他們介紹太好的茶具沒有必要,拿出最便宜的茶具就夠了。

    但如果是文士來買茶具,掌柜就會一套套茶具拿出來,詳細講解推銷。

    所以當范寧一走進小店,掌柜就不打算在他身上浪費太多精力。

    「看各自家境吧!」

    掌柜淡淡道:「也有不少學生來買上好的茶具,具體怎麼買因人而異,我只管推薦,小官人買不買,我不勉強。」

    范寧手中沒有多少錢?

    這次來縣學讀書,一共只有幾兩碎銀子,要他買貴的茶具,他還真捨不得,不過手中這套白瓷茶具太難看,他實在不喜歡,居然還要五百文錢。

    「掌柜,便宜點吧!五百文太貴了。」

    掌柜呵呵一笑,「茶具講究一分價錢一分貨,它不像別的生活用品,粗糙點也無所謂,茶具本身就比較講究,你看湯瓶的流子,嘴口大,利於流水,但嘴末小,防止滾水四濺,和平時家裡用的茶壺不一樣。」

    這套茶具掌柜能賺一百文錢,麻雀肉雖少,但也是肉。

    他見范寧不太想買,便打起精神介紹道:「每個喝茶的文人都會一套上好茶具,因為小官人是初學,所以我推薦一套普通茶具,等明年小官人入門了,我再推薦小官人買這套。」

    掌柜又拿出一套茶具,茶盞呈黑色,很厚實,湯瓶是用黃銅打制而成,茶匙居然是銀的,茶筅是上好朱漆楠木。

    和剛才的茶具相比,檔次完全不一樣了。

    「這套叫做銀雀,要三貫錢,屬於入門級茶具,茶盞是黑釉盞。」

    「這算是高檔茶具?」

    掌柜搖搖頭,「只是入門級茶具,連中檔都談不上,不過在小店屬於比較好的茶具了。」

    「那好的茶具要多少錢?」范寧有點興趣了。

    「一套最好的茶具價值上千貫,據說湯瓶都是黃金打造的,叫做金瓶玉盞,只能貴族權宦才用得起。」

    說到這,掌柜撇了撇嘴,「不過金瓶玉盞對文人而言有點俗,除了炫富,對點茶沒有半點助益。」

    「那文人最喜歡什麼茶具呢?」范寧又問道。

    掌柜低低嘆息一聲,「目前文人最推崇的一套茶具是京城六日居製作的精茶,賣點就是它的茶盞,是建窯燒制的兔毫茶盞。

    但這還不是最好,最好的茶具是黑定曜變茶盞,我賣了二十年茶具,也只是聽說過,沒見過。」

    曜變茶盞范寧當然知道,後世的曜變茶盞只剩下兩隻,就算是宋朝,這種茶盞的燒制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異常珍貴。

    范寧搖搖頭又問道:「要多少錢?我是說這套精茶。」

    「價格在百貫錢左右,在京城潘樓街就可以買到。」

    「那曜變茶盞呢?」

    掌柜搖搖頭,「黑定曜變盞數量太少,有錢也未必買得到。」

    范寧見掌柜一片誠意,便也不再討價還價,他取出五錢銀子放在桌上,拱拱手笑道:「多謝掌柜!」

    .......

    范寧夾著木盒子匆匆趕回縣學,時間還不算太晚,跑快一點還能吃到午飯。

    剛到縣學門口,卻見一輛馬車迎面疾駛而來,范寧連忙停下腳步。

    在吳縣能乘坐馬車出行的,恐怕只有朱佩。

    馬車『吱嘎!』一聲在范寧面前停下,車窗拉開,露出一張俏美如花般的笑顏。

    朱佩穿了一件香色折枝梅紋綺衫,下著是一條雲紋寬羅裙,頭梳雙環髮髻,髮髻上插著好幾把鑲滿寶石的冠梳,這好像是大宋最流行的髮飾。

    她臉上好像也不一樣了,額頭貼了好幾朵梅花金鈿,據說也是最流行的梅花妝,眉毛也重新畫過了,變成了細長如彎月。

    這小娘子居然開始學習化妝了!

    雖然大戶人家小娘七八歲化妝很正常,這是她們必修的功課,但對於剛從鄉下出來,看慣了小娘子素麵朝天的范寧而言,還是感到十分新奇。

    朱佩發現范寧在注視著自己的妝扮,她心中暗暗得意,便嬌笑著問道:「阿獃,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

    范寧當然不知道,但他還是習慣性地撓撓後頸,「是不是你三祖父又要請我吃飯?」

    范寧腹中飢餓,現在對他來說,吃飯最要緊。

    「你想得美,我三祖父趕去京城了,哪有時間請你吃飯。」

    朱佩取出一隻精美的大盒子遞給他,「這是我送你的茶具,還你那塊三潭映月的人情。」

    她忽然看見了范寧手中的盒子,肉嘟嘟的小嘴立刻撅了起來,「你不會已經買了吧!」

    范寧一眼看見盒子上印的兩個大字『精茶』,眼睛頓時一亮,這不就是剛才掌柜說的,京城最好的茶具嗎?

    他連忙擺手道:「這套茶具是我借的,今天臨時用一用,晚上就要還給人家。」

    朱佩得意洋洋道:「我就知道鄉下娃子第一天上茶藝課,肯定想不到要帶茶具,所以本衙內慈悲心腸大發,送給你一套好一點的,以免別人笑話你!」

    「感謝小菩薩大發慈悲!」

    范寧心花怒放地接過了茶盒,只覺入手一沉,險些沒有拿穩,至少有十幾斤重。

    他看了看朱佩的小細胳臂,看不出啊!居然蠻有力氣的。

    「阿獃,聽說你昨晚開補習班了?」朱佩又好奇地問道。

    范寧一怔,朱佩怎麼會知道?

    這件事只有七個人知道,除了自己和董員外,就是五個學生,是誰把消息泄露出去了?

    「朱佩,是誰告訴你的?」

    朱佩彎彎的秀眉一挑,似笑非笑地看著范寧,「本衙內一向消息靈通,你就別管來源,說真的,我也想來補課,五月份參加縣學考試,范教授有沒有興趣收我這個徒弟?」

    范寧心中一陣頭大,這小丫頭若摻和進來,還不一定誰教誰呢?

    但范寧心中忽然一動,這小丫頭是在逗自己玩吧!她和自己一樣獲得縣士資格,她若想上縣學,還需要考試?

    想通這一節,范寧立刻熱情笑道:「朱小衙內要參加補課,我求之不得,每五天一次,晚上補課,歡迎小衙內參加。」

    朱佩本想好好奚落范寧一番,不料被他看破了,她頓時興緻索然,她哼了一聲,「本衙內晚上從不出門,和你開個玩笑罷了!懶得和你啰嗦,我先走了!」

    馬車啟動,向遠處駛去。

    范寧見馬車走遠,便夾著兩隻盒子進了縣學,剛走沒多遠,他忽然停住腳步,他知道是誰向朱佩泄露自己補課之事了。

    如果是那五個傢伙之一泄露的,那朱佩應該說『有沒有興趣收她這個師弟』,但她說的卻是『徒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