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零一章 六個師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零一章 六個師弟字體大小: A+
     

    離開書鋪,范寧又來到縣學斜對面的楊記急腳遞。

    宋朝的急腳遞就是後世的快遞公司,既做同城生意,也做異地託運。

    楊記急腳遞在平江府有十二家分店,木堵鎮就有一家分店,前幾天,范寧還把幾件冬衣和一封信通過急腳遞送回家。

    宋朝沒有電話,范寧又不想再跑一趟長橋鎮,走快遞最方便。

    這是范寧來宋朝後最讓他感動的一項服務,居然有這麼便利的快遞,花幾文錢就能迅速傳遞消息。

    即便這個時代沒有電話,也使他沒有感到任何不方便。

    急腳遞十分便利,同城送信,保證兩天內送到,收費還低廉,如果加點錢,當天也能送到。

    范寧寫了一張紙條,交給急腳店掌柜,又取出十文錢給他,「長橋鎮,比較急,務必今天送到。」

    掌柜收了錢,笑眯眯道:「小官人放心,保證今天送到!」

    宋朝的急腳遞店鋪考慮得很周全,如果是送信,他們有自己專門信筒,打上火漆,只能收信人撕開,這樣就不怕隱私泄露了。

    ........

    回到縣學已經是黃昏時分,他索性直接向飯堂走去。

    剛到飯堂門口,陸有為從一棵大樹后閃身而出,跳上前笑嘻嘻道:「昨天你說補課的事情,還作數嗎?」

    「你去外面找過補習班了?」

    「今天下午去了,問了一下對面客棧的楊大儒補習班,他們都說不行,補課效果差,而且補課費很貴,一個時辰就要兩百文錢。」

    范寧笑了笑,「我正好要給親戚補課,也不收費,你要補也可以,不過你要改口叫我師兄。」

    陸有為撓撓頭笑道:「以前我是跟徐績混,天生當小弟的命,以後我就跟你混了。」

    ........

    時間一晃就到了第二天下午,吃罷晚飯,范寧背上書袋,帶著陸有為向文廟走去。

    酉時三刻就是下午六點半,離天黑至少還有大半個時辰,太陽即將落山,餘暉將大地染上了一層瑰麗的橘紅色。

    此時大部分店鋪都已經關門,文廟廣場上顯得略有點冷清,范寧一眼便看見書鋪門口站著兩名少年。

    兩人身材中等,年紀在十二三歲,頭戴士子巾,都是錦緞士子服,只是顏色不同,一人士子服是白色,另一人則是藍色。

    兩人相貌都很清秀,顯得文質彬彬。

    兩名學生也看見了范寧,兩人顯得有點局促,他們手中各拎著一隻裝滿了文具和書籍的大袋子。

    前來補課並不是他們的本意,他們壓根就不想來,范寧年紀比他們還小,首先稱呼就是一個大問題,難道要自己稱呼范寧為師父?他們才不願意。

    其次他們對范寧的才學也十分懷疑,范寧雖然是縣士第一,但未必考得上縣學,說不定他還不如自己。

    兩人心中嘀咕著,一臉不情願地望著范寧。

    范寧心中也有一絲抵觸,他同樣不想教這兩個學生,這些大戶人家子弟是不是也像延英學堂的中捨生?

    一個個自以為是,聽說自己父親是個漁夫,便一臉鄙視,恨不得把自己踩在腳下,再跺上兩腳,如果這兩人也這樣傲慢自大,那還不如早點說清楚,雙方都爽利。

    范寧走上前主動笑問道:「兩位師弟就是來補課的吧!」

    一聲『師弟』讓兩名學生同時鬆了口氣。

    稱呼范寧為師兄倒是可以,古代文人講究先聞道為長,范寧穿著縣學的青衿深衣,頭戴巾帽,已經是縣學正式學生了。

    而他們卻還是學堂的學生,叫范寧一聲師兄也並無不可。

    別看這兩名學生都比范寧大兩三歲,但論各自的閱歷和社會經驗,范寧卻比他們強得多。

    做他們的師兄,范寧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

    《笑傲江湖》上的令狐沖和勞德諾,長滿一臉橘子皮的勞德諾不一樣叫比他小几十歲的令狐沖為大師兄?

    兩人一起躬身行禮,「參見范師兄!」

    「你們應該都知道我,但我還不知道兩位貴姓?」

    穿白色士子服的少年道:「我叫藺弘,是縣學附屬學堂中捨生,家就在吳縣。」

    「那你呢?」范寧又笑著問另一人。

    「在下董坤,家在長洲縣,也是縣學附屬學堂中捨生。」

    范寧笑了笑,「看來董師弟是董員外的親戚!」

    「我是他侄子,董員外是我二叔。」

    范寧有些不解道:「據我所知,你們附屬學堂幾乎都能考上縣學,為什麼不再讀兩年,然後直接就上縣學?」

    「這個.....」

    兩人撓撓頭,有點不好意思道:「大家都想早點上縣學,從縣學出來后,就直接可以參加科舉了。」

    范寧又給他們介紹了身後的陸有為.

    這時,一名書鋪夥計走出來,對他們道:「東主有過吩咐,你請進吧!」

    范寧對三人笑道:「你們先進去準備,我還要再等兩個師弟。」

    三人向書鋪內走去,范寧又連忙對夥計道:「帶他們去倉庫二樓,我和董員外說好了。」

    「小官人放心,東主吩咐過的。」

    三人先進去了,范寧又等了片刻,只見遠處走來三人,除了明仁和明禮,另外還跟著一人。

    范寧微微一怔,居然來了三個人,這兩個傢伙在搞什麼名堂?

    「阿寧,我們來了!」

    其中一人向范寧揮揮手,范寧也分不清他是明仁還是明禮。

    「你怎麼現在才來?」

    「我們記錯地方了,以為是縣學,後來才想起是文廟,趕緊過來。」

    范明仁把范寧拉到一邊,低聲道:「另一個是我們的好兄弟,家裡的錢多得發霉,我給你介紹的生意,半個時辰付你兩百文,我抽五十文,明禮就別管他了。」

    「抽你個頭!」

    范寧用扇子敲了他一記,這才仔細看了看那名學生,見他身材魁梧高大,十分強壯,足足比自己高一個頭,至少有是一米八,體型寬大,遠遠看上去就像電視上的熊二一樣。

    待他走近一點,范寧又發現他長了一臉橫肉,眼睛很細小,看起來十分兇悍。

    這體貌讓范寧心中略微有點發憷。

    這樣的學生自己若敲他一記,他會不會把自己舉起來,扔到河裡去?

    范寧一陣心煩意亂,這兩個傢伙給自己找事呢!

    他狠狠瞪了明仁一眼,不高興問道「他家裡不會同意吧!建議你們最好先徵求他家裡的意見!」

    「當然同意!」

    明仁急忙道:「他爹爹聽說是你補課,立刻跑來求我們,一定要我帶上他兒子,我實在推脫不掉。」

    「他書法怎麼?」范寧又想挑別的毛病。

    如果書法不行,那補課也沒有意義了。

    「書法還可以,在長橋學堂排中上,順便說一句,他是上捨生。」

    明仁擅於察言觀色,他見范寧一臉嫌棄,很不情願的樣子,連忙合掌哀求道:「你一定要給我這個面子,實在不行,抽頭我就不要了。」

    范寧無奈,只得用扇子在狠狠敲了他的頭一下。

    「既然你良心發現,不要抽頭,我老人家也只好同意!」

    范明仁大喜,連忙招手,「鐵頭過來,小范同意了!」

    這名貌似熊二的學生快步走上前,一股凌厲的氣勢撲面而來,驚得范寧倒退兩步,頭皮一陣發炸,若情況不妙,他準備撒腿便跑。

    不料這個熊二卻撲通跪在范寧面前,『砰!砰!』磕頭,「學生里李大壽拜見師父!」

    這個大轉折讓范寧愣住了,人家叫自己師父呢!居然還給自己磕頭,這就不是你大壽了,而是你折壽。

    范寧有點哭笑不得,連忙扶起他。

    「你們三個聽我說!」

    明仁和明禮蹦上前,一左一右笑嘻嘻道:「請師父訓話!」

    范寧對這兩個傢伙又好氣又好笑。

    「你們叫我師父,二叔怎麼叫我?」

    明禮眨眨眼,「我爹爹當然叫你大東主!」

    范寧懶得理睬他,又對三人道:「我給你們說,還有三個學生也跟我補課,他們已經在書鋪裡面了,按照我定的規矩,你們都叫我師兄,不叫師父。」

    明仁小聲嘟囔一句,「明明我是老大,還不如叫師父呢!」

    范寧瞪了他一眼,「現在我是縣學前輩,你們是學堂小弟,明白嗎?」

    「明白了,師兄!」三人異口同聲。

    「跟我進來吧!」

    范寧帶著三人走進書鋪,李大壽老老實實跟在范寧身後,兄弟二人卻在好奇打量書架上的一排排書,不時竊竊私語。

    「老二,這裡居然有賣《文心雕龍》,學堂里不是說買不到嗎?」

    兩兄弟立刻發現了商機,「我們買回去,加價兩成怎麼樣?」

    「就說我們從無錫高價買來!」

    兩兄弟商量片刻,一左一右拉住范寧的胳膊,眉開眼笑道:「阿寧,能不能幫我們給書鋪的東主說說,我們幫他賣書,抽兩成的傭金。」

    范寧翻個白眼,這兩個傢伙吃完買家又想吃賣家,太黑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