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章 打算開補習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章 打算開補習班字體大小: A+
     

    縣丞官房內,楊涵看了看縣學遞交的報告,往桌上一擱,有些不滿地望著趙修文。

    「縣學清理混子生我本身不反對,不求上進,又佔據縣學資源,是應該清理。

    只是我擔心趙學政這樣一刀切下去,會不會傷及無辜,把一些原本還想上進的學生也一併清理了?」

    趙修文躬身道:「啟稟楊縣丞,準備這份名單卑職足足耗費半年時間,調集了三年的資料,包括歷次考試成績、各個教授的評價、他們的出勤狀況等等。

    他們但凡稍有努力,也會在學業上表現出來,否則就不會進我的名單,可以說這九十幾名學生連最起碼的《論語》和《孟子》都背不下來,三年來毫無進步,甚至還倒退,這樣的學生不是混子生是什麼?」

    趙修文見楊縣丞沒有反對,便又繼續道:「他們不事勞作,給家裡增加巨大的負擔,又不求上進,佔據縣學資源,我認為應該把他們清理出縣學,把機會留給真正想讀書,又沒有機會的學生。」

    楊涵眼中有些複雜,張誼告訴他,這九十幾名學生一年交給張誼一千三百貫錢,其中張誼轉給自己五百貫。

    把這些學生清除出縣學,就是斷自己財路啊!

    但縣學擴招又勢在必行,楊涵想了想,便在擴招書上簽字加印。

    他把擴招書遞給趙修文,笑眯眯道:「擴招我完全同意,但清理學生要慎重,我要求學政要和他們每一個人談話,要確保他們是自願離去,我可不希望這些學生跑去平江府遊行鬧事。」

    趙修文半晌才暗暗嘆了口氣,這些混子生哪一個肯自願離去?

    這個楊縣丞又在用『拖』的辦法了。

    萬般無奈,他只得躬身行一禮,「下官遵令!」

    .......

    四個書院的下捨生都集中在一處飯堂吃飯,晚飯時,兩百名學生聚集在一起,吵吵嚷嚷,飯堂內格外熱鬧。

    陸有為端著一隻裝滿飯菜的朱漆木盤,在范寧身邊坐下。

    「范寧,告訴你一個消息,縣學增補生員考試已經定下來了,五月二十日前後考試。」

    這個消息范寧期待已久,為了去除二叔的後顧之憂,他給二叔承諾,由他來負責給明仁、明禮補課,爭取讓他們兄弟也考入縣學讀書。

    年初就有傳聞,縣學很可能在五月份再擴招一次。

    縣學每年只招收兩百人,招生人數太少,一直飽受家長批評。

    從去年年末開始,趙修文著手清理一批長期滯留縣學,又不肯好好讀書的混子,責令他們三月底前離開縣學。

    范寧的四叔范銅鐘就是被清理的混子之一,縣學呆不下去了,他才開始想出路。

    這批混子至少有九十餘人,他們被清理掉,便空出來不少宿舍和課堂,這便為擴招創造了條件。

    所以縣學決定五月時將進行一次增補考試,再招五十名新生。

    范寧大喜,「這可是個好消息!」

    蘇亮一邊大口啃著饅頭,嘴裡含糊不清道:「我有一個堂兄今年沒有考上,他在家複習,原本打算明年考,現在看來不用等明年了。」

    段瑜喝了口湯,放下筷子,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湯漬,對陸有為笑道:「這下你可如願以償了!」

    范寧回頭驚訝地問道:「你還要再考一次嗎?」

    陸有為點了點頭,「我是旁聽生,要掏一百零八兩銀子,家裡負擔太重,如果我在五月份重新考上縣學,我可以給家裡省一百兩銀子。」

    「那你打算怎麼辦,退學回家複習嗎?」范寧又問道。

    「我若退學,爹爹會打死我的。」

    陸有為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我打算找個便宜點的補習班,晚上去上上課。」

    范寧心中一動,他想了想笑道:「你先去找,實在找不到,說不定我可以幫你補補,免費的。」

    范寧本來就打算給明仁明禮補課,再多陸有為一個,也不礙事。

    陸有為頓時大喜,「那好,我如果找不到,就拜託你了!」

    .......

    次日中午,范寧雇了一輛牛車向長橋鎮而去。

    牛車緩緩經過了二叔從前的老范雜貨鋪,店鋪的牌子已經被摘掉,幾名勞夫正在拆除店鋪內的架子,一名中年男子在旁邊高聲抱怨。

    二叔家已經退租,搬去了木堵鎮,這名中年男子應該是房東,準備把房子重新出租。

    而店鋪斜對面的柴記雜貨鋪門口卻圍了一群大人,當牛車從旁邊經過時,卻看見幾名老者一臉忿忿不平地在抱怨。

    「中午開始就要漲價三成,這家店鋪也太黑了。」

    「人家說的是優惠價結束,恢復原價。」

    「可這原價比老范雜貨店還貴啊!早知道就去老范雜貨店了。」

    ......

    范寧暗暗搖頭,用低價傾銷把二叔的店擠垮了,現在當然要恢復原價,甚至還要提價,這是商業競爭的不二法門,從古至今皆是如此。

    牛車又向前走了一段路,慢慢停在一處大院子前,院子被長長的高牆包圍,中間是進出大門,上面牌子寫著一行字:

    官辦長橋鎮學堂。

    就是這裡了,給了車夫十文錢,范寧跳下牛車,向學堂內走去。

    學堂大門開著,沒有人看門,可范寧進了學堂,後面一個老者追了上來,「小官人,你找誰?」

    范寧穿著白緞士子服,頭戴紗帽,手執一柄摺扇,看起來就是有錢人家子弟,看門老者對他很客氣。

    「我找范明仁,范明禮,一對孿生兄弟,老者認識他們嗎?」

    聽到這兩個名字,看門老者頓時一臉悻悻之色。

    「那兩個傢伙,這裡誰會不認識?你等著!」

    看門老者快步向學堂內走去,片刻,明仁和明禮就像兩隻幽靈蝙蝠一樣,不知從哪裡忽然冒了出來。

    兩人一左一右抓住范寧的胳膊,他的扇子也被其中一人搶走。

    「阿寧,你手上黃玉戒指借我戴幾天!」

    「阿寧,你這扇子怎麼不是象牙做的?」

    范寧一把搶過扇子,在他倆頭上一人敲了一下。

    「我進縣學已經半個多月了,你們兩個混蛋居然不來看我?」

    「不就是手頭有點緊張嗎?」

    另一人笑嘻嘻道:「要不你借點盤纏給我們,我們現在就去看你。」

    「走吧!我請你們吃午飯。」

    「老二,這小子不誠心,我們吃過了他才跑來。」

    「就是,要不請我們吃晚飯吧!」

    范寧沒好氣道:「你們吃過了,我還餓著肚子好不好,去不去?」

    「去!當然去!」

    「有豬不宰,還留著過年?」

    兄弟二人胡言亂語,簇擁著范寧向學堂外走去。

    學堂對面就有三家小食鋪,范寧找了一家稍微乾淨的食鋪。

    范寧點了一份煎魚飯,又要一盤鹽漬筍乾,兄弟二人各要一份淘肉面,再一盤燒鱔筒,三人吃了起來。

    吃罷了午飯,范寧要了三碗涼茶,這才和他們說正事。

    「上午我問過學政了,大概在五月中下旬,縣學要增補五十名縣學生,這是你們的機會。」

    范寧當然希望自己的兩個堂兄也能進縣學讀書。

    一月下旬,兄弟二人一同去考縣學,結果雙雙落榜,他們比范寧大三歲,現在才是中捨生上階,就是四年級。

    以他們現在的水平,考縣學還是差了一點。

    當然,學習差可以補上去,關鍵是二人想不想上縣學?

    明仁和明禮對望一眼,兩人頓時眉開眼笑道:「你是說給我們搞到兩個名額,不用考試也可以上縣學?」

    「胡說!」

    范寧瞪了兩人一眼,「當然要考試,而且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差不多二十人中錄取一人。」

    兩人立刻蔫了下來,明禮嘟囔道:「還要考試,不就等於沒說嗎?」

    明仁眼睛一亮,「阿寧,你是不是準備好了秘籍?」

    「秘籍倒沒有,不過我打算給你們補課!」

    范寧心中算了算時間,「還有整整兩個月時間,我花點時間和精力,最後再押押題,把你們的成績補上去,爭取考上縣學。」

    明仁和明禮一臉的大義凜然,異口同聲道:「哪能讓你花費時間和精力,最後押押題就行了!」

    「不行!」

    范寧斷然拒絕了二人,「不把底子好好補一補,就算把題目押中了你們也考不上。」

    .......

    不理睬明仁和明禮的抗議,范寧把第一次補課時間定在明天晚上。

    既然決定開班補習班,范寧也需要準備一下。

    范寧隨即又坐上牛車來到了位於文廟的書鋪。

    范寧看了看店鋪牌子:『九月書香』,就是這裡,上次他在這裡拿走一份《平江府志》。

    「范少郎,好久不見了!」

    一進門便看見了書鋪東主董員外笑眯眯的臉龐,范寧躬身行禮,「今天又來麻煩董員外了。」

    「不必客氣,范少郎有什麼需要儘管說。」

    「是這樣!」

    范寧試探著問道:「我想買歷年的縣試題,能買多少算多少?」

    「呵呵!范少郎來對地方了,整個吳縣只有兩個地方縣試題目最全,一個是縣學,另一處就是鄙店,范少郎請隨我來。」

    范寧跟隨董員外來到後面倉庫,倉庫里各種書籍堆積如山,兩名夥計正在分類整理新到的一批書籍。

    地上也堆滿了書籍,范寧簡直無處下腳,只得撥開幾本書,露出一塊空地,他才能伸腳進去。

    「各地的書鋪大同小異,其實賣書並不賺錢,只是為了興趣。」

    董員外也走得小心翼翼,時刻提醒范寧,「范少郎,這邊走,當心旁邊的樓梯,別撞了頭!」

    兩人又上了倉庫二樓,二樓是堆放滯銷過期的書籍,像府志、縣誌,以前年度的考試題等等。

    董員外拖出一隻布滿灰塵的大麻袋,笑道:「本縣二十年來的縣試試題和題解都在這裡,已經沒什麼用了,你要的話,一貫錢全部賣給你。」

    范寧大喜,他打開麻袋翻了翻了,又問道:「那今年的呢?」

    「今年的在樓下,回頭我送你一份。」

    董員外有點不解,「范少郎是縣士第一名,已經入縣學讀書了,為什麼還要縣試題?」

    范寧笑了笑道:「今年五月中旬有一次縣學增補考試,我有兩個堂兄想參加,但他們基礎比較弱,我就想抽時間給他們補一補,爭取讓他們也考上縣學。」

    董員外眼睛一亮,連忙道:「我有兩個朋友的孩子也要參加五月份的增補考試,范少郎你看能不能......」

    范寧撓撓後頸,他著實有點為難,他替明仁明禮補課是比較簡單,時間是隨意而定,地方他準備放在自己宿舍。

    可如果還是增加其他人,那就變成了商業補課,費用該怎麼收,還要找地方,時間也固定,非常麻煩。

    「董員外,據我所知,縣考補習班應該有不少吧!我記得縣學對面的文淵閣客棧內就有一個劉大儒縣考補習班,很有名氣!」

    董員外搖搖頭,「劉大儒補習班不行,今年五十幾個學生只考上四個,去年也很糟糕,我朋友的孩子都是縣學附屬學堂學生,白天要上課,想晚上抽時間補補課。」

    范寧連忙笑道:「我不是專業補課,最多五天補課一次,恐怕不是他們想要的那種。」

    董員外的朋友一直在托他找個厲害的學生補補課,董員外當時就想到了范寧,只是他不好意思開口。

    今天既然范寧自己提到了這件事,董員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一臉誠意地向范寧再次提出期待。

    「五天一次也無妨,我不會讓范少郎白白補課,按照最高的補課價格,半個時辰百文錢,另外,補課地方就安排在我書店內,我不收任何費用,范少郎覺得如何?」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范寧也不好再拒絕了,多兩個就多兩個。

    他想了想便道:「兩個月最多也只能補十堂課,既然董員外提供了地方,錢就不收了,就當我順便幫個忙。」

    「不!不!」

    董員外連忙擺手,「我兩個朋友都是大戶人家,幾貫錢對他們來說,就是一次茶錢,按照規矩來,你千萬不要客氣,具體時間你來定,我去通知他們。」

    范寧無奈,只得對董員外道:「既然董員外一定要我補課,我可以答應,但我醜話要說在前面:

    首先,我不能保證他們考上縣學,我只能儘力而為;其次,如果學生品行不佳,我不會收下,希望董員外給他們家長說清楚。」

    董員外欣然道:「我一定會說清楚,那麼第一次上課時間......」

    范寧沉吟一下道:「我給兩個堂兄約好的第一次上課時間是明晚酉時三刻,那就按照這個時間,地點在書店門口集中。」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