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九章 找關係要趁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九章 找關係要趁早字體大小: A+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這就是范寧目前的狀態,他聽到開始報名的消息,便一陣風似的趕來,但還是有點晚了。

    望著前面排了至少五十個人,范寧心中就感到一陣絕望,要是報名就收,這還輪得到自己嗎?

    報名茶社的人太多,有幾名茶社成員負責維持秩序,主要是防止插隊。

    這時,范寧看見陸有為拉著一名茶社成員,正低聲說著什麼,陸有為又向自己指了指。

    范寧心中頓時燃起一線希望,難道自己可以插隊到前面去嗎?

    片刻,陸有為跑了過來,將范寧拉到一邊。

    「那人是你阿哥?」

    范寧看了一眼那名茶社成員,和陸有為長得頗像。

    「他是我哥哥!」

    陸有為低聲道:「他讓你不要排隊了,趕緊去找趙院主!」

    「為什麼?」

    「茶社在新生中只招十人,排隊人太多,根本輪不到你,茶社是我們鹿鳴院辦的,趙院主手中就有一個推薦名額,你趕緊去把它要過來......」

    陸有為還沒有說完,范寧撒腿便跑,向趙修文的教諭書房狂奔而去。

    趙修文的教諭書房位於縣學主樓,勤學樓的二樓,大部分時間趙修文都不在縣學,他的主業是吳縣教育局局長,也就是學政,縣學教諭和鹿鳴書院首席教授只是他的兼職。

    范寧一口氣奔上二樓,只聽見一種彷彿野獸般的低沉咆哮聲:「趙修文,別以為我好欺,我會讓你後悔的!」

    緊接著一陣急促下樓聲,

    范寧急忙閃身,只見一個矮個子教授一陣風似的衝來,險些和他撞在一起。

    「你有沒有生眼睛!」矮個子教授破口大罵。

    待兩人看起對方,都同時一怔,范寧一陣頭髮發癢,居然是黑刀張誼。

    「是你!」

    張誼的眉毛豎了起來,眼中立刻有了怒色。

    范寧雖然在選院時得罪了這個張誼,但張誼畢竟是縣學有名望的教授,他自恃身份,只要范寧不招惹他,他一般也不會主動去找范寧的麻煩,但范寧如果有什麼事落在他手上,那他就不會客氣了。

    但今天他心中憤怒之極,看范寧的目光也十分不善,眼中竟閃爍著殺機。

    「范寧,你找我有事?」樓上傳來了趙修文的聲音。

    范寧大喜,「我找教授有點事!」

    范寧向張誼微微點點頭,繞過他跑上樓去。

    張誼回頭滿眼怨毒地瞥了一眼范寧和趙修文,一言不發下樓去了。

    范寧一口氣跑到趙修文身邊,趙修文卻沒看范寧,一直冷視著張誼離去。

    半晌,他才對范寧道:「此人你不要理睬他。」

    「他可是又壓榨學生財物了?」

    「你怎麼知道?」趙修文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范寧淡淡道:「我四叔就被他壓榨過,一百兩銀子啊!代價就是我三叔當了倒插門。」

    「哼!此人仗著楊縣丞撐腰,肆無忌憚的出售旁聽生名額,這些天連續有家長告上門來,剛才又和我吵了一場。」

    嘆了口氣,趙修文又擺擺手,「不說這些了,你找我做什麼?」

    范寧撓撓後頸,有點不好意思道:「我也是來問你老人家要名額呢?」

    「想要縣學增補名額?」

    趙修文堅決搖頭,「那不可能,你別打這個主意。」

    「不是縣學,是茶社的名額。」

    范寧一臉期待道:「你不是手中有一個名額嗎?」

    趙修文先是一怔,隨即呵呵笑了起來。

    「你不說我險些忘了,想要茶社名額,可以啊!但你拿什麼來換?」

    「啊!」

    范寧瞪大了眼睛,剛才還在反腐倡廉,這麼快就同流合污了?

    趙修文笑眯眯道:「我要求不高,你給我寫幅對聯吧!」

    范寧無語,他今天已經寫了四幅對聯了,後世那些名人跑來問自己要版權費怎辦?

    但作為門生,為首席教授服務是應有的覺悟。

    片刻,在趙修文的教授房中,范寧提筆在白紙上寫下一幅對聯。

    松持節操溪澄性;

    山展屏風花夾籬。

    趙修文捋須暗暗點頭,這學生確實是罕有的天才少年,居然能把古人的詩這麼巧妙的移花接木。

    這幅對聯,前面一句是李洞的詩,後面一句是白居易的詩。

    趙修文讀了幾遍,愛不釋手,『松持節操溪澄性』這簡直就是自己的座右銘啊!

    他親自提筆寫下這幅對聯。

    趙修文提起對聯笑道:「把它拿去裱一裱,就掛在我的書房裡。」

    范寧伸出手笑嘻嘻道:「學生已經付出了價錢,先生該拿貨物了!」

    趙修文似笑非笑道:「你這樣說,我不會給你哦!」

    范寧眼珠一轉,立刻恭恭敬敬道:「學生已經表達了對先生的敬重,請先生繼續鞭策學生,給學生留一個紀念。」

    趙修文哈哈大笑,「你這個小滑頭,」

    他從抽屜里找到一隻銅牌,笑眯眯扔給了范寧,「去吧!」

    范寧捏住銅牌,就像挖到寶藏一樣,趕緊落袋為安,一溜煙地跑了。

    剛跑到樓梯口,只聽轟隆隆一陣奔跑聲響起,大群學生奔了上來,至少有十二三人。

    他一起停住腳步,擠成一團,一臉懷疑地望著范寧。

    范寧哼著小曲,得意洋洋從他們身邊走了下去。

    .......

    在縣衙南面的文昌巷裡有一座佔地十畝的宅子。

    這裡便是縣丞楊涵的府宅。

    縣丞主管政務,像勞役、稅賦、收租、修路、辦學、賑濟、倉管等等,都是他的事情,頗有實權。

    而縣尉則是抓治安、監獄。

    縣令是一把手,統管全縣。

    楊涵不是科班出身,而是由縣吏一步步升為縣丞,在吳縣已經呆了八年,本身就是吳縣人,算得上是老地頭蛇。

    楊涵今年才四十餘歲,如果運氣好的話,他還能再升一級為縣令。

    他原本指望李雲調走後,平江府的張通判能成功推薦他為吳縣縣令,沒想到朝廷還是從外面調來一名縣令,使他陞官夢斷。

    楊涵心中既惱火,又無可奈何,新縣令是朱家的人,自己再是地頭蛇也無法和朱家對抗。

    楊涵也有他的後台,他的後台是平江府通判張旺,可從這次新縣令任命來看,就足見張旺的實力還是比較弱。

    既然無法和新縣令抗衡,那他只能繼續握緊自己的權力,不給新縣令半點搶奪自己權力的機會。

    絕不能像左縣尉那樣,連自己手下最重要的都頭都被前任李縣令搶走了。

    房間里,楊涵負手一圈圈的來回踱步,桌上放著一幅范寧寫給他的對聯。

    過眼寸陰求日益;

    關心萬姓祝年豐。

    這幅對聯很適合一個日理萬機的縣丞,楊涵確實佩服范寧這個少年,不僅少年天才,而且頗有手段,和李雲聯手,把徐家搞得灰頭土臉。

    而且范寧還得到朱家的大力栽培,今天給高飛接風,朱家居然把他也叫去了,由此可見朱家對他的看重。

    這時,門外有使女稟報,「老爺,小衙內來了!」

    「讓他進來!」

    門吱嘎一聲開了,侄子楊度一臉心虛地走了進來。

    楊縣丞有一兒一女,長子在太學讀書,女兒前年出嫁,嫁給了平江府通判張旺的侄子。

    他還有一個兄弟,十年前不幸病故,留下一個兒子,楊縣丞便將侄子楊度收養在府中,視為己出。

    只是前些年楊縣丞對侄子管教不嚴,導致他整天和一幫紈絝子弟混在一起,沾染上不少惡習。

    等他發現不對再嚴加管束他時,已經有點晚了,楊度頑劣之性已成。

    楊度一進門,楊縣丞便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

    他眼睛一瞪,「你去喝酒了?」

    他侄子沾染的一個最大惡習,就是貪杯好酒,小小年紀便貪喜杯中之物。

    去年那幫紈絝子弟還帶他去逛了娼館,令楊縣丞怒髮衝冠。

    他令人將那群紈絝子弟抓來,每人重打五十棍,從此他們再也不敢來招惹楊度。

    楊度怯生生道:「孩兒沒去喝酒,只是半路遇到一個師兄,他買了一斤太湖燒酒,給孩兒喝了一小杯,嘗嘗是什麼滋味。」

    楊涵心中嘆了口氣,這酒味至少喝了半斤。

    他今天有事找侄兒,也懶得揭穿他,便道:「把門關上!」

    楊度將門關上了,他不敢靠近大伯,便垂手站在門口。

    楊涵之所以找侄子來,是因為他想起范寧今天那句很謹慎的回答,讓他覺得其中必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可不希望侄子變成第二個徐績。

    「你在學校的情況如何?」

    楊涵坐下,盡量用一種溫和的語氣問侄子。

    「回稟大伯,孩兒很積極地讀書,從不缺課!」

    從前縣學附屬學堂的陳院主總是來找自己告狀,缺課已成侄子的家常便飯。

    雖然楊涵不指望侄子能考上科舉,但也希望他能考上府學,然後考上太學,走他兄長的路徑。

    楊涵點點頭,又問道:「那你課外做什麼?」

    楊度吞吞吐吐道:「孩兒喜歡劍術,今天特地報了劍術興趣班。」

    楊涵臉上露出一絲慍色,當初陳院主告狀最多之事,就是侄子喜歡欺負弱小,楊涵為此沒少教訓他。

    直覺告訴他,侄兒學劍術還是為了打架。

    他不高興道:「你實在想學劍術,我也不攔你,但我警告你,你膽敢用劍術欺壓同窗,我就送你回老家,不會再管你!」

    「侄兒不敢,只是興趣。」

    楊涵狠狠瞪了他一眼,停一下他又問道:「你認識范寧嗎?」

    楊度愣住了,大伯為什麼提到范寧?

    他半晌道:「他是縣士第一名,我聽說過他?」

    「我問你認識他嗎?」楊涵提高了聲音,語氣也變得嚴厲起來。

    「我....我和他說過兩句話,但我絕對沒有打他。」

    「哼!估計你說的也不是好話。」

    「大伯,是因為范寧得罪了張教授,我們心中不忿,便去幫張教授譏諷他兩句,別的就沒有了。」

    「砰!」

    楊涵重重一拍桌子怒斥道:「我再警告你,你不要去招惹范寧,你和他發生衝突,被人打死,我不會幫你收屍。」

    楊度嚇得一哆嗦,會有這麼嚴重嗎?

    「大伯,是張教授.....」

    「你少給我提那個混蛋教授!」

    楊涵雖然從張誼手中拿了不少好處,但他自己著實瞧不起張誼的人品,若不是侄兒要讀府學,他絕不會讓侄兒跟張誼。

    張誼的兄長就是府學教諭,手中有兩個府學的推薦名額,楊涵已經內定了一個。

    楊度不敢吭聲了,楊涵又一次警告他,「我再警告你一次,不準去招惹范寧,聽見沒有?」

    「孩兒記住了!」

    「去吧!以後不准你喝燒酒!」

    「孩兒不敢貪杯!」

    楊度行一禮,告退了。

    楊涵一陣心煩意亂,小小年紀就成酒鬼了,他將來還能做什麼?

    =====

    【一點說明,本書九月一日上架,老高這幾天在陪家人在外旅遊,手中存稿實在不多,今天就無法給大家三更了,很抱歉,等本書上架,一定給大家多爆發幾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