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八章 興趣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八章 興趣社字體大小: A+
     

    太湖燒酒勁太大,很快縣令和縣丞都被手下扶上牛車送回家了。

    朱元豐也醉倒,找一個空房間呼呼大睡。

    只有朱元甫興緻不錯,酒量也好,喝了一壺酒,沒有半點酒意,反而興緻盎然。

    「阿寧,你的對聯很不錯,很適合我們老年人,我打算掛在書房去。」

    朱佩掩口笑道:「阿獃,你還得再給高縣令寫一幅對聯才行,你看他臉都要苦出水來。」

    「下次找到靈感再給他寫。」

    范寧又笑問道:「這個高縣令是哪裡人?口音很重。」

    朱元甫捋須道:「他是湖州吳興人,他真的讀書不容易啊!他父親原本留給他幾百畝地,考了二十多年科舉,不僅把土地賣光,還欠一屁股債。

    三年前他進京趕考,走到吳江時盤纏就沒了,被客棧趕出來,他只得在街頭靠賣字為生,非常落魄。

    正好佩兒的二祖父回鄉祭祖,見他的字寫得很不錯,便收他做朱家的門生,並資助他五十貫錢進京趕考,他還真考中了。」

    朱佩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眨了眨,笑道:「老爺子是在暗示阿獃什麼吧!」

    朱元甫連忙擺手,「沒有這回事,阿寧是希文的繼承人,我可不敢收他當門生。」

    范寧心中一動,朱老爺子怎麼會知道自己是三阿公的繼承人?

    難道是趙學政告訴他的?

    不過這一次范寧卻猜錯了。

    「老爺子,我二叔怎麼樣?」范寧岔開了話題。

    「阿寧,你二叔真的很能幹!」

    朱元甫豎起拇指贊道:「天不亮就出門,半夜才回來,四處收集奇石,這才幾天,他就收集到十幾塊上品石,甚至還有三塊堪稱精品的美石。」

    奇石館在十天前就拿下來,范寧原本打算過戶在二叔名下,但二叔堅決不肯,范寧只得把店鋪掛在母親張三娘的名下,店鋪準備改名范氏奇石館。

    五名夥計都是原來的店員,店鋪轉而進入籌備階段,主要是收集貨源,中品太湖石從奇石巷就能買到。

    但上品和精品太湖石只能出動出擊,目前二嬸帶著一名夥計坐鎮店鋪,二叔和四名夥計都下鄉了。

    范寧笑道:「還得靠大官人多多關照!」

    這時,朱佩忽然道:「祖父,我們老宅園子里不是有一些多餘的上品石頭,索性就拿給奇石館做貨源好了。」

    『咳!咳!』朱元甫頓時被茶水嗆著了,半晌,他指著孫女笑道:「你這小丫頭,連你祖父的石頭都要算計?」

    朱佩撅著小嘴道:「奇石館有我四成份子,我在替自己考慮好不好!」

    朱元甫拗不過寶貝孫女,只得讓步:「我從吳江老園子里挑幾塊上品石充充數量,先說明,僅此一次,我的藏石也不多。」

    范寧大喜,連忙起身行禮,「多謝老爺子慷慨解囊!」

    .......

    儘管范寧最初是用蜂蜜水代酒,但朱元甫到來后,他還是連喝了好幾杯太湖燒,四十度的白酒讓他有點頭暈。

    出了長洲縣城,城外便是泥路,馬車略有點顛簸,讓范寧的胃裡翻騰起來。

    「快停車!」

    他大喊一聲,馬車緩緩停下。

    「阿獃,你怎麼了?」

    朱佩見他臉色不對,不由慌了手腳,連忙打開車門.

    范寧捂著嘴衝下馬車,直奔路邊菜地,他蹲在菜地前昏天黑地吐了起來。

    這時,朱佩拿著一壺水下來,她捏著鼻子,目光移開,用水壺碰了碰范寧的肩膀。

    范寧接過水壺,咕嘟咕嘟灌了幾大口水,胸腹間舒服了很多。

    朱佩拉著他,將他扶了起來,「你這個臭小子,叫你別喝酒,你非要逞強,現在丟臉了吧!」

    范寧只覺一陣頭暈,索性將頭靠在朱佩的小肩膀上,朱佩嫌厭地推開他,「臭死了,快離我遠點,別碰我!」

    她扶著范寧上了馬車,范寧一下子癱在坐椅上,不想再動了。

    「王車頭,車慢一點!」

    車夫答應一聲,趕車緩緩而行。

    這時,劍梅子低頭欠身上前,在范寧胸腹間敲打幾下,范寧只覺得自己就像進了吸氧室一樣,頭腦一下子清醒,胸脯間也不再難受。

    「劍姐,你的手法神奇啊!」范寧坐起身驚嘆道。

    劍梅子卻不睬他,繼續閉目養神去了。

    范寧又喝了兩口水,「以後還是喝普通酒,我不是喝燒酒的命!」

    「阿獃,你平時喜歡什麼?」朱佩岔開了話題。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玩石。」

    「我不是說石頭,我是說琴棋書畫之類,讀書人總要會一點,你會什麼?」

    范寧撓撓頭,他會彈吉他,會下象棋,被人罵作臭棋簍子,書法正在進步中,繪畫就免談了。

    「我都不太擅長,你問這個做什麼?」

    朱佩抿嘴笑道:「你們縣學的興趣社馬上就要招人,我比較感興趣,你喜歡什麼?」

    范寧一下子精神振作,宋朝的縣學居然也有社團?他怎麼不知道。

    他上輩子讀書時是足球校隊成員,但宋朝的蹴鞠沒有對抗,就是各自表演,他沒有興趣。

    但說琴棋書畫,他似乎興趣不是很濃,這時,范寧看見了劍梅子的大寶劍,便笑問道:「有練劍術的興趣社嗎?」

    朱佩得意洋洋笑道:「有到是有,但縣學那個教頭的劍術連我都不如,我看你還不如拜我為師。」

    「其實對我劍術也沒有興趣,只是隨口問問!」

    跟劍梅子練練劍他倒有點興趣,這個小丫頭就算了。

    范寧想了想,頭腦就像堵了團漿糊一樣。

    這時,朱佩笑嘻嘻道:「不如我給你個建議吧!」

    「好啊!我洗耳恭聽。」

    朱佩倒是真替范寧著想,他知道範寧這個鄉下娃見識少,不懂上流社會的雅好,不從小培養,他以後很難和別人交流。

    「賞石其實不錯,但縣學沒有,太學有圈子,反正你已經入行,我就不建議了,我建議你入茶社。」

    「茶?」范寧眨眨眼,他倒沒想過。

    朱佩點點頭,「你不會點茶、分茶,將來朋友聚會,你會被冷落的。」

    「斗蛐蛐怎麼樣?」

    說到鬥茶,范寧又忽然想到斗蛐蛐,這也挺有趣。

    「一邊去!」

    朱佩有點生氣了,自己和他說正經的,他居然想到斗蛐蛐,他怎麼不想去斗大象?

    范寧見朱佩粉臉凝霜,知道她生氣了,便笑著哄她道:「你忘記了,碧螺春這個名字還是我起的,我怎麼會不喜歡茶?只是鄉下娃子不懂茶,怕人笑話。」

    朱佩見他認錯,臉上的寒霜才稍稍融化,哼了一聲道:「沒有人天生就會,要是你會了,你還去學什麼?」

    「那你會不會茶藝?」

    范寧施展乾坤挪移法,把讚美的機會留給了朱佩,相信這小丫頭的怒氣立刻會煙消雲散。

    「我當然會!」

    說到茶藝,朱佩有點得意道:「我三歲就會了,教我茶藝的是平江府的第一女才子施小雅,她教我讀書,教我分茶,教我繪畫,教我彈琴,我跟她學了五年,可惜她不肯收我為徒。」

    「可惜啊!」

    范寧悠悠嘆息一聲,蘇州第一才女,自己怎麼不早來大宋幾年。

    朱佩瞪了他一眼,「我傷感自己,你又在嘆息什麼?」

    「我替你可惜好不好?」

    「這還差不多,阿獃,說好了,你就去學茶。」

    這時,馬車緩緩停下,縣學到了。

    ......

    范寧回到宿舍,蘇亮和段瑜已經回來了。

    范寧往床上一躺,長長吐了口氣。

    「范寧,你臉色不太好,要不要吃兩顆我的葯。」

    說話的是段瑜,他體質比較弱,家裡從小給他配藥。

    宋朝人極注意保養,富貴人家都會給子女和長輩配補藥,這也是保證子女健康成長和長輩長壽的秘訣。

    尤其是孩子,自身免疫力比較低下,那時又沒有抗生素,所以早夭的現象十分普遍,連帝王都不能倖免,何況普通平民。

    對於富貴人家,給孩子進補調養,增強免疫能力,已是一種社會主流。

    段瑜吃的是參芩養氣丸,主葯是人蔘和黃芩。

    「我不用!」

    范寧擺擺手,坐起身笑道:「就是多喝了幾杯燒酒!」

    蘇亮聽到燒酒兩個字,頓時興奮起來,他衝上前,一臉誇張對范寧道:「你居然喝了太湖春,我爹爹最喜歡,他已經喝上癮了,喝其他酒他都覺得淡寡無味,我也很想喝上兩杯,嘗嘗是什麼滋味?」

    范寧重重把茶杯往桌上一頓,「我捨命陪君子,改天我請你們喝!」

    段瑜猶豫一下,「就怕校規嚴格呢!」

    蘇亮不屑地撇撇嘴,「校規算個屁,那些上捨生天天出去喝酒,一個個喝得醉醺醺回來,校規哪裡管過?」

    「喝酒回頭再說,我問你們一件事。」

    范寧想到了茶社,心中急切,問兩人道:「你們知不知道興趣社?」

    「當然知道!」

    蘇亮的眼睛頓時變得熱情起來,他索性跑回自己桌邊,搬來一張椅子坐下。

    「今天吃午飯的時候,大家都在談這件事,縣學的興趣社準備招募新生了。」

    范寧大喜,朱佩沒騙自己,縣學還真有興趣社。

    他連忙問道:「那你們準備報哪個社?」

    蘇亮爽朗一笑,搶先說道:「我喜歡繪畫,打算報繪畫社。」

    「你呢?」范寧又問段瑜。

    段瑜不慌不忙從口袋裡取出一顆圍棋子,往空中一拋,又輕巧接住,修長的眉毛輕輕一挑。

    「我當然是下棋,我喜歡靜,能坐一天不動。」

    范寧立刻雙掌合什,對段瑜道:「阿彌陀佛,小廟開設有念經社,非常適合小施主,歡迎小施主前來報名!」

    三人一起大笑起來,

    這時,陸有為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

    「興趣社報名開始了,名額有限,我們趕緊過去!」

    三人頓時慌了,也顧不得收拾,前腳追後腳地趕去報名。

    ......

    宋朝的社會團體一般稱為『社』,比如著名的弓箭社,蹴鞠的齊雲社,還有春社等等。

    縣學當然也不會死讀書,有各種興趣社,但和後來大學不同的是,縣學是請專業人士來教授學生。

    目前縣學有八個興趣社,琴社、棋社、茶社、書法社、繪畫社、詩詞社、劍社和蹴鞠社。

    興趣社每月逢五和十舉行活動,幾乎人人都參加,像琴棋書畫茶有人數限制,社員不多。

    而詩詞社、劍社和蹴鞠社就沒有人數限制,這三個興趣社的人數最為龐大。

    報名在縣學的藏書閣廣場前進行,廣場上敲鑼打鼓,十分熱鬧。

    此時已有百餘名下捨生從四面趕來報名。

    藏書閣的台階前擺了一溜八張大桌子,每個大桌前都擠滿了學生。「范寧,你要報哪個社?」蘇亮好奇地問道。

    「我想報茶社。」范寧四下張望,尋找茶社的桌子。

    「在那裡!」

    陸有為一指排隊最長的報名點,「那邊就是茶社,報名的人最多,聽說也最難進,你要有心理準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