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六章 何處不相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六章 何處不相逢字體大小: A+
     

    縣學學制兩到三年,因人而異,正規學生七百人左右。

    但最多時卻到了一千五百人,主要是很多縣學老學生考不上解試,便滯留在學校中。

    學校見他們一心求取功名,也不好拉下臉趕人,便一年年累積下來。

    范寧的四叔就曾是其中之一,不過他現在撞了大運,被朱元甫推薦去府學讀書。

    縣學宿舍區在東面,佔地頗大,由十幾座大院子組成。

    房子大多有一百多年,在太宗時期翻修過一次,但還是十分古老,採光也不太好。

    范寧住在問梅第一苑,只是名字好聽,其實看不到一株梅花。

    建築是一座圍堡式的大院,住著鹿鳴院的五十餘名下捨生,四個人一間宿舍。

    「范寧,真羨慕你們啊!宿舍這麼寬敞。」

    收拾好行李,陸有為便跑來看范寧的宿舍,范寧是縣士,有優待,他和另外兩名縣士住一間屋,房間比其他學生寬一倍。

    用三架屏風一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空間。

    「還湊合吧!」

    范寧笑了笑,給陸有為介紹兩位宿友。

    「這位是蘇亮,餘慶學堂的,那位是段瑜,縣學附屬學堂,你們應該都認識。」

    大家一起參加縣試選拔賽,當然都認識,很快便熟悉起來。

    范寧的兩名宿友年紀都不大,蘇亮只比范寧大一歲,身材瘦高,濃眉大眼,外形陽光,性格也十分開朗,他是縣士第三名。

    段瑜是縣士第五名,比范寧大兩歲,長得像個小娘,皮膚白皙,眉目清秀,性格也十分文靜。

    這時,外面的鐘聲敲響,陸有為笑道:「晚飯時間到了,我們吃飯去!」

    陸有為的父親不僅是府學教授,兄長也是縣學上捨生,他對縣學的情況十分熟悉,一路上有說有笑給三人介紹情況。

    縣學有四座飯堂,規模都要比延英學堂的飯堂大得多,每座飯堂能容納數百人吃飯。

    人群從不同的宿舍大院走出,經過一片鬱鬱蔥蔥的竹林,各處走來的人群很快便彙集在一起。

    「我只聽說過進士和貢舉士,縣士是什麼玩意?」身後忽然傳來一個肆無忌憚的聲音。

    范寧回頭,只見他們身後跟著幾名十三四歲的學生,范寧一眼便認出了為首學生,正是那個推攘陸有為的新生,只是他此時沒有穿上披風。

    陸有為看見此人,眼中閃過一絲懼意,連忙向旁邊讓開。

    不用細看生員牌范寧便知道他們是誰的弟子,別的學生都戴著黑色巾帽,唯獨他們幾人帶著青綠色巾帽。

    這是谷風書院張誼的弟子,綠帽子便是他們的招牌。

    「你就是范寧?」

    為首學生走到范寧面前,傲慢地打量他一下,「你很了不起啊!連我們師父的面子都不給。」

    范寧慢慢捏緊拳頭,平靜地答道:「我一向敬仰趙學政的人品,跟隨他讀書,是我的榮幸!」

    為首學生眯著眼睛道:「可惜趙老夫子卻看不上你,熱臉貼在冷屁股上,居然還是個門生,太可笑了!」

    說完,他仰頭大笑,重重撞開了蘇亮,和幾個同伴揚長而去。

    「這個人是誰?」

    蘇亮揉著被撞疼的肩膀,恨恨道:「太囂張了!」

    「他叫楊度,是楊縣丞的侄子!」

    段瑜注視著遠去的學生,冷靜地回答道:「在縣學附屬學堂他就是一霸,欺小凌弱,無人敢惹他,學業更是一塌糊塗,真不知他是怎麼考上縣學的?」

    范寧卻不奇怪,縣學這種人才薈聚之地,出現幾個『力求上進』的少年,也不足為奇。

    ......

    范寧在兩年半后將面臨和其他縣學學生同樣的考試,他課程也並不特殊,還是書法、五經、策論以及《孟子》和《論語》的深化理解。

    和學堂相比,縣學的課程更加自由,縣學除了四大首席教授外,還有其他十幾名教授,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特點隨意選課。

    每天都是上午有課,下午和晚上都是學生自習,學生可以在宿舍里練字,也可以找間課堂讀書,當然也可以去藏書閣。

    吳縣縣學藏書閣是整個平江府最大的藏書閣,擁有各種書籍圖卷近十萬冊。

    一轉眼,范寧已經在縣學度過了半個月。

    這天上午,上完了《周易》,范寧和蘇亮、段瑜快步走出了課堂。

    「幫我給老爺子請個假,我今天有點事,就不去上他的私密課了。」范寧笑道。

    私密課就是四大首席教授給自己弟子單獨授課,因為不公開,大家又把它戲稱為私密課。

    蘇亮嘆口氣:「范寧,你幹嘛那麼犟,當趙學政的弟子有什麼不好,非要做個門生,讓某些小人笑話你。」

    范寧笑了笑,沒有回答。

    到目前為止,范寧並不是趙修文的弟子,而只是他的門生,倒不是趙修文不想收范寧這個弟子,而是范寧情況有點特殊。

    范寧是范仲淹的繼承人,趙修文很清楚這一點,沒有范仲淹的同意,就算范寧想做他的弟子,他也不敢收。

    段瑜拉了一下蘇亮,「范寧不去就別勉強他,時間快到了,我們趕緊走吧!」

    兩人快步走了,范寧轉身向學堂外面走去。

    今天朱元豐中午請他吃飯,他的太湖燒酒賣得極為火爆,不僅在平江府深受歡迎。

    在京城同樣引起了極大的轟動,據說連天子都點名要喝朱樓新釀的太湖燒酒。

    前兩天,朱元豐專門派人送請柬來,請他今天中午吃頓便飯。

    范寧快步來到縣學門口,只見大門外停著一輛華麗的大馬車。

    范寧微微一怔,這不是朱佩的馬車?

    不會吧!朱佩不是回京城讀書了嗎?

    這時,車門開了,露出一張精緻俏麗的小臉,頭戴烏紗帽,穿著一件白色士子袍,腰束一條金絲玉帶。

    范寧驚喜地跑上前問道:「你不是回京城了嗎?」

    朱佩看見范寧,也一樣心花怒放,她故作不高興道:「你就這麼希望我回京城?」

    「當然不是,我是聽劉康說,你要回京城,所以.....」

    朱佩狡黠一笑,「我知道了,你是希望我回京城,你就好賴帳,對不對?」

    范寧撓撓頭,笑嘻嘻道:「過去的舊帳還提它做什麼,讓它隨風而去吧!」

    「想得美!我放的是高利貸,利滾利,還不清你休想脫身。」

    「虱多不癢,債多不愁,再說吧!」

    范寧也不客氣,直接上了馬車,馬車緩緩調頭,緩緩向北門而去。

    朱元豐是在長洲縣請范寧吃飯,長洲縣和吳縣就只相隔三里,兩座縣城遙遙相望,江南運河從兩座縣城間穿過,兩岸是大片綠油油的菜地。

    一條寬闊的官道將兩座縣城連接起來,一座巍峨的九孔石橋橫跨運河,馬車駛過了運河,不多時,便進了長洲縣的南城門。

    「朱佩,你現在還在延英學堂讀書嗎?」范寧笑問道。

    朱佩哼了一聲,「本衙內已經考上縣士了,還會在學堂讀書?」

    「那你在哪裡讀書?」

    范寧偷偷看了背後劍梅子一眼,見她板著臉面無表情,對自己視而不見。

    范寧又回過頭對朱佩笑道:「我沒猜錯的話,你就在長洲縣讀書?」

    「算你猜對了!」

    朱佩笑吟吟道:「我在梅氏女學堂讀書!」

    「居然還有女學堂?」

    范寧有些不解,「是不是學刺繡,針線活那種女學堂?」

    「我才不學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朱佩狠狠瞪了范寧一眼,一臉嬌嗔道:「我們學琴棋書畫,還請個有名的大儒教我們寫詩作詞。」

    「好像同窗還不少?」

    「那當然!」

    朱佩輕輕哼一聲,又得意洋洋道:「一共八個小娘,都是平江府人,這幾天劍姐教我練拳術,阿獃,哪天我們來比試比試?」

    范寧翻了個白眼,這是準備拿自己當沙袋嗎?

    其實范寧並不了解,北宋中產以上人家對女兒的教育也同樣重視,不過不是縣學、學堂苦讀經書那種教育。

    而是從小送去女子學堂,學識字寫詩填詞,學茶道、學化妝,學琴棋書畫,這樣,女孩兒才有機會嫁入豪門大戶去相夫教子。

    即使門當戶對出嫁,男方家不僅要看嫁妝,才藝也是很重要一環。

    宋朝社會早已形成一種共識,只有才藝高明的母親才能培養出優秀的後代。

    甚至很多豪門人家連聘請廚娘也要看相貌、看才藝。

    只是女子學堂也有高低之分,朱佩說的梅氏女子學堂就是平江府最好的女子學堂。

    馬車在一座硬山式的酒樓前緩緩停下,酒樓前矗立一座歡門,上面扎滿了五彩錦緞,使酒樓的檔次顯得十分豪奢華。

    酒樓前的高桿上挑著一幅黃底黑邊的大酒幡,上寫四個大字,太湖燒酒,背面又有四個大字,天下冠絕。

    酒樓側面有一座單獨的酒鋪,面前排著長長的隊伍,一眼望不見頭,酒鋪上面掛一張白紙,上寫:每人限購一斤。

    幾名牙人不斷在隊伍中詢問,「要不要代客排隊?」

    范寧從馬車裡出來,抬頭望著酒樓招牌,黑漆木牌上刻著兩個龍飛鳳舞的金字:『朱樓』。

    范寧認出了這筆頗有氣勢的書法,和龐府大門前的牌匾一模一樣,是天子趙禎的手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