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五章 選教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五章 選教授字體大小: A+
     

    范寧一回頭,只見他身後站著一個身材瘦小的老者,年約五十餘歲,長得小鼻子小眼,皮膚焦黃,臉上堆滿了笑容。

    他頭戴一頂峨冠,身穿一件寬大的白色儒袍,掛在瘦小的身板上,顯得有點滑稽。

    「我沒認錯的話,你就是阿獃吧!那年我見到你時還在玩泥巴,一轉眼就長大了。」

    老者表情有點誇張,兩隻圓圓的小眼睛注視著范寧,兩隻眼睛中間掛著一根孤零零的小而發紅的朝天鼻。

    「請問你是......」

    不知為什麼,這個老者給范寧的感覺很不舒服,雖然他在和自己套近乎,但范寧總感覺他的語氣中透出一絲虛偽。

    「老夫張誼,是你四叔的師父,和你祖父是老朋友了,走吧!我帶你去報到。」

    說著,他伸手去拿范寧的書袋,范寧迅速向後退了一步。

    笑道:「怎麼能麻煩教授替學生拿包。」

    張誼一把抓空,他臉上堆滿的笑容消失了,眼中閃過一絲怒色,但立刻又消失不見,勉強笑道:「年輕人懂得尊老是好事,跟我走,我陪你去報到。」

    范寧笑道:「我們劉院主已經和趙學政說好了,讓我做趙學政的門生。」

    張誼暗暗惱火,這個趙修文下手倒快,但范寧是縣士第一名,這樣優秀的少年天才三年才出現一個,他怎麼能輕易放過。

    「我和你們院主關係好著呢!谷風書院就有不少你們延英學堂的師兄,我帶你去見見他們,回頭我去給你們院主解釋,走吧!時間不早了。」

    他拉住范寧的胳膊就走,范寧卻輕輕掙脫了他的手。

    「我還是等等趙學政。」

    張誼終於有點惱火了,他上下打量一下范寧,「我說你這個學生是怎麼回事?我親自來請你,你居然還不給面子,難道你還要我求你不成?」

    「張教諭言重了!」

    旁邊快步走來一人,身材瘦高,一臉嚴肅,正是學政趙修文。

    「范寧,我不是讓你在校門口等我一下嗎?怎麼到處亂跑?」

    趙修文向范寧使了個眼色,范寧會意,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學生想參觀一下北區,正好遇到一群新生。」

    「以後有的是時間參觀,你跟我走吧!」

    趙修文上前拉住范寧的手腕,對張誼笑眯眯道:「我是特地跑到木堵鎮把這名學生定下來,張教諭晚了一步哦!」

    張誼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極為惱火地瞪了范寧一眼,罵道:「不識抬舉的東西!」

    他重重哼了一聲,轉身悻悻走了。

    趙修文臉色也有點難看,這個張誼仗著楊縣丞給他撐腰,處處破壞縣學的規矩,以權謀私,盤剝學生。

    若不是自己堅持原則,縣學早就被他搞得烏煙瘴氣了。

    「學政,我還沒有報到呢!」范寧笑道。

    趙修文哼了一聲,在他頭上敲了一記,「你這個臭小子到處亂跑,我前天去你們鎮上,居然撲個空,你爹爹說你去了縣衙,我急急趕回縣衙,又說你已經走了,你小子在耍我嗎?」

    范寧捂著頭委屈道:「我哪裡知道你在找我?劉院主又不說清楚,我都不知道縣學還要分院。」

    趙修文見他一臉委屈的樣子,不由又好氣,又好笑,他一轉頭看見了陸有為,頓時驚訝道:「你不是延英學堂的中捨生嗎?怎麼就讀縣學了?」

    陸有為戰戰兢兢道:「我....我爹爹讓我進縣學當旁聽生。」

    趙修文看見了他牌子上的鹿鳴二字,便笑了起來,「原來也是我們鹿鳴院的,一起走吧!」

    趙修文帶著范寧去主堂報到,陸有為一臉激動的跟在後面,他心中充滿了期待,學政會不會把自己也收為弟子呢?

    .......

    宋朝也有學區房的概念,各地名校附近的房價總比別的地段貴不少,倒並不是說買了學區房就能進名校讀書。

    而是很多富貴人家為了方便子女就近上學而買了名校附近的房宅。

    因為需求大,所以名校附近的房價就相應要高一點。

    在縣學北部的嘉善坊內,有一座佔地約二十畝的大宅,這座宅子叫做朱氏別宅,是當年朱佩父親上縣學時,朱元甫專門購置。

    之前朱佩參加縣士選拔賽時就住在這裡。

    房宅內游廊曲折,飛樓插空,各種亭台樓閣布局巧妙,後院有一座特別的院子,修舍數間,千百竿翠竹遮映。

    此時房間里點了兩支蠟燭,使房間里十分明亮,朱佩正慵懶地坐在一張軟榻上看書。

    她穿了一件銀邊繡花的月白色褙子,下著穿一件鑲嵌著金邊的白綾寬褲,腳上是一雙綉著百鳥朝鳳的花布鞋。

    她頭梳雙環望月髻,插著一根鑲嵌著寶石的鳳頭金釵,一絡青絲隨意垂下,遮映著她雪白細膩的臉龐。

    一雙靈動黑亮的大眼睛卻沒有看書,而是在全神貫注地聽護衛的稟報。

    護衛不是劍梅子,劍梅子就站在一旁,儼如半截鐵塔一般。

    門口站在一名穿著士子服的護衛,這名護衛身材中等,年約二十歲左右,劍眉星目,容貌十分英武。

    他叫做徐慶,是朱元甫三名貼身護衛之一,被朱佩調來暫用。

    「啟稟小主人,范寧進了鹿鳴院,跟隨趙學政,不過奇怪的是,趙學政公布的弟子名單中並沒有他的名字,卑職打聽了一下,他的身份是門生。」

    朱佩心中也有點奇怪,那臭小子可是縣士第一名啊!居然會不是弟子?

    她又問道:「名單中有其他縣士嗎?」

    「卑職打探過,其他九名縣士都成了弟子,唯獨范寧不是弟子,鹿鳴院中有傳言,好像是范寧本人不願意。」

    朱佩點點頭,這就對了,只有范寧本人不願意,他才不會成為弟子,不過他為什麼不願成為趙老頭的弟子呢?

    朱佩心念一轉便明白過來,自己都不願意成為趙老頭的弟子,何況是范寧。

    朱佩想了想便笑道:「徐慶,要不我給你弄個旁聽生的名額,你也進縣學讀書吧!」

    徐慶臉一紅,「卑職只讀過兩年小學塾,最怕讀書,謝謝小主人的好意,卑職可以應聘縣學護衛。」

    「縣學也在招護衛嗎?」

    徐慶點點頭,「卑職打聽過了,他們要招五名護衛,和學生住在一起,待遇還不錯。」

    「可以,你去應聘吧!」

    徐慶轉身要走,他又停住腳步,回頭對朱佩道:「還有一件事,卑職差點忘了。」

    「什麼事情?」

    「今天范寧好像得罪了一個縣學的大人物。」

    朱佩一下子坐了起來,連忙問道:「他得罪誰了?」

    「他得罪了谷風院的首席教授張誼。」

    朱佩笑了起來,心中更加好奇。

    「他居然把張黑刀得罪了,為什麼?」

    徐慶撓撓頭,「具體卑職不太清楚,但聽說張誼親自去招范寧為弟子,被范寧拒絕了,所以......」

    朱佩哼了一聲,那個張誼是出了名的心胸狹窄,記仇心極重,范寧得罪了此人,以後有得苦頭吃了。

    朱佩想了想便道:「你還是和范寧建立起聯繫,如果他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你。」

    「卑職明白了!」徐慶行一禮,轉身匆匆走了。

    朱佩白嫩的指頭輕輕敲打桌子,她臉上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

    「臭小子,這個人情可不是一般的大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