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二章 青珊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二章 青珊瑚字體大小: A+
     

    蔣灣村,范寧家的新房正在熱火朝天的建設,原來的幾間土坯屋已經不見了,地坪平整擴張,足足鋪開了兩畝半。

    范鐵舟打算建一座兩進帶前後院的小宅子,大概十幾間屋子,這在村裡也只是中上標準,和他父親的三排青磚大瓦房是一個水平線。

    遠遠比不上蔣員外家的三進大宅,更不用說和周員外的神仙府第相比了。

    這樣算下來,他的新房佔地一畝半就夠了,另外一畝地他留著,等過七八年,兒子快成親時再擴建。

    「二郎,今天就歇了吧!」范鐵舟看見天色已不早,便向新房的牆瓦間喊了一聲。

    他今天正好來附近看望病人,便順便來自己家中看看建房進度。

    一名年輕工匠笑嘻嘻走出來道:「范大哥,幹嘛非要空一塊地,加三十貫錢,我給你修座側院,你看怎樣?」

    三十貫錢相當於三萬塊錢,在人工成本低廉的鄉下,確實可以修一座側院了。

    「不是暫時用不著嗎?」

    范鐵舟笑了笑,他家現在也不寬裕,能省則省。

    「怎麼用不著呢?這新房修起來,總得雇幾個仆佣使女吧!下人住前院,你和大嫂住後房,阿獃住側院,不正好嗎?」

    范鐵舟也有點動心,其實他也這樣考慮過,只是娘子堅決不同意,想想也是,家裡只有一百多貫錢,買地造房子就用去差不多八十多貫。

    心疼啊!

    「你們先修房,側院的事情回頭我再和你大嫂商量一下。」

    「好咧!范大哥先去忙,天黑了我們就收工。」

    范鐵舟還要趕去蔣墩村看病人,便點點頭,轉身去碼頭。

    這時,一艘貨船正緩緩駛來,船上有人大喊:「爹爹!」

    范鐵舟聽出這是兒子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向貨船走去,只見船頭上的少年,正是自己兒子范寧。

    「寧兒,你不是去縣城結案嗎?怎麼在這裡!」

    范鐵舟著實有點慚愧,他實在太忙,抽不出空陪兒子去縣城結案,便再三囑咐兒子先去找二叔。

    「我從縣城回來了,縣令補償我一塊太湖石,我拿去給周老爺子瞧瞧。」

    范寧吩咐船夫靠岸等一會兒,他跳上岸,走上前打量自己家新房。

    他忽然發現旁邊還著一大塊地,便有些不解地問道:「爹爹,那邊還空著大塊地做什麼?」

    范鐵舟苦笑一聲道:「家裡的錢不多,如果再修那畝地就要八十五錢貫了,大大超出我們之前的計劃。」

    這兩天范寧財源滾滾,光他腰間就有半塊提取三千兩銀子的玉佩。

    只是這筆錢他準備用來開店,暫時幫不了父母,他打算把新酒的傭金收入轉給父母。

    「爹爹,錢不夠怎麼不早說,我有三千兩銀子呢!」

    『三千兩銀子!』

    范鐵舟愣住了,半天他吃驚地問道:「寧兒,你哪來這麼多銀子?」

    范寧笑了笑道:「爹爹忘記了,小賊光顧的那兩塊石頭,昨天被朱大官人買走了,給了我三千兩銀子,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們。」

    范鐵舟被震撼住了,三千兩銀子,自己要做多少年才能攢下來,他的夢想是自己努力奮鬥,十年後給家裡攢下五百兩銀子。

    可兒子就憑兩塊石頭,一夜間便賺了三千兩銀子。

    他忽然覺得自己的人生夢想竟被兒子的兩塊石頭打得粉碎。

    半晌,他嘆了口氣問道:「你娘知道嗎?」

    「娘暫時還不知道,我今天去縣城找了二叔,打算和二叔合夥開店,這三千兩銀子就是本錢。」

    范鐵舟點點頭,「這件事暫時不要告訴你娘,等尋著一個機會再慢慢告訴她,否則會嚇著她的。」

    「我知道了,爹爹,我先去給周老爺送石頭去了。」

    「去吧!」

    范寧回到貨船,貨船繼續前行,向周鱗府中駛去。

    范鐵舟只覺頭腦中有點恍惚,他還沒有從極度震撼中清醒過來。

    三千兩銀子啊!自己兒子太讓人吃驚了。

    .......

    周府官家帶著幾名家丁一起小心地將太湖石搬下了貨船。

    范寧隨即給了船夫五百文錢,船夫千恩萬謝走了。

    「小傢伙,你又搞來什麼寶貝?」

    周鱗聽說范寧運來一塊太湖石,他丟下飯碗便跑出了大門。

    范寧攔住他,一本正經道:「老爺子,我先說好了,這塊寶貝借給你賞玩幾個月可以,但你得還給我,我要做鎮館之寶的。」

    「別說廢話,快點閃開!」

    周鱗的眼睛已經被青珊瑚勾過去了,哪裡還聽得進范寧的半句話。

    范寧之所以把青珊瑚運到周麟府中,主要是為了消除安全後患。

    這塊太湖石他實際上是從李雲手中『撿漏』得來,但並不代表李雲一直不知道,萬一他跑去問了李泉,便會知道這塊青珊瑚的價值。

    李雲隨便用一個『偷稅贓物』,就能正大光明把這塊石頭收回去。

    所以范寧必須要借周鱗的手過濾一下,李雲就算髮現自己看走眼,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周鱗輕輕撫摸這塊極品青珊瑚,心中感慨萬千,這可是奇石館的鎮館之石啊!

    「阿寧,這塊青珊瑚怎麼會到你的手中?」

    「一言難盡,先把它抬進府中去。」

    周鱗連忙叫管家抬石,「大家小心點,慢慢走!」

    管家和家丁們都有著豐富的抬石經驗,他們小心翼翼將青珊瑚抬進了中庭,輕輕擱在一片草地上。

    借著這個空,范寧便簡單地將他得到這塊青珊瑚的經過說了一遍。

    不過他省略了自己利用天子賜物借題發揮一事。

    只是用溪山行旅石來說事,引出了奇石館偷稅的秘密。

    周鱗默默聽完范寧的述說,他大概明白了,縣令李雲捏住了徐家把柄,狠狠宰了徐家一刀,吃肉的是李雲,范寧跟著喝了口湯。

    他注視著范寧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官場上人心險惡,不是你一個小小少年能應對,這種火中取栗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再做第二次,否則,出了事我也救不了你。」

    范寧淡淡一笑道:「老爺子太高看我了,我的溪山行旅石被盜,我當然要報案,天經地義。

    至於縣令怎麼和徐家協商,怎麼會冒出徐家偷稅之事,我壓根就不知道,給我補償也是縣令主動提出來,還有這塊青珊瑚,是他自己不識貨,被我拿走,他又能怪誰?」

    「那是你運氣好,正好李雲和徐家不待見,假如李雲調走,來一個徐家的同黨出任縣令,徐家再反噬你,你怎麼辦?」

    范寧冷冷道:「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只好進京告御狀了,我就不信李雲會把徐家偷稅的證據扔掉?」

    周鱗一下子愣住了,這個小傢伙居然要告御狀,難道他真的有什麼依憑不成?

    范寧笑了笑,把話題岔開了,「老爺子,我們不說這個,說說正事,這塊青珊瑚我借給你賞玩兩個月,等我的奇石館開張,我得把它作為鎮館之石放進去。」

    周鱗雖是石痴,卻也不是貪得無厭之人,范寧把那塊南朝舞女石送給他,讓他十分感動,他決定要盡自己的一切力量幫助范寧開店成功。

    「等你奇石館開張之時,我會邀請一幫石友給你捧場,你要盡量多準備一些上品太湖石,不要讓他們失望而歸。」

    「老爺子放心吧!我二叔很能幹,他會把這件事辦好。」

    「但願如此,後天開始我給他上課。」

    這時,范寧又笑嘻嘻道:「這塊青珊瑚給老爺賞玩兩個月,老爺子總得有點表示吧!」

    「你這小傢伙,又在打什麼主意了?」

    「老爺子,你那塊水缸大的壽山石,能不能送給我?」

    周鱗點點頭,命管家去倉庫里把那塊壽山石搬來。

    這塊石頭當然不是壽山石那麼簡單,而是一塊極品田黃凍石,石頭呈球型,很像後世用來阻路的大石球。

    范寧早就看中這塊極品田黃凍石,真不知周老爺子從哪裡發現它?

    「這塊壽山石其實是你祖父送我的,我覺得這種黃玉有非常高的觀賞價值,可惜本朝文人還不看重它,我相信這種黃玉一定會成為價值千金的珍品。」

    范寧暗暗讚歎,不愧是石痴,居然能看出田黃石在後來變得一石千金。

    「老爺子,只有我們有心,我相信十年後,這種黃玉就一定會大放異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