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章 二叔也是?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九十章 二叔也是?牛字體大小: A+
     

    范寧連夜畫了一套蒸餾器的圖紙,次日把它交給了朱元豐。

    朱府的壽宴還在繼續,范寧卻坐船前往長橋鎮去找二叔。

    范寧並不擔心朱元豐能否買下奇石館,朱家若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還枉稱平江府第一富豪。

    抵達長橋鎮已是中午時分,范寧老遠就看見二叔的老范雜貨鋪,門口圍著一群人,只聽二叔和二嬸在有氣無力地招喊:「本店關門清倉,便宜賣了,過了這村就沒這個店。」

    危機比范鐵戈預想的來得更快,他的小店已經整整十天沒有一個客人上門。

    雖然資金方面還能撐上一兩個月,但十天沒有客人的巨大精神壓力讓他們承受不住了,反正早晚關門,還不如早點關門另謀出路。

    昨天,對面的柴氏雜貨鋪決定再降價一成,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范鐵戈昨晚一夜未睡,有點無精打采,往日黑黝黝的鬢角多了幾簇白髮,雖然是陽光明媚的春天,但他的心卻是從未有過的灰暗。

    他才三十歲,真不知道以後能做點什麼,他還要供兩個孩子讀書,還要養家糊口,整個家庭的重擔都壓在他肩頭。

    沉重的生活壓力使他華髮早生,精明的目光也變得有些鈍滯,充滿了對未來生活的迷茫。

    「二叔!」范寧出現在十幾步外,笑著向叔父揮了揮手。

    侄兒臉上笑容對范鐵戈而言簡直比三月的陽光還要燦爛,范鐵戈灰暗的內心一下子射進了幾縷陽光,希望的幼苗悄然勃發。

    「寧兒,你什麼時候來的?」范鐵戈連忙迎了上來。

    「我剛到,今天特地來找二叔。」

    范寧又對二嬸余氏行一禮,「二嬸好!」

    余氏就是長橋鎮人,娘家也是個小商人,做布匹生意。

    十四年前,還是小娘子的余氏對范鐵戈一見鍾情,那時范鐵戈還是個酒樓夥計,余家當然不同意女兒跟范鐵戈。

    但余氏不顧家人反對,一心跟范鐵戈在一起,余家見生米做成熟飯,只得承認了這門婚事。

    夫妻二人一起擺攤做生意,一點點積攢,終於開了老范雜貨鋪,還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

    這段時間,雜貨鋪遇到了生存危機,余氏心中雖然也著急擔心,但她不斷安慰丈夫,大不了就從頭開始。

    余氏看見范寧,連忙起身笑道:「阿寧一定沒吃飯吧!嬸子給你做飯去。」

    范寧可是神童大賽第一名,余氏回娘家時說起丈夫這個侄兒,也讓娘家人羨慕不已。

    甚至還有親戚托給她做媒。

    「二嬸不用了,我請二叔去前面小酒館喝一杯,再和二叔談點事情。」

    余氏眼睛一亮,連忙把范寧拉到一邊,低聲問道:「是不是開店的事情有眉目了?」

    雖然范寧只是九歲的孩子,但人家是神童第一名,肯定和一般孩子不一樣。

    尤其丈夫告訴她,大哥家的新房和醫館都是這小傢伙掙下的,余氏心中便對范寧提出的方案也充滿了期待。

    范寧笑著點點頭,「二嬸得趕緊把剩下的貨物清倉。」

    余氏大喜,連忙道:「那你們快去,這邊有我就行了!」

    范鐵戈帶著范寧來到不遠處的一家小酒館,雖然是中午,但小酒館的生意也一般,大堂的幾張桌子只了坐一半。

    「老范,好久不見了。」掌柜笑著和范鐵戈打了招呼。

    都是街坊老鄰居,十幾年交情,彼此都很熟悉。

    大家都知道範鐵戈的店要關了,這個時候都不好隨便開玩笑。

    「齊掌柜,雅室空著嗎?」

    「空著呢!王二,趕緊帶范掌柜去雅室。」

    一名酒保帶著范氏叔侄進了旁邊一間內室,內室沒有門,只掛了一幅布簾,裡面擺了一張桌子和四把椅子,比外面的長凳要好一點。

    「寧兒,喝一杯啊!」

    范寧搖搖頭,「等會兒還要去縣衙結案,酒就不喝了。」

    范鐵戈有點奇怪,「那件偷盜案不是已經結案了嗎?」

    「還沒呢!」

    范寧笑了笑,「要我這個苦主簽了字才算結案,李縣令有點急,催我把這個案子結了。」

    這時,酒保端了幾樣酒菜上來,又送來一盤肉饅頭。

    范寧拾起一個熱乎乎的饅頭,一邊啃一邊對二叔道:「開店的事情已差不多有眉目了,徐大儒要去宣州州學當教諭,奇石館他打算關掉,我們正好接過來。」

    范鐵戈眉頭一皺道:「我打聽過了,木堵花木市場的店鋪租金一年六百貫,我們恐怕承擔不起。」

    范寧搖搖頭笑道:「不用租,朱家會把它買下來,然後轉給我,代價嘛!就是那塊溪山行旅石。」

    范鐵戈一驚,「買下那家店鋪至少要兩三千貫錢,那塊石頭居然這麼值錢?」

    「二叔不知道,昨天朱家祝壽,一大群富商豪賈都爭著要買那塊溪山行旅石,最後是朱老爺子出高價買下來了。

    除了奇石館,又給了我三千兩銀子,另外,朱老爺子的小孫女也要投資奇石館三千兩銀子,佔四成份子。」

    范寧不想提酒的事情,便把昨天發生的事情大概說一遍。

    范鐵戈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樣,動輒幾千兩銀子,對他這種底層小商人而言簡直不可思議,豪門的奢侈真不是他能理解。

    「寧兒,店是你的,我給你當掌柜去。」

    范鐵戈心中已經沒有底氣,貨物清光,他手上只剩下兩百貫錢,怎麼可能和上萬貫的投資相提並論。

    范寧微微一笑,「這家店我本來打算給二叔三成份子,但因為朱家也投了本錢,佔去四成,所以我只能給你兩成份子,不用你投一文錢。」

    「不!不!不!」

    范鐵戈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開玩笑,兩成份子就是兩千貫錢,自己不能占侄子這個便宜。

    「我給你當掌柜,份子我一點都不要,寧兒,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你不要為難我!」

    范寧著實有點頭大,二叔怎麼和爹爹一樣,也是個倔牛脾氣?

    他嘆口氣道:「二叔,你聽我說,你若是外人,我不會給你任何份子,但你是我嫡親二叔,以後就由你在明面上經營,我在幕後,這家店在官府的登記上都和我沒關係,所以你必須要有份子!」

    話說到這個份上,范鐵戈也明白了侄兒的良苦用心。

    他想了想道:「這樣吧!我只要店鋪一成的份子,不過是借你的錢,以後我用分利來慢慢還。」

    范寧見二叔態度堅決,只得點點頭答應了。

    「這家店鋪有三個東家,一個是我爹爹,他佔五成份子,當然,他只是幫我佔位子,店鋪經營他不會過問。

    其次是朱大官人,佔四成份子,再其次就是二叔,佔一成份子。

    另外,二叔做掌柜,負責日常經營,每個月開三十貫錢的薪俸,基本上就這些條款,回頭我寫下來,大家簽字畫押后交給官府備案。」

    范鐵戈苦笑一聲道:「我對石頭一無所知,怎麼對得起每月三十貫錢的薪俸?」

    范寧給他斟了一杯酒,笑眯眯道:「所以二叔的第一件事就是學習,我已經和周老爺子說好了,從後天開始,二叔去蔣灣村住十天,周老爺子負責給二叔上課,他給我拍胸脯保證,十天出師。」

    「周老爺子是誰?」范鐵戈有點糊塗。

    「二叔應該知道吧!就是周員外。」

    「原來是他!」

    范鐵戈嚇了一跳,他當然知道周員外,隱居蔣灣村,高高在上。

    侄兒居然請他教自己辨石頭。

    「寧兒,這是不是太麻煩人家了?」

    范寧沒好氣道:「他老人家把我的南朝舞女石拿走了,這點忙都不肯幫,他好意思?」

    范鐵戈估計侄兒和周員外有交情,他便不再多說什麼。

    眼看自己的命運又逢轉機,范鐵戈心中異常感動,他想到這些天的絕望,在自己最危難的時刻,還是侄兒出手把自己救了。

    「寧兒,這次多虧了你......」范鐵戈心中激動難掩,聲音有點哽咽。

    范寧連忙安慰他,「二叔快別這樣說,這也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二叔幫我,二叔和嬸娘到時就搬到木瀆鎮去,我們家的房子正好空下來。」

    范鐵戈穩定住自己的情緒,他點點頭,「我先回去給你嬸娘說一說,過兩天就去蔣灣村,我還有一大堆事情要安排好才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