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八章 朱府祝壽(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八章 朱府祝壽(四)字體大小: A+
     

    范寧回頭,頓時又驚又喜,竟然是周鱗。

    周鱗穿了一件淺藍色的深衣,頭戴紗帽,眼中也閃爍著驚喜,在他身邊放著一隻精緻的木盒子,裡面應該是他參加斗石的奇石。

    「老爺子是什麼時候來的?」

    從去年年底開始,范寧便沒見到周鱗了,固然是因為范寧的學業比較繁忙,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范寧搬家到鎮上。

    「我今天一早過來!」

    周鱗用摺扇輕輕在他頭上敲了一記笑道:「臭小子,居然奪得縣士魁首,也不向我報喜?」

    范寧撓撓頭笑道:「不就是想替老爺子省錢嗎?老爺子若不封個大紅包,肯定會不好意思。」

    周鱗著實哭笑不得,笑罵道:「你這個油嘴滑舌的小財迷,哪一次想替我省錢?」

    話雖這樣說,他還是從懷中摸出一隻小錦盒遞給范寧,「這個送給你,恭賀你勇奪縣士第一。」

    「是什麼?」

    「你自己打開看!」

    范寧好奇地接過盒子打開,盒子里竟是一隻巴掌大的玉麒麟,溫潤細膩,包漿很厚,應該是傳世之玉。

    「是漢玉!」范寧一眼認出上面的雕工是漢八刀,古樸簡潔,極富創意。

    周鱗點點頭,「這應該是吳越王府流出來的玉器,十分名貴,我收藏多年,就送給你。」

    「多謝前輩贈玉!」范寧一改嬉皮笑臉,恭恭敬敬行一禮。

    這時,朱佩也上前行一禮,「周伯伯好!」

    周鱗用扇子指了指范寧笑問道:「我聽你祖父說,你今天帶這個小傢伙來參加斗石?」

    朱佩抿嘴笑道:「范寧得了兩塊極品太湖石,一心想顯擺顯擺,我就給了他這個機會。」

    周鱗頓時又驚又喜,「你這小子又得了極品太湖石,居然不告訴我,還不快拿給我看!」

    「老爺子,我先申明,這兩塊石頭不賣的,我要自己收藏。」

    范寧太了解這個老爺子,也是屬貔貅的,自己溪山行旅石被他看中,恐怕就保不住了。

    「少廢話,快拿給我看!」

    范寧沒辦法,只得磨磨蹭蹭從袋子里取出溪山行旅石,放在石桌上。

    周鱗眼睛驀地瞪大了,呼吸開始急促起來,「這...這是范寬的《溪山行旅圖》!」

    范寧暗叫一聲不妙,周老爺子要施展他的貔貅吸石大法了。

    「老爺子,這可是我的傳家之寶,是我祖父傳給我的,我準備留給自己兒子,你別打它的主意!」

    『噗!』旁邊朱佩忍俊不住,一下子笑出聲來,她連忙捂住嘴,扭過頭去偷笑,這個范阿獃口不擇言,還是真是可愛啊!

    周鱗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你祖父我可認識!」

    范寧一時語塞。

    這時,周圍的人都圍了上來,眾人七嘴八舌議論,朱元甫組織的這個高端玩石圈子主要以富商豪門為主,文人不多。

    周鱗是異類,他是石痴,幾乎每個高端圈子都會有他的身影。

    「老周,這塊石頭只能算上品吧!」

    一名姓侯的富商不理解周鱗的失態,他是江寧府大鹽商,也跟著附弄風雅,酷愛收藏奇石。

    周鱗搖搖頭,他見朱佩拿著兩幅畫,便笑道:「佩兒,你應該有這幅畫吧!」

    范寧這才明白朱佩為什麼要找出兩幅畫,這些斗石的傢伙都是富豪,恐怕都沒見過《溪山行旅圖》。

    沒有這幅畫,和他們斗石就是對牛彈琴。

    「我來!」

    范寧從朱佩手中接過《溪山行旅圖》,慢慢展開,周圍人頓時一片驚嘆,「和畫上的大山完全一模一樣啊!」

    范寧已經在石頭頂端種了一點點青苔,加上青色太湖石,更有一種高山林密、雄奇壯觀的美感。

    周鱗笑著對眾人道:「這幅畫就是本朝北派畫聖范寬的代表作《溪山行旅圖》,原本目前珍藏在皇宮,但不少摹本已經流傳出來,我府中也有一幅摹本,這塊石頭的珍貴就在於此。」

    眾人沉默片刻,剛才的姓侯的大鹽商忽然道:「范少郎,這塊石頭賣給我吧!我出一千貫錢。」

    「我出一千二百貫!」

    「我出一千五百貫!」

    「范少郎,我出兩千兩銀子!」

    ......

    眾人圍住范寧,爭先恐後報價,這些富商都極具生意頭腦,他們當然知道這塊溪山行旅石的價值。

    「各位,請聽我一言!」

    周鱗喊住了眾人,他笑眯眯道:「剛才我沒有說完,這塊溪山行旅石的主人已經不是范少郎了,否則我早就買走,還會給大家機會?」

    眾人想想也對,他們不再圍住范寧,侯鹽商問道:「范少郎,不知這溪山行旅石的現在的主人是誰?」

    范寧明白周鱗是在替自己解圍,他便指了指朱佩,「這塊太湖石我作為壽禮送給了朱大官人,各位的厚愛,我只得說聲抱歉!」

    他迅速給朱佩使個眼色,朱佩會意,對眾人道:「這是我祖父心愛的太湖石,我特地拿來和大家斗石。」

    侯鹽商還是有點不甘心,他又問范寧,「那范少郎的石頭是.....」

    范寧指著兩名家丁挑來的南朝舞女石,「那才是我的石頭,各位可以去欣賞一下。」

    眾人紛紛向南朝舞女石圍攏上去,范寧找到個機會,低聲對周鱗笑道:「老爺子,多謝了!」

    周鱗淡淡道:「懷璧其罪,你明白嗎?」

    范寧默默點頭,他心中著實有點懊悔,這件事是他欠考慮了,他原以為今天是高層次的文人斗石,可現在才發現,文人只有周鱗一個,其他都是豪商大賈。

    這些商人做事往往都不擇手段,這塊溪山行旅石太名貴,確實很容易被人惦記上。

    朱佩靠近范寧悄悄問道:「你的石頭到底要不要賣?」

    范寧原本是打算賣掉兩塊石頭掙點開店的本錢,但朱佩的投資打亂了他的計劃,這塊溪山行旅石他自己就異常喜愛,哪裡捨得再賣。

    范寧附耳對朱佩說了幾句。

    朱佩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這時,朱元甫順著走廊向這邊走來,朱佩連忙抱著溪山行旅石迎了過去......

    「呵呵!讓各位久等了。」

    朱元甫走上來向眾人抱拳行禮,他把溪山行旅石放在桌上,笑眯眯道:「各位,今天斗石我志在必得,有誰的石頭能比上我這塊溪山行旅石,不妨拿出來,我們較量一番。」

    .......

    房間里,朱元甫愛不釋手地賞玩著范寧的溪山行旅石,越看越喜歡,他笑眯眯問范寧道:「范少郎,這塊溪山行旅石我出一萬兩銀子買下來,肯不肯割愛?」

    范寧無奈地苦笑道:「大官人喜歡就留下吧!就當是我送給大官人的壽禮。」

    「你真捨得?」朱元甫笑問道。

    「我當然捨不得!」

    范寧沒好氣道:「但留在我身邊確實太危險,惦記它的人太多,連縣令都對我暗示了,還不如送給大官人,我想看的時候也能看到。」

    朱元甫哈哈大笑,「好!這件壽禮我收下了,你想看它,隨時到我府里來。」

    坐在一旁的周鱗見范寧真把這塊價值極高的太湖石送給了朱元甫,他也有點急了。

    「你這小滑頭,剛才還說是你的傳家寶,這會兒就送人了,我不管,下個月也是我的壽辰,你自己看著辦吧!」

    范寧無奈,指了指門口的南朝舞女石,「那塊石頭就送給您,您老人家就別抱怨了。」

    周鱗眉頭一皺,「你這塊石頭最多算精品,剛才斗石連前二十名都沒進,你好意思送給我?」

    「不是你老人家說的嗎?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所以我不敢把它的真面目露出來。」

    范寧從朱佩手中要過南朝舞女圖,遞給周鱗,「你看看這個!」

    周鱗展開捲軸,他忽然眼睛一亮,快步走到石頭前,仔細對照畫打量這塊石頭,片刻,他大笑著贊道:「好一塊南朝舞女石,小傢伙,這塊南朝舞女石就當壽禮送我了。」

    朱佩頓時跳了起來,撅起小嘴道:「阿獃,再過兩個月也是我的生日,你說怎麼辦?」

    范寧有氣無力道:「那邊還有一塊三潭映月石,你喜歡就拿去吧!」

    .......

    【新的一周,老高向大家求推薦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