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二章 李縣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二章 李縣令字體大小: A+
     

    范寧在柴氏雜貨鋪逛了一圈,這家雜貨店確實很大,面積至少是老范雜貨鋪的四倍,如果說,老范雜貨鋪是一家小超市,那麼柴氏雜貨鋪就是大賣場。

    這樣的規模,城西一帶的雜貨鋪勢必都會被擠垮。

    鋪子里擠滿了買東西的顧客,幾乎每一件貨物都比老范雜貨鋪便宜很多,這種情況要延續三個月,二叔的雜貨鋪關門是肯定了。

    一旦周圍的雜貨鋪都關門倒閉,老柴雜貨鋪就壟斷了城西一帶的客源,利潤就會源源不斷而來。

    說到底,商業競爭拼的還是資本和規模,在資本大鱷面前,二叔這種小魚小蝦是無法生存。

    范寧將一口銅鍋放回貨架,空手離開了柴氏雜貨鋪。

    「阿寧!」

    范寧剛走出雜貨鋪,兩個堂兄明仁和明禮便跳到他身邊,一左一右將他挾持。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其中一人笑嘻嘻道。

    另一人跟著笑著補充,「你夢寐以求的婚姻大事徹底沒戲了。」

    「等一等!」

    范寧抓起他們雙手看了看,指著右邊的傢伙笑道:「你是明仁!」

    「那你就是明禮!」范寧又對左邊的堂兄笑道。

    兩兄弟對望一眼,一起搖搖頭道:「問東答西,真不知這傢伙怎麼能奪得縣士賽魁首,說話完全抓不住重點嘛!」

    「或許和他比賽的那幫傢伙更蠢,哎!早知我們也報名縣士比賽就好了。」

    「不要後悔了!兩位大哥。」

    范寧又好氣又好笑,拿這對活寶雙胞胎沒辦法。

    「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是不是吳家正式回絕了二叔?」

    「說到吳家,再告訴你一件有趣之事。」

    明仁說完一半,明禮又笑眯眯接著道:「你相親的第二天,又有一個神童去吳家相親,叫做趙長庚,這個人你知道吧!」

    范寧點點頭笑道:「我知道,長青學堂的縣士,最後排名第八。」

    「就是這個人,他相親比你還不如,白銅帶出來了,丫鬟也認錯了人,但人家就被吳家認可,沒辦法,誰讓他家有錢呢?

    聽說吳柳兒還和他見面了,吳柳兒打扮得那個美貌啊!那個肌膚晶瑩賽雪,那個...老二,那幾句詩怎麼說來著?」

    明仁用胳膊肘捅了捅明禮。

    「澄妝影於歌扇,散衣香於舞風,拭珠瀝於羅袂,傳金翠杯於素手!」明禮及時補充道。

    「對!就是這麼美,讓趙長庚都看呆了。」

    「那是不是郎情妾意,兩人定下了姻緣?」范寧饒有興緻地問道。

    「當然!」

    兩人眼中都充滿了戲謔的目光,「吳家貪圖趙家的家世,趙家看中吳家的財產,這門婚姻豈不是天作之合?」

    「說得那麼難聽做什麼?人家兩個人情投意合嘛!」

    「這門親事還一波三折呢!

    那個吝嗇鬼吳員外聽說你考了縣士第一,就有點反悔了,他前天晚上跑來找我爹爹,說他女兒對你情有獨鍾,一心想嫁給你,說過兩天吳家就會去你家提親,阿寧,先恭喜了!」

    「恭喜你個大頭鬼!」

    范寧有點哭笑不得,又問道:「然後呢?」

    「然後聽說吳柳兒在家尋死覓活,一心要嫁給趙郎君,估計吳家又會有變故,阿寧,你要堅強一點,男兒要以前途為重,等你考上進士,讓那個吳柳兒悔斷腸子去。」

    范寧懶得和他們啰嗦,用扇子各敲了兩人一下,「你們越扯越遠了,我來找你們有要緊事呢!」

    「小人在,請縣士大人吩咐!」

    「縣士大官人,不需要小人下跪聽令吧?」明仁故作惶恐道。

    「你們兩個,正經點好不好!」

    兄弟二人氣憤地對望一眼,「老二,他在說我們不正經呢!」

    「得!我惹不起兩位,回見吧!」

    范寧故作生氣地剛走幾步,兄弟二人便笑嘻嘻奔上來,一左一右拉住他胳膊,「阿寧,別生氣了,說正事,說正事,我們現在嚴肅著呢!」

    范寧停住腳步,望著二人道:「我聽二叔說,你們兩個打算考縣學?」

    明仁撓撓頭,「不是打算考,而是已經參加過了。」

    另一人補充道:「只是沒考上而已。」

    范寧笑道:「好像五月份還有一次機會,你們兩個要不要試試?」

    兄弟二人反應極快,立刻問道:「阿寧,你是不是有什麼考縣學的秘籍?」

    范寧笑著搖搖頭,「現在我還沒有秘籍,但如果五月份你們要考的話,我倒可以整理一份秘籍出來。」

    兄弟二人大喜,「有了這份神童整理的秘籍,我們就可以發財了!」

    范寧氣得直翻白眼,真不愧是二叔的兒子,這麼擅於抓住『商機』,自己和他們兄弟比起來,算得是視金錢如糞土。

    就在這時,遠處二叔范鐵戈在揮手喊道:「寧兒,這邊有事!」

    范寧見店鋪門口站著兩名公差,便知道有消息了。

    他連忙快步迎了上去,一名公差上前行一禮,「小官人,縣君請你去縣衙一趟。」

    「我知道了,馬上就去!」

    范寧又對二叔范鐵戈道:「二叔,等會兒我就直接回去了。」

    范鐵戈著實有點不高興,這個臭小子居然沒對自己說實話,他哪裡是去找學政,分明是去找縣令了。

    范鐵戈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急什麼,先回來再說!」

    「好吧!」

    范寧看出二叔有些不高興,便不敢再堅持,他向一對孿生兄弟揮揮手,這才跟著公差去了縣衙。

    .......

    來到縣衙後堂,只見縣令李雲在低頭沉思著什麼,范寧連忙上前躬身行禮,「學生參見縣君!」

    「范少郎快請進!」

    李雲笑眯眯地請范寧進來,從桌下拎起一個布袋子,小心放在桌上,他解開布袋,一塊雄奇的太湖石露出了身姿。

    正是范寧的溪山行旅石。

    「根據李泉交代,這塊石頭是從你家裡偷去的,沒有錯吧!」

    范寧上前看了看石頭,品相完好,他心中鬆了口氣,連忙躬身道:「多謝縣君為學生找回了心愛之物。」

    「可惜那塊白玉扇墜還沒有找到,估計是在周大毛身上,他現在下落不明,本縣已派得力捕快出去緝拿,你再耐心等幾天。」

    現在范寧倒希望這個周大毛從此亡命天涯,不要再回來了。

    他躬身道:「學生會耐心等候!」

    李雲又輕輕撫摸這塊石頭,漫不經心問道:「你這塊極品太湖石,是從哪裡弄到的?」

    范寧怎麼會聽不懂縣令的暗示,這個縣令居然知道這是塊極品太湖石,他也懂石啊!

    范寧見他目光變得有些熱切,便歉然道:「這塊太湖石是我從木堵鎮奇石巷中無意中淘到,縣君大人喜歡的話,其實送給縣君大人也無妨,只是朱大官人也極為喜愛,而且我已經答應了朱大官人,這塊太湖石送給他做壽禮。」

    李雲聽說已經給了朱元甫,他頓時有些失望,他本人雖然也喜歡太湖石,但並不痴迷,倒是他岳父十分痴迷收集太湖石。

    尤其岳父前兩天寫信來,讓自己給他搞一批太湖石,他要用來送禮。

    這塊和溪山行旅圖完全一樣的太湖石實在罕見,相信岳父一定會愛不釋手,儘管它是繳獲的贓物,李雲也忍不住動了心。

    不過李雲可不是魯莽之人,他知道朱家的背景,這塊石頭雖好,他卻不敢輕易貪墨,觸怒了朱家,影響自己仕途就得不償失了。

    范寧察言觀色,看出了李雲眼中的失望,他心中暗忖,『看來今天不給他個交代,恐怕會惹惱這位縣令。』

    范寧便不露聲色地將禍水東引,「其實徐記奇石館倒藏有不少名石,如果縣君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參觀一下。」

    一句話頓時提醒了李雲,對啊!自己怎麼沒想到奇石館?

    李雲想到徐家居然派人送來申明,李泉偷盜是他個人行為,和徐家毫無關係,李雲心中不由冷笑一聲,天子御賜的白玉扇墜還沒有找到,徐家哪有那麼容易脫身?

    他立刻呵呵笑道:「這塊太湖石很珍奇,相信朱大官人一定會喜歡,拿去吧!」

    「學生再次感謝縣君!」

    范寧上前將太湖石抱在懷中,向李雲行一禮,便退了下去。

    這時,都頭陸有根匆匆走上前,將一份供詞遞給李雲,「縣君,這是李泉主動揭發的供詞,徐記奇石館十五年來嚴重偷稅!」

    李雲冷冷笑了起來,自己正在打瞌睡,枕頭便送來了。

    ......

    范寧將溪山行旅石放在桌上,立刻引起了范鐵戈父子的強烈興趣。

    「就是這塊石頭么!」

    兩兄弟一臉的驚嘆,「居然價值五百兩銀子?」

    「這塊石頭看起來也只是比較雄奇,為什麼會那麼昂貴?」范鐵戈不解地問道。

    范寧微微笑道:「二叔知道範寬嗎?」

    范鐵戈點點頭,「我當然知道,我們范家的著名畫家,號稱『北派畫聖』,這石頭和他有關係?」

    宋朝沒有照片或者電子圖片,名家作品大都是通過臨摹流傳出來,欣賞過的人畢竟是少數,所以象范鐵戈這樣只聞其名,未見其畫,其實很正常。

    范寧笑著解釋道:「范寬有幅名畫,叫做溪山行旅圖,這塊石頭就和畫上的山巒一模一樣,所以這塊石頭又叫做溪山行旅石,是文人眼中的珍品,連李縣令都對它怦然動心。」

    「那你是怎麼得到的?」明仁和明禮又好奇地問道。

    范寧沒有隱瞞,便將自己怎麼用三貫錢買下這塊石頭的過程又詳細給他們父子又說了一遍,他尤其在暗示二叔,那個小販收購這塊石頭只花了幾十文錢。

    兄弟二人卻聽得悠然嚮往,明仁一拳砸在桌上,「我決定了,明天我就去太湖各村落收購石頭。」

    明禮摟住兄弟的肩膀,眼中流露出詩人般的傷感,「發財之路獨孤而遙遠,而且銀子太重,你一個人難以背負,再加上我!」

    「你們兩個白痴!」范鐵戈氣得七竅生煙。

    他惡狠狠地瞪向兩個兒子,直著脖子怒吼道:「趕緊給我滾回房去做功課,明天一早老老實實去上學,不準再胡思亂想!」

    兩兄弟向范寧扮個鬼臉,像兔子一般地跑掉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