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一章 卸磨要殺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八十一章 卸磨要殺驢字體大小: A+
     

    這兩天徐重沒有去府學,他一直在忙碌孫子去宣州入籍讀書之事。

    大宋對異地參加科舉管得極為嚴格,絕大多數州府都有嚴格的條款,不僅要取得戶籍,居住滿多少年,擁有房宅田產,而且還要籍貫一致。

    籍貫其實是兩個意思,籍是指學生的戶籍,而貫是指先祖居住地,一般限定在三代內。

    通俗點說,你必須是本地人。

    但宣州只看籍,不看貫,而且入籍三年就能參加宣州的科舉,這簡直讓徐重喜出望外。

    儘管宣州科舉競爭激烈程度並不亞於平江府,但徐重並不在意,他只要孫子能獲得參加童子試的資格便可。

    而且餘慶學堂院主程著的態度也讓他很滿意。

    雖然沒有能讓餘慶學堂在神童大賽中奪魁,但程著並沒有因此取消之前的表態,而是繼續承諾幫助徐績前往宣州落戶。

    甚至宣城縣學的入學手續都替徐績辦好,孫子隨時可以去宣城讀書。

    而且宣州知事得知他的孫子來宣城縣學讀書,還特地寫信來邀請他出任州學教諭。

    下午,徐重穿著一身寬鬆的禪服坐在書房內看書,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只聽管家在門外稟報,「老爺,李縣令有急事拜訪。」

    因為彼此後台不和的緣故,徐家對縣令李雲從不待見,李雲今天還第一次上門拜訪徐家。

    聽說李雲來拜訪,徐重半晌才冷冷道:「請他到客堂稍候!」

    徐重有點想不通,李云為會有什麼事來見自己?這些年他可是從未登過自己的府門。

    不過徐重還是起身向客堂走去。

    走到客堂門口,徐重發現李縣令頭戴雙翅烏紗帽,身穿深青色官服,嚇了他一跳,縣令居然是穿著官服前來。

    要知道,一般官員都是穿著便服上門拜訪。

    而穿著官服,就意味著是帶著公事而來,徐重心中頓時有點忐忑不安。

    他乾笑一聲,「不知縣君到來,讓縣君久等了。」

    李雲起身淡淡道:「事先沒有通知,主要是臨時有些公事,煩請徐教授配合。」

    「公事?」

    徐重臉色一變,臉上笑容消失,語氣也有些不滿起來。

    「我會有什麼公事?李縣令走錯地方了吧!」

    李雲笑了笑道:「徐教授不要激動,不妨坐下聽我細說。」

    徐重也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他便忍住性子,在李雲對面坐了下來。

    李雲這才道:「徐記奇石館掌柜李泉涉嫌偷盜,官府需要將其緝捕歸案,所以我特地來和徐教授說一聲。」

    「胡說!」

    徐重站起身喝道:「一派胡言,李泉是規矩人,他怎麼可能涉嫌偷盜?」

    李雲心中也有點惱火了,他取出周小毛的供詞,往桌上一拍,「昨晚木堵鎮范寧家中被盜,其中一個蟊賊被當場抓獲,這就是他的供詞,是李泉指使他和兄長周大毛前去偷盜財物。」

    徐重一下子愣住了,半晌問道:「你是說,縣士魁首范寧家被盜?」

    李雲點了點頭,「我也實話告訴你吧!被盜之物可不是一般財物,而是天子御賜的白玉扇墜,徐教授,你應該清楚,這可不是小事啊!」

    徐重大腦里『嗡!』的一聲,驚得他心臟都差點停跳,他慢慢無力地坐下,心中迅速評估這件事的後果。

    剛才他聽說是范寧家被盜,他第一個直覺就是此事很可能和自己孫子有關,否則以李泉的為人,他怎麼可能做偷盜這種下三濫的事情。

    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偷盜的是御賜之物,簡直讓他不敢相信。

    徐重終於回過神,連忙道:「李縣令弄錯了吧!范寧這樣的鄉下孩子,怎麼會有御賜之物?」

    李雲冷笑一聲,「有的事情徐教授或許不知道,但並不代表它沒有發生,范寧究竟有沒有御賜之物,本官心裡很清楚。」

    徐重心中隱隱猜到御賜之物或許和范仲淹有關係。

    但現在他害怕的並不是范寧,而眼前這個李縣令,他會不會趁機利用這件事扳倒自己的兒子。

    要知道李雲的岳父可是前相公賈昌朝啊!

    這時,徐重已經坐不住了,他連忙對李雲道:「李泉只是我聘請的店鋪掌柜,他的所作所為都是他個人行為,和徐家無關,請縣君明鑒!」

    「我也希望是這樣,我今天來就是特地通報徐教授一聲,其他事情就沒有了,告辭!」

    李雲越是說得風輕雲淡,徐重心中越是擔憂,他忍住心中的焦急,將李雲送出府門。

    望著李雲騎馬遠去,徐重頓時怒火升騰,回頭咆哮,「那個小畜生在哪裡?」

    ......

    徐績被兩名家丁架到追思堂,追思堂位於徐府的東後院,這裡實際上是實施家法之地,包括徐績的父親和叔父都曾在這裡受過家法。

    徐績嚇得渾身哆嗦,跪在祖父面前站不起身來。

    徐重克制住滿腔怒火,冷冷問道:「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有沒有指使李泉去對付范寧?」

    徐績本想抵賴,但祖父凌厲的目光讓他喪失了說謊的勇氣,他半晌低頭小聲道:「我原本只是讓他教訓了范寧,沒想到他居然去偷東西....」

    話沒有說完,一記凌厲的耳光將徐績打飛出去,徐重怒吼道:「我沒有你這樣的孫子,給我打!打死這個蠢貨!」

    徐績嚇得抱住祖父的腿大哭,「孫兒是一時糊塗,孫兒知錯了,祖父饒了我吧!」

    徐重仰天嘆道:「你知道你做了什麼愚蠢之事嗎?你爹爹和叔父的官職這次就會毀在你這個蠢貨手上!」

    徐績剛才還和李泉一起得意大笑,可一轉眼,自己居然闖下大禍了。

    這時,徐績看見家丁拿著家法大棍進來,心中害怕得放聲大哭,「祖父,饒了孫兒這一次吧!」

    徐重指著他喝罵道:「之前我已經饒過你一次了,看來是懲罰太弱,你根本沒有吸取教訓,乃至惹下大禍,今天絕不會輕饒你。」

    他回頭喝道:「行家法,給我重打四十棍!」

    幾名家丁將徐績按住,另一名家丁掄起棍子便打,這一頓棍子打得徐績皮開肉綻,哭喊嚎叫,嗓子都啞了。

    雖然狠狠重打了孫子一頓,徐重心中怒氣愈盛,他又將大管家叫來問道:「李泉現在在哪裡?」

    大管家看了一眼依舊痛哭不止的小官人,不敢隱瞞,只得老實交代,「他被小官人藏在西院客房內!」

    徐重冷冷道:「你去正式通知他,從昨天下午開始,他就不再是奇石館的掌柜,他的所作所為,和徐家沒有任何關係,然後將他趕出徐府,不准他再靠近徐府一步!」

    「老爺放心,我這就去辦妥!」

    徐重想了想又補充道:「還有,他所有的東西都給我扔出去,尤其什麼扇墜之類,和徐家沒有半點關係。」

    「遵令!」

    管家帶著幾個家丁向西院衝去。

    徐重蹲下,一把揪住孫子的衣襟,咬牙問道:「我再問你,李泉有沒有把偷來的東西交給你?」

    徐績哭著說道:「他說派去的蟊賊什麼都沒偷到,就一塊破石頭,他扔到河裡去了?」

    徐重心中頓時緊張起來,不會是把白玉扇墜扔到河中去了吧!

    「什麼樣的石頭?」他追問道。

    「他沒說,我也沒有問。」徐績抽抽噎噎回答道。

    徐重一陣心煩意亂,只得重重哼了一聲,起身回書房去了。

    幾名下人連忙將徐績抬回房中,派人去找醫師來療傷。

    當徐績被打得哭喊連天之時,李泉也隱隱聽到了小主人的哭聲,他著實有點擔心起來。

    這次徐績讓他去教訓范寧,但並沒有要求他把太湖石交上來,李泉便動了私心,將那塊溪山行旅石藏匿起來。

    李泉在小院里不安地來回踱步,他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這時,大管家帶著幾名家丁走進小院,李泉心中一陣發慌,他故作鎮靜道:「劉管家有什麼事嗎?」

    大管家冷冷道:「老爺讓我來通知,從現在開始,你就不再是奇石館的掌柜,徐家從今以後和你沒有任何關係,請你現在立刻離開徐府!」

    李泉只覺一股血直衝頭頂,大吼道:「這算什麼,這就是保護我嗎?呸!卸磨殺驢,過河拆橋!」

    大管家臉一沉,「李泉,你說話客氣點,否則我亂棍打你出去!」

    李泉氣得跳腳大罵,「王八蛋,徐家說話跟放屁一樣,逼我去當賊,最後卻拿我頂罪,徐家從老到小,沒有一個好東西,都是狗娘養的王八蛋!」

    大管家勃然大怒,一揮手,「給我亂棍打出去!」

    幾名家丁揮棍向李泉打去,打得李泉連蹦帶跳,一邊大罵,一邊向大門外逃去。

    李泉逃到大門口,被管家一腳踹出大門,重重摔在台階下。

    一堆行李也一起扔了出來。

    李泉剛要爬起身大罵,只覺背心一陣重壓,似乎被人踩在腳下,他竟動彈不得。

    李泉慢慢抬起頭,只見他面前站著一個身材魁梧的虯須大漢,身穿黑邊襕袍,腰挎一口長刀,滿臉兇悍,看起來就像鍾馗一樣。

    「你....你是什麼人?」李泉緊張問道。

    虯須大漢冷冷一笑,「我是本縣都頭陸有根,在這裡等候你多時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