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九章 放長線釣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九章 放長線釣魚字體大小: A+
     

    木堵鎮的耆長宋武根很快便帶著幾名青壯鄉丁飛奔而來。

    宋武根年約四十餘歲,長得一張方臉,滿臉絡腮鬍,體格十分強壯魁梧,相貌威武,給人一種很大的威壓。

    他常年穿一件紅邊皂衣,腰間挎一把刀,他在木堵鎮當了二十年的耆長,負責抓捕鎮上盜賊,維持治安。

    宋武根雖然相貌威武,但他卻是個老油條,知道該抓什麼人,不該抓什麼人,該管什麼事,不該管什麼事,什麼事情當急,什麼事情應緩,他心中就像裝了塊明鏡一樣,一切都清清楚楚。

    范鐵舟找到他時,宋武根還正在吃飯,聽說是小神童家裡被盜,他丟下飯碗便跑來了。

    他一進院子便嚷道:「抓住的小賊在哪裡?讓我看看。」

    范鐵牛將捆得結結實實的小無賴拎了過來,宋武根一眼便認出他,頓時怒道:「又是你,周小毛,你真是活膩了,連神童家也敢偷!」

    小賊的嘴被破布堵住,『嗚!嗚!』直叫,范鐵舟掏出他口中破布。

    小賊立刻哭泣道:「耆長,是奇石館的李掌柜指使我們偷的!」

    「不用說了,另一個同夥肯定是你兄長周大毛,對不對?」

    小賊趴在地上只管哭,嚇得渾身發抖。

    「呸!」

    宋武根重重吐了口唾沫,這才對范鐵舟道:「范醫師,這人叫周小毛,他有個哥哥叫周大毛,兄弟二人從小就是鎮上的無賴,偷雞摸狗的事情做了不少,你放心,我對他們太熟悉了,天亮之前我會把周大毛抓來,被偷走的東西一定追回來。」

    范寧走上前道:「他們只是下手的蟊賊,主犯應該奇石館掌柜李泉吧!耆長應該把他也抓起來!」

    宋武根臉上露出為難之色,奇石館的東主是徐家,他可得罪不起。

    旁邊范鐵戈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十幾年,深通人情世故,極有眼色。

    他看出了耆長的為難,便立刻道:「先把另一個蟊賊抓住,東西追回來,然後我們再決定下一步做什麼?」

    宋武根頓時鬆了口氣,連忙道:「我現在就去抓捕周大毛,周小毛就暫時交給你們看管,把他綁牢,不要動私刑就行了。」

    范鐵舟將宋武根送走,又匆匆趕回來,這時,范寧對父親道:「爹爹,我去奇石館找一下李泉。」

    范鐵舟眉頭一皺,「你就暫時不要添亂了,等耆長回來再說。」

    「事情不是偷塊石頭那麼簡單,我必須要找到他。」

    范寧態度十分堅定,他一定要去找李泉。

    范鐵戈在一旁道:「大哥,我陪阿寧去吧!」

    范鐵舟見兒子態度堅決,知道攔不住他,只得點點頭,「那就讓二叔陪你去,你自己要當心!」

    范鐵舟和老三范鐵牛負責在家看守蟊賊周小毛,范鐵戈則陪同著范寧匆匆向奇石館趕去。

    ......

    奇石館距離范寧家不遠,相距不到兩百餘步,范寧和二叔趕到奇石館,卻正好看見掌柜李泉鎖門要離開。

    李泉一眼看見范寧,頓時臉色大變,拔足便跑,卻被范鐵戈一把抓住。

    「放開我!」李泉拚命護著身後的背囊,聲嘶力竭大喊,心中的恐懼讓他臉都有點變形了。

    「二叔,先放開他,我就和他說兩句話。」

    「哼!」

    范鐵戈重重哼了一聲,鬆開了李泉的衣襟。

    范寧平靜地對李泉道:「你也不用緊張,我不是來抓你!」

    這句話令李泉心中稍稍平靜,他隨即色厲膽薄地大喊起來,「我為什麼緊張,我又沒犯法,我怕什麼?」

    范鐵戈大怒,揮拳要揍他,卻被范寧攔住,范寧冷笑一聲道:「你回去告訴徐績,他想打我悶棍還嫩了一點。」

    李泉臉色大變,立刻緊張的說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和徐小官人有什麼關係?」

    范寧想通了一點,自己昨天縣士選拔賽奪冠,今天李泉就派人來偷自己的東西,很有可能是徐績心中懷恨,派李泉來教訓自己。

    如果說這個猜測只有六成的可能,而現在李泉的臉色便證明了自己猜測正確,范寧已有九成把握認定是徐績在背後唆使。

    「你就告訴他一句話,他既然想玩,我就陪他玩個大的!」

    范寧淡淡一笑,「我言盡於此,說不說由你,信不信也由你,二叔,我們走!」

    范鐵戈卻一頭霧水,找到了李泉,卻又這麼輕易把他放走,這個侄子打的是什麼主意?

    「寧兒,我看他身後有個背囊,比較沉重,你那塊石頭很可能就在他的背囊中。」

    范寧笑道:「剛才我已經摸到了,應該就是那塊石頭,說實話,我現在還巴不得他拿走,不放長線,怎麼釣得到大魚?」

    范鐵戈怔怔望著范寧,他心中十分感慨,不愧是縣士啊!他的想法和言行,自己已經完全不懂了。

    「二叔,後來吳家買你的貨了嗎?」范寧岔開了話題,不再提石頭之事。

    提到吳家,范鐵戈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沮喪,半晌嘆口氣道:「別提了,這件事實在讓人惱火,吳家倒是如約而至,買了大概百貫錢的各種鍋碗瓢盆以及其他物品。

    但是價格,他竟然要求按照對面老柴雜貨鋪的價格結算,這次買賣,我至少要虧三十貫錢,簡直就是趁火打劫,還說是念同窗舊情,狗屁!」

    「那二叔賣了嗎?」

    范鐵戈一臉苦澀,「當然賣了,不賣怎麼辦?我要錢進貨,下個月還要交房租,還有你兩個堂兄的學費,都要錢啊!」

    「那二叔覺得能熬過這一關嗎?」

    范鐵戈搖搖頭,「我告訴你嬸子,這一次我一定能熬過去,但我心裡明白,我最多只能支撐一兩個月,除非老柴雜貨鋪倒掉了,但這不可能,只能是我關門。」

    范寧沉吟良久,緩緩道:「二叔有沒有考慮過改行?」

    范鐵戈苦笑著搖搖頭,「談何容易,你爹爹是學過兩年醫術,他可以改行,而我從十七歲開始開雜貨鋪,做了整整十三年,除了做生意,別的我都不會。」

    范寧笑道:「我的意思是說,還是做生意,只不過不開雜貨鋪。」

    「不開雜貨鋪,我能做什麼?」

    范寧微微一笑,「做太湖石生意!」

    范鐵戈愣住了,這時他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問道:「寧兒,剛才你說你那塊被盜的石頭價值幾百兩銀子,是真的嗎?」

    范寧笑著點點頭,「那塊石頭是我用三兩銀子從奇石巷買來的,它的市價最多十貫錢,可如果賣給收藏者,它就值五百兩銀子,而且還會搶著買,李泉也是識貨人,他才會千方百計把這塊石頭偷走。」

    范鐵戈輕輕嘆息一聲,「我聽起來不可思議,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這可不是做夢,而是實實在在暴利行業,我想做卻沒有時間,不如我們叔侄合作,在吳縣開一家范記奇石館,我覺得一定會有前途。」

    范鐵戈也頗為動心,他雜貨鋪的命運已定,遲早會被老柴雜貨鋪壓垮,他原本打算改行開一家小吃鋪,但他自己的廚藝不行,還得請廚師,根本就賺不了錢。

    現在他正處於一種迷茫絕望狀態,范寧忽然提出開奇石館,使他又似乎看到了一線希望。

    只是范寧畢竟還是孩子,這件事他需要時間好好考慮一下。

    「寧兒,這件事讓我考慮考慮!」

    「二叔安心考慮就是了,事情不急!」

    叔侄二人回到家中,張三娘煮了幾碗雞蛋面招呼他們坐下吃飯。

    「爹爹,那個小賊呢?」范寧問道。

    「宋耆長把他押走了,另一個蟊賊還沒有抓到,宋耆長還在追查,你不要太著急。」范鐵舟安慰兒子道。

    「我一點都不急!」

    范寧笑了笑,「我上樓去收拾一下。」

    「寧兒,你不吃面片嗎?」張三娘端著一碗面片出來問道。

    「娘,我不餓!」

    范寧快步上樓去了,范鐵舟問二弟道:「我聽老三說,你的店好像經營困難,要不要我借點錢給你?」

    范鐵戈擺了擺手,「大哥,不是錢的問題,是遇到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就是平江府有名的柴氏商行,這家商行在我對面開了一家雜貨鋪,我競爭不過它,估計最多撐一兩個月就得關門。」

    「那你打算怎麼辦?」范鐵舟擔心地問道。

    「我還沒想好,不過剛才寧兒建議我做石頭生意,大哥覺得可行嗎?」

    范鐵舟搖搖頭,「那個傻孩子,盡說傻話,他會做什麼生意?」

    「鐵舟,你太小瞧寧兒了吧!」

    張三娘又端一碗面片出來,正好聽到丈夫在評價兒子,她十分不滿道:「兒子怎麼不會做生意,那你說這房子從哪裡來的?兒子不會做生意,你還是個船夫呢!能當醫師?」

    范鐵舟呆了一下,他回味一下,『也對啊!自己還真小瞧兒子了。』

    「大嫂,這房子是寧兒賺來的?」范鐵戈驚訝問道。

    「當然!」

    張三娘臉上充滿了自豪,「我家寧兒用一兩銀子買下一塊石頭,一轉手就賣了兩百兩銀子。」

    范鐵戈眼睛頓時瞪得溜圓,他現在開始有點相信了,侄子給自己說的話並不是開玩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