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三章 條件不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三章 條件不符字體大小: A+
     

    從吳宅吃完飯出來,范鐵戈有點心事重重,雖然老吳最終答應買他的貨物,但臨走時又丟出一句『親兄弟也要明算帳』,便給這次買賣蒙上了一層陰影。

    范鐵戈儘管不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但他了解老吳這個人,是那種一文錢也要分兩半用的人,就算生意做成,自己也賺不了什麼錢,十有八九也是白忙一通。

    今天這次相親,范鐵戈也感覺心裡不舒服,老吳在飯桌上很明顯對自己侄子比較冷落。

    按理他應該關心范寧的比賽,但他在飯桌上卻一個勁抱怨長橋鎮官辦學堂今年漲學費的事情。

    或許是因為他兒子明年也將在那裡讀書的緣故。

    范鐵戈望著前面的范寧,他心中充滿了歉疚,過兩天他真要去趟木堵鎮,向大哥大嫂道歉。

    畢竟相親這種事情,沒有得到孩兒父母同意,自己不該隨便做主。

    范家兩兄弟摟著范寧的脖子,伸手笑眯眯道:「白銅拿出來我們看看!」

    范寧笑著搖搖頭,「那塊白銅我沒要,隨手扔了。」

    「你這個傻小子,前面八個人都是揣進兜里了,你居然不要,難道你真想當這個吝嗇鬼的女婿?」

    說起吝嗇鬼,范寧真的體會到了,請客時菜肴雖多,卻素多葷少,而且都是用小碟子盛,兩筷子就夾沒了,自己吃完一碗飯,主人居然不主動添飯。

    哪個客人會好意思自己去添飯?

    導致自己回客棧還得再吃一頓。

    范寧笑了笑道:「那倒不是,我知道他看不上我。」

    「那有沒有把家裡說得慘一點?」明仁連忙問道。

    范寧點點頭,「我是實話實說。」

    「吳小娘那一關呢?」明禮又關切問道。

    「那一關我是遵從你們的吩咐,把丫鬟當作主人。」

    「那就對了,那個吳小娘自負美貌,她絕不會容忍別人把醜丫頭當作她。」

    兩兄弟一顆心放下了,前面八個相親者別的兩關都順利通過,結果全部栽在白銅上。

    ........

    吳宅后宅,吳員外一家三口正在評論今天的相親。

    吳員外的女兒吳柳兒今年十二歲,長得人若其名,又細又高,杏眼高鼻,櫻桃小嘴,細細尖尖的下頜,皮膚十分白皙。

    吳員外還有個兒子,目前只有八歲,性格頑劣,學業糟糕,明年就要升學堂了,估計考不上長橋鎮的名校長青學堂,只能讀官辦學堂了。

    所以吳員外很看重自己未來的女婿,他給自己女婿定的標準至少要是舉人。

    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家產在平江府只能算中上,估計年輕有為的舉人輪不到他家。

    所以吳員外瞄準了縣士選拔大賽。

    「年紀倒沒有關係,反正成了也只是定親,成婚以後再說,再說柳兒雖大他三歲,但女大三,抱金磚嘛!關鍵還是看人品。」

    坦率的說,范寧並沒有通過他的人品考驗,雖然前面八個相親者都把白銅當做銀子帶走,范寧卻沒有帶走,而是把它放下了。

    這並不能證明範寧不貪財,恰恰相反,吳員外認為范寧發現了那快白銅不是真銀,所以才氣惱地將它扔掉,這更說明範寧貪財如命。

    這種貪財的女婿吳員外絕對不會要,他一定會謀算自己的產業,吳家的產業可是留給自己兒子的。

    況且他明天還有機會相親另一名家境極好的神童,也進了四強賽,所以他對范寧的態度就不是那麼堅定了。

    「娘子覺得呢?」吳員外又問道妻子。

    吳員外的妻子姓王,娘家也是開酒樓的,和吳員外算是門當戶對,她嘴唇極薄,顴骨高聳,一雙眼睛十分犀利,能一眼看透別人的底細。

    王氏當時就躲在門后偷聽,范寧說的每一句話她都聽到了。

    她眉頭一皺道:「他家的條件實在太糟糕了,一個漁夫的兒子,鄉下只有三間破屋,我無法想象,柳兒跟了他會過什麼生活?

    我倒不是一定要求門當戶對,但至少他家裡應該有幾百畝地,地位起碼也應該是個鄉紳吧!

    而且我更擔心,萬一他考不上舉人怎麼辦?難道他家就真的指望柳兒的一點嫁妝過日子?」

    吳員外也覺得妻子說得對,萬一范寧考不上解試,他們家真的是折了女兒又賠財,成為全縣人的笑柄。

    「柳兒的意見呢?」吳員外最後還是要徵求一下女兒的意見。

    吳柳兒絕對無法容忍范寧居然把那麼丑的丫鬟當作是自己,這對她的容貌是一個極大的侮辱。

    她冷冷哼了一聲,美艷的俏臉上凝上了一層寒霜,「這種人就是沖著咱們吳家的財產而來!」

    吳柳兒一錘定音,范寧同學的第一次相親就這樣結束了。

    .......

    轉眼到了第四天,朱佩陪同范寧去虎丘遊玩了一圈。

    朱佩這幾天倒是回了一趟家,第四天一早她便跑回來,他們家在準備老爺子六十歲壽辰,實在顧不上她。

    下午,范寧乘坐著朱佩的華麗大馬車從虎丘返回客棧。

    這輛馬車是迎送貴賓專用,一般分為前後兩排,前後坐男賓,女客則坐在後排。

    范寧自然是坐在前排,朱佩則坐在後排苦讀唐詩。

    這幾天她一直在用功,范寧在比賽中的卓越表現令她有點自慚形愧,但她性格卻不服輸,既然是個團隊,她也希望自己能有所建樹。

    這幾天范寧遊山玩水,而她卻在苦背唐詩。

    馬車駛得很穩,速度又快,十分舒適,范寧坐在窗前望著外面的風土景物。

    片刻,他的興趣又轉到了坐在他對面劍梅子身上,劍梅子超人的身高本身就是一道風景,走到哪裡都要被人瞻仰。

    「劍姐,你怎麼會想到出家?」范寧好奇地問道。

    劍梅子對范寧已經比較熟悉,對他也很客氣,在她記憶中,好像還沒有誰被小主人邀請同坐馬車,由此可見范寧在小主人心中的份量。

    劍梅子看了范寧一眼,板著臉道:「家裡兄弟姐妹多,養不活那麼多人,就把我送去出家。」

    「那怎麼又想到跟隨朱佩?」范寧繼續好奇地問道。

    劍梅子冷冷道:「道觀師姐師妹多,養不活那麼多人,就把我送來朱家。」

    范寧著實有點尷尬,半晌撓撓頭道:「其實我是想問,劍姐最高明的武藝是什麼?是劍法嗎?」

    「阿獃,你怎麼象小老頭一樣,啰嗦個沒完?」

    隔壁朱佩不滿地喊道:「你說話影響我背書!」

    「哦!」范寧不說話了,但他還是饒有興緻地打量劍梅子,她劍法肯定高明,背一支至少二十斤重的寶劍,臂力了得。

    輕功也應該不錯,否則那天自己去書店就應該發現她在跟蹤自己。

    不知道她還有哪方面的武藝?

    這時,劍梅子手腕一旋,就像變魔術一樣,手上忽然出現了兩隻短鏢,她對范寧展顏一笑,露出一排雪白好看的牙齒。

    還不等范寧反應過來,只見寒光一閃,兩支短鏢便擦著他左右耳廓飛過,釘在車廂背板上,將范寧驚出一身冷汗。

    這要是自己反應快一點,略一閃身,不就送了小命嗎?

    范寧忽然從對面這位高個子女人身上聞到一種危險的氣味,自己得離她遠一點。

    ......

    馬車在縣學大門前緩緩停下,范寧打算繞道後門進客棧。

    這時,他忽然發現在縣學操場上,一群官員正向縣學大門走來,中間是一名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頭戴雙翅烏紗帽,穿一件深綠色官服,身材微胖。

    范寧頓時愣住了,這不是包拯嗎?

    他怎麼會在吳縣,難道他不是在陝西當轉運使?難道他又調來平江府了?

    范寧想了無數個可能,卻想不出一個所以然。

    這時,朱佩拉長了聲音喊道:「獃子,還下不下車?」

    范寧這才驚覺,連忙下了馬車,又探頭向縣學內望去,只見一群官員上了幾輛牛車。

    范寧心念一轉,包拯視察縣學,這是不是要參加明天的四強賽,有意思,不知這個老包還記不記得自己?

    包拯是三天前抵達平江府,他以雷厲風行的鐵腕處理了崑山腐糧案,縣令和槽幕都被免職問罪,移交給了提刑司官員審問。

    他昨天去吳江縣巡視糧庫和民情,今天又轉到吳縣巡視。

    包拯的官階不高,只是六品官員,但權力很大,這也是宋朝的特點,高品官大多是閑職,由低品官掌握重權。

    他不僅掌握兩浙路財權,同時還有監察御史頭銜,各地方官對他既畏懼,同時又十分巴結。

    此時,包拯也從牛車窗看見縣學大門處的華麗馬車,他也有點被震住了,居然是三匹馬,就算是京城也很少見啊!

    「那是誰家的馬車?」此時范寧已經進客棧了,包拯沒有看見他。

    坐在他對面的縣令李雲笑道:「朱家的馬車!」

    包拯心念一轉,脫口問道:「難道是朱貴妃?」

    李雲點點頭,包拯便不再多問了。

    原來是朱貴妃的家人,難怪......

    包拯又沉吟一下問道:「范公有個孫子,也是一個了不得的神童,他現在就在吳縣,不知.....」

    李雲笑了起來,「包公問是范寧吧!」

    「正是他!」

    包拯也笑了起來,「看來這位范小官人很有名氣,連縣令都知道他。」

    李雲當然不會說,自己是從岳父那裡得到消息。

    他捋須笑道:「這次縣士選拔賽,范寧大放異彩,明天包大官人就能親眼目睹他的風采。」

    包拯笑著點點頭,一別數月,他還真有點想念這個小傢伙。

    李雲眼中卻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緊張,無論如何,他必須用縣士選拔賽把包拯拖住,不讓他去調查民情,在自己仕途轉折之際,不能有任何不利於自己的報告出現。

    包拯認識范寧,那是再好不過。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