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二章 隱蔽的相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二章 隱蔽的相親字體大小: A+
     

    范寧有點苦笑不得,難怪二叔的目光那麼歉疚,不過自己才九歲,相親有什麼意義?

    范寧笑笑道:「既然來了,看看也無妨!」

    范明禮摟著他肩膀,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著他道:「老弟,你別想多了,你看上人家沒用,關鍵是人家要看上你。」

    范明仁也摟住范寧肩膀,笑眯眯道:「吳家那個小娘長得真不錯,可惜是屬老虎的!」

    范寧啞然失笑道:「那小娘才多大,居然就能看出屬虎了?」

    「哎!你看了就知道了,難道我們還會耽誤你的終身大事不成?」

    范寧想到二叔的懇求,心中有點猶豫,「可是……會不會影響你們店鋪?」

    兄弟二人對望一眼,兩人眼中都露出憐憫之色,明仁搖搖頭道:「如果你願意以身飼虎,挽救小店,我們也可以成全你。」

    范寧可不是這個意思,他估計自己也說不清楚,連忙徹底否認,「我聽你們的,只管吃飯。」

    這時,范鐵戈在台階上叫他們,「你們三個,趕緊進來!」

    三人連忙跟隨范鐵戈走進了吳宅。

    這座宅子的主人吳員外和范鐵戈曾是一個學堂的同窗,當年范鐵戈考縣學不中,他便留在吳縣,在吳老員外家開的酒樓里做夥計。

    十三年前,范鐵戈靠自己一點點積蓄租下一座小門面,開了自己的店鋪,打拚了十幾年,他的店鋪變成了兩層樓的雜貨鋪。

    這期間他成家生子,在家鄉蔣灣村,范鐵戈也成了大家景仰的成功人士。

    但人生如穿衣,冷暖自知,范鐵戈的雜貨鋪本小利薄,卻要養家糊口,要供兩個兒子讀書,生活的壓力可想而知,

    光鮮的背後,其實是一個男人時時刻刻要面臨破產危機的巨大壓力。

    柴氏雜貨鋪的橫空出現,使范鐵戈店鋪的生存危機終於被引爆。

    為了擺脫破產的命運,范鐵戈不得不來求昔日的同窗。

    正好吳員外準備在吳江縣開一家新酒樓,需要採購一批鍋碗瓢盆。

    吳員外看在昔日同窗的面上,答應幫他這一次,但同時他也開出一個條件,讓范鐵戈帶他侄子范寧來家裡吃頓飯。

    科舉制度對大宋而言,不僅是後備官員的選拔機制,同時也是大宋金龜婿的培養基地,每次科舉產生的進士就像剛出爐的炊餅,總是被權貴豪門一搶而空。

    其他京城的中層高官員,或者一心想提高政治地位的鉅賈大賈,他們當然也想登上進士的相親台。

    只可惜僧多粥少,他們搞不到非誠勿擾的門票。

    但沒有非誠勿擾,還有同城熱戀,還有愛情連連看。

    他們便會和地方豪門一樣,將目光轉向各州解試的前幾名上,提前攔截未來的進士。

    當然風險也大,各州解試前幾名未必就能考中進士,好容易釣到一隻金龜婿,最後卻發現是只鍍金鱉。

    白白賠了女兒和嫁妝。

    在這種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社會風氣引領下,甚至只要能考過解試,上門求親的媒人就會踏破門檻,

    雖然宋朝的舉人不能當官,但考中舉人,社會地位自然會大大提高,能進好的學堂當先生,或者進官府當文吏,豪門大戶爭相聘用,生活在鄉下,直接就是鄉紳了。

    吳縣的縣士選拔大賽在全國都有名氣,十五年來,已經出了三個賜同進士出身的少年神童。

    這次縣士選拔大賽一開始,就引起了本地人的高度矚目,雖然比賽還沒有結束,但范寧在選拔賽中的耀眼表現已經吸引了不少吳縣大戶人家的關注。

    吳家就是其中之一。

    范鐵戈帶著三個孩子走到中堂,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白胖男子笑呵呵迎了上來,他從穿一件藍色亮緞深衣,頭戴上好的白綢襆頭,腰間束一條革帶,革帶上掛滿了各種玉石小玩意。

    「酒菜已經準備好,就等你這口鐵鍋來做飯了!」

    兩人哈哈大笑,重重擁抱一下,范鐵戈指著自己的兩個兒子,笑道:「這是我的兩個犬子,跟我一起來蹭飯。」

    明仁和明禮連忙上前行禮,「參見世叔!」

    「呵呵!我真分不清誰是明仁,誰是明禮?」

    話雖這樣說,吳員外的目光卻始終盯著後面的范寧。

    「這位就是......」

    「這就是我侄子范寧!」

    范鐵戈把范寧拉上前,給他介紹道:「這位就是吳員外,我在學堂讀書時的同窗好友。」

    范寧抱拳行一禮,「晚輩給吳員外添麻煩了。」

    「范少郎太客氣,快請!大家跟我來。」

    明仁在范寧耳邊低聲,「下面是考察的第一個環節,你會無意中發現身邊有銀子,唾手可得,先友情提示,那不是銀子,而是打扮得像銀子一樣的白銅。」

    「你怎麼知道?」范寧笑問道。

    「你是第九個相親者,這可是前面八人的血淚總結。」

    范寧笑眯眯道:「莫非你們兄弟也是前八人之一?」

    旁邊明禮按著前胸,擺出一副中箭受傷的痛苦模樣,「太傷人了,太傷心了,好心不得好報啊!老二,別再提醒他,讓他自己去品嘗吳家的暗箭難防吧!」

    明仁卻一臉正氣,「如果不告訴他,我們付出那些慘重代價豈不是沒有了意義?明禮,你可是要倒十天的垃圾啊!」

    范寧著實喜歡這兄弟二人,他摟住二人的肩膀,「繼續說,下面還有什麼機關?」

    明仁附耳對范寧叮囑幾句,范寧連連點頭,「真是機關重重啊!」

    這時,范鐵戈喊兩個兒子道:「你們兩個跟我來,吳世叔要和阿寧說幾句話。」

    明禮用胳膊輕輕捅了一下范寧,意思是說:「好戲開鑼了!」

    明仁同情地看一眼范寧,他目光的意思卻是,「哥哥就只能幫你這麼多。」

    兩兄弟丟下范寧,跟著父親走了。

    「范少郎,這邊請!」

    吳員外將范寧請到客堂坐下,又讓人上茶,范寧眼一瞥,卻放茶碗的小桌下有一錠白花花的銀子,大約五兩左右。

    范寧心中暗笑,真的有銀子啊!

    吳員外就彷彿沒看見他眼皮下的銀子,他笑眯眯問道:「請問范少郎父親目前做什麼差事?」

    范寧撓撓頭,很認真的答道:「家父目前在太湖打漁,是一個漁夫!」

    「哦——」

    吳員外臉上的笑容變得有點不自然,但依舊保持著禮貌,他又問道:「范少郎的家不是在木堵鎮上嗎?」

    范寧連忙搖頭,「木堵鎮上是臨時租的房子,我家在蔣灣村,家境較貧寒,三間草屋而已。」

    吳員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又打量一下范寧的衣著,只見他穿一件半舊的細麻直裰,頭戴的方巾也洗得發白,從穿著就看得出來范寧家境確實不行,著實令吳員外心中有點失望。

    他勉強又笑了笑,「范少郎請稍坐,我去看看飯菜好了沒有?」

    「員外儘管去!」

    吳員外意味深長地瞥一眼桌下的銀子,轉身便快步離去。

    這時,范寧卻拾起地上的白銀,掂了掂重量,又仔細看了片刻,果然不是白銀,應該是白銅。

    范寧輕輕哼了一聲,隨手將白銅擱到桌上。

    喝了一杯茶,這時,一名管家走進笑道:「飯菜已經好了,老爺請少郎前去用餐。」

    范寧終於等到了吃飯一刻,這才是他來吳員外家中做客的本意,吃飯才是實質,其他什麼相親都是浮雲。

    「多謝!煩請帶路。」

    范寧跟著管家向外走去,剛出客堂,迎面來了一個少女,也就十一二歲左右,上身穿一件淺黃色短襦,下穿一條紅色長裙,梳著雙環髻,長得鼻孔朝天,相貌頗丑,黝黑的臉上有幾顆小白麻子。

    管家上前行一禮,「吳姑娘來了?」

    少女點了點頭,笑吟吟的望著范寧,這就是吳家的第二次考驗,準確說是女主角設下的考驗,用明禮的話說,此計叫做李代桃僵。

    試探范寧對女主角的傾慕程度。

    范寧上前深深施一禮,「小生參見吳小娘子,早已久聞小娘子芳名!」

    那少女捂嘴顫笑不停,管家暗暗搖頭,什麼眼神啊!真正的吳姑娘會這麼丑嗎?又是一個考驗失敗者。

    他笑道:「少郎弄錯了,這不是我家小主人,而是小主人的丫鬟小桃,她正好也姓吳。」

    「哦!原來如此,我弄錯了,不好意思。」

    范寧笑了笑,便跟著管家匆匆走了。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