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一章 明仁和明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一章 明仁和明禮字體大小: A+
     

    四強賽延期了五天。

    這五天范寧並沒有回家,而是在平江府各地景區遊玩。

    遊山玩水,還包吃包住,這哪裡是來比賽,分明是來度假。

    第三天下午,天下起了濛濛細雨,范寧在外面逛了一天,又累又餓,兩條腿都麻木了。

    范寧坐在牛車上昏昏欲睡,這一刻,他只想立刻衝進客棧飯堂美美大吃一頓,然後回房睡個昏天黑地.

    牛車緩緩停在客棧門口。

    雖然下雨,可客棧門口卻擠滿了吳縣的士紳大賈,足有四五十人,他們撐著傘,就在門口耐心等候著神童們出現。

    現在已是四強賽了,四強賽只剩下十二個神童,會有十人入選縣士,所以幾乎每個選手都很寶貴。

    若不是客棧大門站著八名弓手,他們就會衝進客棧請神童去自己家中吃飯了。

    范寧這幾天深刻體會到了縣士選拔賽在吳縣百姓心中的地位。

    他有一塊四強賽的入場腰牌,每次他無意中露出腰牌,都會引起一陣轟動,吃飯不要錢,買東西也會打對摺,每個都對他指指點點,眼中充滿羨慕。

    「謝謝大叔!」

    范寧將五文錢塞給車夫,車夫連忙拒絕,「早知道小官人是神童,我就不讓別人上車了,車錢是萬萬不敢要。」

    范寧知道他不會收錢,也不勉強,便跳下牛車,用衣服遮住頭向客棧內奔去。

    這時,有人大喊:「他是延英學堂的范寧!」

    士紳大賈們都涌了上來,「小官人,去我家做客吧!」

    「小官人,我也是木堵人,我們是同鄉啊!」

    眾人熱情無比,眼看要動手搶人。

    范寧心中一陣懊悔,早知道從後門走,他連忙調頭向後門跑去。

    忽然,他聽得一個熟悉的聲音。

    「寧兒慢走!」

    范寧連忙停住了腳步。

    只見濛濛細雨中,一個稍胖的撐傘男子站在客棧另一邊,在他身旁,兩個相貌難以區分的孿生少年站在屋檐下玩耍。

    「二叔!」

    范寧認出了撐傘男子,正是他的二叔范鐵戈。

    他連忙笑著迎上去,「二叔怎麼來了?」

    范鐵戈輕輕敲了他一下,「你這小傢伙,來縣裡居然不去二叔家?」

    「我想去的,可是忘記二叔家在哪裡了?」范寧撓撓頭,不好意思笑道。

    「這種理由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我在這裡等了半天,就是進不了客棧,幸虧你從外面回來,現在就跟二叔走。」

    「你們兩個!」范鐵戈回頭喊了一聲。

    兩個孿生少年跳了上來,「阿寧!」兩個少年一左一右笑嘻嘻地抓住范寧的胳膊。

    一聲『阿寧』讓范寧心中暖哄哄的,居然沒叫自己阿獃。

    范寧立刻對他們有了好感,這兩個孿生少年應該就是二叔的兒子,明仁和明禮了。

    他們比自己大三歲,正好到發育迅猛的時候,足足比自己高半個頭。

    「阿寧,你說我是明仁還是明禮?」左邊的少年笑問道。

    范寧仔細打量他們一下,他還真看不出來,兩人不僅穿著同樣的衣服,相貌也完全一樣。

    范寧茫然地搖搖頭,其實就算他們兩人長得天差地別,他也不知道誰是明仁,誰是明禮?

    「哈!老二你輸了,十文錢,不準賴!」

    「去!我什麼時候賴過你的錢。」

    右邊少年沮喪地嘟囔一句,他有點不甘心地問范寧道:「阿寧,以前只有你能分辨出我們,現在怎麼分不清了?」

    范寧心中驚訝,想不到范獃獃還真有過人之處,或許他的視角和常人不同,能分辨出這兩兄弟。

    不過現在范寧也能分辨出來了,他笑著對右邊少年道:「你是明禮!」

    既然對方叫他老二,他肯定就是明禮。

    右邊少年嘆口氣:「老二,他真的分辨不出我們了!」

    范寧有點懵了,怎麼都叫對方老二?

    這時,范鐵戈叫住一輛牛車,「你們三個,快上車!」

    兄弟二人拉著范寧上了牛車。

    「你們兩個,到底誰是老大?」范寧笑問道。

    「當然是我!」兩兄弟異口同聲地指向自己。

    范寧忍不住大笑起來,他知道了,這兩兄弟都想當老大。

    坐在前排的范鐵戈回頭笑道:「這件事還真不怪他們,兩人生下來后,產婆忘記給他們手腕系帶子,抱去洗完澡后,就分不清哪個先生出來,所以我們指定其中一個是老大。」

    「那二叔分得清他們誰是明仁,誰是明禮嗎?」

    范鐵戈看了兩個兒子半天,老臉一紅,喝道:「誰是明仁,舉起手來!」

    兄弟二人誰都沒有舉手,一人嘟囔道:「連自己兒子都分辨不出來,還好意思當父親?」

    范鐵戈翻了個白眼,有點惱羞成怒道:「兩個臭小子,以後不給你們穿一樣的衣服了。」

    這時,才有一人舉起手,「爹爹,我是明仁!」

    范寧這才發現,明仁的右手腕上有個很小的黑痣,而明禮沒有。

    原來范獃獃是這樣區別他們的。

    其實范寧弄錯了,范獃獃之所以能區別這兩兄弟,是因為他們兩人眼中流露出來的情感不一樣,明仁略顯熱情,明禮略微冷靜。

    范獃獃捕捉人的情感比常人更加細膩敏銳,所以他能分辨出來。

    .......

    長橋鎮實際上是吳縣的城關鎮之一,范鐵戈的雜貨鋪就在縣城內,是一家臨街店鋪,鋪子佔地很小,上下兩層木樓,鋪面寬不足一丈,里裡外外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日用百貨。

    鋪面上方掛著一塊已經斑駁發白的招牌,上寫『老范雜貨鋪』。

    「你們想去的話趕緊求情去!」范鐵戈回頭對兩個兒子喝道。

    兄弟二人就像受驚的兔子一樣,一蹦跳下牛車,向店鋪內飛奔而去。

    只聽他們在店鋪里大嚷。

    「娘,明天我負責洗碗!」

    「娘,三天的垃圾我包了!」

    .......

    「二叔,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范寧已餓得前胸貼後背,眼前一陣陣發暈。

    他不明白已經到了二叔的店鋪,為什麼還不下車去吃飯。

    范鐵戈歉然道:「寧兒,今天二叔其實想請你幫個忙。」

    「二叔太客氣了,只要小侄能做到,一定幫忙。」

    「你看看那家鋪子!」

    范鐵戈指著斜對面一家佔地規模頗大的店鋪,店鋪上方掛著巨大的旗幡,寫著四個大字,『柴氏雜貨』。

    「啊!那也是家雜貨鋪。」范寧驚訝道。

    范鐵戈嘆口氣,「十天前剛開的雜貨鋪,規模是我店鋪的五倍,所有物品價格都比我便宜兩成,對我店鋪衝擊實在太大,客流銳減八成,從昨天到今天,我一票生意都沒做成。」

    「那二叔是否考慮跟著降價呢?」范寧沉聲道。

    范鐵戈苦笑一聲,「那家雜貨鋪開業的第二天,我就跟著降價賠本賣貨了,但人家降得更狠,他們在吳縣和長洲縣有五家大型雜貨鋪,本錢大,撐得起,我們小本生意,拼不過他們啊!昨天房東跑來要漲房租,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那我能幫二叔做什麼呢?」

    范鐵戈沉吟一下道:「是這樣,我有個大主顧,也算是我的老朋友,他家在平江府開了好幾家酒樓,各種雜貨消耗比較大。

    昨天他不知從哪裡打聽到,說你在神童比賽上風頭很勁,今天一早跑來找到我,想請你去吃頓晚飯,二叔知道讓你為難,但這個主顧對我太重要.....」

    「二叔別說了,我很高興幫二叔,吃頓飯而已,有什麼大不了。」

    范鐵戈心中苦笑,要是大哥和大嫂知道這件事,非要罵死自己不可,哎!過兩天再去向他們道歉吧!

    這時,兩兄弟一臉興奮地從店鋪里跑出來,跳上牛車,其中一人將一隻梨扔給范寧,「我家後院種的梨,嘗一嘗!」

    范寧正餓得頭昏眼花,這隻梨簡直是雪中送炭。

    他擦了擦梨,便和兩兄弟一起啃了起來......

    不多時,牛車在一個大戶人家門口停下,他們下了車,范寧打量一下這戶人家,大約佔地三四畝,院牆高八尺,大門上方是一座黑瓦門頭。

    門頭下掛著一塊金光閃閃的牌子,上寫『武騎尉』三個金色大字,旁邊還有兩個豎寫的小字『吳宅』。

    武騎尉是大宋最低一級勛官,從七品,如果沒有官階的話,地位也就比普通百姓高一點點。

    一般是為朝廷做出貢獻才會授勛,比如納稅大戶,比如助學、比如興辦慈善機構,再比如向災區捐錢捐糧,幫助官府安置災民等等。

    得勛官也有好處,首先是找工作容易,進機關事業單位優先錄取,當然,宋朝是指進官府當文吏,其次是免勞役,第三個好處最令人嚮往,就是可以娶妾。

    大宋平民是不允許重婚的,娶妾就是重婚的一種。

    想娶妾要麼就去考科舉,書中自有顏如玉,考上舉人能娶妾了,還有一個辦法就是獲得勛官。

    最快捷有效的辦法就是向官府慈善機構或者縣學捐一大筆錢,達到了標準,官府就會一級級報到朝廷。

    朝廷派人核實后,第二年的授勛名單上可能就會有你的名字。

    范鐵戈付了車錢便匆匆去敲門,這時,范家兄弟低聲對范寧道:「你知道今天來做什麼?」

    「不是來吃飯嗎?」范寧笑道。

    「呵呵!吳家這隻鐵公雞,想吃他們家飯哪有那麼容易?」

    范寧不解地問道:「那是來做什麼?」

    兄弟一人嘿嘿一笑,「其實是相親!」

    另一人補充道:「我們兄弟的任務,就是保護你不要被美色迷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