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九章 再下一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九章 再下一城字體大小: A+
     

    主考官抽了順序簽,第一支是藍簽,他笑著對范寧和朱佩道:「兩位把題目和答案交上來吧!」

    小童收走題目和答案交給了主考官,主考官打開題目,笑了起來,「居然又抽到了謎語題!」

    謎語題數量極少,能抽中它,說明手氣不錯,但並不代表題目就容易回答,畢竟會猜謎的人並不多。

    猜不出謎底,或者猜錯,得分都是差,可一旦猜中,而且書法也不錯,那得分就是上上了。

    幾名考官都湊上前,謎面是『螢』字,射一字。

    延英學堂給出的謎底是『花』字,主考官沒有立刻表態,又笑著問范寧,「你為什麼認為謎底是花字?」

    范寧不慌不忙道:「大暑流火,草腐化為螢蟲,所以螢就是草化而成。」

    事實上,大暑時天氣炎熱,加上前些日子下雨,草在高溫高濕下往往會腐爛,而這個環境正適合螢火蟲卵孵化,很多草上依附的蟲卵便孵化了,一隻只螢火蟲便隨之出現。

    古人不知,便以為螢火蟲是草化而成,這個謎語就孕育而生,螢打一字就是花字。

    主考官撫掌大笑,「答得好,字也好,給分上上。」

    范寧和朱佩同時大喜,兩人擊掌慶賀。

    第二個答題的是長青學堂,他們作詩一首,題目是上元。

    他們也作出了詩,書法也不錯,但幾名考官都認為詩意平平,不算上佳之作,一致同意給分上中。

    兩名長青學堂的學生立刻變得沮喪起來,他們的院主更是臉色難看,長青學堂的院主姓費,是一個很胖的中年男子。

    他這次出奇兵,把聯考的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放在副隊上,就是想把乙區這張四強賽入場劵也撈到手中。

    這樣,四強賽中就有兩支長青學堂隊,最後奪取第一名的把握就大多了。

    沒想到出師不利,第一題長青學堂就得分上中,讓費院主心中著實惱火萬分。

    「附屬學堂請答題。」主考官笑眯眯對兩名附屬學堂的學生道。

    附屬學堂運氣非常好,他們抽到的題目是:『豈敢定居,一月三捷。』

    要求說出出典,並背誦全文。

    這恰恰是每個學堂都要學的內容,出自《詩經.採薇》。

    一名學生朗聲道:「這句話出自《詩經.採薇》,其全文如下:

    採薇採薇,薇亦作止。

    曰歸曰歸,歲亦莫止」

    .......

    他一口氣背下全文,考官們一致誇讚,均給出了『上上』分。

    「這不公正!」

    考場內忽然有人大喊一聲,房間里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扭頭望去。

    只見長青學堂的費院主滿臉通紅地站起,揮舞著手臂道:「我抗議,打分不公正!」

    考官們眼露不滿,紛紛竊竊議論,主考官擺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他面帶微笑問道:「請問費院主,哪裡不公正?」

    費院主高聲道:「我們學堂和延英學堂都是書面答題,其中考教了書法分值,為什麼縣學附屬學堂不考書法,直接背誦就可以了,萬一他們書法不佳,不配上上得分怎麼辦?」

    主考官點了點頭,解釋道:「我理解費院主心情,但題目上並沒有要求默寫,只要求背誦,他們並沒有違反題目要求,得分上上,並無不妥。」

    這時,劉院主舉手道:「張主考,請容我插一句話。」

    「劉院主請說!」

    劉院主站起身,不慌不忙道:「上一屆縣士選拔賽也發生過類似情況,我記得當時做了一個補充規定。

    同一輪題目,如果另外其他學堂都是筆試,那麼抽到背誦的學堂也需要加驗書法,我就不知道這個規定對本屆選拔賽有沒有效?」

    主考官的臉色有點難看,半晌對縣學附屬學堂道:「你們默寫四行,交上來!」

    費院主卻不依不饒,「現在才默寫,算不算超時?」

    主考官心中惱怒,一拍桌子道:「這和學生無關,你再無理取鬧,我可以將你逐出考場。」

    費院主還想再爭辯,劉院主將他拉坐下。

    劉院主心裡有數,這件事應該是主考官忘了,倒並不是偏心,但費院主太較真,盯住此事不放,若把這幫老學究惹惱,就真的對長青學堂不利。

    片刻,附屬學堂交上書法,主考官看了看,便冷冷道:「書法上佳,得分上上!」

    接下來的三題,三方皆發揮出了高水平,得分都為上上,似乎長青學堂並沒有受到刻意打壓,費院主雖然心中極度不滿,但他始終保持沉默。

    轉眼便到了最後一題,形勢對長青學院十分不利,除非其他兩家學堂都得上中分,而長青得分上上。

    否則,延英和縣學附屬兩家學堂,任何一家學堂保持上上得分,長青學堂都會被淘汰。

    第五題比賽開始,小童抱著題籤筒向三家學堂走去。

    這時,附屬學堂教諭陳英低聲對劉院主笑道:「看樣子,今天又要加賽了。」

    劉院主笑了笑,沒說話,旁邊費院主極度不滿地重重哼了一聲。

    之前答第三題時,縣學附屬學堂也抽到作詩題,卻得了上上分,難道他們的作詩水平就能達到詩人的高度?

    他認定考官不公,這件事他一定要投訴到底。

    教諭陳英看出費院主怒火中燒,他也笑笑不說話了。

    朱佩小心地抽出了最後一題,她心中好奇,沒有交給范寧,便自己拆開題籤,「呀!」她驚呼一聲,連忙將題籤如燙手山芋般扔給范寧。

    范寧打開題籤看了看,頓時笑了起來,居然抽到了作詩題,題目是農家。

    這道題范寧幾乎不用思考,當初報考延英學堂時,他就有所準備了。

    范寧提筆便寫下一首農家詩。

    晝出耘田夜績麻,村莊兒女各當家。

    童孫未解供耕織,也傍桑陰學種瓜。

    他將詩遞給朱佩,「抄一抄,咱們就完成任務了。」

    朱佩大喜,連仔細地將詩抄下,又仔細讀了一遍,這才按照規定折起來。

    只片刻,三家學堂都答完題目。

    主考官看了看三家學堂,便抽出第一支順序簽,是紅簽,他笑道:「請長青學堂答題!」

    長青學堂最後一題運氣不錯,是一道對聯題,上聯是:小窗前數聲鳥語。

    他對的下聯是:短牆外幾點梅花。

    對得非常工整,但這卻不是新對聯,而是在民間已有流傳,這個學生顯然比較知識廣博,把這幅對上了,得分上上。

    雖然得分不錯,但長青學堂的兩名學生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他們的命運已不在自己手上,而掌握在其他兩家學堂手中。

    兩人神情十分緊張,等待著命運的裁決。

    主考官抽出第二支順序簽,笑道:「是藍簽,請延英學堂答題!」

    童子上前,將答題卷和題籤收走,交給了主考官。

    主考官笑道:「我們來看看延英學堂的最後一題!」

    幾名考官紛紛圍攏上來,仔細拜讀這首詩。

    一名考官笑道:「這是描寫農家孩童的農耕生活,寫得很形象,很生動,頗有生活趣味。」

    另一名考官輕輕嘆息道:「讀這首詩,我就想到了自己孩童時的生活,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啊!」

    主考官又笑著問范寧道:「范少郎是不是也常常幫助父母干農活?」

    范寧看看自己的手掌,上面有幾個小繭,估計范獃獃也種過菜,他便點點頭道:「我父親是漁夫,我幫母親種菜。」

    朱佩在一旁捂嘴輕笑道:「我猜你那是爬樹掏鳥窩磨的繭。」

    「誰說的,我也干農活好不好!」

    主考官讚許地點點頭,「能寫出這樣的詩,足見你有一顆赤子之心,我給你上上分!」

    范寧大喜,伸手就去抱朱佩,卻被朱佩狠狠踢了一腳,咬牙道:「臭小子,你敢占我便宜?」

    范寧撇了撇嘴,心中暗道:『乳臭未乾的黃毛小丫頭,誰稀罕占你便宜。」

    長青學堂的兩個學生卻霎時間臉色慘白,延英學堂得分五個上上,他們只有四個上上,一個上中,慘遭淘汰。

    費院主再也按耐不住滿腔怒火,重重哼了一聲,起身便走,他去找學政投訴去了,這口惡氣他實在咽不下。

    比賽還在繼續,對延慶學堂和縣學附屬學堂尤其重要,附屬學堂的成績將決定誰能獲得四強賽的最後一張席位。

    最後一個答題的是縣學附屬學堂,他們運氣還是不錯,抽到的是《禮記》,這是學堂上捨生要求熟記的。

    儘管參賽的兩名學生是中捨生,但《禮記》難不住他們,題目要求背一千字,對他們更是小菜一碟。

    一名學生起身朗聲背道:「曲禮曰: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敖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這名學生背的十分熟練,很快便背到『越國而問焉,必告之以其制。』

    背到這裡就算收尾了,他的同伴寫了幾行字上去,算是交了書法書法,最後等待考官打分。

    幾名考官紛紛點頭,背得不錯,應該是滿分,一旁的劉院主看出考官都要給高分了,他不由輕輕嘆了口氣,看樣子真要加賽了。

    這時,朱佩卻將手筆直舉起,高聲道:「主考官,他有兩處地方背錯了!」

    這個舉報頓如石破天驚,兩名學生大驚失色,眾考官竊竊私語,他們沒有聽出哪裡背錯啊!

    主考官不露聲色問道:「他們哪裡背錯了?」

    朱佩站起身不慌不忙道:「第一個錯是鸚鵡能言,不離飛鳥,他背成了不離飛禽,第二個錯是三十曰壯,有室;他們把『有室』兩個字忘了。」

    兩名學生呆住了,其實他們自己也忘了到底有沒有背錯。

    主考官點點頭道:「不離飛禽,我沒有聽出來,但他們確實把『有室』兩個字遺漏了,既然被延英學堂檢舉,我不能顛倒黑白,很遺憾,這道題只能給分上中。」

    劉院主『嗷!』一聲大叫,激動得跳了起來,他們贏了!

    范寧激動萬分,卻不管朱佩願不願意,一把將她抱住,大聲誇讚道:「你簡直太厲害了!」

    「放開我,臭小子!」朱佩氣得咬牙切齒,狠狠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用力推開了他。

    她狠狠瞪了范寧一眼,但眼中卻又有一種掩飾不住的得意。

    誰說她只是軍師,他們不是一樣殺進四強賽了嗎?關鍵時候,還得靠她朱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