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八章 乙區第二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八章 乙區第二輪字體大小: A+
     

    清晨,城門剛剛開啟,兩名身穿綉金外袍的騎士從遠處騎馬疾奔而來,他們一路縱馬疾奔,手中搖著鈴鐺,急促的叮噹聲數裡外清晰可聞。

    路上行人紛紛避讓,這是急腳令趕來送遞緊急文書。

    外袍後背上有商家鋪號,這兩人是京城有名的王快腳遞鋪的送信人,大宋的快遞業務十分發達,光京城的遞鋪就有二十餘家。

    平江府本地也有五家遞鋪,像木堵鎮的楊記急腳遞便是吳縣最大的遞鋪,寄信送物,異常便利。

    遞鋪一般分為步遞、船遞和馬遞。

    步遞主要遞送慢件,船遞偏重於貨運,而馬遞則是緊急遞送。

    既然這兩人是馬遞,顯然他們是來送緊急信件。

    最緊急的快遞叫做金字牌急腳令,專門送天子緊急詔書等等,私營遞鋪也承接這種業務,要求是日行五百里。

    而普遍馬遞則要求日行三百里,一路需要在各地分店換馬奔行。

    宋朝動用到馬匹的快遞,收費一般都很昂貴,量大會稍微便宜一些。

    象這趟專門從京城騎馬奔來平江府送一封信,至少要十貫錢。

    如果是步遞就便宜了,最多幾百文錢。

    兩名送信騎士奔進吳縣縣城,一直來到縣衙前,他們翻身下馬,奔上台階對衙役道:「速告訴你們縣令,京城緊急快信!」

    ........

    次日一早,朱佩的華麗大馬車停在了客棧門口。

    當即在參賽士子中引發一陣轟動,這可是吳縣唯一的一輛馬車,還是三匹健馬拉拽。

    要知道宋真宗至宋仁宗年間,大宋只有二十餘萬匹馬,遠遠低於遼國的百萬匹和西夏的七十餘萬匹。

    大宋有限的馬匹首先要滿足軍隊需要,其次還要滿足朝廷公務以及驛鋪需求,這樣,流入民間的馬匹少之又少。

    這就像後世的絕版豪車一樣,能騎馬的人家幾乎都是豪門巨富。

    北方畜力基本上以牛車和驢車為主,而江南地區水運發達,畜力不算多,馬匹更是鳳毛麟角。

    在很多人記憶中,似乎吳縣就只有縣令在騎馬,其他便看不到馬匹,連腳力行都沒有馬匹出租。

    但今天,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客棧前,怎麼能不讓眾人驚嘆。

    其實朱佩家有兩輛這種豪華馬車,一輛由家人使用,另一輛是用來迎送貴客。

    這些天朱佩在吳縣參賽,這輛迎送貴客的馬車就專門調給她使用。

    范寧剛從客棧出來,馬車門開了,坐在邊上的劍梅子便向他招招手。

    這時,無數雙眼睛向范寧望來,令范寧渾身不自在,他可不想在眾目睽睽下坐上這麼華麗的馬車。

    范寧剛要婉拒,但裴光卻反應迅速,他唯恐范寧惹朱佩生氣,便給另一名張助教使個眼色,兩人一左一右架住范寧,把他硬推上了馬車。

    「坐我的馬車覺得很丟臉?」

    坐在後排的朱佩看出了范寧的勉強,她十分不滿的瞪著范寧。

    朱佩今天特地花了半個時辰打扮自己。

    她穿了一件寶石藍的緞面士子服,腰束金絲綢帶,頭戴一頂上等烏紗帽,帽子正中鑲嵌一塊碧玉,她眉眼如畫,膚白如瓷,一張小嘴象鮮紅的櫻桃。

    怎麼看都是一個穿著男裝的小美人。

    「坐上這麼漂亮的馬車我怎麼會不滿呢?」

    范寧笑眯眯打量著馬車內的裝飾,「別人盛情邀請,總得要客氣客氣嘛!」

    上了馬車后,他立刻喜歡上了馬車內的奢華裝飾,座椅上鋪著金絲繡花的綢緞坐墊,乖乖,車壁上居然還鑲嵌著寶石。

    他伸手摸了摸一顆紅寶石,「是不是真的啊?」

    「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

    朱佩見范寧摸到紅寶石時,眼睛都放光了,不由輕蔑地撇了撇嘴。

    不過她心裡還是很得意,她就喜歡看到范寧暴露出鄉下娃的本相。

    「出發吧!」她揮揮手。

    馬車啟動,向縣學後門繞去。

    對喔!范寧忽然反應過來,縣學就是客棧對面,還要坐馬車做什麼,這丫頭是不是有話要說?

    他抬頭向朱佩望去,朱佩果然是有話要說。

    「范寧,再過幾天是我祖父六十大壽,你也來參加吧!」

    范寧聽到她居然叫自己名字,便笑道:「這算是正式邀請嗎?」

    「本衙內開口,當然是正式邀請,不過前提是你得把答應我的太湖石給我,否則.....哼!哼!」

    「可以給你,不過那塊靈璧石你得先還我!」

    范寧太了解這個小丫頭,不事先和她說好,她會隨時變卦。

    「恐怕不行!」

    朱佩漫不經心道:「那塊靈璧石我已經送給祖父當壽禮了。」

    「等等!」

    范寧忽然聽出不對,連忙道:「既然你已經送了壽禮,幹嘛還要太湖石?」

    朱佩捂嘴竊笑,又一本正經道:「我問你要太湖石不是當做壽禮,我要去參加斗石,小傢伙,明白嗎?」

    范寧翻個白眼,憑什麼呀!

    自己欠她的人情已經還清了,太湖石那麼貴重,她以為是路邊一塊石頭,想撿多少就撿多少?

    當然,她是豪門小娘,幾十兩銀子在她眼裡是和路邊石頭差不多,但她怎麼不替自己想想呢?

    朱佩察言觀色,立刻看出了范寧心不甘,她也算了解范寧,越用強硬手段,他越不會屈服,得用懷柔手段讓他乖乖把石頭交出來。

    她一反凶蠻常態,擺出一副嬌柔的模樣,細聲細氣道:「阿寧,我不是要你的石頭,每年祖父壽日都會有斗石,我只是想參加斗石,斗完后就還給你,一塊破石頭,你覺得我會稀罕嗎?」

    這會兒稱呼又改成阿寧了,這小丫頭有多想要那塊石頭。

    不過,范寧卻有另一個想法,周鱗給他說過,斗石在小圈子內舉行,外人是進不去的,這個小丫頭想參加斗石,對自己倒是一個機會。

    想到這,他故作沉吟良久,才緩緩道:「石頭可以借給你,但我有個條件!」

    「臭小子,你居然還有條件?」

    朱佩脫口而出,她忽然醒悟過來,得用懷柔手段,她便悻悻道:「你說吧,什麼條件?」

    「我也想參加斗石,你帶上我,就這個條件。」

    朱佩心中一松,舉手之勞而已,她欣然笑道:「那我們一言為定,回去后我就讓人送請柬給你。」

    .......

    今天參加第二輪比賽的學生不多,一共只有六個學生,代表三個學堂參賽.

    延英學堂、縣學附屬學堂、長青學堂,這三個學堂都是乙區第一輪比賽的各組優勝者。

    雖然他們只是副隊,但實力著實不弱,甚至還超過正隊,象長青學堂,他們就是把聯考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放在副隊。

    今天學生雖少,但考官卻多,足足有六名考官坐鎮,主考官叫張若英,是個六十歲左右的長者,也是縣學四大首席教授之一。

    除了考官外,三個學堂的領隊也允許旁聽,但不許有任何提示行為,否則就視同比賽作弊。

    「今天比賽恐怕會有偏心?」

    朱佩瞥了一眼座位安排,湊上前小聲對范寧道。

    「你怎麼看出來?」

    「你看看座位安排就知道了,居然把縣學附屬學堂安排在中間,據我所知,很多縣學教授都給他們上過課。」

    范寧看了看縣學附屬學堂的兩名選手,這兩人看起來長得比較粗大,至少在十二歲左右,兩人都穿著白色士子服,頭戴平巾,從背影看,幾乎就是成年人了。

    兩人擁有主場作戰的優勢,臉上都有一種壓抑不住的優越感,洋洋得意地望著其他兩個學堂。

    今天延英學堂是三號座位,對面是長青學堂,和縣學附屬學堂相反,長青學堂的兩個學生卻十分低調,兩人都個頭不高,皮膚白皙,俊秀得像兩個小娘子,穿著同樣的青色士子服。

    從一進門到現在,他們都十分安靜。

    「咚!咚!」

    比賽正式開始的鐘聲敲響,正在門外交談的兩名領隊連忙走回位子坐下。

    這時,張主考官站起身,目光嚴厲地掃了一圈眾人,這才緩緩道:「規則大家都知道了,我不就浪費時間,不過今天要說明一下,由於今天三個學堂的領隊都在場,所以我希望領隊和學生之間不要有任何形式的交流,否則被判作弊,會影響到學堂在這次比賽中的最終成績。」

    主考官警告完,便道:「開始吧!第一輪抽題!」

    發題童子端著題籤筒走上前,眾學堂各抽一支簽。

    朱佩挽起袖子,露出小細藕一般的潔白手腕,她挑了半天才抽出一支簽。

    「看看今天運氣如何?」她笑嘻嘻把簽遞給了范寧。

    范寧慢慢展開題目,眼睛一亮,笑道:「居然是個謎語!」

    「讓我看看!」

    朱佩連忙湊上前,探頭細看,還真是一道謎語題,她頓時笑逐顏開。

    「今天本衙內旗開得勝,活捉敵軍探子一名!」

    謎面是個『螢』字,射一字。

    范寧心中一動,這個謎語在《紅樓夢》中就有,還真巧了。

    題目上明確要求書面回答,范寧在朱佩耳邊說了一個字,朱佩點點頭,提筆在紙上寫下了謎底,然後折起來。

    另外兩個隊,縣學附屬抽到五經填字,而長青學堂抽到的是作詩一首,題目是上元。

    劉院主雖然不能和自己學生有任何眼神交流,但並不妨礙他與范寧之間的默契,至少范寧神情輕鬆,而朱佩笑逐顏開,他便知道這道題不難。

    而且朱佩迅速寫完了答案,那就意味這題答上來了,劉院主稍稍鬆了口氣。

    不過劉院主還有另一種擔憂,剛才他和長青學堂的費院主交流一下,他們很擔心縣學附屬學堂會打偏心分。

    主場作戰,考官都是來自縣學,縣學教授也常常去附屬學堂上課,附屬學堂參賽的學生自然就是他們的愛徒,不偏心才怪。

    「當!」一聲清脆的磬響,主考官喊道:「時間到,請三隊立刻停筆。」

    =====

    【中午會加更一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