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二章 有了借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二章 有了借口字體大小: A+
     

    下午,范寧睡醒了午覺,他長長伸個懶腰,只覺神清氣爽,頭腦異常清醒。

    他已經從中午的莫名糾結中走出來。

    也懶得再去追根查底了,一切順其自然吧!

    這時,他忽然發現門邊有一張紙條。

    他上前拾起紙條,字寫得歪歪扭扭,和他當初的字有一拼,不過能看出是女性的字跡。

    上面只有一句話,「有人想阻止朱佩明天參賽!」

    范寧笑了起來,這個揀梅子寫的字也夠爛的。

    居然打算阻止朱佩參賽,不用想范寧也知道是誰幹的,只有徐績才有這個條件動員家人阻止朱佩參賽。

    范寧當然知道這個徐績在打什麼主意,朱佩不參賽,自己就沒有了搭檔,只能跟隨著棄賽。

    徐績想得倒是很美,就是太愚蠢了,朱佩是什麼人,連她父母都說服不了她,她還會受七大姑,八大姨的擺布?

    上次徐家在背後踩自己的事情,自己還沒有找他算帳,他倒好,主動把臉湊過來了。

    『徐績,是你小子自己找死,就別怪范爺手狠!』

    .......

    范寧來到客棧飯堂,一眼便看到了正在吃飯的張助教,這次延英學堂跟來兩個助教,主要是跑腿並安排學生起居。

    裴光負責跟隨范寧和朱佩,這個張助教就負責照顧另外三人。

    范寧用漆盤端了幾個菜和一碗飯,做到張助教的對面,笑問道:「怎麼只有張助教一人,他們三個呢?」

    「他們在外面吃飯,家裡條件優越,這裡的伙食他們看不上。」

    「他們在哪裡吃飯?聽說幾個學堂居心叵測,可別大意了。」范寧不露聲色試探道。

    「應該問題不大,他們說就在聚仙酒樓,離客棧很近。」

    .......

    聚仙酒樓就在敬賢橋南面,是距離縣學最近的一座酒樓,在吳縣也頗有名氣。

    天剛擦黑,徐績三人便從酒樓走了出來。

    徐績已得到嬸娘的消息,朱佩已答應明天不參賽,這讓他喜出望外。

    心中長長出口惡氣,他便多喝了幾杯,不免有了幾分醉意。

    「喝得不盡興,等比賽完,咱們再喝個一醉方休!」

    徐績喝了酒,說話也變得格外豪爽。

    三人剛出酒樓,一抬頭,卻范寧就站在他們對面。

    徐績笑了起來,走上前歪著頭打量范寧,「你這個鄉下小癟三,這是你來的地方嗎?」

    旁邊吳健和陸有為雖然也喝了不少酒,但他二人比徐績清醒一點,兩人立刻意識到,恐怕來者不善,吳健怒道:「范寧,你想幹什麼?」

    范寧笑眯眯道:「哥哥我特地給三位衙內準備了一桶醒酒湯,三位小衙內,這邊請!」

    他轉身向酒樓背後走去,陸有為膽子比較小,他有點怕范寧,便道:「我們別理他,回客棧吧!」

    「你怕個屁啊!」

    徐績怒視他一眼,「我們三個打一個,還打不過他?」

    吳健也十分好勇鬥狠,他早就想收拾范寧了,今天正好有機會,他怎麼能放過。

    「老三,你害怕的話,自己回去好了。」

    「我...我怕什麼,要去一起去,我雖然不會打架,等你們按倒他,我也踢他兩腳就是了。」

    陸有為借酒壯膽,跟著二人向酒樓後面走去。

    只見范寧站在月光下,等著他們三人。

    「拿出來吧!你的醒酒湯在哪裡?」徐績活動活動手腕,一臉輕蔑地望著范寧。

    「你這麼急?怕搶不過他們?」

    范寧依舊笑眯眯道:"放心吧!醒酒湯量很足,夠你們三個喝的."

    徐績不明白范寧為什麼找自己?一轉念,他忽然明白過來。

    一定是朱佩家人通報了劉院主,朱佩明天不能參賽。

    想到這,徐績頓時仰天大笑起來,「簡直太讓我高興了,小癟三,你也有今天?讓你狂,得罪了我徐績,這下傻眼了吧!前途和科舉統統做夢去吧!」

    「恐怕是你在做夢吧!」

    范寧慢慢拾起地上一根木棍,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吳健,吳健早就盯著范寧,見他去拾棍子,吳健大吼一聲,衝上去便向狠狠一腳踢去。

    吳健體格強壯魁梧,也練過幾天武藝,這一腳直踢范寧的頭部,下手心狠手毒。

    但他的腳還沒有踢到范寧,小腿忽然一陣劇痛,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卻越來越痛,他撲通一下跪倒,捂著小腿慘叫。

    范寧心中有點奇怪,這傢伙莫非羊癲瘋犯了?

    他索性扔掉棍子,看準了方向,閃電般衝上去,用膝蓋狠狠頂在徐績肚子上,徐績慘叫一聲,騰騰後退十幾步,後背重重撞倒了泔水桶,泔水桶倒下,半人高的滿滿一桶泔水將徐績從頭到腳澆個透。

    吳健嚇得起身便逃,卻被范寧一把抓住衣服.

    「喲!還沒喝就逃席,這怎麼行,來!來!來!先罰酒三杯!」

    范寧用力將他拖進泔水中,一腳將泔水桶踢到他身上。

    "怎麼樣,醒酒湯的滋味還不錯吧!"

    回頭再看陸有為,他早已嚇得連滾帶爬地跑遠了。

    范寧拍了拍手,回頭看了一眼黑暗處,他向黑暗處抱拳行一禮,轉身便揚長而去。

    徐績和吳健濕淋淋地爬起身,強烈的惡臭使兩人心中羞憤難當,忍不住跪在地上失聲痛哭起來。

    .......

    回到客棧,范寧洗了一把臉,這時,外面有人敲門。

    「是誰?」

    「是我裴光,院主請你過去。」

    「我知道了,馬上就來。」

    范寧洗了臉,便來了到劉院主的房間。

    「范寧,坐下說話。」

    劉院主表情有點凝重,他也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影響了范寧,便故作輕快地笑道:「今天中午運氣不太好,抽了一支下下籤。」

    范寧點點頭,「我聽裴助教說了,明天我們和餘慶學堂的副隊為一組。」

    「如果只是乙區遇到他們,也就罷了,偏偏這一次,甲區也遇到了他們!」

    劉院主苦笑一聲,「甲區和乙區,明天我們都將遭遇餘慶學堂!」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院主不用太緊張。」范寧安慰院主道。

    旁邊裴光道:「小官人有所不知,我們延英學堂和餘慶學堂是冤家對頭,上兩屆我們都是在第二輪被餘慶學堂淘汰,沒想到這一次,正副隊居然在第一輪就遇到對方。」

    「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了。」

    劉院主擺擺手,「現在只能面對現實,爭取明天發揮出色,將他們淘汰。」

    劉院主又對范寧道:「比賽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輪流答題,每個學堂都要答滿五道基本題,每題得分為五等,具體題型現場抽籤,反正什麼題都會遇到,去年還有學堂抽到了燈謎題。」

    「如果答完五題后,大家得分一致怎麼辦?」范寧又問道。

    「這個問題問得好!」

    劉院主笑道:「這就和你斗經時抽上絕簽一樣了,如果五題后出現平局,雙方就可以選題回答,下品、中品、上品,甚至上絕題,隨便選一題,獲勝者就能進入下一輪。」

    范寧完全明白了,這就是後來風靡一時的智力競賽一樣。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有人敲門,「院主!不好了!」

    是另一名張助教的聲音,劉院主連忙起身,打開門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三個喝醉酒,被人扔到臭水溝里去了。」

    「什麼!」

    劉院主勃然大怒,厲聲吼道:「他們人在哪裡?」

    「已經被人送回客棧,現在就在大門外。」

    劉院主快要氣瘋了,自己再三叮囑,不準喝酒,不準惹事生非,他們可好,十一二歲的少年,不僅喝醉酒,還被人扔進臭水溝。

    簡直有辱斯文啊!

    劉院主怒氣沖衝出去了,范寧笑了笑,也跟了出去。

    裴光低聲道:「極可能是餘慶學堂乾的,他們院主人品卑劣,一向不擇手段。」

    「或許是吧!咱們也看看去!」

    范寧也跟著劉院主向客棧外面走去。

    客棧外圍滿了看熱鬧的少年學子們,眾人議論紛紛,目光中充滿了幸災樂禍。

    「呵呵!還延英三傑,我看是延英三鼠,鑽臭水溝的鼠輩!」

    「那個瘦高個就是徐績,府學徐大儒的孫子,徐大儒的老臉都被他丟盡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