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十七章 規則改變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十七章 規則改變了字體大小: A+
     

    次日中午,一名助教把范寧帶到劉院主房間,「院主,他來了。」

    「噢!范寧來了。」

    劉院主呵呵一笑,起身道:「快請進來!」

    范寧進來行了一禮,「院主找我有事?」

    「先坐下喝口熱茶再說!」

    劉院主讓他坐下,茶童給他們上了茶。

    「上元夜我們延英學堂可是出了名,兩個學生斗經,一個是徐績,另一個大家不知道是誰,我猜應該是你吧!」

    范寧當然也知道徐績的祖父前兩天找過劉院主。

    據說是要自己當著學堂所有人的面向徐績賠禮道歉,否則徐績就轉去別的學堂。

    難道劉院主找自己,就為這件事?

    「確實是我,院主打算如何處置呢?」范寧冷冷問道。

    「等一等!」

    劉院主感覺范寧語氣不對,連忙叫住他,「你千萬別誤會,我並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你是聽到什麼風聲了?」

    「我當然聽到了!」范寧眼中閃爍著怒火。

    「有人說我在破壞延英學堂的團結,因為我而導致延英學堂無法組隊參加縣士選拔賽,據說府學首席教授也向院主施壓了。」

    劉院主看了范寧半晌,搖了搖頭。

    「每一屆選拔賽,學堂都會出現各種幺蛾子,不光我們延英學堂,各個學堂都一樣,大家為了爭奪參賽名額都不擇手段,有對你不利的傳言,我一點也不奇怪。

    至於什麼人向我施壓,你就不要放在心上,我劉彥通雖瘦,但還是有幾兩骨頭的,你無須向任何人道歉。」

    范寧本來對劉院主有些不滿,但劉院主此時鮮明的態度令范寧心中感動,他起身向劉院主行一禮,「院主對學生的愛護,學生感激不盡!」

    「坐下!坐下!」

    劉院主笑著讓范寧坐下,又語重心長對范寧道:「因為你是范公的族孫,所以會招很多人嫉恨,說不定有人還想討好朝廷某些權貴,才故意踩你,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在哪裡都有小人,不用理睬他們。」

    范寧默默點頭,慶曆革新,范仲淹得罪了很多的權貴,為了保護自己,范仲淹才堅持不讓自己呆在京城,讓自己回家鄉讀書。

    可就算是這樣,還是會有徐家之流的小人用暗箭射向自己。

    對付這種小人只有一個辦法,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逃避只會讓他們更囂張。

    劉院主見范寧沉思不語,他又笑道:「今天我叫你來,是想和你談談縣士選拔賽之事。」

    范寧心知肚明,昨天朱大官人果斷出手,應該是有結果了。

    劉院主看了看他,又繼續道:「我們延英學堂得到了五個參賽名額,所以我決定組成兩個隊參加,趙學政已經同意。」

    「不是只有三個名額嗎?」范寧有些愕然。

    劉院主輕輕嘆息一聲,「這件事一波三折,說起來,你還得謝謝朱佩和她祖父。」

    劉院主便將事情原委簡單給范寧說了一遍。

    「你也別怪幾個教授不替你說話,畢竟你來的時間太短,他們甚至還不認識你,但他們七個中捨生在學堂已經風光三年了,每個教授都教過他們,也很看重他們,教授想把機會留給他們,也是人之常情。」

    院主替教授們說幾句好話無可厚非,范寧卻一眼看穿本質。

    自己是范家子弟,如果范仲淹沒有失勢,相信這些教授就會是另一個選擇。

    人心是很複雜的,尤其文人的心思更是難測。

    年考後很長一段時間,范寧以為是自己考第一的緣故,刺激到了那幫中捨生,尤其那幾個所謂的竹林七賢。

    但上元夜的偶然發現,他才意識到自己考慮問題還是太簡單。

    徐績痛恨自己,未必是因為成績,恐怕朱佩才是主要原因,那其他人呢?

    朱佩不僅是平江府首富的孫女,還是皇親國戚,父親在朝中為高官。

    這麼優越的家世,她來延英學堂讀書,不知有多少人想討好她,想接近她。

    但她偏偏跟自己同桌,引發的諸多不滿可想而知。

    徐績在燈謎棚說的那番話就是最好的證明。

    朱佩長得很不錯,家世這麼好,平江府多少大戶人家都在盯著她......

    而現在,他又找到了一個中捨生痛恨自己的原因。

    那就是劉院主所言,延英學堂只有三個縣士選拔賽名額,關係到能否參加童子試的機會。

    劉院主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范寧和徐績的關係,這兩人似乎已勢同水火,他很擔心縣士選拔賽會發生意外。

    「范寧,我知道你與徐績不和,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珍惜來之不易的參賽資格,你們都是我的學生,作為院主,我希望你們都能奪取縣士,共同獲得參加童子試的資格。」

    范寧淡淡一笑,「院主的心情我完全能理解,看在劉院主的面上,這一次徐家在背後踩我,我可以不計較,但不會再有下次,畢竟人心難測,暗箭難防。

    有一句醜話我必須說在前面,我范寧眼睛揉不得沙子,辱我者,我必辱之。」

    .......

    回到家,母親張三娘正無精打采地坐在井邊洗衣服,要是在蔣灣村,一大群女人聚在河邊洗衣服,大家說說笑笑,多開心,可小鎮上,卻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張三娘真的後悔萬分,不該搬來鎮上。

    「娘,我回來了!」范寧快步走進家門。

    張三娘有點驚訝,「今天不是旬休,寧兒怎麼會回來?」

    范寧鑽進廚房,找到個大饅頭,一邊啃一邊道:「今天有件要緊事,院主要我必須給你們說一下。」

    「什麼事情?」張三娘有點緊張,兒子別是被退學了吧!

    「是這樣,再過十天就是二月初二,縣裡要舉行縣士選拔賽,也就是神童大賽,我們學堂去五個人,我被選中了。」

    張三娘鬆了口氣,隨即她瞪大眼睛,聲音都變了,「我沒聽錯吧!我家寧兒居然要參加神童大賽?」

    吳縣三年一次的神童大賽已經有些年頭,吳縣各鄉村幾乎人人皆知,在大家看來,能參加比賽的神童都是各個學堂最優秀的學生,是天上的小文曲星下凡。

    莫說蔣灣村,四周的十里八村,都沒聽說有誰參加過。

    張三娘從前常聽鄰居劉二家娘子炫耀,她在縣裡讀書的侄子參加了神童賽,這件事讓劉二娘子足足炫耀了三年。

    每次說起這件事都會使她在張三娘面前占足了心理優勢。

    而今天,張三娘聽說自己兒子也要參加神童大賽,怎麼能不讓她欣喜若狂。

    「寧兒,快去告訴你爹爹,今天不准他晚上看病,讓他回來吃飯。」

    「娘,讓我喘口氣再去吧!」

    「少啰嗦,快去!」

    范寧被母親趕出家門,他無可奈何,只得向父親醫館而去。

    走進益生堂藥鋪,便聽見一聲驚天動地的嚎叫,聲音似乎是從自己父親的醫館里傳來,

    范寧嚇了一跳,連忙攔住一個跑堂小廝問道:「張哥兒,我爹爹醫館出什麼事了?」

    「羅員外在拔牙呢!幾個人都按不住。」

    范寧啞然失笑,他爹爹治腿治胳膊,現在居然又當牙醫了。

    這時,醫館又傳來吼叫聲,范寧連忙跑到醫館前,帘子已經被拉開,外面圍滿看熱鬧的病人。

    只見小床上坐著一個醉醺醺的大胖子,手執一根椅子腿,眼睛凶光四射地掃著周圍,「看誰敢靠近我?」

    周圍站在四五個漢子,他父親范鐵舟手中拿著一把小鐵鉗,一臉無奈地無奈地望著這個醉漢。

    醉漢揮了揮棍子,指著范鐵舟怒道:「你想拿鐵鉗子夾斷我的喉嚨,對不對?」

    范寧把小葯童拉過來問道:「阿慶,怎麼回事?」

    「小官人,說起來真的好笑!」

    阿慶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給眾人解釋,「這個羅員外牙疼了一個月,他兩個兒子好容易才勸他來拔牙,他怕拔牙,就給師父提條件,等他喝醉酒,隨便師父怎麼拔?」

    「然後呢?」一名病人問道。

    「然後他酒喝多了,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阿慶口齒伶俐,說得頗為生動,周圍病人都哄堂大笑。

    范鐵舟放下鐵鉗,給羅員外長子使個眼色,便退出醫館。

    羅員外長子拎過酒罈子倒了一碗酒,勸父親道:「爹爹,這可是最好的平江橋酒,你平時捨不得喝的。」

    羅員外擺擺手,「拿回家去喝!」

    知父莫若子,羅員外的兒子很清楚怎麼才能讓父親喝下這碗酒。

    「爹爹,不行啊!這不是咱們的酒,這是范醫師買的酒,咱們怎麼能拿回家?」

    「這酒不是咱們掏的錢?」

    「不是!」

    「那就再喝兩碗,不喝白不喝!」

    他端起酒碗,咕嘟咕嘟,一飲而盡,又倒上一碗,第二碗酒還沒有喝完,頭一歪就倒在床上,鼾聲大作。

    羅員外長子輕輕推了推父親,立刻興奮大喊:「范醫師,我爹爹醉倒了!」

    范鐵舟走進來道:「大家把他按住,嘴掰開,阿慶,準備漱口鹽水!」

    .......

    忙碌了半天,羅員外兩個兒子終於把父親抬上牛車,一家人走了。

    「爹爹還會拔牙?」范寧走進來笑道。

    范鐵舟一邊洗手,一邊呵呵笑道:「以前給牛拔過牙齒,手藝還不算生疏。」

    范寧卻對剩下的半罈子酒感興趣,他在屋外的時候,就感覺這酒的度數很高,和平時喝的酒不一樣。

    范寧倒了一小碗酒,端起來品了品,這酒至少有二十度。

    而平時酒鋪里賣的酒甚至比啤酒還要淡一點,喝起來就像酒釀一樣。

    范鐵舟一眼瞥見兒子在品酒,連忙道:「那酒你別喝,烈著呢!」

    「爹爹,這是什麼酒?」

    「那是羅員外兒子帶來的,是我們平江府最烈的酒,叫做平江橋。」

    范寧心中忽然有了一個想法,這酒如果再蒸餾一下,會是什麼樣子?

    「寧兒,來我這裡有事嗎?」范鐵舟走上前笑問道。

    范寧放下酒碗道:「是娘讓我過來的,她要爹爹今天務必回家吃晚飯。」

    范鐵舟笑了笑道:「為什麼,難道有什麼喜事?」

    「或許是因為我準備參加神童比賽的緣故!」

    范鐵舟大喜,「你要參加神童比賽?」

    范寧點點頭,「今天院主已經找我談過了,我會代表延英學堂出戰。」

    范鐵舟這才明白妻子為什麼要慶祝!

    范鐵舟完全能理解妻子的心情,就為這神童比賽,隔壁的劉二家娘子向她炫耀了不知多少回?

    每次都讓妻子以淚洗面,抱著傻兒子大哭,這一次,她也能揚眉吐氣了。

    想到兒子從前呆呆傻傻的樣子,村裡孩子若沒有出息,家長都是拿寧兒來安慰自己孩子,『沒關係,至少比范家的阿獃要好。』

    可今天,自己兒子居然也要參加神童大賽,范鐵舟只感到鼻子一陣陣發酸。

    雖然范鐵舟不像妻子那樣為這件事欣喜若狂,但他也認為,這絕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大喜事。

    范鐵舟笑道:「等我收拾一下,我們去白雲酒樓訂個位子,今天要好好慶祝慶祝!」

    =======

    【新的一周開始,老高向大家求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