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十六章 難定的人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十六章 難定的人選字體大小: A+
     

    就在趙修文剛走,劉院主便將學堂的五名教授請到自己房間。

    劉院主一臉為難的對眾人道:「剛才我和趙學政商討過,恐怕我們的方案不行!」

    負責教中捨生楊教授點點頭,「這是在意料之中,畢竟縣士選拔賽不可能為我們一家修改規則,那麼院主得做出決定了,我的意見還是穩妥起見,選三個中捨生參賽。」

    嚴教授眉頭微微一皺,「可這樣對范寧不公,他畢竟是年考第一名。」

    「第一名又怎麼樣?」

    另一個教中捨生的賈教授十分不滿地瞥了嚴教授一眼,敲了敲桌子道:「這可不僅僅是個人利益的比賽,它同時也是各學堂的排名比賽,我們始終被縣學附屬學堂和餘慶學堂壓住,排名全縣第三,不就是前兩屆比賽成績不佳嗎?」

    嚴教授還是不太贊成,「事關學生科舉前途,我們不能這麼草率。」

    劉院主又問德高望重的張教授,「張教授的意見呢?」

    張教授六十餘歲,鬚髮皆白,負責教上捨生,是上捨生能否考上縣學的關鍵,他在延英學堂呆了近十五年,威望很高。

    張教授緩緩道:「縣士選拔賽首先是團體比賽,既然是團體比賽,就要求三名學生齊心協力,默契配合,我很擔心兩名中捨生和范寧組成團體會不會發生內訌。

    雖然范寧個人能力很強,但好漢雙拳難敵四手,沒有一個齊心的團體,個人能力再強也會落敗,如果學堂進不了四強賽,范寧即使在個人賽中發揮再好,他也選不上縣士,最後延英學堂一無所獲。

    我個人覺得應該從大局考慮,選三名配合默契的中捨生出戰。」

    這時,教《孟子》的蔡教授也道:「張教授說得對,范寧也有弱項,他書法不佳,這就需要徐績和陸有為兩人替他彌補,但照眼前的情形,他們肯定不願意,我延慶學堂就危險了,我擔心到最後,三個人都選不上縣士。」

    劉院主見已經沒有必要再討論下去,便開始走最後一步流程,「那我們表決一下吧!同意范寧參賽的請舉手。」

    除了嚴教授,其他四人都沒有舉手,劉院主無奈,只得做出了決定。

    「好吧!就派徐績、吳健和陸有為三人代表我們學堂參賽,我再重申一遍,這份名單絕對要保密,不能向任何學生透露。」

    .......

    眾人離去了,劉院主負手在房間里來回踱步。

    他還在考慮變通的辦法,必須要給范寧去參加縣士選拔賽的機會,如果失去縣士選拔賽資格,那就意味著范寧無法參加童子試了。

    童子試是實行推薦制,各學堂推薦給縣裡,縣裡再推薦給州府,考完解試后,再由州府推薦給朝廷參加省試。

    它不像成人科舉,有三個舉人聯保就能參加解試。

    如果范寧無法參加縣士選拔賽,那就是黑箱操縱,延英學堂公平、正義的精神就徹底毀了。

    可如果強行讓范寧和徐績、陸有為代表延英學堂參賽,很可能因三人內訌,第一輪團體賽就被淘汰。

    三人的基礎得分太差,就算參加最後個人賽,也一樣會名落孫山。

    劉院主必須要考慮一個兩全的辦法,他始終覺得自己分為兩個隊去比賽的方案最合適。

    關鍵是怎麼才能實現自己的方案?

    沉思良久,他轉身對門口的茶童道:「你去把嚴教授找來!」

    不多時,嚴教授匆匆走來,一進門他便不滿道:「院主,我們不能剝奪范寧參加縣士比賽的機會!」

    「我知道,我也不想剝奪他的機會,他是第一名,他應該代表延英學堂出戰!」

    「可是....名單不是定了嗎?」

    「名單隻是定了一份而已,我們要想辦法再定一份名單。」

    嚴教授有點糊塗了,「院主不是說,趙學政不同意我們方案嗎?」

    劉院主微微一笑,「趙學政不同意沒關係,只要縣令同意就行了。」

    嚴教授大喜,「那我們該怎麼做?」

    劉院主附耳給他說了幾句,嚴教授連連點頭,「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找他!」

    .......

    午休的鐘聲敲響,在中捨生課堂外,徐績向好友吳健招了招手。

    兩人走到學堂旁邊的竹林,徐績小聲對吳健道:「已經決定了,你是第三個參賽人選!」

    吳健頓時喜極而泣,他忍不住捂住臉低聲喊道:「太好了!」

    吳健是年考第四名,和前三失之交臂,這就意味著他沒有資格參加縣士選拔賽,也失去了參加童子試的機會。

    所以發榜那天他見到范寧才會那樣憤怒,是范寧擠掉了他的名額。

    徐績冷笑道:「是咱們的強硬抵制有了效果,院主和教授們才不得不放棄那個小鄉巴佬,哼!跟我徐績作對的人,絕對沒有好下場。」

    「老徐,這次真的感謝你了!」

    「不用客氣,咱們兄弟說這些幹什麼,下次去縣裡,你請我喝杯酒就是了。」

    「一定!一定!」

    兩人勾肩搭背地去飯堂了。

    ......

    午休鐘聲敲響,范寧和劉康一起前往飯堂。

    路過紫藤架下時,他忽然聽見有人在叫自己。

    「范寧!」

    范寧回頭,見是嚴教授躲在一根柱子後向他招手,他心中有些奇怪,便上前問道:「嚴教授找我有事嗎?」

    嚴教授焦急道:「你快跟我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訴你。」

    「劉康,你先去,我呆會兒就來!」

    「你快點!」

    劉康先走了,范寧跟著嚴教授來到一個隱蔽處。

    嚴教授向左右看看無人,這才小聲道:「情況有些不妙。」

    范寧一怔,「什麼事情?」

    嚴教授滿臉遺憾道:「今天上午,參加縣士選拔賽的名單已經定下來,你不幸落選。」

    范寧頓時大怒,「憑什麼!」

    嚴教授嘆了口氣,「主要是中捨生堅決抵制,其他四個教授也一致認為你參加選拔賽,會導致學堂會被淘汰,劉院主也沒辦法。」

    范寧冷笑一聲,好一個一致認為,如果沒有徐績祖父在背後施壓,會有這樣的事情?

    「那劉院主的態度呢?」范寧平靜地問道。

    「范寧,劉院主現在的壓力很大,前天徐績的祖父來學堂向劉院主施壓,要求你公開向徐績道歉,否則徐績就轉學走。

    其他好多中捨生的家長也紛紛寫信來,要求院主開除你,就因為發榜那天你打了一名中捨生,這些中捨生都回家告狀。」

    「嚴教授,說這些沒有意義了!」

    范寧擺了擺手問道:「名單已經交給縣裡了嗎?」

    「還沒有,但明天中午前報名要截止,院主明天一早就要出發,你去找朱大官人,他應該有辦法。」

    「我知道了,謝謝教授把這個消息告訴我。」

    范寧轉身便飛奔而去,嚴教授輕輕嘆了口氣,希望院主的一番苦心,這孩子能理解。

    范寧一口氣奔到大門口,正好看見朱佩要上馬車。

    「朱佩,等一等!」

    朱佩回頭眨眨眼睛笑道:「阿獃莫非也吃厭了學堂的豬食?」

    「不是這樣,我想請你幫個忙。」

    朱佩調皮一笑,「你說說看,我考慮一下,再決定收多少利息?」

    范寧便將上午教授投票之事說了一遍。

    朱佩臉色一變,冷冷道:「我就知道某些人不會甘心。」

    「時間不多,明天一早院主就去縣裡交名單。」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找祖父。」

    朱佩嫣然一笑,伸出白嫩的小手掌,「說好了,這次三分利息!」

    范寧嚇一跳,「太狠了,比高利貸還狠,少一點,一分如何?」

    「不行,最少兩分!」

    范寧涎臉笑道:「一分半,已經不少了。」

    朱佩哼了一聲,「好吧!今天本衙內就算吃個虧,讓你一次。」

    兩人一擊掌。

    朱佩立刻對丫鬟道:「不吃飯了,我們立刻回府!」

    ......

    下午,劉院主正在房間里寫報名表,這時,門外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速給我通報,我要立刻見你們劉院主。」

    劉院主臉上露出一絲得意,朱大官人比自己想象的要來得快。

    「快快請進?」劉院主連忙高聲道。

    門『吱嘎『』一聲開了,一個高胖的身影從外面走了進來。

    正是朱佩的祖父朱元甫,劉院主臉上立刻堆起笑容,「原來是朱大官人,稀客啊!快快請坐。」

    「少給我假惺惺的!」朱元甫一臉怒色。

    劉院主一點沒有生氣,笑眯眯道:「出什麼事情了?我莫非哪裡得罪了大官人?」

    「哼!我來問你,范寧考了年考第一名,他為什麼不能參加縣士選拔賽?」

    劉院主故作驚訝,「大官人是怎麼知道消息的?」

    「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消息,我只問你,是不是真的?」

    劉院主嘆口氣,「我也很遺憾,教授們都認為他無法代表延英學堂參賽。」

    「哼!無非是范仲淹倒台了,一個個牆倒眾人推,連你這個院主也這麼勢利。」

    「我哪裡勢利了?」

    劉院主見他說話難聽,心中也著實有點惱火。

    「正因為我是院主,我才不僅要考慮學生個人的利益,還要考慮學堂的利益,所以我才不得不違心做出這個決定,但並不代表我不幫范寧。」

    「那你打算怎麼幫他?」朱元甫譏諷地問道。

    「我已經聯繫了木堵鎮官辦學堂的韓院主,我和他進行條件交換,延英學堂在三年內給他十個名額,他答應這次范寧代表他們去參賽?」

    「那最後結果呢?」

    「最後結果我也在等,韓院主要去縣裡換名單,把原來的舊名單換回來。」

    「已經來不及了!」

    朱元甫一口否定,他鐵青著臉道:「他們的名單已經過審,無法再換,我還以為你們的名單也交了,沒想到居然還這檔子事,要不是佩兒告訴我,范寧這孩子的前途就被毀了,你糊塗啊!差點要壞大事!」

    劉院主當然知道已經來不及,他壓根就不指望韓院主那邊。

    劉院主便不慌不忙道:「其實我做了兩個方案,如果韓院主那邊不行,那還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就看朱大官人願不願幫忙了。」

    朱元甫忽然有種落入陷阱的感覺,劉院主似乎知道自己要來,挖好坑在這裡等著自己呢!

    不過他卻不生氣,能幫范寧出線,落入這個坑,他也心甘情願。

    「你先說說看。」

    劉院主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他捋須笑道:「本來我的計劃是派兩個隊去縣裡參加選拔賽,范寧和朱佩一組,其他三人一組,這樣前五名都有機會,但我這個方案被學政一口否決。」

    朱元甫眼中頓時有了濃厚的興趣,「你是說佩兒也能參加?她可是小娘子。」

    劉院主微微笑道:「規矩是人定的,再說選拔賽的條款中,也沒有哪一條說小娘子不能參加,主要是五人蔘賽,會涉及不少選拔賽的規則改變,趙老兒嫌麻煩,不願幫這個忙。」

    「就改幾條規則那麼簡單?」

    劉院主笑了起來,「其實就是李縣令的一句話。」

    朱元甫呵呵笑了起來,「那你不早說,李縣令還欠我一個人情,他若不答應,我就去找董知府,我就不信壓不倒他。」

    「大官人言重了,這對李縣令其實只是區區小事。」

    朱元甫點點頭,「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現在就去縣裡。」

    劉院主站起身道:「我也和你一起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