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十二章 上元花燈會(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十二章 上元花燈會(上)字體大小: A+
     

    范銅鐘跪在地上,心中悔恨交加,自己幹嘛要嘴賤說出來!

    同時他心中大罵范寧,這個小混蛋,可把老子坑慘了。

    柳細妹撲在床上嚎啕大哭,她心中委屈啊!

    爹爹哄她,說是嫁給一個翩翩讀書郎,讀書郎是不錯,可嫁了以後才發現,是不求上進的花心大蘿蔔。

    讀書郎考不上功名,還不如種田郎。

    自己嫁給他一年多,他整天就呆在縣城裡,和一幫狐朋狗友鬼混,卻把自己的丟在鄉下,這和活寡婦有什麼區別?

    想到寡婦,柳細妹心中就是一陣心痛,居然勾搭上了楊寡婦,那個不要臉的狐狸精。

    柳細妹又想到自己陪嫁的珍珠銀釵不見了,她還怪婆婆收拾自己房間,現在她才明白,一定是自己男人送給了那個狐狸精。

    不行!我要離婚,離婚!

    柳細妹越想越恨,她坐起身吼道:「這日子沒法過!我要回家,離婚!」

    范銅鐘痛哭流涕,連連作揖,「娘子,為夫知錯了,就饒為夫這一次吧!」

    范寧聽了暗暗搖頭,四叔這時候認慫,以後這腰桿就休想再硬起來。

    范寧見事態已經明朗,便不再聽下去,腳底抹上油,轉身溜之大吉。

    不久,柳細妹拎著包裹哭哭啼啼走了,范銅鐘跪在門口,像霜打過的茄子,眼巴巴地望著娘子走遠。

    在他身後,范大川鐵青著臉,拎著一根棍子,滿腔怒火地望著兒子。

    這個不學好的東西,今天一定要打死他。

    .......

    靈岩寺低沉渾厚的鐘聲響起,慶曆八年到來了。

    元月的時間過得最快,在各種應酬和懶散中,一眨眼便到了一月中旬。

    百姓們終於等到了期盼已久的上元節。

    上元節是看燈的盛日,鎮上雖然也有幾盞燈,卻遠不如縣裡熱鬧。

    家家戶戶攜妻帶子,關上門去縣裡看燈。

    中午,張三娘換上一件五彩綾羅做成的新褙子,頭上抹了桂花油,烏亮亮的頭髻上插上一支鳳凰銀簪子。

    她又喜滋滋地取出了兒子在京城給她買的胭脂和粉餅,坐在銅鏡前描眉抹粉,塗了一層薄薄的胭脂,對鏡子瞧了瞧,又覺得不太滿意,便擦掉脂粉重新上妝。

    院子里,父子二人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化個妝就用了半個時辰,這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去。

    范鐵舟給兒子使個眼色,「寧兒,去給你娘說說,讓她別化妝了。」

    范寧翻個白眼,「為什麼要我去說?」

    「你說點好聽的,哄哄你娘。」

    范寧走到房門前,對正在補妝的母親笑道:「我娘天生麗質,根本就不需要化妝。」

    張三娘忙著往臉上補粉,她隨口應道:「既然你娘天生麗質,你還買胭脂粉餅給她做什麼?」

    范寧回頭看了父親一眼,無奈搖搖頭。

    范鐵舟指了指頭,要他動動腦筋再說話。

    范寧又對母親道:「其實是爹爹不喜歡你化妝的樣子,他不敢說,就讓我來勸阻你。」

    「砰!」一聲,張三娘氣得把粉餅扔到小桌上,「我不化了,走吧!」

    .......

    同去看燈的還有劉康一家,劉康母親的臉上也塗得雪白,懷中抱著兩歲的女兒,兩個女人見面,便有說不完的話。

    兩家人上了范鐵舟的客船,客船晃晃悠悠向胥江駛去。

    胥江內擠滿了船隻,都是十里八鄉去縣城看燈的村民。

    每個女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孩子們穿著新衣,手中拎著去年的小燈籠,大家心中都充滿了逛花燈的期待,臉上洋溢著興奮,河道內一路歡聲笑語。

    范寧今年穿一身青緞士子袍,頭戴士子巾,手中拿一柄摺扇,這是嚴教授恭賀他考第一送他的禮物,使他看起來頗為溫文爾雅。

    劉康也穿得差不多,手中也拿一把摺扇,但他皮膚黑,長得骨結粗大,他身上就沒有范寧那種優雅的氣質。

    「我還沒去過縣城呢?」范寧望著遠處的縣城憧憬道。

    「不會吧!前年我們還一起去過。」

    前年一起去的是范獃獃,不是他,范寧搖搖頭,「我記得不了,縣城內有什麼好玩的?」

    不愧是好朋友,劉康很清楚范寧的心思,他笑嘻嘻道:「可能會讓你失望,吳縣可沒有奇石巷,平江府唯一的石頭市場就在我們鎮上。」

    「原本還想這兩天去逛逛。」

    劉康懷疑地看著范寧,「你小子是不是想改行做石頭販子?」

    范寧收起摺扇,笑了笑道:「當然不是,我只是想收藏名石。」

    「屁的收藏,你小子就是想賺錢,我說這幾月你已經攢了不少錢吧?」

    劉康很羨慕范寧的生意頭腦,一貫錢買進的石頭,轉手就賣了十貫錢,而且眼光還那麼准,他怎麼也做不到。

    范寧拍拍肩頭的布袋,裡面銅錢嘩嘩作響,「你信不信,我的全部家當就只剩下兩百文錢。」

    說起來范寧手頭確實拮据,上次回蔣灣村沒有遇到周鱗,兩塊太湖石還堆在他床下,加上他過年時塞給阿婆五百文錢,他現在只剩下二百文錢。

    父親送給他的一兩銀子最終逃不過母親的火眼金睛,被她從床縫裡摳出來沒收了。

    自從母親張三娘從老屋牆角挖出范寧的寶盒后,搜查兒子房間便成了她的樂趣之一。

    至於去年考第一答應的五百文賞錢,范寧從未指望母親會兌現。

    「那你還不如我!」

    劉康得意拍拍腰囊,「我有八錢碎銀子,今天我請你。」

    這時,范寧又想起一事,笑問道:「縣城燈會上有沒有彩棚,就是猜燈謎、對對聯可以兌獎那種?」

    「有!在文廟廣場上,每年燈會那邊最熱鬧。」

    范寧頓時欣然嚮往,那裡才是他今晚想去的地方。

    ......

    船隻終於到了吳縣,此時吳縣護城河內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船隻,富貴人家的畫舫大船,貧寒人家則是光板小船,條件稍微好一點,則會在船上搭個烏篷,紮上五色彩布,

    范鐵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一處停船的地方。

    兩家人上了岸,向縣城裡走去。

    「爹爹,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飯吧!」劉康提議道。

    劉康的父親回頭看了看娘子,和范寧家一樣,劉家也是老婆做主。

    「寧兒他娘,你說呢?」劉康母親回頭笑問道。

    張三娘想了想道:「吃晚飯是要趁早,去年我們等想天黑再吃飯,結果所有飯館食鋪都關門了,我們只好餓著肚子回家。」

    「那走吧!我們找家小吃鋪。」

    現在距離天黑至少還有大半個時辰,但縣城內已經人潮湧動,吃晚飯的遊人格外多,每家小吃鋪都爆滿。

    他們運氣不錯,很快就在一家小食鋪中找到空位,眾人坐下,點了七八個菜,又要幾盤饅頭,范鐵舟還要了一壺酒,和劉康父親對飲。

    小食鋪就是一個棚子,屬於佔道經營,兩邊道路狹窄,最多只能走一輛牛車,街道上人來人往,格外擁擠。

    這時,遠處來了一頂轎子,前面有人鳴鑼開道,十幾個衙役舉著各種牌子,街上的百姓紛紛向兩邊避讓。

    「那是官員出巡嗎?」范寧指著遠處隊伍問道。

    「應該....是吧!」劉康也不能確定。

    劉康父親笑道:「肯定是,還穿著差服,看這排場,不是縣令就是縣丞。」

    「我去看看!」

    范寧來大宋還是第一次看見縣令出巡,他心中頗有興趣,放下筷子就飛奔而去。

    張三娘一把沒抓住他,氣得在後面喊道:「有什麼好看的,趕緊吃飯才是正經!」

    范寧擠進左邊人群,伸長脖子,向隊伍望去。

    只見十六名衙役穿著皂服,頭戴八角差帽,腰間懸挂一把朴刀,個個體格健壯,隊伍整齊,目不斜視地舉牌前行。

    中間是一頂青色的四人大轎,四個腳力抬著,轎簾垂下,看不見裡面的情形。

    轎子旁邊跟著一名幕僚模樣的中年男子,騎在一匹毛驢上,身材削瘦,看起來十分精明能幹,不斷探頭向前面張望。

    「把牌子舉高一點!」

    衙役們將牌子舉得更高。

    范寧這才注意牌子的字,他原以為是肅靜、避讓之類,但細看卻是官員的身份背景。

    當什麼官,什麼官階,是否科班出身,哪一年進士,甚至進士考多少名等等。

    列舉得十分詳細,讓人一看便感覺此官來歷不凡。

    原來轎中官員是吳江縣令。

    就在這時,對面也傳來一聲鑼響,『咣!』只見十幾名衙役簇擁著一名騎馬官員走來。

    道路狹窄,官威盛大,這下有點麻煩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