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十一章 運氣來時擋不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五十一章 運氣來時擋不住字體大小: A+
     

    范寧才注意到眼前的石頭稜角鋒利,似乎體態嶙峋,這...這竟然是一塊太湖石!

    用『似乎』這個不確定的詞,是因為上面全是泥土,但范寧能透過現象看本質,他腦補了這塊太湖石去掉泥土后的原型。

    范寧頓時又驚又喜,他連忙拔出隨身帶的小匕首,小心地颳去石頭上泥。

    估計是石頭邊緣比較鋒利,很多農民都用它來刮鞋底的泥土,天長日久,整塊石頭都被泥土糊住了。

    颳去幾塊泥土,范寧便嘆口氣,這麼上佳的太湖石居然就隨手丟在竹林里,真是暴斂天物啊!

    他已經看出來,這塊青太湖石的品相至少是精品。

    石頭外形瘦長,石型呈片狀,上下各有數個孔洞,頗有幾分魏晉之風,極像一個裙裾翩翩的舞女。

    只可惜這塊太湖石外形雖美,但內部石細孔發育得稍微差一點,無法水氣蒸騰。

    如果內部發育得再完美一點,就是難得的極品了。

    「阿獃,你在做什麼?」

    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范寧一回頭,是他家鄰居劉二叔。

    他手中拿著一把鐮刀,估計是來竹林里挖筍。

    「劉二叔,你來得正好,幫我把這塊石頭搬回家去。」

    劉二叔看了看沉重的石頭,至少有七八十斤,這樣搬回家,不累死自己啊!

    這個臭小子倒會支使人。

    「搬回哪個家?」劉二叔笑容有點苦澀。

    「當然是搬回老房!」

    劉二叔想起一事,笑道:「上次我和你二嬸去鎮里順便到你新家坐了坐,不錯,房子又大又寬敞,就是太冷清了一點。」

    他上前晃了晃太湖石,「你要這塊破石頭做什麼?」

    范寧隨口胡扯,「那個....我新家需要一塊頂門石,這塊石頭正合適。」

    「去!臭小子別在我面前裝,你是想拿去賣錢吧!」

    范寧被揭穿,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鎮上有條奇石巷,我估摸這塊石頭能賣一百文錢呢!」

    「你小子想錢想瘋了吧!還一百文,我看這塊破石頭一文不值。」

    劉二叔一用力,將足足七十斤重的石頭扛了起來,他咬著牙齒道:「走吧!」

    范寧在他身後鄙視地撇撇嘴,還一文不值,多少極品太湖石就毀在這些粗人手中。

    不過話又說回來,要是他們都懂石,這塊精品太湖石還輪得到自己?

    說起來還要感謝那些上門收石的小販,他們的任務就是將太湖石貶得一文不值,然後用打發乞丐的價格收走。

    久而久之,淳樸的鄉下人便不太看重這些奇形怪狀的太湖石了。

    這塊石頭估計是收石小販嫌太重,便丟棄在竹林內。

    ......

    范寧的老房子掛著鎖,他進不去,便在院子里打了幾桶水清洗石頭。

    把石頭上的泥土洗去,終於露出了太湖石的本相,范寧還是有點遺憾,美則美誒,可惜距離極品還是有那麼半步之遙。

    范寧暫時把太湖石拖到廚房裡放好,就離開家去看自己阿婆。

    走進祖父家院子,只見阿婆正坐在院子里曬太陽。

    「阿婆!」范寧笑著給祖母打招呼。

    楊氏看見孫子,頓時笑逐顏開,「囝囝來了。」

    范寧走上前,握住了阿婆的手,把一盒點心塞給她,「這是我給阿婆買的,鎮上最好的點心。」

    「阿婆牙不好,給囝囝吃!」

    楊氏塞還給范寧,范寧跑進主堂把點心放下,見主堂很安靜,又出來問道:「阿公不在家?」

    「你阿公在房間里生氣呢!」

    「出什麼事了?」

    楊氏嘆了口氣,「還不是你四叔,整天跑回來要錢,上次說要買什麼科舉題,要走兩貫錢,今天又說過年要謝恩師,要三貫錢買禮物,你阿公不給,他就大吵大鬧。」

    說到這,楊氏擦了擦淚水,「你四叔這樣下去,孩子也不生,娘子也不管,怎麼得了。」

    范寧想想又問道:「阿婆,四嬸在家嗎?」

    「在!她也在生氣著呢,一根銀釵找不到了,你四叔剛回來又出去,她更生氣!」

    范寧點點頭,「我去把四叔叫回來,剛才我在路上遇到他。」

    「快去!快去!把他叫回來,哄哄自己娘子。」

    范寧快步離開祖父家,向楊寡婦家奔去,楊寡婦家院門沒關,裡面隱隱傳來嬉笑聲,他四叔在呢!

    范寧在窗戶下重重咳嗽兩聲,房間里頓時鴉雀無聲。

    范寧高聲喊道:「四叔,四嬸讓我來叫你回家,快點回去,四嬸的首飾少了,她正生氣呢!」

    喊完,范寧一溜煙地跑進竹林,片刻,只見他四叔范銅鐘慌慌張張跑出來。

    後面一個年輕女人怒道:「銀釵給了老娘還想要回去,老娘真瞎了眼,看上你這個窩囊廢,給我滾,以後不要來了!」

    范銅鐘不敢和她爭辯,失魂落魄地向家裡跑去。

    雖然范銅鐘嫌娘子太胖,但他卻很害怕老丈人,這件事若被老丈人知道,自己小命就別想要了。

    一定是銀釵的事情被娘子發現了,這下他可怎麼解釋?

    .......

    范寧滑腳去了王二叔家。

    王二郎也是漁民,母親多病,家裡十分清貧,他為多賺一點錢給母親看病,幾個月前買下了范鐵舟的舊漁船,但他實在拿不出十貫錢,只能先給一半,另外五貫錢約好明年秋天再給。

    王二郎心中感激,所以當范鐵舟煩請他給兒子撈幾塊石頭,王二郎便上了心,兩個月撈了好幾塊太湖石,就等范寧上門。

    「王二叔,麻煩你了。」范寧走進王二郎家,躬身行一禮。

    「不麻煩!不麻煩!」

    范寧給他行禮,讓王二郎有點受寵若驚,他連忙請范寧進屋坐下,又給他倒一碗熱水。

    「聽說阿獃年考第一,哎!越來越有出息了,以後發達了,可別忘記我們啊!」

    范寧撓撓頭笑道:「爹爹常說,再有出息也不能忘記鄉里鄉親!」

    王二郎豎起大拇指,「你爹爹說得對,他自己就是厚道人,我娘去看病,那樣麻煩他,他還堅決不肯收錢。」

    范寧有點心急,不想再聊下去,便笑道:「王二叔,我爹爹說,你給我找了幾塊石頭,能給我看看嗎?」

    「你等著,我這就去拿石頭。」

    片刻,王二郎拖來一隻大麻袋,一路咣啷作響,范寧嚇一大跳,這樣會把石頭撞壞的。

    「王二叔,我來!」

    范寧連忙跑進院子,小心地把一塊塊太湖石從麻袋取出來。

    一共有七塊,范寧仔細看了看,雖然都是太湖石,但品相不怎麼樣,大多是中下品,讓范寧心中有點失望。

    王二郎看出范寧臉上有失望之色,他便想了想,便從房間里拿出來一塊石頭。

    「阿獃,看看這塊怎麼樣?」

    這時,范寧眼睛一亮,王二郎手中這塊石頭的品相很不錯。

    他走上前接過石頭仔細看了看,居然是三潭印月。

    所謂三潭印月是指太湖石上有三處凹陷,底部放在水中,水就隨著裡面的細紋慢慢浸上來,一兩天後,凹陷處出現三個小水潭。

    放在月光下,水潭中會映出三個小小的月亮,這就叫三潭印月,屬於上品,比范寧上次賣的七星望月要稍微遜色一點,主要是美感度不夠。

    周鱗家有一塊九潭映月,范寧親眼見過,那才是精品。

    王二郎走上前笑道:「這是我幾年前撈到的,我覺得好看,就放在房間里當擺設,阿獃喜歡就拿去吧!」

    「我不會白要二叔的東西,要不王二叔給我開個價?」

    「這種石頭不值錢,幾個小販來看過,都只肯給五十文錢,我不喜歡他們,寧願送給你。」

    范寧搖搖頭,「那些小販是在坑你呢!他們低價收,高價賣,心黑得很。」

    「這個我當然知道,他們肯定要賺的,不賺錢幹嘛來收石。」

    范寧見他還是不明白,便指著地上七塊太湖石道:「這七塊太湖石是下品,市場上最多也就是兩三百文,小販來收,五十文一塊賣給他們,二叔也不虧,但這塊就不一樣。」

    范寧舉了舉手中太湖石,「這塊太湖石發育得非常好,屬於上品,市價要三貫錢或者四貫錢,五十文錢賣給小販就虧大了。」

    王二郎嚇一跳,「要這麼貴?」

    范寧點點頭,「二叔和我爹爹交情深厚,我不會騙你,如果賣給奇石館,討價還價,他們最多給四貫錢,這是市價。」

    王二郎有點猶豫,這麼好的東西,他有點捨不得送給范寧,賣了錢給母親治病多好。

    范寧笑道:「我若想佔二叔的便宜,就不會說實話了,這樣吧!這塊石頭我拿走,就抵掉二叔欠我爹爹的五貫船錢,怎麼樣?」

    「真的?」王二郎大喜。

    「當然是真的,其實我也拿不出四貫錢給二叔,正好抵船錢,我再給二叔寫個收據。」

    「不用寫什麼收據,我相信你們父子呢!你儘管拿走,今天就算二叔占你便宜了。」

    「王二叔,我先走了,有時間到我家去喝杯茶。」

    范寧抱著石頭走了,王二郎望著范寧挺拔的背影嘆道:「有什麼的父親,就有什麼樣的兒子,真是這樣啊!」

    ........

    今天收穫很不錯,居然得到一塊精品和一塊上品,這兩塊石頭倒是可以賣給周鱗,給自己積攢一點本錢。

    范寧先去阿婆家,他需要和阿婆打個招呼再走,見了周鱗后他就直接回小岩村。

    不料,走到阿婆家門口,便聽見了四嬸聲嘶力竭的哭喊聲,「你給我老實交代,你和那個楊寡婦到底是什麼關係?還有,我那支珍珠銀釵是不是被你送給她了?」

    「我向上天發誓,我沒有,娘子,你聽我解釋!」

    「跪下!誰讓你起來了。」

    范寧捂住嘴差點大笑出聲,四叔居然說漏嘴了,他可以想象四叔發現真相后的悔恨。

    「四叔,你是自作自受啊!」



    上一頁    下一頁